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酷刑细节曝光:打至骨折全裸搜身 威胁电击私处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9年09月20日讯】香港警察在反送中运动中滥权滥暴,遭到舆论强烈谴责。国际特赦组织9月19日公布调查报告,指有证据显示,示威者在被捕后遭受酷刑和虐待,如在警署内遭到毒打、导致内出血或骨折,被强迫用激光笔照射眼睛,威胁电击下体,女示威者被全裸搜身等,令人震惊。

反送中示威者在警署内遭受酷刑虐待

国际特赦组织19日晚发布实地调查报告指出,香港警务处采取鲁莽和无差别的部署策略,任意拘捕。有证据显示,被捕人士在扣留期间遭受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令人震惊。

该组织采访超过20名要求匿名的被捕人士,并收集了来自律师、医护人员及其他人士的佐证和证词。该组织注意到,警方的行为有报复心态。

据一名于8月在新界示威时被捕的男子透露,他被扣留在警署期间,因拒绝回答警方问题,被数名警察拖到一个房间里毒打,并威胁他,如果他试图保护自己就会打断他的双手。

他说:“我觉得自己双腿被硬物打,然后一名(警察)把我翻过来,把膝盖压在我胸前。我感到骨头疼痛,无法呼吸。我试过大叫,但我无法呼吸,也无法说话。”

当他被压在地上时,一名警察撑开他的眼睛,用雷射笔直射他的眼睛,并说:“你不是喜欢用它指著别人吗?”该男子后来因骨折和内出血在医院救治数天。

另一名8月在深水埗被捕的男示威者说,拘捕他的警察多次要求他把电话解锁进行检查,被拒绝后,警察威胁要电击他的生殖器官。

该男子对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他“害怕”警察会来真的,“因为当时的情况太疯狂了,我想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该名男子被扣留在警署期间,亲眼目睹多名警察强迫一名年幼的男孩用雷射笔直射自己的眼睛约20秒。警察对男孩说:“你那么想用笔照向我们,你为什么不照照自己?”

有义务律师接受明报采访时也表示,接触最少3宗类似个案,被捕示威者均表示被警察用激光笔直接照射眼睛,时间约1至2分钟;其中一人被警察以激光笔照射阴囊。

国际特赦的报告还记录了一名被捕的女示威者在警署内被警察全裸搜身,遭受性暴力。网上甚至传闻有被关押在新屋岭的女示威者被多名警察轮奸。

虽然警方对此予以否认,不过曾有警察对被捕人士直言,想和女示威者发生性关系很正常,因为警察经常加班很辛苦。

示威者被捕后仍被殴打

这场反送中抗争运动已持续3个多月,港警任意拘捕、毒打和酷刑对待被捕人士的情况,日益严重。国际特赦组织指出,防暴警察和俗称“速龙小队”的特别战术小队的暴力情况特别严重。几乎所有被捕人士都表示,即使被捕后没有反抗,也遭到警察用警棍和拳头殴打。

一名年轻女子于7月在上环的示威活动中被捕,她在警方推进时走避,但被警察从后面用警棍打,并被推倒在地上。在她双手被索带捆绑后,警察仍继续打她。

另一名于8月在尖沙咀示威中被捕的男子,也是在撤退时被“速龙”抓住,警察从后面用警棍打他的颈和肩膀。

他说:“我立即被打倒在地。他们三个人捉着我,把我的脸压在地上。一秒钟后,他们踢我的脸……该三名速龙成员一直压在我的身上。我开始呼吸困难,感到左肋骨剧烈疼痛…他们对我说‘闭嘴,不要再出声’。”根据医疗记录,他因肋骨骨折和其他伤势而留院两天接受治疗。

国际特赦组织东亚区办事处主任轲霖(Nicholas Bequelin)表示,“警察一而再、再而三在拘捕前和拘捕期间作出暴力行为,即使被捕人士已被制服或扣留。警方使用的武力显然过度,违反了国际人权法。”他要求当局立即进行独立调查。

警方拖延伤者救治 会见律师

另有受访者说,被扣留期间,有示威者受伤要求救治,警方往往拖延5至10小时才将其送院。甚至以送院为由,威胁示威者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落口供。警方还以电话繁忙、没有电话网路等不同理由,拒绝让被捕人士见律师。

在国际特赦组织调查的个案中,超过85%(21人中有18人)的示威者,是在被捕后被殴打入院的,其中至少有3人伤势严重,需留医5天。

国际特赦组织强调,适时让被捕人士会见律师、家庭成员和医护人员,是防止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重要保障。而在公布这个调查结果之前,一群联合国专家已就香港警方袭击和拘捕示威者的模式表示震惊。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