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谈风云》第17集 狡兔三窟(1)

孟尝君养士三千

(旁白)楚国原本是春秋时的第一强国,春秋末年因楚平王娶了原本许配给太子的妃子而惹出一连串大祸直至被吴国所灭最终楚昭王虽然复国但楚国从此元气大伤楚怀王继位后一次次被秦国所骗军事上和外交上的决策失误连连国家实力江河日下公元前299年楚怀王被骗入秦国3年后客死异乡就在楚怀王被骗入秦的同一年齐国的相国孟尝君也被骗入秦国秦王为什么要去骗孟尝君孟尝君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根据《史记‧孟尝君列传》的记载:孟尝君的名字叫田文。田文的父亲叫田婴,田婴的父亲就是齐威王的相国。孟尝君长大以后继承了父亲田婴的位置,做了齐国的相国。

当时齐国的国君是齐湣王,是孟尝君的堂兄。孟尝君这孩子从小就很不一般,他是田婴的贱妾所生,出生的日期是五月五日,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田婴会认为这孩子是不吉利的,让他的母亲把他杀死。

当时有一种说法,五月份出生的小孩,如果长得和门框一般高时,就会不利他的父母。但是当妈妈的总是舍不得,就把这个小孩养大了,等孟尝君长到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发现了就非常的生气,盛怒之下就问田文的母亲:我不是让人把这个孩子杀死吗,为什么这个孩子现在还活着?

那时候孟尝君才五岁,一个很小的小孩,看见父亲发怒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走到父亲的面前问他父亲一个问题:人的命运是由天来决定的,还是由门框来决定的呢?

他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回答,孟尝君就讲:如果是天来决定的,那跟门框有什么关系?如果是门框的高度来决定的,那么等我长大的时候,你把我们家的门框抬高一点不就可以了吗?他父亲觉得这小孩很不一般,所以就把这个小孩留下来了。

有一天孟尝君跟他父亲聊天,那时他还是一个很小的小孩。他说:父亲,我问你一个问题。儿子的儿子叫什么?他父亲说叫孙子。孟尝君又问那么孙子的孙子叫什么?他父亲说叫玄孙。

孟尝君又问那么玄孙的孙子该如何称呼呢?他的父亲就答不上来了。孟尝君说,你看我们家现在的情况,父亲您在齐国已经做了三朝的相国,齐国的土地和财富没有怎么增加,可是我们家的财富却增加了很多很多,我们家的那些仆人、那些贱妾们都可以吃上肉,可是士人们却连最粗劣的食物也吃不上;我们家这些个妾们有穿不完的绫罗绸缎,可是士人连粗布的衣服也穿不上。那么你攒那么多钱给谁呢?留给你孙子的孙子的孙子吗?你连这样的人叫什么,怎么称呼他们都不知道,那么你把钱财留给他们有什么用呢?所以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培养人才。他的父亲非常认同孟尝君的看法,就让孟尝君来负责接待宾客。

在战国时代人才的流动性是非常大。孟尝君他的名声就被这些流动的人才散播到了天下。这个故事说明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孟尝君其实跟他父亲提了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财富并不是最重要的,用现在人的理解就是财富一定要流通起来,如果一个社会贫富差距太大,富人很少,有钱没地方花,花不完;而那么多穷人又没钱花,这财富在社会上就不能够流通,所以一个国家贫富差距太大是一个非常坏的事情,对经济发展有很大的伤害,孟尝君希望他父亲能够把钱拿出来用在人才身上。第二个问题是说,一个国家人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所以孟尝君就开始做一个工作叫做养士。“士”是什么概念呢?

周朝的政治制度叫做宗法、等级、分封制。周把整个的天下,这个世界范围叫做一个天下。天下需要一个人来管理,那么这个人就是天子。天子拥有天下,那么天子的嫡长子,就是他正妻的儿子,正妻的长子将来要做天子。

那么天子其他的儿子怎么办呢?天子就把天下的土地拿出一部分来给他其他的儿子去治理,这些儿子的地位就叫做诸侯,他们拥有的土地,这个地方叫做邦国。诸侯的嫡长子仍然做诸侯,诸侯也要把自己邦国中的一块土地划出来,分给其他别的儿子,这土地叫做采邑。在这采邑里边的统治者叫大夫。大夫的长子还做大夫,大夫其他的儿子叫做“士”。大夫也要把自己的采邑里边的土地拿出一块来分给他的其他儿子。这土地叫做禄田。所以天子是拥有天下,诸侯拥有邦国,大夫拥有采邑,士有禄田。

天子、诸侯、大夫、士这四个阶层是属于贵族阶层,贵族有受教育的权利。到了战国时期很多的士他们就失去了他们的土地,也可能是因为人口增加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他们就失去了土地,失去土地的这些士就不再靠着农业生产来维持生活,他们靠他们的一技之长生活。

因为士受过教育,所以他们都有一技之长。比如说,文采好的我们叫做文士、武功好的我们叫做武士、谋略好的我们叫做谋士、口才好的我们叫做辩士。所以在战国时候就出了这么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就是士,他们以一技之长游走在各国之间,以他们的学问、他们的才能,去谋生。孟尝君所做的这个工作就是养士。

(旁白)周代实行的是宗法等级分封制周天子拥有天下诸侯拥有邦国大夫有采邑士有禄田这四个阶层都是贵族战国时士阶层的许多人失去了产业靠着一技之长在诸侯间谋取差事安身立命这是战国时期的一大特点

孟尝君养士很有一套,他非常非常地用心。在《孟尝君列传》里边讲,孟尝君在和一个人才谈话时,他的后面放一个屏风,屏风后面派一个家人负责记录谈话的内容。比如说来了一个人才很了不起,孟尝君在跟他谈话时,就会问他家里的情况,比如家里有没有什么困难啊,或者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看重的亲戚、朋友等等。这个士和孟尝君刚谈完话回到家里,孟尝君已经把一份礼物送到他们家里,让这些士喜出望外,所以他们对孟尝君也非常非常地忠诚。

孟尝君养士,不管这个人有没有才,只要是自称是士人,孟尝君统统都收留,孟尝君的名声就越来越大。

公元前299年,秦昭襄王就把孟尝君请到了秦国,孟尝君一到秦国,秦王立刻把丞相的位置交给孟尝君,底下的大臣就不高兴了,他们跟秦王讲,孟尝君是齐国的公子,是齐王的堂兄弟,是齐国的亲戚。如果他到我们秦国来做丞相,肯定是先为齐国打算而不是为秦国打算,这对我们秦国不利。

秦王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那我就让他回去吧。大臣们说不能回去,孟尝君带了很多很多的门客到这边来,据说当时孟尝君养士三千人,这些人在秦国的都城到处活动,把我们秦国所有情况都摸清楚了,一旦把孟尝君放回齐国,那岂不是对秦国的安全有很大的威胁吗?

秦王于是就把孟尝君软禁了起来,甚至想杀掉孟尝君。孟尝君知道此事就想怎么才能够想办法逃跑呢?

秦王有一个非常宠幸的美人,言听计从。孟尝君想走那个美人的门路,他就跟那个美人说,你能不能替我在秦王面前说句好话,把我放回去。

那个美人说:你第一次见到我们大王时,送了他一件白色的狐皮大衣,太好看了,我也想要一件。孟尝君说天下只有这么一件,为什么呢? 他说这个狐狸不长到一千岁,它的毛不会变成纯白,而且狐狸身上的毛并不是说每一片毛都可以做裘皮大衣的,你想这一件裘皮大衣得多少个一千岁的狐狸才能够做出来,不可能再找到第二件这样的大衣了。美人说那我不管,你如果不给我大衣,你就别回去了。

孟尝君一筹莫展,回来之后就跟底下这些门客商量,到哪还能再搞到一件这样的大衣呢?有一个人站起来了说:我能找著。孟尝君问你到哪去找?他说我把原来那个大衣偷出来,它不是放到秦王的仓库里吗?(原文说,臣能为狗盗。)孟尝君就笑着让他去了。

当天晚上这个门客就从那仓库的狗洞里边钻进去,他偷大衣的时候有动静,被管仓库的人发现了,就走过去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个门客就学狗叫。管仓库的人以为是一只狗就不再管了,去睡觉了。门客把偷来的大衣交给孟尝君,孟尝君又转交给秦王的这个美人。

这个美人有一天晚上睡觉时跟秦王说:我听说您把孟尝君从齐国召过来,不但没有给他一个很好的职位,一个很大的责任,反而把他软禁起来了。秦王说是啊。这个美人说这么做可能不合适吧。秦王问为什么呢?

美人说孟尝君名满天下,是一个非常有贤名的人,到了秦国,秦国不用他反而软禁他或者杀他,那天下的贤士谁还敢到我们秦国来呢?

秦王那天晚上大概是喝多了,或者是太晚了可能困了,他说那我把孟尝君放回去吧,于是就批了一道文书把孟尝君放回齐国。(待续)#

(《笑谈风云》是新唐人制作的视频版中国通史,目前已出版《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两宋繁华》将于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点播节目视频和音频,请访问《笑谈风云》官方网站 https://xtfy.ntdtv.com )

点阅【章天亮笑谈风云】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