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走向一个纯非人性的社会,这种社会扼杀了人的灵魂,当这种事情走到极致的时候,就是中国社会出现巨变的前兆。709律师如此同样模式的表态,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中已经开启了崩裂的过程,这种巨变已经开启了,所以出现了这种让人不能理解、不能接受,但是在共产党体制下的正常现象。”

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开幕,据报现场有8万人观看演出,桑巴风情的开幕式被世界媒体称道,把开幕前的种种负面评论挽回一分。整个开幕式充满了巴西独特的文化风采,有着光彩夺目的大视野,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巴西里约奥运会开幕式(Mario Tama/GettyImages)

而欧洲的事故仍然不断,法国一个小酒馆起火死了13人,并没有定性为恐怖袭击,但在另外一个地方又有人拿刀伤人,拿刀伤人的做法是从德国传过去的。这种频频发生的灾难性事故让人心惶惶,在伦敦作了一个民意调查,85%的受访人认为英国会面临恐怖袭击。

世界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就像BBC报导中所说的“今天的世界充满了恐怖威胁和戏剧性的事件,因此中国天津法院的审判在国内外都很少有人关注。”

王宇律师宣布和她的丈夫和孩子从内蒙古回到了天津家里,香港的东网再次对她进行了采访,我们知道在王宇被抓后她的先生也同时消失了,孩子本来是要出国,结果被拦住了。现在她阖家团圆了。王宇律师又通过东网的电视发表声明,简直是在过去一年里对她声援支持的人一种沉重的打击。人们支持她,抨击中共政府。结果一年后她站出来百分百的站在中共一边,她说的话跟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完全一样。


王宇律师接受香港媒体采访(视频截图)

与此同时,刘云山在北戴河露面,慰问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刘云山是主管宣传的,他的露面表明北戴河会议已经开始。有人问我,到底共产党什么时候灭亡,我讲过就是当共产党走到最极致的时候,在人的层面已经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候。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就有这样的感受。

709律师被审判和判刑做法是非常一致的。很多朋友问我怎么看709律师被审一事?我说一定是见了鬼了,见了恶鬼了。正常人见不着的鬼被他们见着了,才出了这么邪门的事。我说过,如果人性失去佛性的根源是战胜不了魔鬼的。人的佛性是灵魂的属性,而人性仅仅是这一份属性在人层面的表达。可是今天在中共的体制下太多的人被无神论灌输的缺乏信仰,只相信自己本身的能力,灵魂的一面被扼杀了,被自我扼杀了。你就不可能战胜魔鬼。周世锋等律师在认罪时的陈述。这些认罪让人瞠目结舌。


石涛脸书截图(shitaotv)

BBC有一篇评论文章我觉得相当到位。《中国审判维权律师:恐惧政治的胜利?》中说:“只有中国问题观察家和人权活动人士才会惊讶地注意到,这个自称依法治国的强大国家逮捕一群律师,不允许家属探望,不允许与辩护律师见面,并在关押一年后才审判,而这些审判的标准也根本配不上中国的大国地位。这次的天津审判只能说是一场骗局,与中国的伟大文明不相匹配,也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

共产党并不代表中国悠久的历史。

“当中国最勇敢、最有冲劲的律师被侮辱、威胁、污蔑和关押,谁还会去帮助喝毒奶中毒的儿童,被控分裂罪的少数民族学者,抗议性骚扰的女权主义者,以及被黑帮毒打致残的公民?”

709律师是维护社会公益的人,这些人就像见了鬼一样出现了现实的场面,这些人的职业就是帮助弱势群体,而这些弱势群体的人视这些律师被判刑、被侮辱的行为是一种爱国行为的时候,明天当再有孩子出毛病的时候,当再有像毒奶粉那样的事件出来让人断子绝孙的时候,人们还能找谁申冤?


709律师大抓捕牵连人士(网络截图)

而今天剩下的律师,有多少女律师和法官群奸、群居在一起?不是信口说说,都是有照片为证,只是太不雅观不好往这里放。律师是维护人性和公益的,结果和法官乱搞。这种东西能照出照片,说明就不是这独一份了。

在中国司法体系当中,今天的709律师遭到这样的对待,他们一致改变自己的行为,拥护国家,拥护政党,拥护一切,这就变成了曾经为老百姓打官司的律师将在中国绝迹,中国的司法体系已经百分百的成为打击老百姓的棍子,维护权力者。从这种角度来讲,这种凶狠程度超过了当年的周永康。

“王宇承认自己攻击抹黑中国政府,为接受外媒采访表示惭愧和后悔,并表示不接受国外组织向她颁发的国际人权奖。可是,当一个被关押的人重新出现时,不是被家人、朋友和辩护律师簇拥,而只是对政府控制的媒体记者宣读一份声明。这是真的“释放”吗?”

王宇律师到底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已经无人可知了,但表现出的就是共产党极端的邪恶。

“对中国政府来说,举行这些审判有两个目的。一是要恐吓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警告他们,如果任何人胆敢将法律置于党的政治利益之上,就必然遭到共产党的无情镇压。

二是要把所有异见人士描绘成受外国敌对势力操纵的叛徒,把他们的活动都说成美国主导的反华阴谋的一部分。”

所以在中国,人很难生存下去,因为太多高级动物。

“共产党用这样的论调激起中国民众的爱国热情,以及对近代西方国家侵略中国的义愤,并警告他们,如果没有共产党,西方会再次侵略中国。”

他们这样对待国民,但自己的孙子很多都是西方国家的人。他们的媳妇也是在外囯落户,拿的是外国护照。他们嫖女人、买房子也都在外囯,存钱也不存央行。因为他们知道存在央行,如果反腐反到他们头上就死定了。

所以大家看到这些行为不用惊讶,这些行为不是人的行为,是高级动物,是猴子变得。猴子变成了他们,他们的孙子变成外国人,他们要求所有的人能够被激发起爱国热情,而被激发起爱国热情的人成为了什么呢?就成为了他们耍的猴子。

“很多中国人确实相信这种论调。这使共产党得以利用民族主义笼络人心。这一周以来在天津受审的律师不是外国势力的代理人。他们帮助的是社会上最弱势的群体,他们是尽心尽力服务社会的公仆。”。

遭受打击的恰恰是普通人。我认为这是非常蹊跷的事情,非常特别的事情,因为审讯没有这么统一的。

当年高智晟、胡佳和陈光诚遭受迫害时都是对个体人的迫害,对个体者的监控,这种监控直接伤害到他们个人,但确实没有见到这种做法,让一群人就像见了鬼似的,中共明目张胆的侮辱者全球的公众和媒体。

以夷制夷就是共产党在这件事情上的所做所为,而发生的事情恰巧应对在北戴河会议期间,我对这件事情持相当怀疑的态度,所有的这些人都是在天津被审的。

我找了一篇2014年7月23日的文章,讲的是天津的司法体系,《天津政法的三名高官落马到底说明了什么?》中说:“7月20日下午,中纪委监察部宣布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天津市公安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2014年7月21日新京报)。”


天津市前公安局长武长顺(网络图片)

720应对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日子,而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源头就是当年4月在天津发生的殴打法轮功学员的事情,那个时候的公安局长就是武长顺。在此之前,2006年底天津检察院的检察长李宝金因情妇天津浩天集团董事长王小毛灰色关系东窗事发被抓,而2007年天津市政协主席宋平顺自杀身亡,也是因为姘头出事。

天津市政法委体系就是从上到下的如铁桶般的邪恶。去年8月7日,发生了天津大爆炸,到现在都没有查出到底是谁做的,什么原因,但目标很清楚要炸死习近平和王岐山。而709律师发生的所有的事也是在天津。今天中国所发生的事情完全就是见了鬼了,见了魔鬼了。


天津港危化品仓库大爆炸已近一年,当地政府对外界宣扬的所谓生态公园仍然没有动工的迹象。图为2015年8月20日,救援人员在爆炸现场喷洒过氧化氢。(VCG/VCG via Getty Images)

魔鬼的操纵掩盖了事情的真相,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种表象,而过程中却是在猎杀和搏杀。

中国社会走向一个纯非人性的社会,这种社会扼杀了人的灵魂,当这种事情走到极致的时候,就是中国社会出现巨变的前兆。709律师如此同样模式的表态,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社会中已经开启了崩裂的过程,这种巨变已经开启了,所以出现了这种让人不能理解不能接受,但是在共产党体制下的正常现象。

我在脸书上贴了一个视频,我看BBC也引用了。一个欧洲的城市里面突然发大水,非常奇怪的是,超过一人高的水就在路中心,而路的两侧并没有水。一个女孩开着车走在路上,大水来了,水把车整个给淹了,车还工作著,但她不敢开了。路边有一个男人想帮她,但水太急了,把男人冲倒了。那个男人爬起来去找了另外三个男人,大家手拉手把车里的女人救了出来。

我说如果有一天你我他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够遇到一只伸出救援的手,如果我们遇到有人遇难,我们是否能够伸出我们的手?在中国现实的环境中,我提出的这个问题是一个莫大的疑问。遇难的人期待着别人伸出一只手,他/她的期待能否成为现实?看到别人遇难,扭脸就走与伸出一只手这个天平压向哪一边呢?

我称2016年是命运和灵魂的一年,从我师父对我的教诲当中,我认为我在伸出一只手。所有的朋友在现实的环境中占有财富,仕途发达,无论你是做律师的、做记者的、开公司赚钱的,想想自己在发达的过程中被摧毁的人性,就像城市的大路中间突然出现的高过人的洪水,而你就在其中。

从我的角度上来说,在共产党统治的社会一个人人性被摧毁的过程就是仕途的过程、赚取钱财的过程、保住自己命的过程、放纵自己欲望的过程,就像遭遇到了洪水,而自己的灵魂就像困在车里的女孩。

我自己在尽全力伸出自己的手,因为我看到中共体制本身对人性的摧残。709律师庭审的过程就是被摧残的过程,他们伸出的救援之手齐刷刷被斩断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严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