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05月11日讯】赵培:2018年5月5号,大陆多个媒体说,4月份山东邹平县青阳镇的“党性教育服务中心”投入使用,是虚拟场景的“党性”检验方式,就是用VR检验党员的党性。这个流程就是:第一步,党员们看一个十几分钟的宣传片;第二步,戴上VR眼镜和耳机回答检测中心的问题,如果党员们答题时间过长或者是没有完成答题,那就是测试失败。失败的党员就会被送入党性康复中心,中共就要修理你了,做法就跟小学老师一样的做法——罚抄写,党员们被罚抄入党宣誓。

看完这个新闻,我就想问中国共产党员,你们还是人吗?别误会,这里不是骂人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我觉得不是了,你们组织就是把你们当作实验室的小白鼠。这个VR检测党性就是测谎仪呀,中共也不用搞得那么玄乎,直接给全国党员接上测谎仪就可以了,保证以后党员们说谎话不带眨眼睛的。 有朋友就问了,中共这个测试和所谓的康复有没有什么理论依据,其实这跟中宣部洗脑宣传的理论如出一辙。

《九评共产党》里面提到,“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列宁想到的科学办法就是的巴甫洛夫“条件反射学说”。苏联的“托洛斯基更妄想条件反射不仅能从心理上,而且从生理上改变人,像狗一样一听到午餐铃声就流口水,让士兵一听到枪响就勇往直前,为共产党献身”。

“条件反射”作为训练狗的理论,不光是午餐肉其实还有大棒,那个狗如果做不到就是一顿打。从这个标准来说,山东邹平县罚抄写的疗程太弱了。按照共产党的理论,邹平的党员们应该送到山东临沂的精神病医生杨永信接受电击治疗。

这里给不知道电击治疗的朋友介绍一下,这个杨永信搞了一个网路成瘾戒治中心,孩子们送进来之后如果想上网就给电击。这个理论根据也是“条件发射”。医生问,还想不想上网?如果孩子回答说想,那就用电击,中共自己说治疗效果斐然。我也觉得效果不错,因为说想的孩子再送你一个疗程,电到你说不想为止。再说了,这些孩子又不是小白鼠,他们自然会骗医生说不想上网了。

大家都是父母所生的普通人,咱们都有人性吧。中共那个党性正如列宁所说是后天洗脑洗出来的,咱们怎么能泯灭人性而拥抱党性呢?举个例子,做丈夫的一回家,妻子第一句不是说,“你回来了”,而是“文化大革命万岁”,你不觉这才是精神病吗?!药不能停啊!

咱们微视频总是劝共产党员们退党,有些人就是揣着明白当糊涂,妄想从共产党那捞点好处,不肯早点退党。您要真等到共产党给你们用上测谎仪和电击疗法的那一天,那就真完了,党性完全取代人性,这个病可不是钱不钱的事,人就成了行尸走肉了。大家都退党了,中共就自然垮了,就没有那件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