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5月31日讯】神秘的湖北神农架野人”,多年来一直吸引着人们的关注。一位与“野人”有过“亲密接触”的目击者,此前向媒体讲述了他们与“野人”的奇异经历。

神农架位于湖北省西部边陲,东与湖北省保康县接壤,西与重庆市巫山县毗邻,南依兴山、巴东而濒三峡,北倚房县、竹山且近武当,地跨东经109°56′–110°58′,北纬31°15′–31°75′,总面积3253平方公里。神农架因其“野人”之谜,闻名于世。

“野人”全身红毛,直立行走

目击者陈连生,原神农架林区党办主任,后来调任中央广播电台驻湖北记者站副站长,今年73岁,目前是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副秘书长。

至今陈连生对40年前偶遇“野人”的那一幕还记得清清楚楚,“我们对峙的过程有20多秒,这个家伙的耳朵竖着,超过了头顶,脸像驴的脸,眼睛像人眼睛,双手比较短小,手臂上的毛比较长,但下身很长,很粗壮,像我们老家黄牛的后腿,屁股上没毛。”陈连生还肯定的说,那个大家伙没有尾巴,还挺著肚子,像是怀了孕。

2017年6月14日,陈连生告诉华西都市报,1976年5月14日,当时他和时任神农架林区革委会副主任的任昕友、苏家国,神农架林区财贸政治部主任佘权勤、农业局长周忠义以及司机蔡新志一道,从十堰开会后,乘坐一辆吉普车返回神农架。

大约在凌晨4点,吉普车行驶到房县与神农架交界的椿树垭时,正在睡觉的陈连生突然被司机蔡新志吵醒,他大喊“快看,前面有个野羊子”。陈连生仔细一看,路上有个全身长毛的家伙正朝他们走来,“但根本不是野羊子,而是一个身高达到一米九、全身红毛、直立行走的大家伙”。

见此情形,蔡新志立即停下车,打开车大灯射向这个大家伙,佘权勤和周忠义也跳下车,向这个家伙靠近,陈连生也从右门下车,他顺手捡了个石头准备迂回包抄,想将这个大家伙抓住。

那大家伙见状,先是伸手抓路边坡坎上的荆棘,准备爬上去,但连爬两次失败后,便迅速转身跨过路边小沟,向灌木丛逃了。

一天后,陈连生拟了1000余字的报告,由任昕友签字,向中科院发去电报告知“神农架发现野人”。中科院立即派出专家组赶赴神农架考察。

对于外界质疑此事件的真实性,陈连生回答“神农架能否找到野人,对我们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利益纠葛;再说,我们5个人当时都是干部,两个是林区革委会领导,两个局长,我也是党办主任,我们干嘛要撒谎?”同时他也遗憾的说,可惜当时手里没有照相机,没法拍照留证。

两兄妹被“野人”掳走5天

另一位“亲历者”,名叫邓执中,2004年和2010年,邓执中分别接受了《十堰晚报》和《安徽商报》的采访,讲述了他与“野人”相处5天的经历。

1941年正值日军侵华,当时武汉沦陷,邓执中一家逃难到鄂西北竹溪县,他姐姐在竹溪县附近的房县读书。1942年8月的一天,当时8岁的邓执中和7岁的小妹去房县,一个“浑身长毛、塌鼻子、小眼睛、大嘴巴、长发飘飘的巨人站到了他们面前”,他们被吓昏过去。

醒来后,邓执中发现自己和小妹躺在一个很大的山洞里,洞里有几个“野人”。过了一会,一个“胖野人”提来一只野山羊,三两下扒了皮毛,把血淋淋的山羊撕成两半,又分成四半给另三个“野人”,在火上边烤边吃。“胖野人”还递了一块肉给他,递了一条羊腿给小妹。

在旁边的一个洞室,躺着一个看上去像生了病的“小野人”,“小野人”右腿有浓肿伤口,皮肉外翻,还有苍蝇爬。可能因为疼痛,“小野人”不停地低声呻吟。

邓执中年纪虽小,但他知道一些农村的土方。于是他就在洞口周边寻了些艾草,用泉水洗尽后用嘴巴嚼成一个草饼。又用泉水清洗“小野人”腐烂的伤口,再将草饼贴上,拿细滕绑了几圈。过了一会儿,“小野人”没再呻吟。“野人很是高兴,对他又抚又摸”。

之后的几天,“野人”带着兄妹俩打猎,但就是不让他们逃跑。有一天早晨,一个“野人”还将两兄妹背到一个叫“代家山”的地方,兄妹俩看见“野人”在一块大石头上对着日出膜拜,“野人”们手牵手绕圆圈,鞠躬抬脚举手膜拜多次。

虽然被“野人”照顾得挺好,但因为吃不了生食,兄妹俩患上了痢疾。几天后,两个“野人”清晨背着兄妹俩下山,跑了整整一个上午才停下,将他们送到了一个村庄后就迅速离开了。村里的猎户第二天将他们送到了房县县城。

邓执中后来离开了房县,成了一名部队的电报员。1955年,他转业到武汉某航运局,1999年,邓执中退休后定居上海,他称,“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再回神农架,找找被‘野人’抓去住过的山洞”。

神农架“野人”之谜

就目前有关部门收集的资料表明,在神农架目击“野人”的次数已达121次,先后有370余人看到过145个“野人”。1974年5月,神农架地区的村民报告碰到了一个满身白麻色长毛,两脚走路的动物,这是第一次有人在神农架目击到“野人”。

1974年,房县一位名为殷洪发的生产队副队长自称上山砍藤条时,被“野人”抓了肩膀,出于自卫,他下意识地砍了“野人”一刀。殷洪发将此事报告了神农架林区政府领导,神农架发现“野人”迅速被传至武汉、北京。从此拉开全国专家野人考察序幕。

1976年,神农架林区六名干部路遇红毛的直立动物。2003年,神农架林区宣传部罗永斌声称目击到人形动物,全身灰白黑发齐肩,身高在1.65米左右。

但时至今日,神农架“野人”是否存在,仍然还是个谜。诸多专家及志愿者,常驻神农架对“野人”进行考察,不过至今他们仅得到了一些“疑似野人的毛发”、“疑似野人的脚印”、“疑似野人的粪便”以及“疑似野人的睡窝”,并没有一具活体或尸体或化石。

有不少专家认为,神农架“野人”仅仅是个传说,而另一部分人则坚持认为至少有的可能性达到80%。

他们的依据还包括,在中国的古籍里已有对“野人”的记载,《山海经》和屈原笔下的《山鬼》曾提到“毛人”,李时珍《本草纲目》和清朝的《房县县志》,也有“毛人”记载。西汉时代的《淮南子》如此描述:“枭阳,山精也,人形长大,面黑色,身有毛,若反踵,见人笑,亦笑”。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宝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