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郭伯雄判无期 触犯了那条政治底线?

【新唐人2016年07月28日讯】【热点互动】(1493)郭伯雄判无期 触犯了那条政治底线:本周一,中共军事法庭,以受贿罪宣判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无期徒刑,郭伯雄是迄今为止中共军队落马的最高将领,而早些时候中共军报发文称,郭伯雄、徐才厚的问题关键在于触犯了政治底线。值此北戴河会议前夕,郭伯雄的落马是在为什么造势?郭伯雄被判无期对于一手提拔他上来的江泽民来说,意味着什么?中共军改,持续推进,下面又有哪些军老虎岌岌可危?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本周一,中共军事法庭以“受贿罪”宣判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无期徒刑。郭伯雄是迄今为止中共军队落马的最高将领,而早些时候中共军报发文称,郭伯雄、徐才厚的问题关键在于触犯了政治底线。

值此北戴河会议前夕,郭伯雄的落马是在为什么造势?郭伯雄被判无期对于一手提拔他上来的江泽民又意味着什么?中共军改持续推进、7月份密集换将,下面又有那些军老虎岌岌可危?今晚,我们请二位时政专家解读和分析,一位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另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二位好。

陈破空、李天笑: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节目开始,先看一段新闻短片。

据中共官媒报导,郭伯雄受贿案,7月25日一审宣判,郭伯雄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褫夺上将军衔。郭伯雄表示不会上诉。

官方没有公布郭伯雄的涉案金额。不过北美新浪网曾引述消息称,郭伯雄卖官、卖地、采购武器弹药的回扣,非法获利上千亿元。

整个7月,中共军队风暴不断,从7月2日到7月20日,至少31名军队将领的职务出现变动。

另外,第1、第26、第41集团军,7月下旬密集任命新的军长。

同时,原空军政委田修思7月9日被带走调查,是继徐才厚、郭伯雄之后,第三名上将落马。港媒披露,田修思也卷入郭伯雄案。

外界观察到,这一系列密集动作发生在中共高层秘密议政的北戴河会议前。

主持人: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讨论的题目是:郭伯雄被判无期徒刑,欢迎您在节目中间给我们来电话。破空,我想先请问您,从薄熙来、周永康开始,这5个副国级的中共高官,郭伯雄是最后一个被处理的,相较于之前的几个,您觉得这一次的宣判有什么特点或看点?

陈破空:5个党和国家领导人,5只大老虎,郭伯雄是最后一个被处理,其中情况有同、有不同。相同的是都判了无期徒刑,薄熙来、令计划、周永康到郭伯雄,这什么意思呢?有一条潜规则“刀下留人,死刑不上党和国家领导人”,无期徒刑意味着政治上的死刑,剥夺一切政治权利,一辈子不得再从政。也就是说,不得对现任领导人再构成威胁。因为他们犯了谋反大罪,要一拳子打死。

但是有不同,不同在哪里呢?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都有三条罪名之多,比如滥用职权罪、受贿罪还有贪污、泄漏或获取机密罪;郭伯雄只有一条。我们直观地说,他没有像薄熙来整王立军那样滥用职权,或者像周永康、令计划参与“318政变”调兵滥用职权,也许没有参与“新四人帮”等人更深入的作为,郭伯雄只有一条“受贿罪”,而且没有公布金额;其他人都公布了金额。

这说明什么?首先,他受贿的数额巨大,说不出口,为了维护党和解放军的形象没有说出口。他买官、卖官,有一说“百万雄师”,一个师长要价百万;“千军万马”,一个军长要价千万。事实上不止。一个少将500万,一个中将1,000万,一个军区司令员是2,000万,这样卖下去,他存的现金很多。

徐才厚家里搜出来的现金是以吨来秤,秤出几吨的现金;郭伯雄也是这样,钱数不清,说他的老婆何秀莲成天数钱都数不清,经常被打断,还发脾气。

不公布金额实际上是对他的罪名缩小,因为金额一公布之后,据说是千亿而不是1亿、不是几千万。如果千亿怎么判?如果还不判死刑那就军心、民心都不服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是缩小罪名、切割到最后一线,还是有一点“刀下留人”的意思。

李天笑:我补充一点。还有一个比较主要的特点,虽然没有公布金额,但是说了“数额巨大”,“数额巨大”一般来说是上千万、上亿。

但是有一个前提,周永康被判的时候公布的是1.29亿,外界讲至少是900亿或者上千亿。刚才看的短片中讲,郭伯雄也是上千亿,应该是跟周永康并列、差不多少,周永康判了无期徒刑,郭伯雄肯定也是判无期徒刑。

根据现在最新的刑法高院有解释:300万以上就可以判处死刑。问题是现在他们俩腐败上千亿怎么还不判死刑?肯定是判。关键问题是要留活口,因为他们掌握了很多江泽民的罪证,特别是在军队这一块,很多都在郭伯雄的手上;还有一方面,审江泽民的时候他们可以在庭上作证。这种情况,如果把他们杀了等于杀人灭口,把证据给取消了!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

另一个特点。这一次财新网、中国军网都间接或直接讲了“郭伯雄案”跟江泽民有关。换句话说,直接点出江泽民是他的后台。这就是下一步为公开抓江泽民作铺垫。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郭伯雄案”实际是一波三折。在2015年2月份、5月份,出现过两波所谓“打虎缓行”,谓:“郭伯雄会被高举轻放,让他反思一下就过去了。”最后证明都是江派放的风。国、内外有一些舆论、分析也这么讲,但实际上都不正确,后来都被辟谣了。我觉得这些特点都跟以下的分析有关。

主持人:既然提到一些“特点”,我想请问破空,我们也看到早些时候军报曾说,郭伯雄、徐才厚问题关键在于他们触犯了政治底线。很多人的解读就跟李博士提出的观点有一点像,不知道您怎么解读?

陈破空:我觉得习近平讲的一句话很关键,他说“贪腐巨大”不是要害,要害是触犯了政治底线。这句话可以两面理解,说明现职的军头里还有很多贪腐的,但是如果这些军头归顺了,或暂时归顺、没有再作乱,就暂时放过。现在处理的是已经卸任的军头,这些卸任的军头都参与了某种程度的政变或篡党夺权,在古代就是谋反,这种情况对最高领导权构成威胁。

显然在军队里还不是反腐的问题,是军中的军权问题,所以习近平上任3年来一直在掌握军权,这句话就说明对这些人的处理主要是为了军权。因为徐和郭两个人是江泽民直接提拔,是来控制军方,当时是架空、监控胡锦涛,他们两个下去之后,手下还提了很多人,像郭伯雄的儿子就说过“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也是我父亲的部下,沈阳军区政委褚益民也是我父亲的部下”,一数就数了十几个。结果发现广州军区、沈阳军区、南京军区、中央总参部、国防部长常万全等都是郭伯雄的手下。

郭伯雄叫“西北狼”,徐才厚叫“东北虎”,西北狼、东北虎来吃安徽的小绵羊,就是胡锦涛。但是郭伯雄还放了一句话,他卸任的时候说:“我们虽然下去了,下面还是我们的人。”这对习近平震撼很大。郭伯雄和徐才厚虽然退休,他们提拔的人马还在职。所以习近平一定要除恶务尽,要从他们下手,然后把他们的人马连根拔除。整个就是争夺军权的斗争,是政治性的斗争,还不是反腐的问题。

反腐只是借口,军队的腐败是反不完的,郭伯雄本人比徐才厚少一条罪“贪污公款”或“挪用公款”,少了是缩小罪名,实际上他绝对有,军备中是回扣,军费中贪污,还有买官、卖官,这些全部加在一起,罪行非常巨大。但是我相信他也供出了很多人,比如他纳贡、他也进贡,进贡给谁?只能进贡给上级,那就是江泽民,也许他供出了进贡给江泽民的数量。也许就暂时“刀下留人”。

李天笑:我觉得政治规矩、政治底线问题可能涉及的范围更广、更深,首先他触犯了非常严重的中共绝对不允许的底线──政变。2002年,在“十六大”之前的主席团会议上,张万年发起准军事政变,提议江泽民继续延任军委主席,当时郭伯雄在场,坚决支持。所以他是参加了准军事政变,之后,他就被提为军委副主席,江泽民觉得这事他帮了大忙

主持人:但这是胡锦涛时代。

李天笑:这是胡锦涛时代。还有他跟徐才厚两人涉及了薄、周针对习近平的政变,所以这里边跟他们之间是连在一起的,这两个政变罪,这是非常的严重的一个罪行。

再有一个就是他实际上在整个过程当中,他只听江泽民的,他把胡锦涛的军委主席撇在旁边,完全把他的权力架空,当着习近平的眼皮底下给习近平看,就是他怎么从胡锦涛那里,把人事权、指挥权、所有的权力都拿过来。

特别是在2008年四川地震当中,现场由郭伯雄自己搞了一个指挥部,把胡锦涛派去的温家宝完全撇在一边,气得温家宝摔电话,说,你们是人民的军队,你们自己办。他根本就不听,后来还是没派,耽误了最主要的时间,这是一个。

还有他在“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多次讲过,“十八大”之后他继续搞阴谋,曾经多次到徐才厚家里、病房里边跟他私通,建立攻守同盟,说:你不要讲,当作不知道,然后我也替你在外面给你来袒护。等等,所以从种种这些表现来看,他都触犯了习近平在多次讲话里面讲得非常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也就是跟错人了?

李天笑:对,站在了江泽民这一边搞了很多阴谋诡计、搞了政变,同时违反了党的规矩和纪律等等,所以这些都是他所谓的政治底线的一个主要的地方。

主持人:好的,现在线上有位大陆的观众,我们先接一下大陆观众的电话,是大陆的洪女士,洪女士您好!

大陆洪女士:您好!有一个问题想补充一下,他们抓了这些大军头江泽民的这些人吧,从表面上看是政治斗争,是习近平利用政治这个东西和拿权什么也好,用这个党也好,他现在打的是江泽民这一伙反人类罪犯罪集团。所以如果谈在表面政治斗争这一层,没有讲到他为什么要搞政变,为什么要逃避侵犯,所以这个根本问题如果不谈,光在表面谈政治斗争这样的话,会把习近平打江泽民犯罪集团反人类罪这个东西给掩盖掉。

主持人:谢谢洪女士。其实我们下面正好谈这个问题。破空,就是我们都知道徐才厚、郭伯雄是江泽民一手提拔上来的,现在我们也谈到政治底线是站错队的问题。现在郭伯雄被判无期,您认为对于江泽民意味着什么?

陈破空:就三点,我们最保守看,叫颜面尽失。江泽民提拔的人几乎在要害上的全部被拉下来,所以这叫颜面尽失;再进一步叫政治资源掏空,原来他安排了两个军头,还有一个刀把子政法王周永康,这都是非常厉害的角色,那是控制了整个国家的命脉,只有宣传系统李长春还有刘云山没被拿下。他的刀把子、枪杆子都被拿下,只有笔杆子没被拿下,政治资源都被掏空。

再一个,就是江泽民本人随时面临灭顶之灾,我讲了像郭伯雄这样的人,当年当军长亲自给江泽民站岗,像这样的人他不可能只是收贡,他一定要进贡。他进贡的话,一定进贡给江泽民,他没有别的人可以进。

你看薄熙来的案件就非常巧,“薄熙来案”其中的大连别墅案,薄熙来审了二千多万就有500万跟江泽民有关,当时薄熙来为了讨好江泽民,搞了一个别墅给他,当时大连政府出500万。后来江泽民又通过军委贾廷安这些人拨了500万给薄熙来,薄熙来放入自己口袋,结果国家损失了两个500万。

就在薄熙来案件中已经暗示跟江泽民有关,到了后来的周永康更不用说,周永康审判了他的金额也好、贪腐也好、政变也好肯定跟江泽民有关;徐才厚死了就不用说了,还有一个就是郭伯雄了,郭伯雄下来也是跟江泽民有关,在这样的关联下,江泽民根基确实被掏空了。

而且到了明年“十九大”,江派进入“十九大”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以说是零可能。因为他剩下的几个常委到年龄70岁也都该退下去了。到了“十九大”之后,江派在政治上是毫无地位,江泽民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死老虎。

他的结局我估计有两个,如果他在还没有清算前就死了的话,他就像康生和谢福智,就是死了之后被剥夺所谓的权利或荣誉,迁葬别处;还有一些生前就被清算的就是南朝鲜的全斗焕和卢泰愚,就是贪腐也好,还有其他罪名也好等等,然后被现世现报。

李天笑:我觉得有些像政治上的东西,跟江泽民的联系,或者是提到站岗,或是其它的一些传说,可能有可能没有,但是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郭伯雄跟江泽民之间的联系,江泽民之所以看中他、提拔他,他为江泽民卖命,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在血债的利益上有共通点。

换句话说江泽民执政的所有的十多年当中,以及后来架空胡锦涛的时间,他最主要的罪行不在他的贪腐,在于犯下了严重的反人类罪。他就是利用了军队这一块东西,来活摘人体器官,特别是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数量巨大,非常惊人。现在据这些美国国会还有其它报告,都是上百万这么一个数目的,非常大的。

我们知道军队有它的特点,它的特点是隐密,它有军事设施,它还有各种各样的医院,它还有各种密令,这种集权的方式传达,它具有这种特点,所以说江泽民亲自下令就是用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来屠杀法轮功学员。那么在军队最高的执行者就是郭伯雄。

主持人:就是在利益和罪行上。

李天笑:当时江泽民执政的时候,中央军委曾经开过多次会,专门讨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问题,特别对活摘器官也有专门的会议。特别在2006年苏家屯揭露出来以后,军委特地开了一次会,要掩盖这真相。

后来据报导说,在活摘器官这个问题上,有98%的器官源是来自于非医疗系统的,非医疗系统主要就是来自于军队。当时有很多的医院,中央军委直属的医院、军区的医院、各兵种的医院,以及医学院附属医院等等,这些军队有关的医院全部都参与了活摘器官。

所以说他们派兵把守、用军车运输,又把法轮功学员名单打入计算机系统,然后用他们的战略基地包括山洞、防空洞、防空设施,来关押法轮功学员。据当时沈阳的一个军医讲,他说这样大规模关押法轮功学员,用于活摘器官的集中营就有三十多个,这个数量还是一部分。

所以这个过程当中虽然是总后勤部在总体做为操作的一个核心,但是是在郭伯雄主持的军委底下让总后勤部来做的。所以郭伯雄在这里边要负主要的责任,有逃脱不了的责任。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他被判无期对于江泽民会不会有直接的冲击?

李天笑:那当然了,为什么呢?因为不处死他也是这个原因呀,到时候他可以上庭作证的,很多东西都在他掌握之中,江泽民怎么对他说的,而且从郭伯雄可以追到江泽民。江泽民对郭伯雄的联系,不单单是替他站了岗这些表面的东西,关键在于他们有非常重大的反人类的血债罪行这样一个联系点,所以说一旦这些罪行,当然习近平在审判过程都掌握,但是现在由于有一个时机的问题。

主持人:就您认为可能还会有一些其它的安排。

李天笑:这些重大的丑闻、重大的黑幕到公开逮捕江泽民之后,公开审理江泽民的时候,就会全部公开。现在还是在用反腐、受贿这些东西来处置江派重要人物。

主持人:说到这个,我们看到他可能一步步在做铺陈。破空,在您看来现在郭伯雄被判无期的时间点上,有没有什么讲究,因为马上就什么“八一”、又是什么北戴河会议。

陈破空:首先是杀西北狼给所谓“八一”军旗祭旗,因为去年7月30日,“八一”前,公布郭伯雄移交司法,今年就是“八一”前,7月25日公布郭伯雄判无期。首先说明“八一”就是掌握军权,展习近平的军威。

第二个北戴河会议,北戴河会议是8月份会议一开,北戴河会议现在一个说有会,一个说没会,其实此时无会胜有会。因为它没有正式的会了,就是不决定什么,但是有个非正式会,高级干部到那边去休假,休假必然会互相串联聊天,一定会形成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

在北戴河会议之前把郭伯雄这个绌子拿下,也是震慑其他一些人不要乱来,就跟去年北戴河会议把河北省书记周本顺拿下来是对北戴河会议参加者的震慑。

再有,最重要的是为10月份的六中全会铺垫。因为六中全会是“十九大”之前最后一次中央委员会全会,六中全会一般都涉及到重大的人事安排,对“十九大”的人事安排会在六中全会定调,现在习近平提前二个月定调“从严治党”。

“从严治党”的意思是江泽民的派系像郭伯雄、徐才厚这些人跟“十九大”是毫无关系,我说就是“零可能”、“零机会”进入“十九大”。在这样的情况下给郭伯雄一记重捶,一锤定音。而且7月份宣布了三个人,令计划判刑是在7月份宣布;郭伯雄是在7月份宣布;据说政协副主席苏荣是在7月份起诉,这三个人是为六中全会的重要铺垫,为“十九大”权力布局的铺垫。

李天笑:我补充一点。不管是北戴河也好、十八届六中全会也好,对于江泽民的抓捕、公审,是习近平从一开始利用反腐形式打江已经既定的计划。

对于北戴河会议,我觉得有一个最大的特点,跟以前的北戴河会议有区别。以前习近平可能会再征求一些中共退休高官的意见,现在不是了,他已经定下了问题,比如判令计划等,只不过要提谁、要抓谁他胸有成竹,是一盘已经定下的局。

主持人:包括六中全会的议题和时间?

李天笑:对。只不过是通过北戴河会议给你们通告一下。因为这些参加北戴河会议的江派人物,比方曾庆红也好或其他人就是他打的对象,他没有必要再去跟他们商讨“我怎么打你”?这不可能!我怎么打你我事先就决定好了,一步步走到今天就是要打你的。怎么会再请要被打下去的江派来共同商讨?听取他的意见?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在形式上表现出来,就好像北戴河会议越来越呈现出原来的休假性质,实际上这是表面现象;真正就是习近平已经排除江派的干预要自己主宰,而且有全盘的计划。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观众,我们接听纽约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您好!

纽约宋先生:嘉宾好,主持人好。现在大家都知道郭伯雄做了那么多坏事,贪污那么多钱。我就想,当时他在位的时候,多少人排著队到他家送礼,多少人羡慕他,他天天在电视上穿着军装多么威风;很多人甚至天天喊著“三个代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那时候还相信他,多么愚蠢!真的是不应该再相信这样的人。

主持人:谢谢宋先生。

陈破空:刚才宋先生提的问题使我想到对郭伯雄的起底。郭伯雄被起诉的时候,王岐山手下的《财新杂志》曾经指向江泽民,说,郭伯雄受江泽民提拔、辉煌腾达的情况;这一次是《多维》提了“意不在郭”,就是说,意在江。应用外媒就又提了江泽民的名字。

《多维》原来是海外媒体,后来被共产党收购,现在是习近平背景的中共媒体,起底郭伯雄小时候穷得“连玉米棒子都吃不上”,而后来是富得钱都数不清,金山银山。应验了《红楼梦》里面的一句话“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当时觉得穿着破棉袄太冷了,后来穿的裘服太厚了;“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他一心想求官。如果他好好的从班长到团长,安安静静;他投靠江泽民想当官,结果枷锁扛,应验了红楼梦的箴言。

在一党专制、极权政治、王朝政治之下,所有的荣华富贵都是一场空,都是过眼云烟。

主持人:而且贪欲被无限扩大。我想请问李博士,我们看到最近军队的改革在密集推进,7月份也在密集换将包括田修思的下马。刚才您也分析了时间点或者布局,在您看来,有可能下一步直接受到冲击的会是什么人?军老虎也好或者其他人也好。

李天笑:我想,田修思被抓、郭伯雄被判只是习近平在军内清理江泽民残余势力的又一波起点。

主持人:有人认为是第二波反腐的开始!

李天笑:绝不是终点。以前有人讲,习近平打虎会到此为止;现在也有人这么讲。但不是。下一步很可能就是江泽民原来的大秘,他的办公室主任贾廷安。贾廷安从总政治部副主任转任现在的军委会政治工作部副主任,他有很多跟江泽民的联系,执行江泽民的镇压政策,在军队的这套东西很多都是通过他传达,他是江的秘书,而且本身也有贪腐的事情。有一本杂志也登过,当时一位营房部部长揭露他与王守业。贾廷安提拔并包庇王守业,而且他本身也有贪腐的行径。

在这个情况下,习近平对江派的人物绝对是不留情,要一网打尽,他曾经讲过“除恶 务尽”、“上不封顶”。

主持人:所以对郭、徐在军中的势力也是会除尽。

李天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为什么要对江派?它只是一个派别吗?不是的;它是犯罪集团,它不单单是中共的一个派别,好像是派系斗争?绝对不是。它是犯罪集团,犯下反人类罪,习近平是以反腐的形式在清理它,而且清理江泽民、公审江泽民必然导致清理中共,而且整个中共的体制会因此瓦解。

江泽民是利用了中共的体制、机制、资源和党文化等要素来进行迫害民众的,所以二者是连在一起的,这个关系要非常清楚才行。

主持人:破空,还有一点时间补充。

陈破空:刚才说到田修思,我看现在处理的是现任军头、第三个上将,但是现任的很多军头其实还是有关系,如国防部长常万全、前任的梁光烈等都有关系。在军权方面继续清理政敌或者江泽民系,虽然好像还任重道远,但是实际上主要的已经打下来了,剩下的基本上不敢轻举妄动。我相信在“十九大”之后,整个中央军委、整个系统都要换,军队系统换了之后,应该在“十九大”之后江派的影子没有了,军队也没有江派的影子。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