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北京时间2018年03月15日讯】【热点互动】(1735)川普为何叫停博通收购高通?:周一,美国总统川普一纸行政令,叫停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半导体公司博通(Broadcom)对美国科技巨头高通公司(Qualcomm)的收购案,称其涉及“国家安全”问题。这起千亿收购如成功,将成为半导体行业史上最大的收购案。川普上任后已是第二次动用行政手段阻止外资收购;而近来也有多单与中资相关的收购因涉及“国家安全”被否决。

那么博通并购高通,涉及什么样的国家安全问题?川普政府此次不同寻常的快速出手,释放了什么信号?多起并购案都涉及中国因素,是偶然,还是必然?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周一,美国总统川普一纸行政令,叫停了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半导体公司博通(Broadcom)对于美国科技巨头高通公司(Qualcomm)的并购案。那么这起并购案如果成功,被称为世纪交易,将是半导体史上最大的并购案。

这个否决是因为国家安全问题,而这已经是川普上任后第二次通过行政手段来否决外资的收购;近几个月来也有其它几单并购案和中资相关,并且都是以“国家安全”的理由被否决。

那么博通并购高通到底涉及什么样的国家安全问题?这次川普政府不同寻常的迅速出手,释放出什么样的信号?而这几单被否决的并购案背后都有中资的因素,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今晚我们就请来两位嘉宾就这些问题来做一些讨论和解读。一位是在现场的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你好,观众好。

主持人:那么还有一位是通过电话和我们连线的美国UCLA大学安德森管理学院经济学家俞伟雄先生。俞伟雄先生您好。

俞伟雄:你们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好的,今天我们这个话题欢迎观众朋友们在节目中间跟我们互动,但是我们希望您主要通过手机短信和YouTube的直播上和我们文字互动。

好,杰森,我们来谈一谈这个并购案本身,因为这个对于高科技界的人是一个比较大的新闻,但是对于不在这个行业的观众呢,可能并不太熟悉。所以据说这个博通是去年11月就要开始并通高通,而且它是一种恶意的收购。那么经过这个几个月的过程,跟我们讲一下这个来龙去脉的过程。

杰森:是,就是说高通这个公司事实上是在过去的大概七八年的时间里头,其实是以非常高调的,就是以小吃大,做了非常多的并购,就是博通这个公司。那么博通这个公司最近这一笔交易实际上是针对高通,高通其实本身是整个这个国际微电子行业的第四大龙头,而博通现在是排第五,事实上又是一次以小吃大的一个案例。

那么在整个并购的过程中,他最开始出价,目前高通的市值比如说是1,100亿,那么博通最开始出价是1,300亿,就是可能提高了20%,希望收购高通。高通当时是因为估价太低,拒绝了。而这个过程中的话,博通就利用一切办法,就是想强势收购。他利用这个办法的话,包括就是说有将近一半高通的股东事实上是跟博通共同拥有股份,也拥有博通的股份。那么对于这样的投资人的话,两个公司整合可能是对他们利益的最大化。

所以事实上就是说博通采用的方法就是希望高通的投资人支持他,重组高通的董事会。那么如果重组董事会,最开始提了12个人,最后又降到6个人。如果一旦博通把自己希望并购的这些董事放到高通的董事会里头,那么很可能高通就不得不被他的董事会批准接受被收购。那么这个过程中的话呢,高通被搞得非常狼狈,高通自己就说当时的CEO不得不因此下台。

直到今年2月份实在有点架不住了,高通说呢,他们愿意用1,600亿美元的价格被收购。但是在此时此刻的话,美国的政府他有一个叫做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审批委员会,这个委员会介入了这个事情的审批。这个机构的话,就是任何一个外国的企业来买美国的公司,他都会介入审查,审查这个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有没有影响,对美国的经济有没有负面影响。

那么博通针对这样一个举措的话,他又有另一招出来,他说我马上,可能再过几天,我就把我的总部搬到硅谷,一旦他把他总部从新加坡搬到硅谷,他就不是国外公司了,那就可以绕过CFIUS的审查过程。就是换句话说呢,博通对于高通这种收购势在必得那种感觉。

所以在迫于这样的情况下,川普就下了一纸总统令,这个总统令就是昨天下来的。基本的概念就是非常明确说,从今以后不管用任何理由,直接的、间接的、任何的方式,你想收购高通都不行!其中的理由就是提到了国家安全,作为一个理由来做的。

这个事情其实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事情,刚才你谈到,这是科技界的事,很多人就是听到高通或者听到博通这样的公司觉得好像跟他生活离的很远,其实这个是一个巨大的事情。它事实上牵扯到就是说,实实在在的通过这个事情,它有很多这种隐含的涵义在里头,一方面的话呢,它就是再一次把未来技术发展、5G无线网络技术发展对未来人类的影响提到了大家讨论的话题里头;另外的话呢,也把川普政府对于美国国家安全的定义再次明确了。这个时候,你可以看到这个暗含的意义是非常非常深远的。

主持人:好的,等一下我们来继续深入分析。那我想先请俞先生跟我们谈一下,就是您怎么看博通他强要收购高通这么一个举措?另外其实在3月份的时候,美国这个外资管理机构(CFIUS),他已经介入调查了,但是为什么一个星期之后,川普政府还是等不及要直接介入叫停这一单并购案?

俞伟雄:是这样子,刚刚杰森讲的很好。我再补充一下,就是说这个背后的动机,真正的动机我们不是很清楚,那当然表面上来讲,这个博通过去透过并购,就是说他们向来以一种,就是说现在这个高科技公司有两种模式,那一种像高通的模式就是透过传统的R&D就是“研发”,来增加这个产品的附加价值,然后增加公司的价值利润,这是一种传统的模式。

那博通走的路线就不一样,他是走那种华尔街的模式,他透过财务杠杆然后来并购公司,然后想办法来把公司的成本给减低。所以美国政府在看这个案子的时候他都有一个concern,就是说担心这个博通并购了高通之后,用他那种华尔街的方式,会削弱高通的研发能力。尤其刚刚杰森在讲,5G通讯下一代的技术非常重要。

那现在在中国这边,我们看到最近这几年中国在科技业、在电子业有一些突飞猛进的发展,最明显的一个公司就是华为,那现在华为在这个5G上面也雄心壮志的想要变成一个全球领导者的角色。那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当中,这个博通如果并购高通的话,高通可能未来在5G的发展会输给华为,所以我觉得这可能是川普政府赶快要来做一个禁止的动作。

主持人:是。那既然二位都谈到5G的技术,我想杰森跟我们综合的介绍一下,到底这个5G的技术它有多么样的关键,它为什么会跟国家安全联系在一起呢?

杰森:对,大家现在都在用手机,大家如果还记得的话,十几年前,手机肯定不像现在这个手机这么厉害,当时就是打电话,能说清楚话就不错了,最多能发个短信;后来就可以有点慢慢的上网,就是到了3G的状态了;最近大家用的手机都是4G,速度很快了,而且在网上可以看video了。

那么这就说明了整个无线通讯一代一代的,从第二代通话,第三代有一点数据,第四代数据速度已经蛮快了,就一代一代的在升级,那么5G的话就是第五代,下一代,“下一代”这个概念它事实上,有人说会引发一个革命性的变化。为什么?它不光是速度快,快到什么程度?快到比你们家现在所有的有线网络都快。你比如说很多人说我们家用的cable很快,100G的下载速度;5G的无线速度能将近1,000G,事实上就是光纤那个速度。这不光是速度快,而且它的实施性很好,现在如果有网上传那个视频,有时候你会发现那个嘴有点延迟。

那么5G把这个延迟要求技术上几乎是零延迟,这个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在澳大利亚有一个医生直接在美国给一个病人做手术,就是远程做,因为它没有延迟了,我这边手一动,这边刀就开始划开了。还有一个概念就是特殊的性质,就是说它支持无穷多的设备互连;现在4G主要是手机移动的这种设备互连。

那么未来5G的话,它小到一个很小的显示器,就是那个摄像头,大到你的比如说一个大的设备、导弹,它都可能用5G这个设备来跟它连接起来,当然也包括手机。换句话说,有人说比如未来的自动驾驶汽车,你在撞车之前是不是要刹车,还是要扭转各方面,这个决定很可能是在一个中枢神经这种处理器所定的,传到中枢神经,图像传过去,然后决定了以后,再把决定传出来。所以说未来的通讯系统甚至都会基于这个。

所以从我举的这个简单例子你可以看到,5G有人说是未来人类社会通讯、医疗,当然也包括媒体享受各方面的,包括物联,几乎全是基于5G的。

主持人:是不是还包括军事?

杰森:包括军事,刚才就是我谈到的,包括军事,几乎全都是构架在5G之上的。现在的话,当然就是说电力是一个国家安全选择,然后交通、通讯,那么5G未来涵盖了很多这样的,所以说5G可以说是国家命脉所致。在这样的情况下,另外一个前提,因为每一代每一代技术都是蛮新的,都是几乎是重新开始的,所以说每一代新的技术出现的话,全球的这种大公司有个重新洗牌的过程。

那么5G出来的话就给很多公司,在这之前的话,因为毕竟2G、3G、4G的时候,2G、3G的时候中国几乎没有什么高科技;到4G的时候,中国的技术上其实走了一个错误的道路,它研发了一个中国的4G技术;到5G的话,中国就是彻头彻尾的想持垄断地位,那么华为其实在5G技术上已经做到了世界蛮领先的地位了,那么能跟它抗衡的公司其实是屈指可数,高通是一个,目前全球5G技术里头,高通的专利占12%,全中国的专利占10%。那么高通公司可以说是在5G技术是一家独大的这个概念。

那么如果高通这个公司,就刚才俞先生也谈到,被收购的话,事实上收购的公司--博通,他又是一贯以短平快的拿到利润为最基本的目的的,那么对于研发,他如果是放弃的话,那基本上就把5G这个市场拱手让给了中国华为,那么未来的话,大家就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其实不是的,你现在几乎每个人的手机里头几乎都有一个高通的芯片。

主持人:是。

杰森:那如果高通这个技术已经没有了,那么未来你可能每个技术上你都得要用一个华为的芯片,那么这样的情况下,现在你说我不买华为手机,害怕中间有后门,但是如果你的芯片不得不……不管是谁家的手机都用华为的芯片,你几乎是防不胜防,所以说从这点上来说,它跟每个人的生活,跟美国的国家利益、国家安全是有息息相关的这种关系的。

主持人:俞先生,刚才杰森谈到了这些5G,但是我想问一下,因为我们知道博通是一个总部在新加坡的公司,那他自己也说他在投资高通之后,他会继续投资5G的技术,所以就是说如果这个并购是因为国家安全的因素被否决的话,那这个因素在您看来有多现实?那博通跟中方,或者甚至跟华为,这中间又有什么样的关系?您对这方面有什么样的观察呢?

俞伟雄:我是不清楚这个博通,新加坡这个公司背后有没有跟中国政府有一些关系,这个我不清楚。但是我很清楚这整个收购的过程,就刚才杰森讲,是一个恶意收购的情况,然后过程我觉得很曲折离奇,真的是很复杂。就是说去年的时候,博通的董事长跑去跟川普总统碰面,说我要把总部搬回来美国。其实博通本来的前身是芯片公司,其实是在加州,然后被新加坡的公司给并购了,所以变成新加坡的公司。

然后博通的CEO跟川普总统在白宫有一个新闻发布会讲得很好,就是说要搬回美国,在美国创造就业的机会怎么样;隔天他就宣布要收购高通。所以我觉得这个背后有一些我不太清楚的超常动机在里面,很有可能这样子。

但是我要讲一点,就是说我们讲在这个全球化经济当中,所谓的外国直接投资(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FDI),这其实是很普遍的,欧美之间,就亚洲跟欧美之间的这些跨国公司来互相进行投资,然后来并购,其实这个一般来讲就是我们很欢迎的,这是一个自由市场。

但是对于一些关键性的产业,比如说这种比较高科技的制造业,比如说通讯、资讯业,或是一些财务方面的产业,那个东西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私人市场的个人之间的比如说公司的股东认可,可以进行这样并购的交易,不见得会符合这个国家的利益。那就像刚刚杰森讲的5G这个情况,这是很明显的例子。

我再讲另外一个例子,这个东西在美国很重要,因为美国现在是世界主要的科技的领先国,那主要的科技通通都是在私人公司。那我举个例子,比如说美国是军事科技的领先国,美国的战斗机非常的先进,让美国在全球战略地位上面扮演一个主要的角色。这个战斗机主要都是由几家高科技的公司,像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在制作的。如果说没有任何的限制,那中国就说我就把这个Lockheed Martin给买下来,中国绝对有这样的财力来这样做。就代表什么?就代表一夕之间,整个全球军事战略的平衡通通改变了,所以一定要有国家政府就国家安全的考量来做一些对全国的一个评估在里面。

我讲一下刚才讲的这个外国投资审议会,像比如说在去年,他们有进行172件的调查,其中79件进行主要的一个调查,然后最后有12件撤回了,所以你可以算一下大概是5%到8%的比例,就是说这种外国并购是有5%到8%的机会会被拒绝。我觉得这一次博通、高通这个例子是非常legitimate的一个情况,几乎没有人有太多的反对的情况在里面。

但是我必须要讲,这种基于“国家安全”的一个理由来介入私人公司跨国的交易其实都很普遍。像美国要购买欧盟的一个公司,欧盟可能会有一些反对,然后最后就不了了之,日本也是会这样子,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就是说我们要顺其自然的看待。

主持人:好的,杰森。

杰森:当然这一次的话,它这个特殊性的话,在美国它叫做CFIUS,还没有做决定,还在审查阶段的过程中,由总统令的方式阻止这次交易,这个就把整个事的高度就提得非常高。好像就有个报导说是过去的28年来,美国总统只发过5次类似于这样子,用总统令的方式阻止并购,川普在任的时候,头6个月可能发了2次。

主持人:说奥巴马在两任内发了2次。

杰森:8年内发了2次。你从这个事情上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川普对于国家安全的一个定义,我们可以看到,第一,美国强大在哪儿?其实美国最强大的一个因素其实就是它的技术领先。

美国我们知道了,它就是人力很贵,可能最基本的这种劳动品都是从国际进口的,它是大国的原因就是技术,那么在技术这个领域上就是美国的经济命脉。而软技术,软件啦、或者是电影啦,你控制不了,中国几乎都是盗版,遍布都是。几乎美国能实实在在卖钱的就是芯片,所以说在芯片这个领域上虽是经济命脉,但是川普要把它当成一个国家安全来考虑。因为经济和国家……

主持人:之前不是出了一个国家安全战略,好像经济的因素就占了很大的比例。

杰森:很大的比例。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它是把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是看在一个国家安全的角度。以前国家安全的定义相对来说是狭窄的,就刚才俞先生举的那个例子,武器制造公司这样狭窄的定义。

那么它现在就是,如果像高通能让美国在未来下一代技术占领国际领先地位、保持国际领先地位的公司,你要侵占它的利益,这是对我美国国家安全的一个影响,这一个是个新概念,从这个我们可以解读出这样一个新概念。

另外一个是什么呢?就是说,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中共不是直接的威胁,是个潜在的威胁。这个潜在的威胁有两点,一点是啥呢?他看到了华为在这个竞争的过程中,我不是说华为直接窃取高通的技术,而是如果高通的研发被损失了,不能跟华为积极的平等竞争的时候,华为会独步天下。这样的独步天下的过程,美国是不能允许的,这是一点。

第二,他看见了历史的范例,博通在收购高通的时候,它会在整个国际芯片占了很大的范围,它也要受中国政府垄断委员会的审查。有人爆出来潜在的案例,它有的时候跟中国政府会有一些内部交易,因为博通通常对于买卖大公司,它第一做的就是拆分,把这个公司拆得七零八落的,然后把核心技术留下来,把其它东西从新打包再卖,立刻又把钱收回来,这是它惯用的伎俩。历史上,它买了其它国家的公司的时候,拆分了把一些重要的部件卖给中国,比如说有一些电子产品的标准件等等,那些非常好的一些高质量的部件卖给中国。

这事实上是个交易,就是说中国批准你、允许你绕过垄断这种审查,但是你答应重组之后,你给我一部分资产、或者技术,这一点上来看,历史上它做过这事,就在2015年就做过这样的事,所以它现在来说的话,美国政府担心它还会故伎重演。

事实上有个内部文件,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给一些律师的文件里头,在《华尔街日报》报出来的,特意提到了说,他们非常担心没有点明第三国对于博通的影响和中间的一些关系。中共的影响其实是背后大家都不说的一个核心因素,这个影响,第一,来自于害怕中共的华为一独天下;第二,怕中共利用交易的过程窃取一部分高通的资产、或者技术。

主持人:说到这个,我想问一下俞先生,因为我们知道在最近二三个月,不只这一单,还有另外的和中资相关的一些并购案也是被否决了,而且在媒体上也广泛报导。能不能请您谈一谈,就您的了解,比较广泛报导的最近一些其它的并购案被否决的情况,另外您认为是什么原因被否决?

俞伟雄:比如最近前几个月有一个案子,就是阿里巴巴想要并购MoneyGram,它是一个跨国、跨区在线支付的公司,然后被否决了。我觉得就像杰森讲的,国家安全定义被广泛的来定义了,因为他们可能觉得在财务金融交易方面的未来一个channel,让阿里巴巴进来美国,这可能会产生一些问题所在。

另外一个例子也是一个中资的公司想要并购芝加哥证券交易所,这个证券交易所其实不大,没有像纽约证券交易所那么大,它其实不是被CFIUS给否决,它是被美国的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给否决。这个顾虑也是一样,中国那时候想要来投资芝加哥证券交易所的原因就是说它希望透过这恶交易所能够在美国来募资,来让中国相关的公司来在美国募资。这也会牵涉到一些比较复杂的国家安全的顾虑。

我要讲的就是说,其实这些案例包括这次川普总统快速的动作,就可以让大家知道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就是说过去这十几二十年,整个全球包括跨国公司惧怕中国政府,忍气吞声的时代已经结束了,就是说过去很多的高科技公司、Apple什么的,它们就是为了要进入高成长的中国市场,就被迫必须要答应中国政府的所有的一些条件,比如说分享技术、开放50%所有权,在这个过程当中丧失了自己本身辛苦研发的技术成果,中国能够马上的把最精密的技术拿到,用来扶植国内的公司,然后把外国公司在这个国际市场来打败。

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不好的一个恶质的方式,大家过去都是很怕、不敢讲,怕讲了就是会得罪中国政府。我觉得现在时代不一样,为什么呢?因为川普政府上台之后,川普声音更大了,他说你不能再这样做了,这是不公平的,这是违反世界贸易组织的。所以现在世界所有的高科技公司、跨国公司,觉得现在有一个比中国政府更强大的,就是美国政府在帮他们伸张正义,我觉得现在情况会开始改变了。

举个例子,上个礼拜,特斯拉的CEO马斯克他就推特一个东西,非常有趣,他是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中国出口汽车到美国,美国给它charge2.5%的关税;美国汽车要出口到中国,要被charge25%的关税,这是一个公平的自由贸易吗?他就说了,美国的汽车公司到中国,进入中国市场,要被强迫分享所有权(ownership),中国的汽车公司到美国来,没有这个限制,它可以100%拥有自己的汽车公司。所以马斯克点出来这个东西,公开的透过推特点出来。

我觉得就是我讲的,过去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未来会看到很多很有趣的事情发生。中国要透过这种并购来拿到更高的技术也会越来越困难,跟中国政府在过去十几二十年做的一个心态和手段有关。

主持人:请杰森再跟我们深入分析一下,因为我们刚谈到的几单被否决的,基本上都是因为有中资在背后的因素,包括川普去年9月否决的一单也是买另外一个半导体公司,它也是中资的公司要去买另外一个半导体公司。到底这些都牵扯中方的因素是一个偶然,还是必然?偶然的这些中国公司都要来买?

杰森:其实在川普的心目中,在他的国家安全国策里头,他是明确的提到了几个国家的,比如说俄国、中国,因为大部分国家跟美国的政治理念、道德理念、社会秩序的理念、国际秩序的理念是一致的。俄国、中国在做很多事情上的话是自搞一套,事实上是有点破坏长期维持的这样一个国际秩序的。

这就是为什么川普对这两个国家,特别是对中国,有很大的这种戒备。事实上俄国它在经济领域的话,对美国不构成威胁,俄国的GDP其实还不如南韩,很多人觉得俄国很强大,只是军事强大,它的GDP还不如南韩大。

那么中国事实上在经济领域、在技术领域,事实上是美国现在几乎是唯一的竞争对手。这就是为什么,而美国在目前所有的技术里头,最核心的一个部分就是半导体技术,所以上一次收购的也是一个很小的半导体公司Lattice Semiconductor(莱迪思半导体公司LSCC.US)。这个公司非常小,这个市值也就好像是13亿、12亿,很小很小一笔钱,他都以“国家安全”的理由给制止了。换句话说,川普是看得很准的,第一,他知道谁在努力的通过钱来买走美国的技术;第二,他也知道哪个技术是最关键,我一定要死死的保住的。

当然啦,另外一个方面的话,川普其实这样做还有一个负面的好处是啥呢?刚才最开始俞先生提了一点,我想再强调的就是说,事实上现在整个经济发展、公司发展有两条路,一条是传统的靠研发,靠自我的这种创新,最后把这个公司从小做大,它叫organic,自然的发展。另一种是非常坏的非常坏的,用钱、用财物,华尔街的那种运作,来把公司给它赚钱,这个在各个领域都有。

事实上博通他用的就这条路,他用钱买来一个,事实上博通不叫博通,他原来是一个小公司买了博通,用了博通这个名字,但他买了博通以后,就立刻以小吃大、蛇吞象的一个方式买了博通,就是靠经济杠杆、经济运作,买了博通以后,就把博通拆分了,拆分了以后留下赚钱的部分,研发的很多部门就驱散了。

这种方式其实就是急功近利的,可以让这个公司短期的股市暴涨,然后利润、报表显得非常好看,但是对于人类来说是个坏事,为啥呢?他都不搞研发了,他把研发这个长期回报,而且风险很大的,他就取掉了,这个事实上是非常坏的。而这次博通对于高通的认购的话,大家非常担心这个又故伎重演。高通是美国IT行业,就是芯片行业的鼻祖,如果把这个拿掉的话,事实上美国在通讯行业是个巨大损失。

主持人:而且它实实在在创新出来。

杰森:对,创新出来。所以你可以看到他这个举措,从美国经济角度,从整个技术发展的角度,其实都是好事。为什么这个消息出来了以后,连川普打个喷嚏都要骂的主流媒体都不吭声,只是报导了一下子?因为他没得说,川普这个事情做得实在是太对了。

主持人:是,我们现在YouTube上有一位观众的反馈,他说:“川普很多问题看得很清楚、很透彻,中共的作弊行为越来越被看清楚了”。

我也想问一下俞先生,我们看到在博通收购高通的这个案例中,确实也有这种科技盗窃因素,我想有这样的一个担心,所以我们看到最近有消息传出说,川普政府有可能会对中国上百种商品来征收关税,而他这个做法的目的是惩罚中共的这个所谓知识产权盗窃的行为。据说他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给他提出一个300亿美元的这种关税额,那这个就是每年美国公司被中共无偿要求转让技术的这样一个市场价值。

那您怎么看这样一个消息?您觉得这样一个消息它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样一个举动。

俞伟雄:我觉得这个我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觉得从高通这个案子,然后从川普政府最近撤换了他的经济顾问,然后撤换国务卿,都可以看得出来,虽然川普政府会对在国际的一些发展越来越强势,那他强势当然是基于合理的要求,尤其就是中国,会对中国非常的强势,这是过去我们都没有看到的。因为过去的总统都是说息事宁人,大家就是说好好的谈,但问题是中国政府都不听这样子。那现在川普就是说忍无可忍了,那就是你不听的话,那我就直接来惩罚你。

那我举个例子,像去年的美国跟中国之间的贸易是非常失衡的一个状态,美国出口到中国大概1,300亿美金;那中国出口到美国有超过5,000亿美金,所以这两国之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3,750亿美金,这是一个天文数字,3,750亿美金。那这个东西我觉得不是一个永续发展的一个模式,当然这个背后很多的经济的原理、什么时政的东西可以去讨论,但是简单的来讲,这是一个很不自然的发展模式,让美国这个制造业被淘空。

所以再回来你刚刚讲的这个,有这个传闻就是说可能会又impose关税100多种,我觉得非常有可能,然后提出来想要收取关税300亿美金,我觉得这个300亿美金还算少,因为我们刚讲了,每年的贸易逆差是3,750亿美金,所以我觉得这个很有可能。虽然就是说川普这个强硬是前所未有的,他的决心也是无人可以撼动的,因为只要有任何的撼动,他就把它移开。

那现在就是说我觉得未来中美之间很有趣的就是说,贸易关系会怎么样?那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关键点就决定在中国政府要怎么去回应美国的这个,我觉得是非常合理的要求。所以我觉得关键在这里,我们可以看看。

我个人的观点就是说,中国应该要主动的释出善意,然后用行动来化解这个双方之间长期的贸易逆差失衡的现象,然后加上我们刚讲的所有这些中国不合理的要求,藉由自己国内市场的成长来要胁外国的公司进行这个技术的移转,这是非常不合理,这是直接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范的,那中国应该要彻底的改变,那彻底的改变就是说我以后不再这样做了。

然后我刚讲的例子,比如说汽车关税,那也宣布降到2.5%,这样子释出善意之后,我觉得也许川普政府就会觉得说,那这样子的话的确会有办法来改善中美之间的贸易的失衡,所以我觉得未来的贸易制裁可能就不会这么多了。

主持人:杰森您的看法?

杰森:我觉得是创造性的,完全是创造性的。历史上的话,就是说中国那边是大面积的、策略式的、政策方式的全面的掠夺美国的经济,掠夺美国的这种技术。

主持人:结构性的。

杰森:而美国这边的话,非常呆板的,一条一条的,今天我说你钢的问题,明天我说你太阳能板的问题,总是一种非常软弱的这种回应。那么川普他这一次一篮子的,他说,我们算一下它到底每年拿我们多少钱?300亿,太少了!我觉得是600亿。川普直接说600亿。这样子吧,咱们也给它算一大堆,然后把这600亿从这个搞回来。他不在一城一池的攻守里头,他就是全面的算一笔账,然后去要求这个事。美国历届总统政府从来没有这个魄力这么搞的。

当然啦,这个刚刚宣布,到底怎么实施?是一个棋子,作为权衡的一个棋子,还是真的准备这么实施,每年拿回600亿美元?这我们还拭目以待。但是这种创新的思维方式,我觉得可能对于中共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

主持人:是不是他这可能是第一步?

杰森:对。

主持人:因为像俞先生刚刚说是3,000多亿美元的这样一个贸易逆差。

杰森:他先从你抢我的专利先拿回来,然后再谈贸易平衡怎么样的平衡。

主持人:是,所以这样的话,对于中方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甚至有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一些知识产权方面。

杰森:国际的这种整个的经济金融贸易的秩序。

主持人:好的,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办法继续再探讨下去,当然我们非常感谢今天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那我们还是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