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5月21日讯】一名从新疆所谓的“再教育营”走出来的幸存者,日前向美联社讲述了自己的这段痛苦经历。这也是有关新疆所谓“再教育营”内部情况最新和最详实的证言。

美联社18号报导,现年42岁的奥米尔·贝卡利(Omir Bekali ),2009年取得哈萨克斯坦国籍,去年3月回中国探亲时被捕,后被转至克拉玛依市的公安机关。

他向美联社展示,自己是如何被迫坐在老虎凳上,被不停讯问。身体被吊起来,四天四夜不让睡觉。警察还威胁要把他的护照烧掉,让他无法活着出去。目的就是让他承认危害国家安全,承认组织、煽动、包庇了恐怖份子。

坚称自己无罪的贝卡利,在哈萨克斯坦外交人员的努力下,被释放出来,但他并没有迎来自由,而是被投入了所谓的再教育营。他和40人被关在一间屋子里。每天黎明之前就得起床,唱中共红歌,升五星旗,学汉语。吃饭前还要齐喊“感谢党!”他们还被迫不停声讨自己的信仰,自我批评,批评亲人。当贝卡利拒绝照办时,他被靠墙罚站5小时。一周后,他被单独囚禁,24小时不给进食。在关了20天后,他一度想到自杀。

去年11月底贝卡利被释放后获准离开中国。但直到今天,他仍然无法走出那段阴影。

他流着泪告诉记者,当你自我批评、否认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民族时,那种精神压力是巨大的,每晚想起这些他都无法入睡。

而他的父母和妹妹在今年3月也被关进了“再教育营”。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主席伊利夏提表示,这种“再教育营”的称呼,本身就是假的,它不仅仅是为了洗脑,而是中共要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的集中营。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它不是‘再教育营’,因为它就有铁丝网,进去大门全是警察、武警把门,在里面接受酷刑,强迫你吃猪肉、喝酒,对穆斯林,每天就是监狱生活。和二战纳粹的集中营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个集中营里头,凡是拒绝他们的,都要被判刑入狱,直接就转成监狱,而不经过任何的审判程序。现在大多数都是活着进去、死著出来。因为受到酷刑,死亡的人很多。”

长期关注新疆问题的旅美作家张林表示,所谓的再教育营,类似于毛泽东时代就有的“劳改营”。 而且新疆这种关押时间无限,随便就可以让人死掉。但他表示,这种情况不仅是新疆有。

旅美作家张林:“目前他们在新疆采取的手段,跟以前对待法轮功采取的手段是类似的,而且现在对待基督徒的打击在各地也在展开,而且可以想像以后也会变得很可怕。”

中共至今没有关于这种拘留营或被拘留者人数的公开数据。

《纽约时报》最近刊文提到,有关这些拘留营的报导,中共当局讳莫如深,甚至明确否认。

伊利夏提:“因为中共也知道这种做法是违反国际法,也违反它自己的宪法。(但是)对国内,它并不是特别顾忌。然后国际社会它又拿不出来。”

张林:“任何罪恶它都是想方设法的掩盖。中共从来都不承认活摘法轮大法弟子的器官,历史罪恶它也从来都是遮遮掩掩的。共产党的制度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野蛮,残忍成性,第二个就是擅长欺骗。”

今年1月媒体曾报导,光是新疆南部就有超过12万人被关在所谓的再教育营。流亡海外的维吾尔人和一些学者说,这个数字在新疆可能高达近百万。

而《纽约时报》说,从新疆的拘留营修建热潮来看,中共似乎认为还远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

伊利夏提认为,中共的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消灭维吾尔这个民族,那些拒绝做汉族人的,就肉体上消灭。但他强调,这种强压手段,短时间内可能会让一些维吾尔人表面上妥协,但是仇恨会在心里酝酿,一旦有机会就会爆发。他认为中共永远达不到它的最终目的。

采访/常春 编辑/王子琦 后制/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