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子佳人】才貌双全的施良娣为何下嫁黔娄

文/孙书香

黔娄的妻子如此评价黔娄:国君曾让他任国相,他推辞不就,这是尊贵有余;曾赐给他三千钟粟米,他推辞不受,这是财富有余。可见,一个人有内心的尊贵、财富,才是真正的贵族。

黔娄,鲁国人,战国时齐国的贤士、隐士和道学家。他出身贫寒,从小饱读诗书,励志苦节。

施良娣是鲁国世袭太祝的女儿,当时太祝为帝王家掌握鬼神的祭祀之礼,非常受人敬重。出身贵族世家的施良娣不仅知书达礼,而且容貌美丽,她看重黔娄的德才,甘愿放弃荣华,嫁给了家徒四壁的黔娄。

施良娣助夫成书 夫妻与世无争

黔娄曾写《黔娄子》一书,阐述道家法理,从伏羲氏凭河图神龟显示八卦之数,究查天地生成之道。但起初,此书未得世人推崇。

施良娣挟其家学,经常把阴阳相感、天人合一之道授与丈夫,黔娄根据施氏的提议,对以前所写的加以充实、订正,重写《黔娄子》四篇,当即轰动了齐鲁,士子们奉为圭臬,国君与卿大夫也非常欣赏黔娄的才智与修养。

当时各诸侯都想纳贤才为己所用。齐侯备下重金,欲聘黔娄为卿,黔娄坚辞不受,他立志清守,无意仕进。鲁恭公也想立黔娄为相,黔娄亦拒之。鲁恭公又赐他三千钟粟米,希望帮助他改善生活,黔娄也以无功不受禄而婉拒。他们夫妻安贫守道,皆视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

为了“躲官”,黔娄与妻子一起来到了济之南山(今济南千佛山)的一处地方凿石为洞,过起了隐居生活。后来此处被称黔娄洞。

施良娣插上荆钗,与布衣芒鞋的黔娄一同下田耕作,穿自己纺织、缝纫的衣服,吃自己种植的五谷菜蔬,他们自给自足,与世无争,过着自得其乐的生活。

黔娄学识渊博,素有韬略,虽未任职齐国,但齐国有重大事故或外敌来犯,齐威王总是亲临黔娄洞求教。为表尊重,齐威王每次远远就下马脱靴,徒步进洞,黔娄多能帮他化险为夷。

曾子赞:唯斯人也,而有斯妇

黔娄死后,孔子的弟子曾子前去吊丧。

黔娄停尸于破窗之下,他头枕砖坯,身着粗糙旧袍,垫著烂草席,盖的麻布被非常短。

曾子见麻布被竟不能蔽体,盖住头就露出脚,盖住脚就露出头,不禁心酸,他对施良娣建议说:“把麻布被斜过来就可以盖住黔娄先生的全身了。”

汉 刘向《新刊古列女传》“黔娄”插图。(公有领域)

施氏回答:“斜有余不如正不足。先生活着的时候从不偏斜,死后却让他偏斜,这大概不符合先生的意愿吧!”

曾子无言以对,深感惭愧。他问黔娄用什么作谥号(古人死后,人们根据他一生的事迹,用一二字加以概括,叫谥), 施良娣回答:“用‘康’作谥号。”

康,就是安乐的意思。曾子听后不解,便问:“先生没有享受到美好的东西,活着的时候,食不能饱,死后席不掩体,连祭祀的酒肉都没有,有何安乐可言?为何以‘康’为谥呢?”

施良娣正色道:“先生生前,国君曾让他任国相,他推辞不就,这是尊贵有余;国君曾赐给他三千钟粟米,他推辞不受,这是财富有余吧。先生这人,安于天下之卑位,以天下之淡薄为美味,不为贫贱而忧愁,不汲汲于荣华富贵,他求仁得仁、求义得义,以‘康’为谥,不是正合适吗?”

曾子非常感佩,大赞施良娣:“唯斯人也,而有斯妇!”意思是说,有黔娄这样品行高尚的丈夫,就有施良娣这样高尚的妻子。

汉‧刘向《新刊古列女传》“黔娄妻”插图。(公有领域)

后来施良娣承夫君遗志,设帐授徒,专心教化,她仁慈俭约,堪为典范。后世文人对施良娣的助夫之节也多有褒议,唐有吴筠的《高士咏‧黔娄先生》:

黔娄蕴雅操,守约遗代华。
淡然常有怡,与物固无瑕。
哲妻配明德,既没辩正邪。
辞禄乃余贵,表谥良可嘉。

宋有蒲寿宬《咏史八首‧黔娄妻》:

明知正不足,不若斜有余。
破衾有何好,锦绣乃不如。
卓哉归人言,贤于五车书。

黔娄安于清贫的人生态度,与其修身清节的信仰有关,他是真正的士人。陶渊明曾赞黔娄:“安贫守贱者,自古有黔娄。好爵吾不荣,厚馈吾不酬,一旦寿命尽,弊服仍不周。岂不知其极,非道故无忧。”相传黔娄洞位于济南千佛山兴国禅寺极乐洞的东侧岩壁上,山门上有一对联: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迷途人。

在天下熙攘、皆为利来利往的现实中,一个人能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已经难得,何况又有相知相惜的贤妻助其求仁得仁、求义得义!@*#

参考资料:

刘向《列女传》
《汉书‧艺文志》
旧《嘉祥县志》

点阅【才子佳人】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