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胆:“勒紧裤腰带”微议

社会消费能力萎蔫、购买力低迷和老百姓腰包缩水,这是一个国家经济衰退的明显症状。打从中(共)国高层放风要“过紧日子”之后,部分媒体、社会舆论和坊间街谈巷议,都顺理成章地涉及2019年“过紧日子”或“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话题。于当局而言,自然是正中下怀,不过其忧惧也随之而来:因为民间有人提出“先勒紧谁的裤腰带”的问题。

勒紧谁的“裤腰带”?这是过紧日子触及的首要问题。这“裤腰带”是勒在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肚皮上呢,还是勒在瘦骨嶙峋、前胸贴后背的肚皮上?甚或是勒在三根筋挑着一个头的引颈企盼的脖子上?当然,看问题不可看表像。如今时代和观念皆不同了,许多官员皆懂得养生保健,早就在减肥,所以身材并不臃肿,这“裤腰带”会勒在这批敛财有方、保养得体的官员的肚子上吗?具体化地说,裤腰带与裤腰带之间是大不一样的:有豪富者束腰的上万元一条的时尚鳄鱼皮带,也有乡野农夫扎在腰间的自制的麻绳、稻草绳裤带。而后者,迄今仍旧被有形无形的粗劣的“裤腰带”紧勒著。

中国大陆沦陷至今,业已七十年了。中(共)国不少老百姓的裤腰带依然被勒得紧紧的,有的甚至始终被勒在最里边的一个扣眼。暂且不说贪官污吏拚命捞钱,几乎刮净民脂民膏,并将国库当作自家的钱柜,就说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多次举行国际性的奢华会议,仅仅是2016年9月4日召开的杭州G20峰会,就花去2000亿人民币。也是出于政治需要而对外送钱,从当年支援亚非拉到如今向多国大撒币,浪掷了多少纳税人的血汗钱啊!2018年有消息称,“中方投往委内瑞拉累计有1250亿美元打了水漂”。

就在杭州G20峰会盛宴的前九天,即2016年8月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农妇杨改兰,因了贫穷及家庭矛盾,于绝望之中杀死四个子女后自杀,其在外打工的丈夫赶回家料理完妻儿的后事后也自尽了。有村民说:“他们家里实在困难,孩子们连穿的衣服都没有,冬天炕上不下来,夏天不穿衣服跑来跑去。三年前他们家还是有低保的,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几年村上和镇上把低保取消了。”这些可怜的孩子,生前连衣服都穿不上,当然更谈不上备裤腰带了。

记得2015年3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人民大会堂答记者问时坦承:“如果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中国还有近2亿贫困人口,中国是实实在在的发展中国家。”须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这使得早已在“过紧日子”的贫困人口首当其冲,雪上加霜,更加倒楣,他们的“裤腰带”只能一勒再勒。

只消奢华的国际性会议少开一次,败家的大撒币少撒一回,将其用之于民,至少有相当数量民众的裤腰带不必勒得那么紧,杨改兰们也可以喘口气。可是中共偏不这么做,反而在各方面强行收缩,中国人被勒紧的又何止是腰部?

叫嚷要别人“过紧日子”的独裁者及其政党,倘若无休止地让老百姓勒紧“裤腰带”,而其自身依旧走着邪路,莫非要把那根“黄袍加身”的腰带,挂上景山的歪脖子树?

总之,无论形势如何变化,有一点是确凿无疑的:不管是紧日子,还是松日子,只要中共还在统治,就绝不会有中国百姓真正的好日子!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