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自干五受关注 外界聚焦中共犬儒教育

【新唐人2016年06月20日讯】“自干五”,也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这一中共治下的特有现象,去年首次被纳入官方的话语系统。日前,外媒再次聚焦“自干五”现象,探讨这类人自发为中共暴政辩护的深层原因。下面就让我们来看看“自干五”是如何炼成的,他们是否真的爱国?

最近,大陆最为活跃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受聘为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的徐贲,发表文章《沉默是知识分子的“权利”吗》,从而引发了一场关于知识分子在中共专制之下是否能够有权利保持“沉默”的辩论。

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中,徐贲教授分析了中国的犬儒教育和“自干五”现象。他表示,今天的中国教育是一种犬儒主义化了的极权主义教育。比如,许多学生对中共宣传并不真信,但在中共体制之下,他们变得非常世故和犬儒。他们可以心安理得的撒谎,只要有利可图,怎么都行。

徐贲谈到,这样的犬儒教育把学生培养成了“又红又专”的党民。他们人格扭曲、是非混淆、具有“双重思想”。比如,中共灌输,所谓以前没收资本家财产是正确的,现在有人成为亿万富翁、穷的穷、富的富也是正确的。他们对此也不觉矛盾。

《美国之音》报导说,这种“双重思想”的最典型例子就是留学生中的“自干五”。这些人一边“爱国”,一边在美国生活,为了调和二者的矛盾而表现出夸张的“爱国”情绪。

作家盛雪:“但是在今天中国的这种状况下,这些自干五是最精明的、最懂得如何算计自己的利益的、纯粹的利己主义者。他们跟爱国没有丝毫的关系。”

“自干五”和“五毛党”都是网路语言。五毛党是网民对中共所谓网路评论员的别称,据说他们每发一个帖子能得到5毛钱的报酬,因此被网民讥讽为五毛党。而“自干五”则是指那些不领薪水、自愿维护中共暴政的人,又称“自带干粮的五毛”。

作家盛雪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分析了“自干五”产生的原因。

盛雪:“最根本的还是要说,中国现在的这样一种政治体制,它对人的这种驱使。首先,在这样的一个专政暴政体制下,人很难形成一种独立自主的能力,没有自由思考的能力。很多人也缺乏一种自主行为的能力。”

盛雪表示,在这种体制下,很多人变得越来越依赖于当权者,并为这一权势撑腰。他们的人格处于严重分裂状态。

盛雪:“他们自身要求一个有自由、民主、法治保障、有福利保障的这样一个社会环境生活,但是他内心又一直不能摆脱那个暴政对他所进行的那种驱使,和对他进行的这种控制。”

2015年6月,四川省教育厅在下发的通知中,将“自干五”正式纳入官方话语系统。当时,旅美中国问题专家张健就曾对此进行评论,认为这是中共为抢夺网路话语权的一个重要布局。同时,他也谈到了“自干五”的产生根源。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最主要的就是体制,体制可以影响一切,体制也可以改变一切。一个好的体制就是要看住坏人,让好人继续变好,那么一个坏的体制就是把一个好人变成一个魔鬼。在中共的体制下,每一个中国人其实都是这样,生活在中国,就是生活在一个大的监狱里面。”

1998年,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造访北京大学。当时,北大中文系女生马楠曾反驳克林顿有关“为了个人自由而奋斗”的演讲。但2001年,她却嫁给了一个美国人,随后赴美。这一事件在当时一度引起关注。

采访/易如 编辑/李谦 后制/陈建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