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7年05月25日讯】据《美国之音》报导,俄罗斯评论人士说,今天中国政治犯的处境,远比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更差。苏联时代也曾使用各种手段迫害政治异议人士,但当时西方世界比今天更加关注人权议题。

50年前的1967年,也是5月下旬,前苏共领导人安德罗波夫开始执掌克格勃。他曾在1956年担任驻匈牙利大使,亲眼目睹匈牙利民主自由浪潮对共产党统治的冲击。于是在担任克格勃首脑后,安德罗波夫逐渐把其打造成为严密监控社会的机器。特别在克格勃内设立了第五局“意识形态保卫局”,专门监视持不同政见人士,进行迫害和镇压,特别到80年代初,苏联持不同政见活动几乎全部陷入瘫痪。

不过,《美国之音》5月24号引述分析人士说,与那时的苏联相比,当代中国政治犯更受到严酷对待,处境更加险恶。熟悉苏联持不同政见活动的伊赫洛夫说,克格勃人员从未敢直接对持不同政见者使用酷刑,惩罚持不同政见者的手段通常是把他们跟刑事犯关押在一起。

而中共目前正因为普遍采用酷刑对待异议人士,受到世界关注。最近在2015年709大抓捕中,被羁押的维权人士,和人权律师陆续获释,很多都表示受到了酷刑。北京律师李和平的妻子曾披露,丈夫受到殴打,被迫服用药物,疲劳审讯,以及带上手脚相连的“工字”镣铐。

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中国公安用酷刑手段对付他们认为不配合的人是非常常见的。很多人都认为政治犯不会用刑,但是其实不是,他们用刑的手段五花八门,极其变态和扭曲。其中有一位709被释放的人,他就被脱光了,然后带上工字镣铐,一屋子人都看着他,跟看猴子一样。他说起来他就笑,但我们听起来是非常难受的。”

而受中共镇压长达十几年的法轮功信仰团体,多年来也不断曝光中共用来逼迫人放弃信仰的酷刑手段,包括电击,灌食,捆绑,水牢,老虎凳等等。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止到今年5月,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共4095人。

中国社会民主党中央委员会主持人刘因全:“在打击法轮功的时候,江泽民就法外行法,也就是说,他制定了一些政策,代替了法律。比如说律师不能受理法轮功的案子,法庭不能受理法轮功的案子,打死法轮功学员算自杀。这种框架一旦确立了以后,他也用这种框架来对待其他的异议人士。”

《美国之音》的报导还说,今天的中国政治犯受国际社会的重视程度也远远不足。研究苏联持不同政见者活动的历史学家卢卡舍夫斯基说,持不同政见者当时是许多在苏联西方记者报导和关注的焦点。正是因为各种压力,苏联当局对待一些持不同政见者,特别是那些较出名的人一直没敢下重手。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人士李善鉴分析,这是由于中共目睹了冷战时苏联和西方阵营的对抗,以及苏联的解体,因此在政治经济等方面极力渗透西方社会,以减少国际压力。

中国问题独立评论人士李善鉴:“很长时间西方社会是希望能够通过发展中国经济,来逐步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但实际上这种想法恰恰被中共利用来欺骗西方社会,然后更加邪恶的对待中国人民,包括这些异议人士,和各种受迫害的团体。”

中共在1986年签署了联合国反酷刑公约,但仍被不断披露滥用酷刑。中国民间今年初成立“反酷刑联盟”,敦促当局重视人权,也呼吁联合国对滥用酷刑的缔约国建立有效的惩处机制。

采访/常春 编辑/尚燕 后制/周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