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路二十载 奇迹伴我行——兰心修炼故事(三)

兰心(蕙质整理)

步步惊心,正念化险途

从北京回来后,当地街道派出所知道我进京了,就开始到处找我,我被迫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邪恶仍在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丈夫的背叛、对女儿的思念和严酷现实的恐怖气氛交织在一起,身心备受煎熬,真真切切体会“百苦一齐降”的滋味。

我的两个姐姐都是同修,一个姐姐在本地,另一个姐姐在另一个城市,目前也在流离失所中。我思念这个姐姐,打算去探望。

乘车来到姐姐所在的城市,到了她租住的房子,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屋子被翻得乱七八糟,人也不见了。原来,姐姐昨天被当地邪恶绑架了。同时,这个地区的很多同修也都被绑架。我惊恐万分,决定马上离开。

返回本地的大客车已经没有了。我连忙打了一辆计程车。计程车司机说让我注意点,道口有警察正在抓人。原来此城已被全面封锁,疯狂抓捕网上被非法通缉的大法弟子。

我在心中求师父保护。车没开多远就被拦住了。上来两个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因为我本想说化名,可嘴不听使唤,竟报了真名。他们又让我报出生年月日,我一紧张还把生日都说错了。他们让我把身份证拿出来。我慌乱的在兜子里翻来翻去,自己都忘记了包里还有身份证,翻出来给他们看。他们看看我的身份证,又看看我说:“自己的生日都说错了,太马虎了吧,走吧!”

计程车司机不想出城,只把我送到一个镇子上。无奈我只好先去找当地认识的同修家去借住一宿,明天再回家。

当我快要到达时,迎面遇上另一个同修,告诉我说,我要找的这个同修昨天被绑架了,还有好几个我认识的当地同修也被绑架了。这附近有蹲坑的,不能去了。他是特意来通知大家的。我一听,这个镇也不安全了,赶快离开!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打不到出城的计程车了,我心里求师父帮忙,果真,一辆路过的大货车把我稍回了本地。

我瑟瑟发抖的爬上五楼,都不知道怎么打开了门,胆战心惊,浑身颤抖,肚子绞劲地疼,跑到到卫生间上吐下泻。喘息了一会儿,顾不上休息,赶紧拿起手机给本地的姐姐打电话,想叫她来陪陪受惊吓的我,再告诉她外地姐姐被绑架的消息。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姐夫,他说,昨天晚上你姐姐被绑架了,你要注意安全!

我瘫软在地,似乎要崩溃,欲哭无泪。就这样愣愣的在地上一直坐到天亮,慢慢的回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情景:

昨天傍晚,姐姐来陪我学法。学完后,她关切地说:“你上我家去住吧,我家炖的鱼。”我摇头。姐姐不放心:“那你自己一个人在这儿住,晚上还不能点灯,你不害怕吗”?姐姐的话音还没落,我就看到窗户外边师父巨大的身影正在守护着我,三米宽的窗户被师父的身体全都罩住了。我兴奋的说:“姐,我不怕,师父正在窗户外边看着我呢!”我指给姐姐看,姐姐顺着我的手指的方向却怎么也看不到。姐姐无奈的说:“我怎么看不见师父呢?既然师父看护着你,你就别去我家了。”说完,她就走了。

万万没想到,姐姐回家不到五分钟,就被当地恶警绑架了。原来,师父在那个时刻给我显现身影,就是来化解我这一劫的。事后我才知道,两个姐姐是在不同地点同一时间被绑架的,邪恶是多地一起行动做恶的。

我傻呆呆的好容易熬到天亮。赶快给婆婆打电话,让她马上来!婆婆来了,我终于爆发了,嚎啕大哭,这一哭,释放了好多情绪,痛快多了,也意识到自己是修炼人了,想起了大法。婆婆象妈妈一样怜爱我、安慰我。此刻,我觉得她是我唯一的依靠,从前的一切怨恨化为乌有。

婆婆走后我能静心学法炼功了,又能精进了。每天早晨三点五十起来炼功,发正念,学法,饿了就下楼买点儿方便面之类的食物充饥。剩下的时间就是学法、炼功、发正念,精进,精进,再精进。正念越来越强。

这天清晨三点五十分,我起床正准备炼功。突然听到楼下有警车“哇哇”的响了几声。在安静的清晨,那声音显得特别大。我趴窗户一看,楼门口停了一辆警车。一个穿便衣站在警车旁打电话说:“你说的那个法轮功住五楼吗?”

我一听,赶紧把头缩回来,这不是说我吗?警车在响,那人打电话声音又那么大,这分明是在警示我。既然这一难让我事先知道了,那就是让我自己去否定的!听师父的话,那这一难就不存在了。我想起师父《洪吟二》-<难中不乱>中讲的“正法传 难上加难 万魔拦 险中有险 ”。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谢谢您的点化。虽然险中有险,我只要难中不乱就能化解此难。师父您放心,弟子知道怎么做了。”

我开始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邪恶因素。正念不停,发了三个多小时。到了七点钟,我平静的洗发、梳妆,换上时髦的套裙,戴上太阳帽,心里发着正念走下楼,从容的从警车旁走过,脱离了险境。

后来听同修说,那天确实是去抓我的,因我本地的姐姐在被警察跟踪期间,他们发现了我的住处,判断五楼有大法弟子,但具体是谁他们不知道。

大清早他们去抓我扑了个空,就令一楼小卖部的人盯着五楼,一旦发现有人回来了随时通知他们。

在这整个过程中,另外空间的邪恶一次次安排好了绑架我的邪恶计划,看似都在它的路上走,却每次在危险时刻师父的都使局面锋回路转。这让我悟到:什么叫不走旧势力的路,只走师父的路?那就信师父的每一句话,信师父无时无刻就在我们身边,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

我又换了一个地方住,整天在屋里闷着不敢下楼,有时憋得太难受时,就出去走走。可是一到外边就害怕,看到警车就更害怕。我无法忍受这种生活。

有一天,我捧著《转法轮》,哭着对师父说:“师父,我是修大法的人,怎能偷偷摸摸过日子,我要解除流离失所,求师父安排。”

我给我所在街道办事处打电话,接电话的是我称为赵姐的工作人员,听到我的声音,她感到很惊异。

我说:“赵姐,我是一位守法的好人,你们为什么要抓我,让我有家不能回?”

她说:“没有,你误会了,只是我们没有你的下落,所以把你定位失控人员,明天你上街道来一趟,说明这一段你的去向就行了,没人抓你。”

我说:“那好,这是你说的,明天我就去找你们理论。”

第二天一早,我找两位同修切磋,他们坚决反对我去街道,因为发生了很多大法弟子被骗去绑架的事。但我还是坚持去,心里一直在想:凭什么让好人有家不能回?于是我请同修帮我发正念,请老母亲陪我一起去。

我和母亲来到街道,他们早已摆好阵势等我了。街道办事处书记和派出所民警都在。我有师父为我做主,所以心里一点不怕。

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想问问你们这些懂法的人,我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凭什么要抓我,让我有家不能回?有句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师父对我是救命之恩。所以我绝不会背叛师父,绝不会再写什么保证!但是我写了遗书,里面记下了你们所有在场人的名字。如果你们要抓我、逼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我死后就有人把我的遗书向世界公开,是你们逼死了我。我妈也在这给我作证!”

他们乱了手脚,赵姐连忙说:“我们不会强迫你做什么不愿做的事,你炼功我们都不反对,就想知道你这段时间去哪了,写个书面说明可以了,回家好好炼去吧,我们不管了。”街道书记和派出所民警也都点头称是。

我又向讲述了我去北京上访后经过,他们都认真的听,听到我讲吞铁丝的过程时感到很神奇。赵姐突然反应过来:“你别瞎说了,我们调查了,那个上北京的人和你的名差一个字,根本不是你,以后不要说上北京的事了,这会连累我们的工作的!你不一直在一个超市打工吗?你把经过写下来,我把你写的交到610办公室就行了。”

就这样,我只写了在超市打工的经历,堂堂正正地回家了,融入了正法的洪流之中。

现在回想起来,这也是对我的迫害,侵犯了我的人权。为什么被定位失控人员,为什么要写超市打工经历,被他们用来证明他们所管辖的区域没有这个人去北京上访?这不就是针对全体大法的迫害吗?悟到这一点,我痛悔不已,马上往明慧发了一份声明,声明由于当时法理不清,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

其实,修炼真的不难,因为师父已为大法弟子做好了一切。我们只需做到一个“信”。师父说:“有人讲什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种邪说,那魔永远也不会高出道的。”(《转法轮》)以此共勉,见证大法的神奇,见证师父的伟大。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嘉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