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李兆富:香港经济遭重创 或引发失业潮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8日讯】中共肺炎阴影笼罩香港,疫情之下,对香港经济造成相当大的冲击,很多商家尤其旅游业、酒店业和餐饮业首当其冲。近日前苹果社群资讯网行政总裁、财经专栏作家李兆富(笔名利世民)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他表示,香港经济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就已经开始下滑,经过了去年大半年的反送中抗争运动,以及今年不期而遇的中共肺炎,香港经济遭受重创,其程度之深难以预估。

李兆富表示,经过这次疫情香港的失业率会很动态,一向以刺激经济为主导的港府,从未在疫情时期成功过,因此这次有可能发生一个非常夸张的失业潮。

评估香港经济衰退至少两年

记者:中共肺炎疫情对香港经济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你的看法?

李兆富:我想最差的情况大家还没见到,现在才刚刚开始。中共肺炎的确加剧了经济问题,但是其实从去年2019年的第一季度之后,香港经济已经开始衰退了,不论香港的旅客访港人数、贸易的数据等其实都不好。那有人就说是不是关系到反送中?其实反送中之前就已经衰退了,经济开始走下坡,政府又没有处理好反送中这个问题,再加上大家没有预期到的中共肺炎,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之下,我觉得就算疫情完结了都不能设想经济会反弹,更何况疫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所以我觉得现在才刚刚开始,可以坏到什么程度,都不敢说。

但是我想首当其冲的,应该就是最依赖旅客的行业:酒店业、旅游业、饮食零售。金融、股市目前还没有见到影响,但觉得最坏的打算可以拿萨斯去对比,甚至回头看看,1997年很颠簸的,98年曾经差过一次,99年有个小阳春,之后科网股爆破,2000年连续最差的日子超过三年时间。我想这次的情况用那个类比就对了,至少持续超过两年的衰退。

香港失业率会很动态 政府刺激经济未成功过

记者:一般人就看看股市、楼市作为一个标准,现在股市好像没有什么反应。

李兆富:还没开始呢,我凭良心说,今时今日有人说“那我是不是要买股票啊?我是不是趁楼房便宜了,现在二手楼便宜了一些是不是现在入市啊?”我都会说:如果你钱不等用就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你真是有各种考虑,其实现在留一些钱在身边是必要的。因为你不知道未来的收入还稳定,当年我经历过97年那一次,最惨不是股市和楼市跌呀,是你没有现金收入的时候怎么办呢?我相信未来的日子可能是,无论各行各业都会接受一个收入下跌,甚至很低收入只能维持营运这样的状态。

记者:现在很多企业开始放无薪假期,包括公务员都要大家尽量在家里上班,你觉得如果生计出了问题的话,这个社会的稳定会是怎样呢?

李兆富:财政预算案公布了,政府派发钱给每人,问题是那笔钱可能不够用两三个月的呀?那你能派发多少次呢?派发多长时间呢?虽然说现在好像失业的人数不是很多,但是这个数字可以很动态的,可以升得很快的数字。香港没有经历过很夸张的失业潮,但这次绝对有可能发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影响是有几波的,首先失业的人就会勒紧裤头。

减少开支啦,这样是会造成一个恶性循环的。虽然很多人说:政府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事呢?刺激消费啊,历史证明是没有试过成功,所以我是看得很悲观的。

楼市价格下跌是否急促 关键因素人民币汇率

记者:那你觉得楼市会怎样跌法呢?

李兆富:过去几年楼市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一般人把楼市视作资产,要来储钱的,但是楼市在香港有个特点,就是自从出现些辣招(苛刻条款)以后,基本上成交少了很多,那些成交的价钱是不是反映真正的价值呢?有些人说:楼市的买卖扭曲得很利害,现在租金的回报很低;以往买楼回来,收租大致上可以抵销利息、成本,但将来可能是不行。楼价会不会跌得很急呢?这个就要取决于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人民币的汇率。

记者:为什么这样说呢?

李兆富:背后有几个假设:第一个假设就是有很多人买香港楼其实是要来储蓄作用的,又假设很多资金同大陆有关,以前人民币强势的时候,买香港的资产感觉就好像有个折扣,9折、8.5折那样;但当人民币开始弱势,就开始出现这里的人亏一成、亏一成半都愿意卖了香港的资产换人民币资产。

另外一个我想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大家都预期大陆政府会放水,大陆政府放水会有两个效果,第一就是由2015年到现在死气沉沉的大陆股市,有人觉得这些水(钱)可能落到去大陆的A股;第二就是放水一定会使人民币的币值受影响,印多了钱汇率一定会跌的,兑美元兑港元的汇率跌,就会触发一连串的效应了。很多人说人民币放水是不是香港得救了呢?不一定的,人民币放水可能只是搞活国内的资产市场,香港不一定有好处。

记者:受中共肺炎疫情的影响,中国的经济将恶劣到怎样的程度?凡是经济出问题时都会限制资金的出入,要卖了香港的楼房汇回大陆会不会有些困难呢?

李兆富:这个就是(中共)最好的理由:你们肯将资金返回来国家,支持国家的资产市场我就既往不咎,我给你一次机会,未来三个月你卖了香港的资产卖了海外的资产,将资金调回来我就当没有事发生过。它可以绝对做得出来的。

记者:如果这样,香港的楼市就是危险的时候?

李兆富:(中共视香港为它的)猪仔钱罂(存钱筒),且未必是我们的住宅,有很多是那些商业投资啊、大一些的项目啊,整栋大厦一个很大的项目去卖,会有这样的情况,甚至早些时候都说:海航在香港的资产可能会被接管,怎样处理呢?是不是会将它标售,卖了钱然后再拿回去给海南省政府,会不会是这样呢?如果这样的话就定了一个先例了。总之海外一些与国家有关系的企业,大方向就是要将资金收回来。

传统企业重要项目 将资金交给中共国企

记者:所以这个香港就出现一个中资的退让潮?你觉得?

李兆富:我想他们不会放弃在香港那个存在,北京是想慢慢控制香港不同的范畴。

记者:反送中早期的时候都说央企来替代那些港企?

李兆富:我想策略地投资具体的一些项目他们不会放过;还有,哪一些央企是可以在香港运作,可能以后都会有一个清单列表,不是说你们(港企)自己随便可以走出去就走出去。

记者:会不会进一步加大共产党控制这个央企变成党企呢?

李兆富:这个是习近平上台之后一个很明显的转变。我记得几年前,还在讲混合股份制的时候,有很多人以为党企、央企可以变得民营些,其实现在看到就是调回头的,所有我们以为的民企,不需要这么多国家指示的,结果都变相将最重要的一些项目或者营运要交还给国家了。拿香港做例子的就是,我们香港有几个大的财团,他们营运著一些项目,比如码头,香港做了一阵都没得做了,类似这些关乎发展、关乎经济的运作整个产业链,会慢慢交回给国家。前两年董建华家族将他们的货运公司,东方海外都卖回给国家。那些是整个大趋势,一步一步在发展的情况。

香港可以买到其它地区买不到的大陆业务
记者:以前就说香港对中国很重要,因为他是一个可以帮他们集资、走资的一个通道,他们不想权贵在这里集资的地方消失了。但是这次他们要将钱搬走的话,香港这个角色是不是有所减退呢?

李兆富:反而要调回头来,香港好像提款机一样,(中共)要钱的时候就在香港拿钱。但是香港的钱不是树长出来、不是天掉下来的,都是因为有全世界各地的资金,相信香港的制度,在其它地方买不到大陆的股票,买不到大陆的业务,唯独是在香港这个公开市场,还有渠道可以买得到。所以一直以来所谓集资,其实就是将一些权益透过香港卖出去,买部分,但买不到控制权的,换取资金,其实和变相借钱没有什么区别,因为香港都是做借贷的。

这个就影响到两个因素,为什么香港作为一个借钱的地方这么方便,很多人其实一直都没有留意到的就是,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其中一个特点就是,因为香港是挂钩美元这个特点,挂钩美元变相就是在香港做的任何融资,你和美金是对等挂钩的,我用美金的标准去做融资、去做借贷。那么港元和美金这个联系汇率就帮了香港很大的忙。但是问题现在多了一个因素就是人民币,人民币如果是汇率贬值,影响就是,如果我的企业在大陆运作,我赚的是人民币,但我现在还钱给人家是还美金、还港币,人民币贬值了,其实我还钱是难了,是辛苦了。这个其实变相冲击著香港。

汇改以来 人民币贬值规模未见如此夸张

记者:短期之内你估计人民币会跌多少?

李兆富:今年之内,幅度我不敢讲,因为牵涉大陆放水的需求有多大。但是现在看那个资金链、供应链这样断法的话,我估计规模应该是自从汇改以来没有见过的这么夸张。虽然有人说09年那次都很夸张的,08、09年那次4万亿救市,现在看回那个比率就不是太夸张,这次绝对会远超那一次的规模。

“放水”不到位 救市不救人 社会状态会更乱

记者:最近都1.2万亿了,都没有什么反映出来。

李兆富:每一轮都说已经过万亿的数字,其实我相信北京都难管理的。因为第一,我要有效;第二,我不要有副作用。如果放水是没有副作用的话,就应该天天都放,天天都印钞票。他最怕的反效果就是,一是通胀,尤其是2019年副食品价格已经升了很多了,加上猪瘟,加上其它粮食供应都短缺;现在再出现中共肺炎疫情,各样的问题混合,在这个时候放水,但是放不到位,变成救市不救人的话,社会状态会更加乱的。

对外又会影响到香港,会有债务负担的问题。所以我想一个简单的总结就是,有很多问题没有办法很直接地解决,因为他深层次,中国大陆的经济本来就没有一个很稳固的基础。它自从加入世贸之后,最初那八年十年赚了很多外汇,但是不是有效地投放回增加国家的生产力,是不是有效地投放回做国家经济多元化,是不是真的可以使人民的生活过得好了?很多大城市的人都说,过去十几年的生活水平是提高了。但是整体经济的竞争力(没有提升)。如果经济是具竞争力的话,为什么不敢开放市场,金融业、服务业到现在都不肯开放,原因是什么,真的纯粹是为了要控制社会。其实还有很多环节,一旦开放是不够别人竞争的。

对香港经济前景悲观 仍留守最后

记者:我想问多一个问题。其实香港人都是很精明的,很多香港投资各方面都表现得很出色,在现在面临这么多挑战或者动荡的时候,你身边的朋友都做了些什么?

李兆富:移民,走,个个都是。由去年开始,要走了。这次疫症刚刚在那些旅游限制出台之前,一个、两个都走去马来西亚、去新加坡,能走的都走。当然有人笑,新加坡很好吗,如果你真的在地新加坡看,至少没什么恐慌,是有几天买不到东西,但是他们很快又恢复正常了,整体的气氛没有香港这么紧张。

记者:他们是短期走,还是真的将香港的家搬走?

李兆富:我想在现在这个环境,短期下去先住着,住30天,住60天,有时候就新加坡、马来西亚到处走,但是住惯了,可能就会发觉挺好住的。现在他们开始讨论马来西亚便宜,新加坡挺舒服,泰国都舒服,开始讨论不同的选项了。当然有些人如果他本来就是已经移了民去澳洲、加拿大、英国,那些就回去自己老家了。我身边很多朋友,就是农历年前后走,可以走的都走了。

记者:你自己怎么打算?

李兆富:我对香港经济前景是悲观的,但是未到最后一刻。

点阅【珍言真语】系列视频

(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