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2月12日讯】【热点互动】(1872)反制中共渗透“第一枪”! 澳取消中国富商居留权: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2月11日,星期一。

近日,澳洲政府拒绝中国富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并且取消他的永久居留权和入境许可,这一事件引发多方关注,被视作是澳洲政府反制中国渗透的重大举措。

黄向墨曾任澳洲“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也曾经向澳洲两大政党捐款数百万美元,为什么他会成为澳洲反制中国渗透的标竿人物,澳洲政府这一举动会产生什么样的连锁反应?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事件解读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您好。

横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跟我们连线的原北京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先生,李元华先生您好。

李元华: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节目开始,我们先看新闻短片。

澳洲媒体《悉尼晨锋报》和《时代报》2月6日报导了这条消息。

日前,澳洲移民和边防部拒绝中国籍富商黄向墨的入藉申请,并取消他的永久居留权和入境许可。

据悉,黄向墨去年11月离开澳洲,目前人在香港。

报导说,黄向墨曾向澳洲两大政党捐款将近200万美元,被称为当地“华人侨领”。但现在无法回到澳洲。

据报,黄向墨向澳洲两大政党捐款,借此帮助中共影响澳洲国内事务,其中包括前在野党议员邓森接受捐款后,在南中国海的问题上替中国说话,并游说工党副主席不要与香港泛民主派人士见面。

而另一位工党议员康罗伊因为发表批评中共政府的言论,黄向墨撤回向其捐款40万美元的承诺。

黄向墨的行为几年前就已引起澳洲安全情报部门的注意。

2018年,澳洲政府通过两项反外国干预法。黄向墨成为该法案通过后第一个受到惩罚的中共渗透代理人。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在节目中间和我们互动,您可以通过手机发送简讯或者和我们提问;或者您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我们的节目直播并和我们文字互动。

李元华教授,第一个问题我想先请问一下,您在澳洲,对澳洲的情况比较了解。您能不能先跟我们介绍一下黄向墨其人,他在澳洲的政商界到底之前有多活跃呢?

李元华:好。黄向墨是广东人,广东揭阳人,他是2011年来澳洲的,刚一到澳洲以后他就大量地给政党捐款,到2014年的时候他做了澳洲和平统一促进会(和统会)的会长,以给两大政党捐款而著称,同时他也给悉尼科技大学捐款180万澳币成立“澳中研究院”,他自己当主席,任命前工党的外交部长、原纽省省长为研究所主任,他们的研究成果是直接想要达到他自己的结果,这是最主要的。

2017年,澳洲媒体(ABC)很著名的一个节目《Four Corners》,报导中共对澳洲的干预,其中就提到黄向墨和另外一个华人,他们主要是通过政府捐款来影响澳洲的政治。在此之后,澳洲政府也出台两个法案,弥补澳洲原来在这方面没有的情况,这么多人来,尤其是替中共办事的人大量捐款,澳洲没有相应的法律来处理这些问题。澳洲等于去年的时候就出台这两个法案,在国会通过。黄向墨在这个节目之后,包括媒体大量曝光之后,他辞去统促会会长的职务。这是他最主要、最简单的我想给他介绍一下。

主持人:横河先生,在您看来,像他这样一个中国商人,为什么会成为澳洲政府锁定的对象对他做出这样决绝的举动,不但拒绝他的入籍申请,而且取消他的永久居留权甚至入境许可,他现在人在香港,都不能入境。您觉得为什么呢?

横河:刚才李元华教授谈到2017年《Four Corners》的采访,节目全面分析、记录中共对澳洲的渗透,方方面面,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就是统促会和他个人的捐款。他本人刚刚拿到永久居留权,还不是公民,他却这么大量地往两党捐款,显然引起人们关注:对外国政府、对他的钱的来源,因为他的职位是和中共有直接关系的。当时就有很多分析,他捐款来影响澳洲的政治,这就是外国势力。虽然澳洲没有规定外国人不能捐款,但是澳洲规定捐款要透明,外国捐款要透明。当时就发现外国所有的捐款都是透明的,唯独黄向墨和来自其它中国的捐款没有来源、不透明。

主持人:不知道他的钱是哪里来的?

横河:对,不知道他钱是哪来的,这就引起关注了。还有一个问题,黄向墨本人通过政治捐款的影响力,找政界的人物打电话给移民局,让他们去关照一下他申请公民的事情。这一来就等于是干预澳洲政府机构的正常运作,这是不允许的事情,所以情报机构也关注起来,情报机构也去找移民局打招呼。这是当时《Four Corners》的报导,后来很多媒体跟踪报导,其中就有这一部分。

也就是说,他实际上对澳洲自己本土的政治造成非常大的干扰,也不知道他代表谁;不仅仅因为他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他很多行为超出一个正常公民、甚至正常居民所应该有的现象。实际上这一次明确的原因澳洲并没有说,但是媒体报导的过程当中提到几件事情,一个就是情报机构和移民办公室研究2年他的案例,非常认真,其中谈到几个问题,一是他的整个连系;还有谈到他在被面谈的过程当中,有些信息是不可靠、不可信的。所以存在很多问题。他们认为无论是对澳洲的安全或者政治清廉可能都会造成影响,特别是外国势力。在考虑很多情况以后就把他给拒绝。

主持人:澳洲媒体有披露,澳洲媒体说,情报机关给的说法是,因为担心他会造成外国势力的涉入,主要是这个原因。

横河:对,只是一家媒体报导;也有媒体说并没有得到这样的消息。我想,因为这不一定是正式拒绝的理由;它会拿出一个正式拒绝理由,但是不一定会让公众知道。实际上的考虑就是外国势力的干扰。

主持人:李元华教授,您怎么看黄向墨成为澳洲政府这一次反制的目标人物?

李元华:因为他之前比较高调,他有几次比较典型的事情被澳洲媒体披露出来,说到他来澳洲,他是一个广东的商人,后来他在深圳做房地产,他的总公司也在深圳,他为什么要来澳洲呢?澳洲媒体说,他和中共之前的两个广东地区的落马官员有关,一个就是他老家揭阳市的市委书记陈弘平;一个就是广州市市长万庆良。有媒体就直接报导说他来澳洲实际是出逃行动,是要躲开这俩人被惩治,因为他有可能是这两个贪腐官员背后的行贿者。这是一种说法。

黄向墨在中国当时用的名字叫黄畅然,来到澳洲以后他就改名叫黄向墨。他的第一笔捐款是他来到澳洲一年之后,2012年11月份,他向当时位于悉尼的新州工党捐款15万澳元,同一天,他的两个朋友,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人又分别捐35万澳币,这三笔钱加在一起就是85万澳币;他第一笔捐款就数量相当大。这是一个。

还有媒体讲到有一位在新州的华人议员王国忠,这个人其实是空降到新州上议院的;澳洲政体上议院的议员是由党派推荐,这位华裔的王国忠就是被黄向墨聘为和平统一促进会的顾问。他为什么能空降呢?之前新州工党有一名上议员辞职,他原来就是新州的财政厅厅长,辞职之后去到黄向墨的公司当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他上议员的位子腾出来以后,一位跟他关系很好的华裔王国忠空降到澳洲政坛。因为澳洲今年有新的大选,去年澳洲工党就明确表示不推荐王国忠这个人。我补充这么几点。

主持人:我还想问一下,媒体之前曾报导过一则最有名的丑闻,下台的邓森说他跟黄向墨的捐款有关,接受捐款之后他改变有关南中国海问题的立场。您能否稍微谈一下,这件事情是不是与澳洲政府对他采取的行动有关联?

李元华:其实他每一笔捐款背后都和中国当时的政策有关。邓森当时在新州是工党的党主席,年轻的政治新秀,当国会议员,黄向墨的公司为邓森付法律诉讼费,而且还请这个人到中国他的母公司去参观。在南中国海问题出现之后,澳洲政府的两大党都明确有自己的主张和国家的主张,这时候他拉着邓森开新闻发布会反对,站在工党和澳洲政府相反的立场表态,这一下媒体就开始声伐这个人,后来造成这名议员的辞职。

主持人:是。从媒体的报导,我们看到是有一些政治势力涉入;黄向墨在事情发生之后声明,其中一点他说,澳洲政府对他的处理是根据“莫须有”的猜测。什么样的莫须有猜测他说了两点,第一点他说,做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主席完全是致力于推动中国的和平统一,是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和法律。看来他也知道统促会成为人家的一个理由,您怎么看他这两个辩解?

横河:他的辩解很多人很容易迷惑,如果不注意分析的话,会觉得“可能真的是这样啊”!其实不是的。澳大利亚国家政府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中国、中国大陆,中共统治的政权是外交承认的。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只能走到这一步,一个国家政策就是外交承认,就到这里为止,至于统一不统一?严格说是中国的内政,外国是不管的。

主持人:也就是说,他没有必要到外国去推进中国的统一大业是吗?

横河:对,他是不能去推进的。你不能请外国人来裁决中国的内部事务。不管怎么说,中共一直认为统一问题是内政。统促会散布在全世界其实是非常荒唐的一件事情,因为所有有统促会的国家都是和中共政权有外交关系、和台湾没有外交关系,所以它在所在国是没事可做的,因为那个国家所有的政策都已经订了,你不可能去改变政策。至于统一的问题你应该在中国大陆去叫去,你表示支持中共的统一政策;外交承认和支不支持统一完全是两回事情。

所以他是玩文字游戏,当然很多人不会去仔细想他的文字当中究竟是什么问题。这样一来还有一个问题,他说统促会是独立运作,跟中共没有关系;如果到中共的统促会的网站上去看,它是把全世界所有的统促会都列上去,是在它管辖范围之内的,它把它认作是在它的管辖范围之内。而且这些地方的从来没有人去否定过说这个不是我们的;唯一例外的是,黄向墨这件事情出来之后,中共统促会网站上,海外统促会的名单把大洋洲所有的全部拿下去了。

主持人:就是澳洲和纽西兰的。

横河:澳洲、纽西兰大洋洲的现在一个都没有。我估计它在清理可能对海外的这些特工、间谍不利的讯息,可是要把它清完以后会再回上来。现在其它洲的都有,非洲、南美、北美、欧洲都有,唯独大洋洲的拿下去了;拿下去没有用的,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些组织是直接和北京连系的,统促会是北京最高级别的统战机构。

统战机构系统最高的就是政治局常委,常委管的就是政协,政协主席就是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常委同时兼统促会会长。严格说,统促会级别是最高的。它有很多不同的机构,级别都有相对应的,中共有一个组织,它在外面一定有一个假冒的、骗人的组织,在世界各地都有。最近美国胡佛研究所不是有学者发表“胡佛报告”吗?里面都很清楚,哪个组织对应什么、哪个组织对应什么,最高级别的它没有提到,但它提到统促会的会长就是政协的主席,政治局常委。

主持人:那我就有个问题。像您说的,统促会在别的国家没什么事儿干,没有办法在那儿去促进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那它到底做什么呢?

横河:就是有这么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听中共指挥。如果去看它的成立宗旨,在当地注册必须要有设立公司的纲领,这个组织干什么的;和中共的调子是一模一样的。中共有这个组织以后它就可以干很多别的事情,是促进统一;或者不是。当然,促进统一它会组织一些人去抗议台湾的官员来访问,这还算是跟它的内容有关;有很多跟它的内容没有关系的,但是它可以很容易利用这些组织作为中共操纵海外人员为中共的利益在海外推行的得力工具。

它有这个组织名称就很容易推行它的政策、很容易组织一些人,比如组织欢迎中共官员、领导人的访问、组织去抗议它不喜欢的人,像这种行动就比较多。大部分的统促会用的是同一个名字,但也有一些是不同的名字,像“胡佛报告”里面提到美东华人社团联合会,它的名字就跟统促会没有关系,但是在中共中央统促会的名单里面纽约有三个,这一个就是其中之一;它有很多别的功能,像美东的组织从2000年开始,就组织很多反法轮功的活动。所以它并不是单一的,因为它听命于北京,北京叫它干什么它就干什么,是中共当局用得很顺手的工具。

主持人:就是针对不同时期、不同的对象,它做不同的事。

横河:对。正好是统战的目的,在不同的时期敌人不一样,所以要拉拢的人也不一样,拉拢一部分人打击另一部分人,这就是中共统战所要做的事情,统促会就是统战部门的一个机构,当然也就有这样的功能。

主持人:等一下我们可以再请您详细谈谈,它在统战方面帮助中共做的一些事。我想再问一下李元华教授,回到刚才黄向墨的声明,他在声明中又提到另外一点为自己辩护,他说他的捐款完全符合澳洲的法律,而且都是政治人物问他要;他没有主动,他还说,你现在可以还给我啊!就这一方面你怎么看他为自己的辩解?

李元华:其实他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因为媒体曾报导,他早年要跟工党党魁吃一顿饭,他宁愿自己花55,000澳币捐款,得到吃一顿饭的机会。他最早是想通过钱来跟这些政治人物搭上勾,他每一笔政治捐款其实背后都有诉求,比如当时中澳在谈自由贸易协定,他就向当时的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的选民基金会捐了100,000澳币,然后就和这位部长多次会面,向这位部长提供有关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的建议。

所以你就想一想,他之前不捐、之后不捐,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捐?包括刚才提到南中国海问题,他当时给工党捐了40万。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工党发言人的立场是批评中共,黄向墨马上就说要取消捐款。他捐款是不分哪个党的,但是有一点,一定要跟中共一个声音或者替中共办事他才捐钱,并不是谁向他要。实际上他每一笔捐款都有目的,有的时候他甚至会转换一下用他的家人、用他的公司甚至用他公司员工的名义去捐给这些政要,其实他也是有所回避,以免别人说都是他自己捐的;媒体都给查出来哪一笔钱跟他有关。

主持人:澳洲政府允许捐款,但是他捐款的动机和目的跟中共所要做的事情高度重合,这是当地安全机构的忧虑之一。是吧?

李元华:对。其实不仅是忧虑。2014年,黄向墨当了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2015年、2016年,澳洲媒体已经报导,澳洲的国家安全部门给两大党提报告,专门提到这个人,而且讲他的捐款是对澳洲安全有危害的。2015年、2016年就直接给两大党的主要领导全给了报告,到2017年才有媒体跟踪,把这个问题揭开,大家才知道这件事情。

主持人:现在澳洲政府对于黄向墨的驱逐、取消居留权的举动,很多人都说是开全球先例,横河先生,首先您觉得他是不是这方面的第一例?如果是,这样的举动有可能产生怎样的连锁性反应?

横河:据我知道这是第一例,至少被媒体披露的是第一例。当然在美国可能会有一些人被拒绝入境,但可能以其它原因比如犯罪记录等,虽然他是亲共首领,并不是以这个理由拒绝,或者不是以这个理由调查,也不是曾经以这个原因定过罪,因此就很难把他连起来,美国方面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宣传,因此只有知道的人知道。这个案例是比较特殊的,应该是这类案例中的第一例,会有什么影响呢?首先,澳洲是五眼联盟成员。

刚才李元华教授谈到“Four Corners”当时的报导,黄向墨给两党打招呼,两党谁都不买账,根本就不理他,他没有办法,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泄漏给了媒体,媒体才报导出来的。媒体报导出来后,民主国家就有一个特点,有民意,不管怎么样,政治家、政客都要听民意的,舆论和民意的压力导致澳洲也觉得事情很严重,需要改变。可以看到,当时报导的时候,引出来的事情实际上是发生在美国。

主持人:是什么事情发生在美国?

横河:就是整个讲中共的长臂。“Four Corners”影片一开始讲的就跟间谍片一样,但实际上讲的是在美国的事情。美澳双方情报机构是沟通的,后来澳洲政府为这件事情专门派人到美国来,就看美国相应的立法怎么限制肆无忌惮的外国势力的影响和捐款,后来发现有《外国代理人注册法》,他们回去以后相应有两条立法,实际上是他们来到美国以后有的。所以双方一直在沟通。

主持人:哪两条立法?

横河:都是外国的干预。一是跟捐款有关;还有一条就是外国干预,具体内容我现在已经记不很清楚了,大概就是这一类的。所以就有法可依了。

美国原来是有这一条法律的,这样的话它们会互相通缉,肯定会互相通缉。这件事在澳洲媒体报导以后,“统战工作”变成现在整个西方主流社会最热门的话题、最热门的词──中国的United Front Work。对美国一定会有很大的影响,由于美国有现成的法律,因此美国执法相对比澳洲容易;澳洲还有立法过程。

影响我觉得一定会发生,而且很快就会发生,不仅在美国;在其它的国家可能也会,纽西兰或者其它国家也会有类似的行动慢慢发生。因为现在大家面临的是同样问题,就是中共的统战工作和各方面的渗透包括宣传,各方面软实力和锐实力的渗透对西方社会的国家安全和价值体系造成巨大的威胁。

西方现在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我相信各个国家会加紧合作,如果在这方面有作用或者起到一定的效果,那么其它国家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做一些类似事情。

主持人:所以有可能在美国的侨领或者跟中共走得比较近的人,也会面临同样的类似处境甚至被不让入境是吗?

横河:对。有些人可能不见得驱逐他出境,但是如果你离开美国或者回中国大陆,那么美国可能就有非常有利的理由,它不找你就不找你,但是当它需要找你的时候就会有很有利的理由,譬如说你是政治避难,你说回中国会遭受迫害,结果你大鸣大放一年跑好几次去做生意,那人家就觉得你不会被迫害,就可以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你给拒绝。我相信可能已经有人被拒绝,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这种情况当然会很多。

主持人:李元华教授,您在澳洲多年,您觉得澳洲政府为什么会在现在采取强硬姿态?甚至像横河先生刚才讲的“可能是全球第一例”,因为他和外国势力、中共的渗透有关,而拒绝他得到身份。为什么澳洲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会有这么强硬的举措?

李元华:我想可能澳洲跟中国的关系也是逐渐在重新定位。之前,包括两次世界大战澳洲都没有受到波及,相对是比较独立的大陆,跟外界社会、世界的影响比较小。黄向墨事件出现的时候,澳洲专门修订《反间谍法》、《反外国干预法》,重新制定或完善之前没有的法律。之前,澳洲社会立国之后没有遇到过类似的问题。

中国是澳洲最大的贸易出口国,很多人把中国的经济夸大化,把澳洲对于中国经济的依赖夸大。很长一段时间,一些政要其实已经看到中共在澳洲的所作所为,就是没有表示出来,只不过后来这些给中共作代理人的人可能气焰越来越嚣张。媒体报导,澳洲大选的时候,对于澳洲主要政党一些人物的联系直接就是黄向墨手机上的快捷键。实际就是他以为他可以操纵整个澳洲!

在这个背景下,一些敦信法治和民主、想为澳洲国家发展做出贡献的有良知的政要,觉得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澳洲的国家安全受到威胁、澳洲的民主政体会受到威胁,澳洲的价值观会被破坏。在这个基点上,澳洲的政要们开始表态,两个主要政党在这个问题上都一致反对中共的渗透。

主持人:我们很快读一下观众的线上发言,有一位YouTube的观众说:“世界各国这种五毛侨领何其多,这种人应该好好查一下,要不然可能影响所有海外华人的生存环境。”

另外一位YouTube的观众发言:“澳大利亚政府撤销黄向墨永久居留权做法是正确的,中共在世界各国潜伏、布置很多谍报人员在别国专搞政治活动,在澳大利亚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在别国你搞什么中国所谓的统一会,什么孔子学院等等,明目张胆在别国搞政治活动!反过来如果别国在你中国搞这种活动可以吗?请尊重别国,同样别国也是尊重中国。”

另外一位观众发言说:“和统会就是中共的组织,美国的和统会应该登记为‘外国政府代理人’,里面的头头比照澳洲政府办理,逐出美国。”

非常有意思,横河先生,第三个建议跟您的是一个建议,我看您写的一篇文章说,和统会应该登记为“外国政府代理人”。一是想问问您,为什么您认为它应该登记为外国政府代理人?刚才谈到它的一些功能,能不能跟我们再详细说一下?

横河:因为它这些功能在各国家不完全一样,是根据各个国家的政治,相对来说在澳洲它更公开、更露骨一些。为什么呢?因为和统会本来都是华裔,基本上都是华裔,最早的时候是在华盛顿成立的,应该是1981年,特别早,成立的时候其实是一批台湾人,亲共的台湾人搞起来的。澳洲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它找了三个前任的总理当赞护人,在各国的和统会(统促会)里面,这是唯一一个找到当地的政要作为成员的;虽然是赞护人,不是它的成员。

主持人:就相当于是为它背书?

横河:对,为它背书,就像是顾问一类的。还有,真正顾问里面有好几名是当地政客;美国还没有这种情况。它的统战工作确实是在各方面;其实统战不仅仅是和统会、统促会,很多统战机构都在政协底下挂名,都挂了名,一方面它是作为一种回报;作为中共的长臂,它要在华人社区去得到很多好处,得到好处它就要显示出它在中共那边的背景,所谓背景就是在各种组织里挂名,包括在和统会里面挂个名。挂名以后就等于中共承认了,否则,你自称你有靠山,在中共那边有靠山,人家怎么会相信你呢?怎么会跟着你走呢?中共也不能派领事馆的人来一个个讲:这个人是、那个人是。所以就用这种方式。它们确实对其它国家的政治造成非常大的影响,这就是中共的锐实力和软实力的一个部分,对外扩张的一部分。

本来美国制定《外国代理人法》就是这个目的,美国有言论自由,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你不能够以隐藏的身份来做政治说客,如果你介入到你代表的国家、政府,你就要注册成“政府代理人”,所以最近、前两天,刚刚有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中共媒体CCTV的海外版就注册了,注册完了它还抵赖说不是!

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美国有这样现成的法律,对于这些明显的、除了执行中共指令没有第二件事情可做的,当然就应该把它注册成“外国政府代理”,况且你还在中共的统战机构底下挂着名的,那你为什么不能注册呢?你既然做了就敢当嘛!所以这个建议我觉得非常好。其实你知道,在“胡佛报告”里面就有一个建议,建议这些机构都注册成外国代理。

主持人:看来这呼声越来越高啊!我想甚至很可能很快就会发生。另外一方面我想问一下您,刚才谈到这个事情的连锁反应。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这件事情一出,前两天墨尔本的游行,据说五星红旗全部没有了,换成了青天白日旗。

所以我就想问一下,中共在海外的渗透活动,有很多人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参与,对于参与这些活动人来说,是不是也有一定的风险呢?

横河:美国对于这一方面其实是很关注的,观察也不止一次。以前曾经有过谣传,也不知道能不能核实:15年前,纽约曾经有过一次亲共社团的游行,第二天警方就把侨领请到警察局去,故意让他们看到当天拍的照片,警方把参加游行的主要人物都拍下来,故意让他们看到;不是给他们看,就是把照片贴在那里。

主持人:意思是“我们知道是哪些人”。

横河:把它贴在那里然后谈别的事情,让他们看到昨天拍下来的照片。其实是很关注的。美国是讲法治的国家,不会像中共那样把你抓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抓起来再说。

主持人:然后就消失了!

横河:不会这样子做,但是他们会慢慢搜集证据,确实是这样的。所以你看墨尔本那些亲共的社团马上就不打五星旗,他深怕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被看中、被人家记录下来,将来对他自己不利。确实是这样的。如果你现在正在申请政治避难,人家拿到一张照片:你在公开活动当中打着一面大五星旗,是领馆发的。如果有人管这件事情;我相信是有人管的,人家把这个事情报到移民局去,存档在你的报告里面,你说你能通过政治避难吗?你不可能通过!

这个事情确实对很多参加的人不管你是有意、无意、你不懂情况是怎么样的,对自己确实是很不利的,尤其是现在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对外渗透和侵略越来越警惕的情况下是很不利的。

主持人:是,不要以为人家没有看到!美国对华为12年前就开始调查,今天才刚刚司法起诉。这方面李元华先生能不能很快补充几句?

李元华:其实是这样!和统会原来在悉尼好像是比较热的一个团体,现在大家都有点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觉,过去那些社团的人以当个副会长、挂个顾问为荣,现在恨不得你干脆把我撤下来吧!确实是这样,澳洲的政要也是这样,跟和统会有关的人他们也会躲得很远。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节目时间已经到了,只能先聊到这,感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