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晓:“建三江事件”亲历者讲述的故事(之三)

2016年3月21日一早,孟繁荔、李桂芳、王燕欣走出了佳木斯看守所的大门。至此,曾令世人瞩目的三位“建三江案”当事人,历经两年的魔难,终于重获自由;而本案的另一位当事人石孟文,却因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今仍身陷冤狱。

回首过去两年来,与大家一同走过的这段经历,孟繁荔不禁感慨万千……

…………

三、辩护律师带来的鼓励与震撼第一次非法庭审群雄激辩

有一天,建三江农垦法院终于告知各位当事人,可以请律师了。

可单身一人的王燕欣,因为没有直系亲人,给她请律师难度很大,所以大家都很着急。一天,当看到监室的宣传栏里说,看守所可以帮助在押人员联系其他救济管道时,王燕欣就找监室管教,希望看守所能联系到2012年曾代理过她的案件的王全璋律师,帮助她给王律师打个电话,征询一下他的意见。管教回复:看守所不管。情急之下,王燕欣又找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国保刘长河、建三江农垦检察院公诉科的刘爱因,让他们帮助联系王律师。

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了王全璋律师。当王律师见到王燕欣时,开口就说:“我来晚了”。王燕欣告诉王全璋律师:今天,当在这个接见室见到你时,我真是百感交集。接着就把自己费尽周折,寻找律师的过程,讲给了他。王律师听过这段曲折的经历,也很感动。听了王燕欣回来的叙述,孟繁荔激动的眼泪流了下来。

孟繁荔因为当时身体一直处于病业状态,所以情绪一直很低落。记得张维玉律师第一次来会见孟繁荔的时候,一直在鼓励、赞扬她说:“你别怕他们,要有正念。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下,你还能想到去救度别人,你很棒!”顿时,孟繁荔内心感到很温暖,也很感动。张律师还告诉了很多外面的情况,同修和外界在关注着她们,建三江案影响很大,四位同遭绑架的律师被打断了二十四根肋骨,很多维权人士都赶往建三江来声援,全世界都在关注著这个案件。孟繁荔感到很震撼,一扫几个月来心里的阴霾,正念立刻升起来了,她觉的所承负的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原拟定于2015年8月份非法开庭的建三江案,在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们的配合下,就在庭前的律师会见之后,得以成功推迟。

2014年12月17日-19日,建三江案第一次非法开庭。建三江石孟文被带进法庭的时候,戴着手铐、脚镣,而且还戴着黑头套。三九天的严冬低温下,他穿着很单薄的衣服,脚上居然穿的是拖鞋。

建三江案一审辩护律师当庭指出,希望法庭给石孟文以人道主义援助,看守所这么对待当事人,是违法的。过了很久,法庭才给石孟文找来一件军大衣、一双棉鞋。

开庭时,律师在法庭上与审判员、公诉人的辩论很激烈,庭上石孟文的辩护人唐天昊律师、袭祥栋律师;王燕欣的辩护人王全璋律师、刘连贺律师;李桂芳的辩护人王宇律师、陈智勇律师;孟繁荔的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张维玉律师指出建三江农垦法院至少有十一处违法。

八位律师指出,既然审判长说这是建三江地区比较有影响的一个案件,那么为什么把法庭设在前进镇这么一个偏僻的小地方?建三江公安对辩护人违法堵截,律师们连闯三道关卡,才进入前进镇……王敬军作为审判长,曾到看守所对石孟文进行诱供,这与当事人构成了利害关系。石孟文将王敬军对他的违法行为也当庭作证。

接着,律师们又提出质疑,起诉书上只有刘爱因一个公诉人,为什么今天来了四个人?怀疑其他三人对我的当事人有利害关系……

王宇律师、王全璋律师与其他律师互相配合,补充圆容,他们娴熟的运用法律条款,依法有理、有据、有力的驳斥了王敬军和公诉人的狡辩。

最后,律师提出,要求审判长王敬军回避、其他三位公诉人回避。王敬军真是被弄得疲于应对,焦头烂额。

明显感到,法庭上的正邪大战,正义逐步占据了上风,邪恶在节节败退。

王敬军倚仗有中共赏赐给他们的特权撑腰,强行推进庭审。

就在当庭调查孟繁荔时,她的辩护人蔺其磊律师在庭上突然提出,要求和她解聘,一时令孟繁荔很是鄂然。蔺律师诚恳而无奈的说:“孟繁荔,你聘请的律师,是为了什么?”孟繁荔说:“是为了维护我的合法权益呀。”蔺律师说:“对,这个法庭有许多违法之处,我没有办法维护你的合法权益了,所以要求解聘。”孟繁荔当时虽还无法了解律师们的良苦用心,就说:“我尊重律师的选择。”

这样,孟繁荔被宣布另案处理。

接着,其他几位律师也当庭解聘,愤然退庭。

三天的非法庭审,王燕欣、李桂芳、孟繁荔每天都是早六点多,从佳木斯看守所出来,直到当天晚上十点多,才回到看守所。往返六七个小时的车程。本来她们身体状态都不好,经不起这长途奔波,到了建三江,她们都得在休息室躺很长时间。医生随时给她们量血压,孟繁荔和李桂芳的血压一直都很高,医生商量她们:你们吃点药吧,一片,半片,四分之一也行。她们都谢绝了。一直在给他们和看守她们的法警讲真相,这些警察中,有的心地很善良。在单独庭审李桂芳时,孟繁荔在休息室突然感到心脏巨痛,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才慢慢缓过来了。(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