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政府内秘密: 5米安全距离、重庆潜伏期更短? 武汉观众6点爆料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1月31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今天我们要揭示很多信息,一切的一切,先从此前的8名“谣言”传播者说起。

8造谣者被平反 他们为何说新病毒是SARS?

最近我们报导了,有8个人,因为12月底在网上传播有关疫情的所谓“谣言”,新年1月1日被武汉公安公开通报。

但是,1月28日得到中国最高法院官方微博发文“正名”。说他们主观无恶意,而且客观上有提醒疫情防控的作用,所以呼吁当局应对这类所谓“虚假信息”,要保持宽容。

在1月28日最高法院表态后,1月2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又接受《环球时报》采访,采访要点还得到了《人民日报》的社交媒体转载。曾光说:疫情初期因为“传谣”被武汉警方约谈的8个人,他们透露武汉出现“SARS”是“可敬”的,是“事前诸葛亮”,可以给他们很高的评价。
现在这8个人可以说得到昭雪,但是当初抓他们的时候,大陆媒体可是另一套说辞,比如央视,我们现在来回顾一下。

从公安行动、媒体高调批评传谣,再到最高法院和国家级专家先后表态,以及高级喉舌媒体报导,高调地给这8个人正名。是因为知错就改的美德吗?可能不是,而是民间对真相的讨论和挖掘越来越深入,有些事情瞒也瞒不住,接下去,可能要故伎重演,先平反被冤枉的人,为下一步抛出某个或某些官员问责,做铺垫。

问什么责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已知疫情严重性的时间,要远远早于官方正式公布的时间,甚至比现在公众已知的时间,还要早。

这就要说到,这8个谣言传播者当初传播的,是什么“谣言”。

其实,当时他们被抓的时候,就已经有疑点了。因为公安没有公布他们传的,是什么谣言。如果说抓传谣者,是为了停止谣言传播,那抓他们的同时,应该告诉公众,他们的谣言是什么,好让大家辨别啊。但是没有,具体言论最近才陆续被外界知道。

比如,微博《平安武汉》在1月29日发布了一条信息,似乎在呼应最近为他们正名的声音,这条信息对相关8个人当时的事情,做了更细致的交待。

这条微博说: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部门发布有关肺炎的情况通报,之后有人举报发现不实消息,公安“先后”对相关8个人进行调查、核实。根据调查,8人分别传发了:1)某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2)确诊了7例SARS;3)另一间医院接收疑似非典的一家三口;等等。最后公安对他们的处理这条微博也交代了,说是教育、批评,没有给予处罚。

8人之一的李医生,具体名字不说了,他的名字很多观众应该已经知道了。李医生后来在微博上公开了武汉公安对他的《训诫书》,上面透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点,就是至少训诫书上这个人,在微信上传播所谓谣言的时间,是在12月30日。

名为沈公子的一个账号,1月29日在微博上透露,被抓的8个人,全部是武汉的医生。他们分别属于三个微信群“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

随后,这篇博文指出,当时唯一可以抠字眼抓人的是,当时只有SARS检验盒,所以对于新型病毒只检验出了类似的结果,上报国家疾控中心的时候,也会按高度怀疑SARS上报。

因为很多可靠消息证实,目前外界已知的这种新型肺炎病毒,跟SARS病毒非常像。最后,这篇博文还透露:当初被诬陷传谣的这8个医生,都在抢救病人的最前线。这篇博文并得到另一个带图样V的、名为“来去之间”的微博账号转发。

刚才我们提到的李医生,他当时发出所谓“谣言”的微信截图,也被人传了出来。李医生当时在带有04级字样的微信群里说: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他还附带了检验结果报告,上面显示,“SARS冠状病毒”的字样,李医生还说这7例病人当时在后湖院区急诊科隔离。这段微信对话时间,显示是2019年12月30日下午5点43分。

到了当天下午6点42分,李医生的信息又在群里出现。当时群里另一个人说:小心我们班级群被封号了。而当时李医生的回答是:最新消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正在进行病毒分型,大家不要外传,让家人亲人注意防范。

在这里李医生不让外传,不知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暂时不做讨论。但是综合以上信息,我们得到两点重要信息:一是,至少在12月30日,武汉当地的医生们,就发现了传染病病毒;二是,这种病毒跟SARS非常像。

那么,他们为什么说,这种病毒,跟SARS很像呢?所谓谣言是30日传出去的,那么言论中提到的新病毒,是谁更早时间检测出来的呢?

围绕这些问题,有一篇文章可以解答,文章《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是从事病毒研究工作的、署名为“Winjor 小山狗”的作者,结合自己的经历与他在微信上的“聊天记录”截图,写成的一篇文章。文章1月28日发表在微博,1月29日修改,但是目前已被删除。

这篇文章的作者使用匿名、也没有透露自己所在公司的名称,但是在一幅截图中他圈出了自己所在的公司,但名字只露出一半,写着Institute of Pathog..然后就没了,我们分析,这个比较可能的全名是Institute of Pathogen Biology,直译过来是“病原生物学研究所”。

写这篇文章的人,说自己是所在公司,应该是全国最早上报发现新病毒的机构,而且根据GISAID数据库网站上的数据看,他们搜集到样本的时间也是最早的,是在2019年12月24日。就在我们刚才引用的图片中,大家就能看到日期,相对表格中其它日期,这个日期的确是最早的一个。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内部聊天 揭示了什么?

他的这篇文章,至少透露了三项重要的信息。

1. 新病毒危险性最早12月27日已知 不止一家机构发现

作者“小山狗”在12月26日早晨9点左右就开工了,通过“mNGS病原微生物检测技术”对医院送去的病人病原体样本,进行自动解读。本来没什么问题,他就开始别的工作了,但是,他说,意外的是,他发现有一个样本被报出了一种敏感的病原体:SARS冠状病毒。

但是他到后台查看详细分析数据,发现并不是SARS,只是相似度约94.5%。他当时想到三种可能:一是SARS病毒的不同毒株基因组有一定差异;二是距离SARS爆发过去17年,RNA病毒可能已经发生突变;三是,与SARS近缘物种的错误对比。

随后他展开了详细分析,当天中午前,经过复杂的检测程序,发现这确实是一种近似于SARS的病毒。

其实在26日中午,染上这个病毒的患者病重,医院方面来催检测结果,但是这个病原体还需要进一步确定,一旦确定就是重大传染疾病,所以他们还是推迟把结果给医院,还把数据分享给中国医学科学院病原所,一起分析。

这样,相关分析一直持续到12月27日,大约27日中午,他们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就是:这可能是一种跟“源自蝙蝠的SARS类冠状病毒”类似的新型病毒。虽然对新病毒的传染性、致病性当时都还未知,但是作者已经意识到问题的潜在严重性,随即全面消毒实验室,并销毁样本,监测了实验操作人员。

同时,他们也已经沟通了有关医院,对相关患者进行了隔离。27日和28日,他们公司的领导亲自跟医院还有疾控的人谈话说这件事,29日和30日还亲自去武汉,跟当地相关医院还有疾控中心汇报。作者说,至少30日,武汉的医院和疾控的人已经知道有多名携带此类病毒的患者,他自己在30日那天也知道了,携带这种病毒的患者不只一个人。

也是在30日下午,另一个检测病毒的公司,从患者样本里检测到了同一种新病毒,但不同的是,这家公司直接发出了“SARS冠状病毒”的检测报告,瞬间引爆消息!

大家想到我们节目一开始说的那名所谓传播谣言的李医生,他就是在12月30日下午5点43分,传出的“华南海鲜市场确诊7例SARS”的消息。随后还发生了其它的,有关部门30日晚发了所谓“不明原因肺炎”的公告,31日凌晨公众间也开始传播这一资讯。

2. 作者对官方推迟公布 与对新病毒乐观 感到失望

后来作者得到了另一个检测病毒公司有关这种新病毒的“基因序列”,经过检测,在12月30日深夜,作者的结论是:两家公司的病毒,确认是同一种,没有疑问!这时,作者说他有点紧张,因为担心这种新型病毒,会像SARS一样恐怖。

但同时他也庆幸,在较早时间发现了这种病毒,能够在病毒大范围传播之前进行预防,但是这种大型传染病毒的公布,还要等国家级的机构宣布。但是,至少在1月2日,作者已经小心把消息透露给朋友。他提到一句话:从(当时)感染的病例数目来看,(新病毒)可能有很强的传播能力。

因此,他也对1月1日,武汉警方抓捕相关8名传谣者表示失望,认为“科学上尚未有定论或者有争议的东西,难道直接就是谣言了?”作者说:“这种辟谣的论调,跟那些过度乐观的宣传,都会把事情推向难以挽回的局面”。

同时,他也质疑,为什么他们两天就分析出病毒结果并上报,而官方直到1月7日才发出消息,武汉肺炎是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呢?

就算到了专家们看到,疫情逐步恶化的1月12日,作者发现,官方在后续宣传上还是过于乐观。比如,当时官方说新病毒不排除“有限人传人”,而且“可防可控”!且不说可防可控,作者质疑,这有限人传人的说法,会误导很多公众,因为有限人传人是A传给B,B再传给C,可能C不再传染给别人了,不过还是会传染。

3. 担心病毒外泄 此前布鲁菌发生过外泄

对于这种新型病毒的来源,作者也在文章中做了简单讨论,除了早期患者可能有人接触过蝙蝠,或者被蝙蝠咬过,他还提出了一种担心:就是那里的“人工病毒”相关工作人员,操作不慎而被感染!

作者还提到了一个例子,就是大陆农科院直属的兰州兽医研究所,在前不久的2019年11月底,发生的该所部分学生感染布鲁氏菌的事件,后来还造成其他人感染。作者没有直接说点名事件发生单位和责任方,但根据他提到的信息,不难发现,指的就是11月底兰州的这起事件。

根据甘肃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019年12月26日的官方解释,这起感染事件是偶然事件,是邻近兰州兽医研究所的中牧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兰州生物药厂,在2019年7月24日到8月20日生产“兽用布鲁氏菌疫苗”的时候,因为消毒剂过期,对含有疫苗菌株的废气消毒不彻底造成的(泄漏),而兰州兽医研究所正好在这家疫苗企业的下风向,因而导致事件发生。

那么,现今这场波及全球的新型病毒肺炎疫情,到底起因是什么?我们还要继续查找真相。

疾控中心专家论文:再揭示三个重要真相

然而,对于疫情回应迟缓,大陆方面也有公开的反思。

大陆媒体《新京报》引据在北京时间1月30日发表于世界权威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的一篇论文,提出了这篇论文所揭示的有关疫情的三个最新信息。这篇论文由包括中国和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内的多名大陆高级专家撰写,其中包括就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论文题目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这是迄今最详细的有关武汉肺炎病毒的流行病学数据,患者样本包含425人。这篇论文揭示的三个信息分别是:

第一,2019年12月中旬,武汉就已经发生密切接触者之间的新病毒人际传播。

论文中提到,通过12月10日到1月4日之间的数据,研究人员就发现,12月31日以后,感染人数会增加。而且论文中的一张图表标记,2020年1月1日以前,就有14人因为人际接触而感染新病毒。

第二,1月1日至11日之间,已经有医护感染。

还是这张论文中的图表,我们可以发现,在这11天之间,已经有7名医务工作者感染。但直到1月12日的官方通报,都没有提到医务人员感染。

第三,1月以后每天都有新增感染案例,但官方没有更新数据。

我们来看《武汉晚报》1月11日的这篇微博消息,说武汉市卫健委通报,1月3日以来,没有发现新病例,仍是初步诊断的41例。

但是我们根据这篇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人的论文能清楚看到,这张配在论文的另一张图表上,1月1日之后的每天都有新增的感染案例,可是为什么直到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还说没有新增病例呢?

针对以上至少三个疑问,《新京报》引用到一名浙江大学教授的微博文章,文章中提到:这篇论文,是这名教授“第一次实锤看到明白无误的证据,新冠状病毒人传人的证据被有意隐瞒了!”

外界很多人质疑高福等人,手拿数据不早报给公众,是有什么干预因素在里面吗?还是他们自己等著在国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博取名声呢?

武汉市民爆料:6点重要信息

节目最后,分享一位武汉市民的爆料。他叫David,因为安全原因没有告诉我全名,但是他说自己在武汉政府部门做过事情,所以知道很多内容,他给我们《新闻拍案惊奇》爆料。含6点重要信息,现在一一分享给大家。但是因为是观众爆料,本节目不背书以下任何信息,就是提供给大家参考。

1. 新病毒感染力加强几乎可以确定5米安全距离,感染如果继续进化可以通过空气传播;

2. 你们所确定的武汉五医院27日死了七十多人可以证实,当天微博爆料,武汉五医院断网断,消息最后辟谣,已经可以证实是真的,27日和28日武汉市死了四百多人,通过看致死率达到了15%;

3. 病毒可以根据人类居住的地方进行自己的变异,例如重庆的病例潜伏期只有2天,证明感染以后7天之内致死概率很大,致死率可能超过武汉本地的肺炎;

4. 近日3天潜伏期的患者全爆发已经失控,武汉市的61家医院全部爆满,很多患者基本上住不了院在家自行隔离;

5. 军队传出有孝感军官感染肺炎,其余约200空降兵被隔离得到证实,武汉和黄冈的部分部队也已经感染;

6. 新型病毒通过光滑表面的存活时间可以存在45天,毛绒衣服上面存在的时间是几个小时。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我们下次节目,再见啦!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