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正述】导论之三:文化正义

三、文化正义

文化,在现代人的概念中,是Culture的对应词汇。这种对应始于日本学者。Culture的字源,有“耕作、培育”诸义。因而日本学人在其西化过程中,断章取义地借用了中文古籍中的一些表述,将“文”与“化”二字联用,作为和化汉字译文词语中Culture的专译名词。清末民初,西风东渐,当时的中国学人套用了这一翻译而沿用下来。

最初作为Culture汉译词汇的“文化”,与“文明”(Civilization)同义,是一百多年前西方“人类学”的学者基于简陋的进化论假说,对人类历史上精神与物质产品表面的、描述性界定。

但是,如果用这种现代式的文化概念来描述和理解中华上下五千年由天文而人文的博大精深、生生不息的机理与浩繁的演绎过程,就显得过于表面、单调而简陋,甚至相去甚远。

所以,我们有必要对“文化”一词在中国传统中的基本内涵做一个简要梳理,厘清其所应该表达的丰富含义,以正视听。

仅以“文”和“化”两个汉字本身所蕴含的丰富与博大的内涵而言,就是Culture所远不能望及。冥冥之中,神传汉文字的浩瀚之海,能容化人文成熟过程中的种种偏差、误读和简陋。这一点,由于篇幅所限,我们暂不做展开。就请读者稍微查阅一下通用的段注《说文解字》或《康熙字典》,与最新版的《大英百科全书》或任何权威西文词典略作对比,即可见其差别。有学者云,“凡解释一字,即是做一部文化史”,其所言“字”为汉字,其所解悟,诚为中肯。

汉文字源自神传,是独一无二的象形、表音、会意文字。在传统上,“文”与“象”孪生而存在。文有天文、人文;象有天象、间万象。文是用来描述象的言说,象是用象形的文来教化天下,传达真理大道,表达天心人意。这就应该是古人说的“意以尽象,象以言著”所能达到的至高境界吧。

中华五千年的道统、法统,是以“内道外儒”为纲、以历代各天朝异彩纷呈的展现和百家思想与实践容汇其中,在洋洋大观的历史大戏的演绎过程中确立与成就。

老子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说,人根本上是师法,或者说受教化于天地之法,及更为本源的自然大道的。

道家专述生生之道、阴阳生克之理的《易》,历来被儒家奉为“群经之首”,其系辞中有这样几段话:

一曰:“天生神物,圣人执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

二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圣人有以见天下之动,而观其会通,以行其典礼。”

三曰:“刚柔交错,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四曰:“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干,效法之为坤,……阴阳不测之谓神。”

综合起来,大意是说:神迹直接显现,或天道、神意通过阴阳生克变化的天象显现,谓之“天文”。
圣人秉承天命把这种天文明示、演示给人,成为人的思维方式、信仰、思想、行为,乃至最表面基本人伦、行止规范、典章制度等等,谓之“人文”。

观摩和顺应天文(天象),可以了解天意,以顺应天道、天时和天象的变化;推行和学习人文,可以教化、成就天下众生,生生不息而基奠成连绵不绝的文化传统,成就各代文明。

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史传所说言“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因为“天文”从此可以化为“人文”,人从此得受上天之系统教化,终有机会登上“天人合一”之大道,回天有望,怎能不天地惊而鬼神泣!

那么,谁是圣人?

在中国文化中,“圣人”,是指神、佛,半神,或上天赋予异禀、有特殊使命的非凡之人。他们造其人文教化于人,如“圣”字所象示:是上能听晓天命、下能指令众生的王者。他们“神于天,圣于地”,如盘古、女娲、伏羲、神农等神和半神;如黄帝、尧、舜、禹、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那样“受命于天”、开创一朝文化与历史里程碑的伟大帝王;如老子、张三丰、释迦牟尼等传播修炼文化、以修炼之道演绎“天人合一”的圣者;亦如敬畏天命、推行道德人伦的孔子那样的人文宗师。

鉴于此,可以很清晰地看到:文化的根本源头是天理至道,即神传。文化,是上天与神的系统安排与教化过程及其成就与展现。其关键的功能和奠定的目的,在于成就“天人合一”的人文教化,使人最终能循之而找到真正能带人返本归真的道理、天法,成为明白、顺应、同化于不同层面天理、大道的人。

如是,文化应包含如下六个方面:

1. 天文化人,即天理、神意,神言神迹的直接显现,化育苍生。如盘古创世,女娲抟土造人、别男女定婚姻;上天直接传授《河图》、《洛书》助大禹王治理洪水、教化天下;神直接传授的道理、预言等所包含的天机;有道之士直接运用修炼中的神通(特异功能),或通过观察天象、地理、水纹等而洞察其中蕴含的真象等等。

2. 圣人上法于天而造人文,以化成天下,如伏羲造八卦、神农尝百草、仓颉造字、文王衍周易等等。

3. 各代君王带领其朝之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各层文化菁英,在人间系统演绎、成就各代文明与历史教训。圣明之君若尧、舜、禹,立大德而化天下之洪范;若始皇,开万世帝业之原基;若唐太宗,创千古文化之顶峰……末世之君若桀、纣,演绎离天败德之王朝覆灭;若隋炀帝,虽建树诸多而呈骄矜,终见弃于天意人心……

4. 道、佛两家修炼文化,得道成佛,不断垂范人能修德成神的真实可能性及其种种修炼方式。

5. 历朝历代文明产品,即人文产品,包括:思想、宗教、文学、艺术、服饰、建筑、民俗等等的流传、积淀及其相关记载。这方面大抵在表面上与Culture和Civilization所要分类描述的内容类似,但内涵上仍然大相径庭。

6. 历代文明成就过程中的负面产品。由于“相生相克”之理在宇宙成、住、坏、灭过程中的运化与制约,有阳就有阴,有正就有负,正邪并存而生,善恶同在而住。

各代人文产品中的糟粕,随着历史洪流而泥沙俱下,时至今日,更加败坏为诸多远远偏离天道的变异观念、行为和乱象。与此同时,也是上天借此展示给人看:什么是邪、恶和变异。其中,尤以中共之“党文化”最为邪恶。其作用在于系统毁坏中华传统文化,破坏人对神的正信,摧毁人的道德观念,最后把整个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推向逆天叛道的毁灭之境。《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对此有系统专论,请参阅为盼。

此外,谈到文化与文明,就免不了需要提及大家越来越熟悉、逐渐成为常识的“史前文化”,或曰“史前文明”。

所谓“史前文明”,简而言之,现代考古和研究发现,地球上的文明出现并毁灭过多次。人类文明的历史比现代的通常认识要久远得多,而且是以佛家所言“成、住、坏、灭”为过程、轮回式的存在。

史前文明的探索和发现,一则,是对中国上古神话传说和人类其他民族创世神话传说在一定程度上的一种理性的印证,同时,也更加唤醒我们灵魂深处对祖祖辈辈如此守护这些传说的感恩与敬意;二则,也促使人类看清达尔文进化论的荒谬与简陋,更严肃地思考人类真正的来源,人类历史及其如此反复轮回的意义所在。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从宇宙创生以来,经历了久远的无数次史前文明反复演绎,直至我们所处的这一轮上下五千年文明拉开序幕,又演绎至今,在这一场浩大的文明历史过程中,“中国”二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神传文化之中国历史研究组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