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个月里,北大的曝光率可谓居高不下!不过,个中原因倒并非是因为恰逢校庆120周年,所以喜事特别多,而是由于一连串的丑闻与劣迹被抖落了。

先是前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性侵女生事件被举报,接着是北大学生邓宇昊向校方申请公开沈阳事件资讯被约谈,之后是岳昕等8位北大学生因继续要求校方公开沈阳事件档案被施压,其中岳昕甚至被困家中失去自由,别无他法只得写下《致北京大学师生的一封公开信》,要求北大“立即停止一切对我家人的施压行为”,再之后则是匿名北大学生在校内公告栏贴“大字报”公开“声援勇士岳昕”。

这一连串事闹的沸沸扬扬,简直像是在播电视连续剧。

岳昕在公开信里披露,4月9日之后,她不断被学院学工老师、领导约谈,并两次持续到凌晨一点甚至两点。在谈话中,学工老师多次提到‌‌“能否顺利毕业‌‌”、‌‌“做这个你母亲和姥姥怎么看‌‌”、‌‌“学工老师有权不经过你直接联系你的家长‌‌”。而她近期正在准备毕业论文,频繁的打扰和后续的心理压力严重影响了她的论文写作。

更出人意料的是,4月23日凌晨一点,辅导员和母亲突然来到她的宿舍,强行将其叫醒,要求她删除手机、电脑中所有与资讯公开事件相关的资料,并于天亮后到学工老师处作出书面保证不再介入此事。随后,她被家长带回家中,无法返校。当晚。她和母亲都彻夜未眠。“学校在联系母亲时歪曲事实,导致母亲受到过度惊吓、情绪崩溃。因为学校强行无理的介入,我和母亲关系几乎破裂。学院目前的行动已突破底线,我感到恐惧而震怒。”

其实,在这回的申请北大校方公开沈阳事件档案一事中,被校方施压的远不止是邓宇昊和岳昕两位,还包括其他多位参与者,而施压的手段则如出一辙,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约谈,摆出一付你们不妥协学校绝不善罢甘休的架势,直至以能否顺利毕业相威胁要胁,最后连家长都被粗暴绑架了。

说实话,尽管1949年之后,北大的“堕落”早已是不争的事实,但我还是没料到,今日的北大竟然连学生依法依规向校方申请公开有关资讯这点自由也要扼杀,而且采取的手段是这么的无耻。堂堂中国最高学府竟然如此行事,这跟黑社会有区别吗?

匿名北大学生贴的那张“大字报”很值得深思。其中说道:“我们这些匿名者,敬佩岳同学具名上书的勇气,更钦慕他临事不惧的正气,而有司诸公你们究竟在怕什么?岳同学最怕的是,对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辈,毁了精神上的校庆,而你们最怕的是‘出乱子’毁了政绩上的校庆,我们于是想问,这到底是谁和谁的斗争?这是‘两个北大’之间的斗争。”

我完全同意作者的看法,确实存在着“两个北大”——一个是民国时期的北大,一个是共产党当政后的北大;前一个北大是捍卫自由的北大,而后一个北大则是践踏自由的北大。由前一个北大演变成后一个北大,是地地道道的堕落。而导致这种堕落的根源则非中共的一党专政莫属。

事实证明,再好的东西,只要落入共产党的手中,必定就会变质,毁掉。北大的变迁便是个再好不过的例子!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馨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