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诈骗大陆银行 加国华人地产巨头被曝光

【新唐人2016年07月26日讯】加拿大主流媒体聚焦海外资金在卑诗省炒作房地产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一些具体个案陆续被曝光,大部分涉及华人。7月25日,加拿大主要媒体Postmedia曝光了太阳商业地产公司及其老板孙宏伟的底细。

海外资金炒高加拿大房产,在温哥华已经引起当地居民抗议。今年1月,媒体报导卑诗省证券委员会正在调查两家公司:太阳商业地产公司(Sun Commercial Real Estate Ltd.)及Luxmore Realty,怀疑他们在筹集华人资金,用于投资卑诗省地产市场,但没有办需要的手续,这可能违反了该省的证券法。

7月25日,加拿大主要媒体之一的Postmedia发表长篇调查文章,揭示出太阳商业地产公司及其老板的底细。文章称,孙宏伟(Sun Hongwei)2013年创办太阳商业地产公司,他用过的名字包括:Kevin Sun、Hong Sun、Kevin Lin。该公司在卑诗省买卖的地产价值数以亿计,它在投资移民中集资已超过2亿加元。

Postmedia认为,孙宏伟涉及中国大陆吉林省中国工商银行的一宗相当于5亿加元贷款诈骗丑闻。太阳商业地产公司的代表律师卡皮克(James Carpick)已发声明称,据其客户所知,在中国,没有警方的搜捕令与孙宏伟相关;而在加拿大,皇家骑警也没有任何文件涉及到他。

不过,Postmedia称,他们对一些执法人员采访后发现,几家相关机构,包括皇家骑警、加拿大边境服务署及卑诗省证券委员会,都知道在中国的有关调查涉及孙宏伟及太阳商业地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Davidson Guo。

Postmedia称,他们经过多次努力,孙宏伟都没同意回答有关的问题。但是,卑诗省最高法院的一宗温哥华南部炒地产的个案文件,提供了一些细节。孙宏伟的朋友及在卑诗省的第一个雇员江波(Bo Jiang,音译)在其证词中,提到了孙宏伟在中国的财富,以及他如何来到卑诗省,在地产业实施的复杂投资策略。

富有但涉及丑闻

孙宏伟在2004年聘请江波,为其总部设在列治文(Richmond)的房地产投资公司Qiji工作。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江波对他的老板在中国的历史有多深了解,但按江波的法庭证词,他知道孙宏伟自称非常富有,因为他曾称对江波说:“最终我会给你的报酬,会比你想要的或要求的更多。”还说他如此富有,这点小钱不算什么。

10年前,孙宏伟曾和江波在孙家的厨房谈话,谈到通过在温哥华地产市场炒作(Flipping),能使他们变得如何如何富有。孙还拍著江的肩膀,对他表示赞赏。

被孙宏伟亲切地称为“波波”的江波,称自己是孙宏伟的翻译及地产投机交易的主力雇员,他曾是去与列治文管土地细分政府部门打交道的人,是他开设了一个皇家银行账号去管理孙的现金,照管所有相关的事,包括保存孙宏伟日益增加的空置物业清单。

Postmedia的调查发现,2004年,包括新浪在内的中国媒体,报导了一个名为孙宏伟的吉林省企业家,留下了一个28亿人民币的信贷迷宫、骂名及涉嫌侵吞国有资产的大案。

在1990年代,孙宏伟迅速积累了多家中国国有企业的大量财富,并被很多中国媒体报导。2003年,他被《新财富杂志》评为中国第388名最富有的公民。但按中国媒体的说法,自那时候开始,孙宏伟就销声匿迹了。

为人谨慎低调

Postmedia的报导用“神秘”来形容孙宏伟的低调。在卑诗省很多地产巨头寻求媒体曝光来推广自己业务的环境中,孙宏伟则喜欢留在“阴影”里,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太阳(Sun)商业地产公司,在横跨温哥华的公交车上贴满了广告,但孙宏伟一直避开接受Postmedia的采访。

太阳商业地产公司的代表律师卡皮克也在有意将孙宏伟与这家公司保持距离,称孙从2015年6月开始已经不是公司的董事,也不是其管理者和雇员。现实的情况是,卑诗省证券委员会最近称,他们仍在调查太阳商业地产公司。

Postmedia称,他们所能找到的、孙宏伟来到卑诗省后的唯一公开的照片,是他在2015年9月在公司的冰雕前,与公司的明星员工、副总裁Julia Lau的合影。但在卑诗省证券委员会的调查开始后,这照片在Lau的脸书网页上被删除了。

在当地,除了少数在列治文地产及政治筹款圈子里讲国语的消息灵通人士外,很少有人知道孙宏伟是迅速成长的太阳商业地产公司及许多相关公司背后的老板。一名华社侨领说:“他(孙宏伟)很擅长躲避公众视线。”

匿名接受Postmedia采访的知情人士称,孙宏伟自称先在蒙特利尔登陆成为移民,因觉得那里太冷,大约在2001至2002年搬到温哥华。有一张孙的枫叶卡复印件,显示了2001年5月4日及温哥华的信息。

孙宏伟和妻子Ling Lin到温哥华后,先住在公寓单元,但很快在温哥华和列治文买了多栋房子。他们曾被加拿大汇丰银行控告在一笔320万的房贷中违约,涉及的是位于列治文的一栋950万的豪宅,也是孙的多家公司的正式邮递地址。

被指共谋诈骗银行

Postmedia的调查涉及了孙在中国的经历,说孙宏伟1968年6月17日出生于吉林省长春市,出生时的名字就是孙宏伟。中国媒体过去10年在网上的报告,显示了孙在吉林的神秘崛起和突然消失的情况。

其中的一个报告,是《纽约时报》报导的中国著名杂志《财经》的调查报告。被维基解密公布的、通过美国机密电报在2008年传递给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情报局的文件,提到《财经》的报告针对吉林省大范围的腐败。

按中国媒体的报导,孙宏伟原来是一名理发师,他27岁时通过朋友联系上中国工商银行吉林分行的经理,于1995年创建了吉林恒企业集团(Jilin Heng Enterprise Group)。在短短几年内,他收购了数家国有企业,包括生产半导体、拖拉机、灯泡和电线的工厂,之后又进军医药和零售连锁店行业。

1999年,孙宏伟创办了吉林省最大的连锁超市,但当沃尔玛落地吉林后,孙受到很大冲击,面临现金短缺问题。一些报告指称,吉林恒企业集团通过欺骗手段获得贷款。在一个案例中,《财经》提到孙涉嫌与“不存在”的企业有合资协议。

2000年11月,深圳证券交易所称,吉林市人民法院已判决孙宏伟和吉林制药集团在一项公司合并上违反民法,其中涉及对吉林化工厂的“拥有、使用和处置”事项,孙的公司被责令对该案的损失“承担主要责任”。

然而,在2001年,孙宏伟的集团公司被列为中国民营企业100强之一,当年孙宏伟成为吉林市全国人大代表。

在那段时间里,中国工商银行在全国范围开展审计,并在吉林分公司发现了不正常的贷款。按当时新浪财经的报导,工商银行审计委员会指称,自1994年以来,吉林恒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13家关联公司,采用了多种技术合谋诈骗银行。截至2002年底,该集团在各省分行的贷款总额达28亿人民币。到2003年止,中国警方逮捕了数名孙宏伟在吉林省的生意合作者,当时孙宏伟已经在加拿大。

对于这些来自中国大陆媒体的信息,律师卡皮克对Postmedia说,他的客户对这些信息的真实性“没有信心”。“任何相信中国媒体报导准确性的人,应明智地记住,那里没有出版自由。”

早期有多种生意想法

Postmedia的调查发现,孙宏伟来到加拿大后,有不同的生意想法。在卑诗省,第一个与孙宏伟名字相连的公司是Qiji地产投资公司,在2004年注册。该公司雇员江波在其2008年的法庭证词中,提到了孙在2004年及之前的生意经历。江说,他当时已经和孙一起做事。“开始的时候,我们试图启动一家投资公司,投资于华人房地产市场。我们还对超市进行了市场调研。孙宏伟当时还有一个想法,他想经营一个赌足球的俱乐部。”

江的证词并没有说清楚,孙宏伟最早的计划是一个为华人投资者在卑诗省购买房产的基金,还是帮卑诗省投资者去购买中国房地产的基金。不过,彭博新闻社对SunOil Ltd.的报导显示,其公司总裁兼董事长孙宏伟在2015年称,他已经在自然资源行业有10年经验,期间他作为顾问,一直活跃在国际地产市场。

利用政策赚钱碰壁

按江波的证词,在 2005年,江曾在孙宏伟位于列治文的家里,与其讨论一笔位于温哥华西南部海滨大道(Marine Drive)的物业交易,Qiji公司会是这个物业的拥有者。但是,孙宏伟要江波去签相关的抵押贷款,因为这样可以得到优惠的条款;还要江做该物业的挂名主人,因为可以利用江波作为首次购买地产者,获得税务优惠。

江要求得到海滨大道物业转手后获利的大约10%,以及他帮Qiji公司及孙宏伟完成的所有交易,也得到类似的分利比率。江称,这些约定没有签名的合同,但按照中国文化的理解,孙宏伟已经口头同意了。

江在作证中称,孙宏伟对他说:“波波,你可以放心,当这一切完成及过去后,你将赚到的钱不会少于20万。”

物业登记显示,海滨大道物业2005年12月由江波以109万买下。2006年4月这物业挂牌上市出售,当年9月以1,368,800元售出。

2007年出现合同纠纷,Qiji投资公司及孙宏伟把江告上法庭,指控他不公平地私藏了这笔137万元销售的收益。

不过,该案件的法律文件显示,江波给孙宏伟的妻子Ling Lin支付了净销售收益492,257元,给Qiji公司支付了1万元。

江波在其答辩书中称,孙宏伟不希望继续海滨大道的项目,因该物业登记为公司财产,他相信由此产生的税收,会使这项目减少利润。

该诉案的双方,在2008年同意解除了诉讼。

卑诗省的地产行业最高监管者、卑诗省金融机构委员会首席执行官罗杰斯(Carolyn Rogers)称,该个案涉及了几个监管机构。她对Postmedia说:“受托人和受益人,以及任何协助他们的人,必须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不能有税务欺诈或抵押贷款欺诈的行为。”

罗杰斯说,她会把这个海滨大道物业案转给卑诗省房地产委员会。同时,加拿大皇家骑警、反洗钱机构FINTRAC、加拿大税务局和卑诗省证券委员会都可以回答该案不同方面的问题。

Postmedia称,他们联系了上述所有的机构,但还没有人说他们是否会调查这海滨大道物业交易案。不过,加拿大税务局的发言人特锦(Colette Turgeon)已经表态,雇员属于首次购房者,其雇主不能因此获得相关的税收优惠。

使用现金手法惹麻烦

在这宗海滨大道物业案上,孙宏伟的律师要求江波回答为何从海滨大道物业的皇家银行账户提取了几笔现金。江的回答是,有些现金提取是为了Qiji公司的海滨大道物业项目。孙宏伟给了他大笔的现金,让他代理存入该银行账户,一些现金的提取,是给孙用于其它用途的,不是用于其它项目。江波说:“我不知道如何解释,因为孙宏伟喜欢这样的做事方式,每当他想要现金时,他就要我做这样的事。”

江波的作证还包括,在海滨大道物业项目之前,他们已经做过很多项目。在初期的几个项目中,都是同一名地产经纪介绍他们去见皇家银行的分行经理。江称,这名地产经纪在交易中只说姓张(Cheung),应该是Sutton集团列治文办公室的经纪。

Postmedia的文章称,江的证词提出了一个问题,即由Fintrac监管的地产经纪及银行,是否按反洗钱法的要求,对其客户完成了适当的尽职调查;是否应该报告与孙宏伟有关的大笔现金交易。

对加拿大系统的挑战

据FINTRAC对行业执业者的指引,孙宏伟的很多交易行为可疑,比如FINTRAC称,对于买方为外资、目的是投资而不是居住的个案可以举报;如果非加拿大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购买了多个物业、使用空壳公司或企图保持匿名,都属于可疑。

Postmedia称,他们向Sutton集团列治文办公室求证,公司老板只是证实了有一名经纪姓张,但说不知道孙宏伟和江波的名字。FINTRAC不说他们是否收到过对海滨大道物业炒卖个案的投诉,并澄清说,他们不是调查机构,警方才是。但FINTRAC强调,金融机构必须采用合理措施,确定是否有第三者、而不是账户的主人在决定如何使用账户。

海滨大道物业诉讼案,似乎彰显了卑诗省房地产行业的监管不力,因为最近一个对行业的独立报告公布后,省长简蕙芝宣布,取消地产行业的自我监管权。

Postmedia称,江波80页的证词,展示了孙宏伟早期做的交易及投资方式。当江波的代表律师要求向孙宏伟提问时,孙没有出庭作证。

2004年曾有媒体报导,孙宏伟拥有的很多公司的融资方式如“迷宫”。2008年,江波在法庭上作证也谈到,要解释清楚他的雇佣关系,以及孙的许多地产项目,会是一件极其复杂的工作。

在加拿大使用大陆生意规则?

看起来,孙宏伟的行事方式是把他个人的投资、他公司的投资、他与其他人合作的投资都混在一起了。

江波在作证时说,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因为孙宏伟做地产项目时,每个项目他会注册一个专门的公司。在操作时,“他个人的投资、他公司的投资、他与其他人合作的投资,一切都被混在一起了”。

“在卑诗省,孙宏伟似乎在重复他在中国吉林省的业务风格。”一名知情人士对Postmedia说,孙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在吉林省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下工厂,然后以房地产价格出售。在卑诗省,他从购买农田很快转到炒买炒卖住宅房产、商业地产。如果有中国的开发商来温哥华发展,孙会先购买土地,然后出售给他们。

Postmedia称,一些知情人士告诉他们,在温哥华,像孙宏伟这样的人很多。人们相信,温哥华有数以百计的地产投资者,他们在中国被怀疑,加拿大的司法机构也知道他们是谁。

经过检查数百页与孙宏伟相关的公司、法律及土地文件后,Postmedia称,他们形成了一幅图案:围绕着孙宏伟有数名关键人物、很多豪华住宅及大温地区具有高潜质的物业。这些人、房屋和土地与约14家投资公司相连,它们都与太阳商业地产公司相关。如果孙宏伟是这个金融太阳系的中心,那些围绕它的行星都以高度平滑的关系运行,其中涉及的人名、公司地址、名称及董事都会不断地改变,比如Qiji公司就有5个不同的名字。

大纪元在黄页(yellowpages.ca)上找到太阳商业地产公司后,发现最新的信息显示,这家公司已经永久性关闭。该公司的电话仍有效,但留言表示要采访后,没能在截稿时间内获得回应。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