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而为痛悔迟29: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上)

第二十九章 木火逆行双守斗,毁佛屠城势难收(上)

天人合一,不是当代人热议的“地人合一”——人如何适应自然,改善生态环境,那只是天人合一的最低范畴。真正的天人合一,是人与天象的合一。

前面我们一次次揭示天象与人间对应的精妙,展现了天象变化带动人间大事,在天象的解读中,展开了一条还原历史、预示未来的时空旅程。天象对应的人间大事,是万难改变的,但是宋太祖赵匡胤石破天惊,良知冲破了延续灭佛的旧运程,拨乱反正,大兴佛法,天大的功德改变了天人合一的对应,延寿9年,但是到了第9年,却两度坠入了毁佛的罗网,再难延寿。

这是他旧命运中灭佛的残影,淹没在他浩瀚的功德之中。这两个强势天象下的劫数,而今首次展现出来,以警醒今人。

1. 北斗与南斗

前面我们在《第一章 荧惑守氐 贼臣某逆》 《第二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 《第十五章 千年欺骗挖根源,逆天天谴见真颜》 《第二十五章:荧惑守女逆天行,太后死、金匮盟》 中,分别讲过了火星守氐、守房、守太微、守心、守女这些天象,就是在地球上看,火星的运行轨迹(视运动)在氐宿、房宿、太微、心宿、女宿的范围拐弯,这一章,我们讲述荧惑守斗宿。

二十八宿中的斗宿,不是人们熟知的北斗七星。北斗七星是天空中最好辨认的恒星(星官),但它不是二十八宿之一,它在三垣二十八宿的分区中,属于中央的紫微垣范围,见图;北斗七星的斗魁的天璇、天枢二星,顺势延长五倍左右,就是当前的北极星。


图29-1 北斗七星位于紫微垣的外部,不属于二十八宿。


二十八宿中的斗宿是南斗,六星,也像个勺子一样。斗宿的范围比较大,所以行星的顺行拐弯(留守)、逆行拐弯(留守),都可以落入斗宿的范围。图29-2中火星的顺行留守、逆行留守,木星的顺行留守、逆行留守,拐点都在南斗。


图29-2:宋太祖开宝九年( 976年)天象图:土星逆守斗,荧惑逆守斗。


要说清976年的天象与人间的精确合一,先要从宋太祖当年的生命轨迹讲起。

2. 混沌道士预言,延寿机缘再现

《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十七》记载:开宝九年(976年)春正月,大将曹彬灭南唐之后,将南唐后主李煜等55人押至东京开封。太祖赦免李煜,封为违命侯,其子弟随员都有封赏。二月,吴越国王钱俶,刚刚和宋一起夹击灭了南唐,就被召往开封。太祖派儿子赵德昭迎接。

三月初三上巳节,太祖驾幸西沼邂逅故友混沌道士,道士预言:“只在今年十月二十日夜晚,如果晴,可以延寿一纪(12年);如果不晴,速速安排后事。”

为什么这个当口可以延寿这么长呢?因为将有一件天大的好事来临,做成了就得大福寿。

3. 太祖西巡,“天定”陵寝

三月初九,太祖一行西巡洛阳,那是他的老家。三月十三,到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安陵去祭奠父母,恸哭。而后登上阙台,向西北方向射了一只响箭,指著箭落之处说:“那就是我的长眠之处。”后来就在箭落的地点修建了永昌陵。

太祖此时亲定陵寝,可见他对道士的预言很信,对延寿没把握。


图29-3:宋太祖的永昌陵。

4. 威胁“神佛”,铸成大错

三月十四,太祖一行到达洛阳。此时洛阳阴雨连绵,半个多月了,还不见晴。因为四月初四要在南郊举行祭祀大礼,如不天晴,非常尴尬,在雨中祭祀?等于被天嫌弃、受天罚一样。

太祖找人买了三根大木,到山神那里祈祷雨停,并明确正告山神像:到了郊礼日,如果雨还不停,就用这三个大木封门,把你山神关起来,断你香火![1]

三月二十四日(976年4月26日),太祖又到佛教圣地龙门广化寺,命人打开了圣地中的圣地——无畏三藏塔。这是为唐朝玄宗时期来中国的印度高僧善无畏三藏法师修建的宝塔,供奉著大师的不腐肉身。善无畏是著名的开元密宗三大士之一,是僧人一行的师父,曾以神迹助兴佛法,卫护华夏,推动密宗法门,为中国唐密的第五代祖师,是一位修成得正果的高僧。

但是,此次宋太祖打开无畏三藏塔,并不是来诚心参拜的。他让人在宝塔中请出善无畏大师的不朽肉身,大上香火、祈祷停雨,特别强调:如果到了郊祭日雨还不停,就毁塔![1]

大家看看,宋太祖此举,比谤佛更甚。这不是立庙供奉神佛,是绑架囚禁;供你香火不是真祈祷,是威胁,不如我意就毁了你!绑票加撕票,把神佛当人质了。

山岳神是最低一层的小神祇,毁谤之,罪业可能不是太大,但是无畏三藏塔,那里可是浮雕著佛像、供奉佛经,又有正果高僧的真身舍利,如此要胁发威,比谤佛还罪大数倍。常言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百姓都是效法上面的君主,如果宋朝都这么学,对佛的正信都毁掉了。

历史上的三武一宗灭佛,都一致地恶报临身、祸及子孙,如果真由于太祖的做法而毁塔毁佛,民间效法,那真是又铸成灭佛大错了。

由此也能见到:宋太祖赵匡胤复兴佛法,和隋文帝杨坚、明太祖朱元璋不同,后者是信佛而兴佛,做得彻底,前者是同情而兴佛,做不彻底,即使突破了旧命运的安排,也难免带有旧命里灭佛的烙印。

法理不明,功德难竟。到了宋太祖限定的时间,果然天晴了,太祖高兴地举行了郊祭大典[1],回到明德门颁布了朝廷的大赦令,回到宫中,雨又下起来了[2]。这可不是他威胁神佛的结果,而是对他的慈悲,不忍看到他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宋太祖这次毁佛,是逆天的大错,还能再给他赐福、延寿么?

5. 迁都机遇,天赐难取

郊祭以后,太祖提出了迁都洛阳,群臣大惊,纷纷反对。

太祖这是效法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的成功先例,但是他想得太简单了。北魏孝文帝亲政之后,为了摆脱鲜卑贵族的势力制约,在一致反对迁都的情况下,太和十七年(493年),在最不利兴兵的秋雨季节,率领30多万大军南征。风雨交加,道路泥泞,历时一个月,将士才抵达洛阳城下。疲惫不堪之时,孝文帝却执鞭催马,催促启程开拔,群臣纷纷跪倒,恳求皇上体恤下情,停止“南征”。孝文帝趁机以迁都,作为停止“南征”的筹码,众人无奈,只好同意迁都。魏孝文帝迁都后,摆脱了旧贵族的束缚,全面推行汉化,直接铺筑了中兴盛世,成为历史佳话。

魏孝文帝迁都,成功逼迫群臣同意,是因为当时大家没有更好的选择。而此时,宋太祖执意迁都,大家有更好的选择,就是回家。因为没人同意,太祖索性住下不走了,没想到大家越来越反对。

最后太祖向大家摊牌:“开封四达之地,无险可守,易攻难守,以稳固基业。先迁洛阳,再迁长安。有山河险阻,可安天下,这是西周和汉朝的经验。”可是弟弟赵光义叩头苦谏,说:“安天下者,在德不在险。”噎得太祖无言以对。

群臣家都在开封,那里富庶繁华,人脉深固,一旦迁都,人人受损。特别是赵光义,他已经做了十多年的开封府尹,而今又被封了晋王,一旦迁都,就沦落为一路藩王了,势力大减,再难问鼎皇位了,这让他不寒而栗。

太祖终于无法坚持,慨叹道:“不出百年,天下民力就耗尽了。”一百多年后,北宋空前庞大的军队、冗官消耗著北宋90%的财力,却仍无力阻挡外敌,被金国轻易攻陷,北宋灭亡,徽宗、钦宗和整个皇族被抓到金国囚禁。

太祖为什么没能如愿呢?因为他面对的阻力太大,更因为他延寿9年之后,复兴佛法的天大功德,在人间的福德部分基本耗用完了,又犯了“逆天毁佛未遂”的大错,背后没有强大的功德的正力量的支撑,个人如何能抵御这庞大的阻力呢?

非但如此,失去了背后正神的支持和赐福,宋太祖马上又落入了另一个逆天大罪的漩涡……

(未完,待续)

————————-

[1]《续资治通鉴长编 卷十七》:“庚寅(三月二十三,976.4.25),分命近臣篃祷城中祠庙,久雨故也。辛卯(三月二十四,976年4月26日),幸龙门广化寺,开无畏三藏塔……庚子(四月初四,5月5日),合祭天地于南郊。还,御五凤门,大赦……初,雨弥月不止,上遣中使赍三木与岳神约,宿斋日雨不止,当施桎梏,又使祷无畏三藏塔,不如约则毁之。及期始晴霁,以讫成礼。”

[2]《杨文公谈苑 倦游杂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年8月第一版。

:宋白言:开宝九年,雩祀西洛,阴雨逾月,斋宿之旦,尚未霁,太祖遣中使祷无畏三藏塔,与之誓言:“傥不止,即毁其浮图。”又俾近臣赍三木与岳神宿:“斋日雨不止,当施桎梏于汝。”至太极殿宿斋,辰巳间雨霁,洛阳令督役夫辈除道上泥,布干土。及郊祀还,御明德门赐赦,观卫士归营,车驾还宫,雨复作。”#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