白云峰隐:习近平面临的生死抉择(1)

器官移植产业抬头 习近平面临生死抉择

人体器官移植产业的“请战书”

自武汉肺炎爆发之日起,饱受争议的中国大陆肺移植专家陈静瑜便通过各种渠道向中共高层放出声音,要求“为国请战”,在全国推行肺器官移植。

在北京时间3月1日凌晨2时20分,中国大陆肺移植专家、身在江苏的陈静瑜发布了一条微博,附上了一组手术照片,称“2020-2-29,无锡肺移植团队首例新冠肺病肺移植”,图片显示,手术在专门收治新冠肺炎的负压病房内进行,据称接受手术的患者来自江苏连云港,手术过程虽较顺利,但后期情况还有待观察。这一报道在大陆各大媒体上迅速转载,一些报道甚至还引用了一名参与手术医生的话:“希望我们的努力能为COVID-19危重病人带来生的曙光”。

然而在网络上,中国网友几乎是一面倒的提出质疑和批评,尤其是这位病人在无锡市传染病医院仅仅等待了五天就得到了健康的双肺供体,人体器官供应来源一直是最大的问题,也一直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产业竭力回避的关键问题,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产业链“按需杀人”的罪恶重新吸引起世人的关注。

活摘人体器官是清算中共罪恶的直接罪状

众所周知,黑幕重重的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产业因活摘使用法轮功修炼人、年轻囚犯的器官而臭名昭著,这罪恶的杀人链条由中共内部的江泽民曾庆红“血债帮”主持建立并运转至今,周永康、薄熙来等皆是深度参与的主持者。而器官移植专家陈静瑜本人因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杀犯罪而遭国际通告。

中共党内外有识之士皆将当下中共的困局看的非常清楚,活摘人体器官与迫害虐杀法轮功修炼人的滔天罪孽是套在中共邪党脖子上的绳索死结,以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中共党内“血债帮”集团只敢相信在虐杀法轮功学员问题上交过投名状的接班人,而他们针对胡锦涛和习近平的生死搏击也正由此而起,胡锦涛班子在卸任之前取消了1996年对法轮功书籍出版的禁令,并以前所未有的“裸退”形式为习近平下一步的打虎运动赋予了最大程度的帮助和支持。

当中共军队与医疗系统深度涉入人体器官活摘与移植产业链条的滔天罪恶逐步曝光于全世界时,正值王立军夜奔美领馆牵出薄熙来与“血债帮”惊天政变阴谋的2012年,习近平上任后,于美国副总统处获悉了“血债帮”的政变阴谋,在众人支持下开展起轰轰烈烈的“打虎运动”,承天意,顺民心,惩罪犯,顺风顺水,威震天下,如有神助,江泽民等人亦逡巡畏义,不敢轻擢其锋,参与迫害和虐杀法轮功学员的“血债帮”官员们纷纷落马。这段时间习近平班子与江泽民“血债帮”势同水火,距离拿下江曾“老老虎”似乎就只有一步之遥。

“血债帮”的阴谋反扑

然而老谋深算的“血债帮”军师曾庆红等人对习近平的性格脾气、能力特点、思维结构及党组织生活旧观念非常熟悉,有针对性的着意吹捧,以退为进,步步误导,以种种手段诱得习近平与之达成了妥协交易,拉下“打虎将”王岐山,捧起为虎作伥的笔杆子王沪宁,集结郭声琨、孙春兰等江派旧部,大行“无间道”与“高级黑”,以王沪宁为代表的江派旧势力更几乎成了中共习近平政府组织的大脑和组织部,令习近平“政令难出中南海”,如借口依照党的传统确立领袖威权,故意用老套的毛泽东时代宗教式的造神崇拜来鼓吹习近平的权威,用豢养的“五毛”网评员来引导民间的反对情绪,实际是惹发了全民对习近平开历史倒车的强烈反感。

就这样,在全民争议中,习近平登上了“终身制领袖”的王座,却徒具“终身制皇帝”的虚名,在假情报的误导下做出了许多误判。习近平政敌的策略,就是要让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延续,让名义上的党魁习近平为“血债帮”的滔天罪恶当一个最大的“背锅侠”和活动于台前的傀儡,为江系老老虎的罪恶买单,并早已开始内外做局,不断出击,伺机将来问罪清算,拿下习近平,“血债帮”的党羽及子孙将来甚至可能反戈一击拥抱民主,换来集团财富利益的长久延续,而习近平则会为维护中共逆天政权而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被清算中共恶党在最后末日所造下的所有罪孽。

“人看眼前,天见久远”,事实上,自从与虎谋皮的习近平自卸臂膀,和“血债帮”达成妥协式交易,便已经在为“血债帮”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滔天罪恶站台了。独坐在魔王的宫殿中,戴着纸糊的高高的帽子,在党的最后末日里只求“定于一尊”而不思破茧解脱自己及所有人,这最终的结果,不就是要为中共党内的一切罪恶全数买单吗?

习近平的觉醒与选择

习近平前段时间最大的失误就是在党内官僚的组织生活中迷惑于错觉,在下属和政敌们一贯报喜不报忧的奉承和假情报的误导下,对保党心存幻想,将雄心壮志和理想担当摆错了方向,在“共党中国梦”的群体催眠中,昏招迭出,威望与信心大挫,最终陷入了今天类似崇祯帝那样的末日困局。不过,若习近平真心想要改变这一切,一切还是有挽回的余地和可能,因为目前的权柄还在习近平手中,政敌们制造舆论和干扰再厉害,也主要是通过影响习近平产生错觉而实现的。“血债帮”其实已经非常孱弱了,他们只是利用了习近平思想的弱点,隔绝了他与全体党员、全体中国人民,让他困囿于深宫,陷入一眼望不到头的事务堆而无暇清醒思考,看不到人民群众汪洋大海怒涛澎湃的力量,而“血债帮”正利用其财富和宣传工具在海内外大肆活动,引导著舆论。

现今时代,一切信息透明,中共旧官僚如王沪宁之流以旧手段操控信息舆论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除了自欺欺人自我麻醉之外,别无他用,中共恶党的末日已至,这是所有人可以看到的事实。而人们的眼睛也是雪亮的,习近平家族曾是中共党内少有的“良知派”,过去习近平也没有直接在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活摘与移植问题上犯过罪,但江派“血债帮”却正因为这问题而不会放过习近平,他们不会忘记,习近平家族中有不少人学习和修炼过法轮功,他们更不会忘记,习近平打虎时期在访美旅程中曾对着法轮功学员挥手致意。

江泽民和中共“血债帮”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罪责始终是党内一切恶斗的根源和主线,也是最终能将祸国殃民的“血债帮”抓捕定罪的“终极砝码”,所以,前段时间“定于一尊”的习近平对“血债帮”势力主持下的活摘人体器官产业链条持续运转保持沉默(对方打着为中共元老与权贵提供保健服务的借口),对于中共政法系统继续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群体保持沉默,这几乎等于是习近平在正邪善恶面前作出了抉择,选择运用他手中的权力保障着迫害虐杀链条的持续运转。

以王沪宁、郭声琨、孙春兰等人为代表的“血债帮”党羽,一方面在钻空子左右著习近平的决策,大肆塞入自己的私货,另一方面肉麻浮夸地大造名实不符的“习近平崇拜”,同时制造网络负面意见,引导百姓反感习近平,并让中共元老和其他阵营疑忌和疏远他,努力让国内外所有人认定是习近平在主掌和决定中共党内的一切重大决策。

中共内部有着一套伪造民意与斗争逻辑的体系,御用文痞王沪宁可谓是玩弄此术的个中老手,所以毛泽东当年要在广场接见多少万红卫兵来伪造民意向政敌示威,所以“血债帮”会在海内外网络上放出所谓贪腐证据来拿到党内斗争台面上来攻击政敌。如果纯玩这一套,习近平本人显然不及王沪宁。而这次陈静瑜器官移植团队不断在网络上公然宣传,正是其背后的“血债帮”进一步伪造民意、促进人体器官活摘与移植产业在中国大陆扩大化的前奏,其间又将夹杂多少权斗伎俩,可想而知。

习近平团队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些关窍,继续默许“血债帮”活摘人体器官与移植产业的运营,甚至当像无锡的陈静瑜医生这些“血债帮”台前的专家也开始以种种借口来谋求人体器官活摘移植产业的规模化扩大,如果习近平班子在当前这个时间节点、在人体器官活摘移植产业公开扩大化这个关键问题上不能作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不能制止习近平任期内中共“杀人合法化”的罪恶,不能识破政敌的迷魂术和罪责捆绑,就将最终失去自身在中共迫害法轮功问题上的清白和回旋余地,以及将来拿下政敌的最大砝码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习近平也根本不用再与政敌斗争了,因为他已经沦为给敌人的罪恶站台,给他们充当台前跑龙套的喽罗和傀儡了,其结果就是自身难保。目前,“血债帮”的罪犯们正甩出种种难题要中共党魁习近平背锅,令其疲于应对,无所不用其极的在公然侮辱习近平的权力和智商,打击习近平的自信和决断,企图让习近平在处处受挫的错觉中不能清醒的做出正确的选择,运用好自己手中的权力,以期达到自己的图谋。

习近平对党魁权力的盲目自信和保党保权力的错误决定是他对中共邪党的本质理解不深所致,出于个人想像而未及时抓捕“血债帮”老老虎,使得政敌猖獗甚嚣尘上,自己却泥足深陷,左右不讨好,里外不是人,更将父辈、家族与自己过去积累的好名声毁于一旦。打虎将王岐山的下场已让习近平的部下心寒,这也是当前习近平政府离心离德的原因之一,习近平个人的声望和口碑也早已被王沪宁团队打入谷底。不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习近平必须明确自己要往哪个方向走,否则若当“习家军”都分崩离析的话,那当阶下囚的日子就真的指日可待。

其实,美国新任总统川普也遇到相似的情境,他的一些做法就非常值得习近平参考。

所以,制止人体器官活摘移植产业的运作及规模化扩张,这在当前可能只是一小步,但如果真的走好了,对未来全局来说,却是习近平的一大步,也是决定其生死关键的一步。古语云,“天与弗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习近平这几年从峰顶堕入谷底的教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希望习近平可以作出正确的抉择。

当然,如果习近平政府的情报人员不将这些真实问题及时反馈至习近平处,那也说明,这些人并不真心效忠于习近平。

习近平与魔鬼党

习仲勋家族有着崇敬佛法的家风传承,对少年习近平影响很深。文革浩劫过后,佛寺尽毁,习近平只身来到河北正定从政时,力主修复隆兴大佛寺,促进了当地文化和经济的繁荣和发展,这座寺庙曾是赵匡胤为弥补柴荣毁佛而修建,千载之后,青年习近平又来此重修大佛寺。2012年习近平上位后,将迫害佛法修炼人的江派“血债帮”成员逐个抓捕,但在与老老虎交锋的最关键时刻却因一念之差而陷进当下的困局。

释迦牟尼佛在晚年临涅槃前曾为部分佛弟子作了重大开示,透露了“诸佛下世皆为一件大事因缘而来”、他以“化城喻”等种种譬喻言辞来演说佛法真机,皆为了开启众生对佛法修炼的认知与智慧而来,为了他们将来能理解“十方世界唯一佛乘大法”即宇宙根本大法而铺路,更预言了他众多累世修行的大弟子们未来将继续累世修菩萨行,直至得遇未来佛而得大法度化,成就最为殊胜的佛陀果位与佛国世界,并为他们授记。这些都记载在《法华经》的诸多译本之中,成为后来流行于中国的大乘佛教发端的源起,也是“大乘”、“佛乘”及“一佛乘”等佛教关键名词的起源。

释迦牟尼佛还预言,未来佛将传大法度化释迦牟尼佛未来的遗教弟子,未来佛因洪大的慈悲而以“慈氏”为名,度化的人将数以多少亿计,这同时也是古印度更早预言中以法轮、威德与善法一统世界的转轮圣王出现的时代,那是与大航海时代之前诸国封闭远隔重洋的情形全然不同的“地球村”时代了。唐朝时,王玄策曾至天竺取回弥勒佛的真身造像样式,唐朝的弥勒佛造像多作转轮圣王坐像式,即现代人垂膝而坐的倚坐姿势,点出了未来佛出现的时代与特征。在古代西方,倚坐式是王者威权与位阶的展现,这在古埃及造像中亦有体现。佛陀预言,未来人如能明晓《法华经》真义,便一定是有着累世修行根基、志求无上佛道的菩萨行根器者,若未来人能在末法时期不畏讥毁,忍辱无嗔,广为世人透析这一预言天机,阐讲这一真相讯息,功德无量。而后世佛教中那些自谓已得成就而不复志求无上佛法正觉的僧人皆属“增上慢人”,不信佛说,便“无有是处”,徒然自误误他。其实《法华经》中的许多预言和开示都与今天的法轮大法相关,随后我将系统著文阐说。如果说优昙婆罗花开、未来佛已来,如果法轮大法就是释教经书中预言的未来佛乘大法,那中共恶党迫害虐杀佛法修炼人的罪孽那将是何等之大!

毕生皈依弥勒信仰的玄奘遵唐太宗嘱咐而从新翻译的《金刚经》版本弥补了旧译本的不足,再现了早期梵文译本的原貌。早期的佛经译本将释教佛法流转的时期分为“当来世、后时、后分、后五百岁、正法将灭时、分转时”六个时期,而现在正处于第六个时期——佛法承转——的关键时刻。佛经中预言魔将在末法时期派魔子魔孙打入佛教内部,败坏佛法,毁坏佛教戒律与佛法真义。而今天的世人都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系统渗透与操控释教的魔子魔孙,其实都集结在以西方撒旦教徒马克思为崇拜偶像的中共邪党之中,间歇性癫痫发作式的“破四旧”、“文化大革命”、构陷迫害法轮功运动都是共产邪灵附体的中共恶党魔性大暴露的显现,《九评共产党》一书中有详细阐述,此不赘述。

其实,中共邪党就是佛教经书中记载着的在末法时期集结了魔子魔孙系统渗透与操控释教来毁人的魔党集群,也是西方魔鬼邪教的现代变形体,有着现代政党的外壳,实质却是政教军合一的超级邪教集结体,对正教信仰与传统文化的仇视是共产党魔教真正崇拜的偶像——为毁人而来的共产邪灵的本质。所以,在中共党内根本不存在文痞炮制的所谓“右派”和“左派”概念,在中共魔党内部只有正邪之分,人魔之别,以良知破党文化而出与保党保邪灵组织机器保党魁权欲的区别,良知人士和阴谋家的分别,但其中的负面人物却才是最契合共产邪灵特质的真正接班人,他们运用魔教正邪颠倒的邪魔逻辑与理论工具可以调动力量,组织斗争,打倒同样与共产邪灵签下献身毒誓的良知人士。赵紫阳、习仲勋都曾是党内为数不多的良心人士,为民办事、德才卓著却晚年遭遇打压,但他们获得了全世界民众的衷心敬仰。独阴不生,独阳不长,如果没有这些良知人士与迷惑人的花瓶存在,中共邪党可能一天也存在不下去。中共恶党的核心本质就是邪灵威权崇拜的现代邪教变形体,在党内,一切理论与话语体系都是逆天而行的邪魔逻辑,故其真实面目只能隐匿于阴暗的角落,气数尽时,自然便随内部绞斗升级而解体,无一例外。故倒行逆施的共产邪党寿数都不长,一失去附骨吸髓的主体便会原形毕露,所以共产党内笔杆子炮制的“共产中国梦”大旗只是一个遗臭万年的历史笑谈。所以,如果习近平与其身边人能停止自我催眠,丢弃对共产党官僚机器的迷信,真正翻墙看一看当前的时事真相,真正静心看一看大纪元和新唐人,才能对当前的复杂情势有一个真实的了解。如果习近平能痛定思痛,横下心来运用好当下的权力,因势利导,推动解体中共奴役机器,便能解脱自己和所有在魔党官僚机器中挣扎求存的生命,解放中国所有人,这其实也是当年革命志士们的真正理想,当前中共党内所有人想要寻找平安落地的出路,也正是孱弱的“血债帮”余孽所最最害怕的。历史上有许多人曾走过这条路,为民族、为国家、为民众破开了共产邪灵的奴役机器,弥补和救赎了自己曾造下的罪业,功照千秋以至不朽。而相反,如果习近平错失了这个机会,那下一步清算中共邪党及犯罪首脑罪孽的权柄就一定会落在他人手上了,甚至“血债帮”中都可能出现终结和清算中共罪恶的人,谁主动做,谁就能占尽天时地利与民心,获得中国与世界各界的拥护,抵销自己过去犯下的罪业。多少人都期待着这个机会,而现在权柄就在习近平手上。

而当下,制止人体器官活摘和移植产业的扩张造势,不为“血债帮”的滔天罪孽背黑锅,是习近平从新立稳根基首要的最关键一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