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1月,中共军队、武警医院集中改名、整编的消息密密浮出水面。因为改头换面者太多,颇令看客眼花缭乱。其实,总结起来,大概有三点是关键:医院转隶联勤保障部队,围绕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下称军总医)形成八个医学中心,旧番号抹掉、推土重来。

其一是转隶问题。中共军队、武警医院,此前基本是总后勤部总管、具体总后卫生部负责的格局。但是此轮军改,总后被撤编,总后卫生部转为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军队医院转隶新设立的联勤保障部队。后勤保障部卫生局虽然仍可“业务指导”,但已非“行政主管”,其实权是大大缩水了。

其二是军总医的新定位。作为军队医院的领头羊,军总医的变化与军校龙头国防大学的变化接近。前者形成了八个医学中心,其中五个是“老部下”,三个是收编的“新兵”(武警总医院、陆军总医院、海军总医院)。后者则收编了七间军校,最终形成八大学院。

国防大学在整编后,体量大增,级别却从正战区降为副战区,但依然归军委建制领导,校长也高配正战区职。军委训练管理部虽然是军校的“新主管”,但主官级别仅是副战区。所以国防大学实际是“独门独户”,不是军委训练管理部管得了的。

军总医的情况近似。联勤保障部队在成立一年多后,从正军级升格为副战区级,而军总医依然是正军级。按理说,级别高半个头的联勤保障部队管军总医应该没问题了吧?其实不然。

原因是,军总医在京城,联勤保障部队总部却在千里之外的武汉。军总医下面有个高干楼“南楼”,这次被单列为第二医学中心,邓小平当年在这里动手术时,就在五楼包了一层楼。这是中央警卫局触手可及的地方,常由中央办公厅安排业务。联勤保障部队要管束一下其他在京的第二梯队医院没问题,但要管军总医这只“御用八爪鱼”,基本没戏。

其三是番号重编。这很容易让人想到此前18个集团军被整编为13个集团军,原来最高为65、并不连续的番号被推土重来,从71一口气编到83。而军队医院的新番号,目前看是从900起步,即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更名为第900医院(降为副师级),已经披露的最大数是从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改称的第980医院。

番号全部用新款当然不是仅为方便按番号排序,背后是对旧有军医势力的大洗牌。来个全部下锅重炒,让你完全认不出眼前的菜之前是在哪个碗来的。

此前由徐才厚、廖锡龙等把控的军队武警医院系统,黑幕非常深。像为器官移植而设立活人供体库这种超越人类底线的罪恶,早期却没有走漏半点风声,这绝不是地方医院和地方公安能够办得到的。只有在中共最高层(江泽民)指令之下,靠军队用枪来“护航”才可能办成。罪恶越大,作恶依赖的国家机器也越强力。

中共军队、武警医院这次整编,虽然各种“关系线”被重新布局,但就对中共体制的触动依然是停留在浅层。如果指望这样的力度就能把深层的黑水翻出,未免是过于乐观了。

──转自《大纪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