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女大学生接到诈骗电话 让骗子吃尽苦头

【新唐人2016年09月05日讯】近日,贵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王小梅接到了一个电信诈骗电话,她索性假装上当,让骗子吃尽苦头。

据陆媒报导,王小梅是贵州轻工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科系旅游专业大三的学生。8月29日,王小梅接到了一个操著北方口音的女子打来的电话。

在说出了王小梅的身份信息、学校名称和家庭住址后,对方称自己是贵阳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告知王小梅此前申请的国家奖学金已经批下来,但要先和“财务部王主任”联系。

对方给王小梅念了“王主任”的号码,同样是171号段。此时,王小梅断定,遇到了电信诈骗。因为诈骗手法,与徐玉玉遭受的如出一辙。

“虽然知道对方是骗子,但当时我还是很好奇他们是如何骗钱的。”王小梅决定顺水推舟,看看对方要怎么布置这个骗局。

挂了电话后,她立刻拨通了“财务部王主任”的电话。“你是不是王小梅?有一笔3000元的奖学金要发给你。”还没等王小梅说话,对方就先开了口,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同样是个中年女子的声音,也是北方口音,听起来那边的环境乱糟糟的。

按“王主任”的要求,王小梅将一张中国农业银行的卡号发了过去。当然,这张卡里没有一分钱。“你发的是哪个银行的卡啊?”“财务部”王主任问。“农行的。”王小梅故意放低声音怯生生地回答。

“卡里有没有30元的手续费?”对方又问。王小梅随口说:“有的,有的。”对方称:“好,给你5分钟时间,现在就赶到附近一家银行,通过自动取款机查一查奖学金打没打到卡上。”王小梅“乖乖”地回答:“好!”

“明显感觉到那边说话的口气既急切又欢喜,以为我上套了!”王小梅笑着说,自己在寝室里坐了5分钟后,故意拨通了之前称声称贵阳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的电话,称自己已到银行了。

“诡异的是,她一开口就问我:你把卡插进去了没?我就纳闷了,让我到银行查询的是‘王主任’,但她居然知道这个事情,这不就露馅了吗。”王小梅想,骗子的手段还真经不起推敲。

不过,对方还是对王小梅周围的异动声响颇为警惕。“在停顿了几秒后,她可能没听到ATM机的‘滴滴’声,便一再强调,今天是发放助学金的最后一天,让我立刻到银行办理,不要影响她们的工作。”为搞清事情真相,王小梅继续配合对方,她按要求来到宿舍附近一家农行网点,“只要坚守防线,护紧钱包就行了。”她提醒自己。

王小梅灵机一动,又换成给“财务部王主任”打电话。此时,网点里的ATM机发出“滴滴”声,对方问:“你卡里有多少钱啊?”王小梅随口答有1800元。“按查询或其他。”对方在电话那头指挥到。

一个不小心,王小梅按了“取卡”键。这时,骗子的狐狸尾巴露了出来。“你是不是又把卡退出来了?”对方催促王小梅马上把银行卡再插回去,并再次厉声重复了一遍王小梅的名字、住址、就读学校等信息。

“卡号已经发给你了,你直接打钱过来不就完了吗?再说了,我也没有接到学校的通知。”王小梅说。对方沉默了两秒,有些不耐烦地说:“国家发放的钱由教育局来发放,归教育局管。”

“哪里的教育局?”王小梅反问。“贵阳的教育局啊,还有哪里的教育局。”对方的声音里已经透著犹疑。“那你把贵阳教育局的具体位置给我说一下!”王小梅迅速回击。她告诉记者,当时,面对骗子如此嚣张的态度,她有些忍无可忍,决定揭穿对方的谎言。

“你再不按我说的操作,就取消你的奖学金名额资格。”对方有些綳不住了。

“我知道你就是个骗子,和徐玉玉电信诈骗一模一样,连情节都是那么雷同。”王小梅说,她说完这些,对方二话不说随即挂断了电话。

之后,王小梅又分别重拨了几遍两个171号段电话,再无人接听。

回到寝室,细想整件事情的经过,王小梅还是很后怕。“如果我之前没有看到徐玉玉的遭遇,我觉得我一定就上当了,而且往往要隔很久才意识到被骗,而那时卡里的钱早已经被转走了。”

她告诉记者,对于徐玉玉的悲剧,自己感同身受。“我想把自己亲身经历告诉和我一样的学生,提醒大家提高警惕,避免上当。”王小梅说。

无独有偶,在同一天,王小梅同寝室的陈同学同样遭遇了电信诈骗。所用手段与王小梅的遭遇几乎一致:冒充教育局的工作人员,以领取奖学金为由,要求陈同学到银行取款机进行操作。

“因为经常收到很多干扰电话、诈骗简讯,我比较警惕。”陈同学说,去年,她一位同学也曾接到过类似的诈骗电话,她怕上当,在骗子说出她的姓名、身份证号、住址、籍贯等后,她便挂了电话。

陈同学说,在网路时代,许多人的隐私都在网上“裸奔”,凡事一定要多留个心眼,对于陌生的电话一律不要轻信。

近日电信诈骗案频发,8月19日,山东临沂18岁女生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其9,900元学费被骗走。她伤心过度,于21日死亡。

同日,山东临沂河东区汤头镇大一女生小芹接到诈骗电话,其银行卡的6,800元钱被骗。

8月18日,山东临沭县大二学生宋振宁接到电信诈骗电话,22日其刚存入银行卡内的生活费等均被划走。23日清晨,宋振宁去世。

8月24日,湖北柏林镇柏林村18岁女生李倩倩银行卡里的4万元被骗走。

8月20日,深圳一老人接到诈骗电话,对方称其“名下有一个包裹涉嫌走私”。随即一“上海市公安局”的电话让他将其名下的银行卡开通网银转账,接受安检。老人按照对方要求做,20日至26日,其银行账户被转走1,156万元。

徐玉玉案引发民众及舆论强烈关注。8月25日,大陆财新网发表评论文章称,数据泄露无处不在,人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徐玉玉”,被谋财害命。悲剧背后是赤裸裸的罪恶,以及带血的诈骗利益链条,最终指向无孔不入的电话诈骗。

网民表示,政府部门不作为,银行和电信运营商助纣为虐,社会道德下滑、拜金主义盛行都是害死徐玉玉的凶手。

(记者张莉报导/责任编辑:赵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