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新婚抄党章 洞房也姓党?

【新唐人2016年05月28日讯】【热点互动】(1467)新婚抄党章 洞房也姓党?

最近,中国一对小夫妻,新婚之夜竟然抄党章,引发全民吐槽,也引发全球媒体的关注。无独有偶,中共一法院院长强调要讲党性,而不讲人性。有网友调侃人生四大悲——洞房抄党章,接站被嫖娼,久病逢莆田,金榜落他乡。那么这一系列国际笑话究竟是文革重新抬头,还是高级黑?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最近,中国内地的一对小夫妻,新婚之夜竟然抄党章,引发全民吐槽,这件事情也引发了世界媒体的强烈关注。无独有偶,中国的一位法院院长强调要讲党性而不讲人性。

这一系列事件究竟是国际笑话?是文革重新抬头?还是高级黑?中共为何坚持党性一定要压倒人性?中国人如何做才能防止洞房也姓党?围绕相关话题,我们今天将为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背景短片。

今年2月底,中共发起“学党章党规”的政治运动。大陆多个地区的中共党委随即发起“手抄党章100天”。大陆媒体也造势,表示各地党员“积极响应”,有铁路职工新婚之夜抄党章,有医护人员工作之余抄党章,还有边防巡逻穿着安全马甲在颠簸的甲板上抄党章。

专家观察,中共深陷意识形态危机,日渐“空壳化”。新的征兆包括:

1、中共中纪委近期罕见承认,有大学生应聘时羞于提党员身份。

2、官方最近一次披露的数字显示,新增共产党员人数,创20年新低。

3、香港《动向》杂志近期披露,中共2015年的一份内部调研报告显示,90%党员有“第二信仰”。

4、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突破2亿3,000万,每天还在以10万人左右的速度增加;

专家认为,这波抄党章运动,正是中共对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灭之举,但却遭到大陆网民进一步讽刺。

有网民编成打油诗:“洞房抄党章,接站被嫖娼(雷洋事件),久病逢莆田(魏则西事件),金榜落他乡(王娜娜事件)”,题为“中共治下的人生四悲”。

令中共难堪的是,5月23日,江西省十多位民工到法院门口维权,他们也用“抄党章”的行为艺术引起关注,但官方随即宣称,这起事件是“非法闹访”。

仲维光:“中共在党章里头用了很多欺骗人的话,但是它连自己党章上说的‘好话’都不遵守。民众一旦揪住这些,中共自己就害怕了。实际上寓意著一个很深的道理:中共一向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

仲维光总结,中共从1921年创建党章,至今95年来,并没有真正约束党员的道德纪律,反而只是用来维护中共权力、迫害百姓的政治工具。

主持人:“新婚抄党章,洞房也姓党。”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一位是纽约城市大学的夏明教授,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蓝述先生,两位好。今天我们讨论的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引起全国以至世界范围的关注,世界各大媒体包括《纽约时报》、英国《卫报》、BBC等都对此进行关注,中国的一对夫妇,新婚之夜竟然抄起了党章。首先我想请教夏明教授,听到这样的事情您怎么看?

夏明:对,刚才您也讲到了。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来透视,第一,从国际上看,《纽约时报》之所以把它作为议题讨论,是其反映出中国一下子倒退到了像乔凡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写的《十日谈》,当时中世纪蒙昧的天主教会的水准。我们知道,《十日谈》里面讲到当时中世纪的人们,在蒙昧主义和极端教会的控制下,基本上每一次行夫妻生活之前,先要拜神,要读圣经。

第二,我们从文革的角度来看。今年刚好是文革50周年,我们看到文革对家庭的破坏,夫妻反目;对照现在洞房花烛夜的政治化和宣传化,当然是会让人们想像是不是中国最后把夫妻洞房花烛夜用党章隔在中间,使夫妻之间的忠诚和感情让位于对党的绝对忠诚?提示了人们有“文革”的忧虑。

另外,我觉得从近处看,中共的政治生活淫乱化、色情化,人们就把政治生活的淫乱化和色情化与党章连在一起;在中国的话语体系里,人们把“党”说成是“裆”,把“章”说成是肮“脏”,嘲讽中共当下的政治生活现状,所以就引起了这么多的吐槽,也引起了人们这么多的关注,因为大家在解构中共官方的话语体系。

主持人:我想请教蓝述先生,全民都在吐槽这件事情,有的网友说,听到这些事情简直不敢相信,甚至以为是在看文革时期的新闻。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蓝述:我觉得刚才夏明教授讲的那一段非常精彩,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中共的意识形态彻底破产了,不只是在中国破产,整个共产主义运动在全世界都破产了,破产以后造成一个问题,讲大道理、大道理破产了,那小道理就难产,因为小道理是建立在大道理之上的。问题是难产它还是要继续做,因为中宣部中共宣传体系,就像广告公司一样,就是为共产主义的这套文化、这套理念做宣传,问题是现在要为一个已经破产了的东西做广告,那怎么做啊?!

你想一想,今天如果在中国大陆,你要为“三鹿奶粉”做广告,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个广告最后肯定是没人信的。问题是三鹿奶粉可以换个牌子,共产党它能换牌子吗?所以它没办法,那还得做,怎么做呢?用共产党的党文化话讲就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最后只有怎么办呢?那就是挖空心思钻牛角尖,开始忽悠,然后想各种办法,做出来这种广告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然,倒是那张照片、广告,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位新郎穿着西装在抄党章,新娘穿的是传统服装,这里面很能说明问题。中共这些人的头脑,他们信仰的共产主义来自西方,要是穿着马褂抄党章就有点不对了;穿着西装抄写来自欧洲的邪灵、幽灵、一个德国的思想、俄国的主义,站在旁边穿着传统服装的女性,代表的就是中华民族的文化。就从这俩人搭配也看得出来,为什么中华民族的文化现在堕落到了目前这种状态,几乎是万劫不复的状态。

中华民族文化,跟随着来自西方的邪灵信仰,跟着它走,最后不腐败、不堕落才怪。我觉得如果仔细看这张照片,从反面去看也是有一定意义的。

主持人:新婚之夜抄党章,似乎是要求在洞房也要姓党。无独有偶,最近河南内乡县法院院长提出这样的提法:“论党性不论人性,论规矩不论初犯,论主观不论客观,论业绩不论原由。”夏明教授,您听到法院的法官、院长提出这样的口号您怎么看?中国的法治会走向何方?

夏明:接着刚才蓝述先生讲的,确实,一个穿着西方马甲的把中华文化给强奸以后,当然会产生很多问题。尤其中国文化基本是以人伦出发的,人道和仁义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基本的出发点。我们看西方,西方视人性为多角度,人既可以是政治的动物,也可以是社会的动物、经济的动物、道德的动物。

当把人性剥裂开来,或者把党性跟所有其他人性对立起来,中国共产党就把自己变成只是权力的政治动物,它忽略了其他如社会性、宗教性或伦理、道德等各个方面。所以我觉得当中共提出“党性要高于人性”,一方面就是要培养中国人的奴性;它所谓的“党性”就是对党的绝对忠诚、对党献身、党绝对正确。

“新婚之夜抄党章”的政治意涵也很清楚,不是男女双方要委身于对方了,而是他们共同把自己献给了党。所以我觉得党性其实就是扼杀人性。从某种程度上说,又回到了一千年的“灭人欲,存天理”,今天共产党的天理就是绝对控制,就是所谓它的党性。

主持人:说起党性和人性,不久前地产大亨任志强发表评论,说:“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当时遭到千龙网批驳,千龙网的批驳直指任志强“党性的泯灭,人性的猖狂”。我不知道蓝述先生您怎么解读这样的评价?

蓝述:共产主义运动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是彻底反对人性,和人性格格不入。人性有善、恶两面,共产主义的理想是按需分配,按需分配就是否定人性恶的一面,人性恶的一面也属于人性,也不能否定的。传统文化是以仁爱包容恶的一面;西方讲博爱,基督文化里面其实都是对于人性恶的一面讲的,并不是否定。

但是共产主义的文化彻底否定人性恶的一面,这是共产主义的理念,是它的思想论;共产主义的方法论是暴力革命,暴力革命就是否定人性善的一面,所以善、恶两面都被它否定了,当然就是非人性的。共产党在传统上知道暴力革命不好、否定人性善的一面人家不喜欢,所以它就造谣。怎么造谣?它就把共产主义的暴力革命和中国传统历史上的农民起义等同起来;但是它不能等同起来、不可能等同起来,是造谣。因为传统历史上的农民揭竿而起,是被腐败的官府逼迫得活不下去了揭竿而起,属于一种人身自卫、正当防卫的情况。

正当防卫和人身自卫是符合人性的,而共产主义把暴力革命的理念作为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不管哪里它都可以去暴力革命、都可以崇尚暴力,这是否定人性。任何时候、在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搞共产主义运动,结果必然是对人性的否定。

主持人:我们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我认为现在中国13亿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政治信仰,对中共那一套已经没有人买账了,包括那些共产党员都不会去听它讲。前不久习近平提出“两学一做”,学党章、党规;学习近平的系列讲话;做合格党员。你说党员会去听他的做吗?不会有人去做的啦!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在结婚婚礼上,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大家背毛主席语录,那时候还有极左的激情;现在去抄党章,有口无心,那个都是作假的,没有用的!你说洞房姓党,不是姓氏的姓,改成性别的性,那意思就对了!谢谢!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何先生觉得现在没有人相信党了。我想请教夏教授,出现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国际笑话,连国际媒体都在关注。这样的事情您觉得是文革之风有所抬头还是一种高级黑?有网友提出这样的概念。

夏明:如果从“高级黑”的角度,也可以看出中共党内意识形态的混乱。党内的各种派别今天面对目前中国的这种形势,确实没有办法进行党内的团结、整合,这当然是中共出问题、出现危机或者是政权要崩溃的前兆,而且政治精英之间分裂、相互进行内讧。另一方面,“抄党章”当然是穷途末路的表现;包括文革,文革也是因为毛泽东丧失了权力,走邪路维护他的权力。

今天中共所谓的统治阶级已经逐渐丧失了想像力、丧失了创造力,所以他们在文革中已经被证明失效的武库中寻找维持统治的方法,这一点也是非常清楚。

回应刚才何先生讲的,当然我们都知道那些东西是荒谬的,是共产党人做表面文章,而且许多人也会跟风表达政治忠诚。之所以有人这样做,因为共产党毕竟现在还是执政党。我们都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共产党即使在灭亡之前还掌握著各种资源,因此也有许多不良之辈拥护中国共产党,想升官、发财,捞取利益。同样,今天也会有很多人真诚地跟着利益走,不明辨是非,跟着共产党继续作恶。

我觉得有两个方面,一是现在广大网民对这种现象的吐槽,反映中国共产党的吸引力在逐渐消失,权力式微,光环已经逐渐退去;另外,我认为也不要低估权力阶层为了追逐他们的既得利益,推动他进行所有的作恶,甚至最后对人民可能会犯下更多的罪行,这种力量我们也不应该忽视。

主持人:我们今天提到中共所讲的党性和人性之间的对比,格格不入。我们看中共前宣传部长朱厚泽曾经提到过,这是一种党文化,而且他说,这是以党的名义、集体的名义、革命的名义垄断一切,消灭一切个性和自由。蓝述先生,不知道您是否认同他的提法?您认为中共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用党性取代一切人性?

蓝述:中共执政六十多年以后,它的意识形态已经彻底破产。今天是信息化世界,中国的老百姓已经看到了共产主义运动在全球彻底破产,中共的破产也只是时间问题。面对这种危机,中共没有别的办法,唯一只能用宣传手段,就是撒谎,共产党就是暴力和谎言。就像你刚才讲的,实际上它本来就是以党性泯灭人性。问题是现在要破产了,破产了以后就带来一系列问题,真要破产了这些贪官污吏要下台,面临丧失目前利益的问题,它只有用这种方法,希望能够起一点作用。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中共宣传系统那一批人是最僵化的人,从江泽民时期的李长春一直到现在的刘云山、搞那个唱红歌的薄熙来等这一批人都是最僵化的人,以及下面的工作人员,搞马列主义的理论系统、共产主义历史的研究这批人也不会做别的,你要他做别的东西他还真就做不来,他就只会这一号,就只能玩这个。所以他也玩不出别的东西来。说到底,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比如新婚之夜抄党章等,然后继续强调“螺丝钉精神”,把人变成共产极权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彻底没有人性了,变成了机器一样听话的东西。

夏明:我补充一句。确实像刚才蓝述先生讲的,这批人确实其它东西他根本也不会干。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看到在前20年,中共基本上围绕着经济,是一批工程师治国;今天,中国的经济也出现了各种危机,这些工程师面对经济也束手无策,所以权力斗争就激化起来。

现在出现的这帮人,所谓“推动宣传”工作的、要搞党性的,这批人其实就是政工师。现在政工师来治国就搞出这些荒谬的东西,一方面他们想掩盖经济上的危机,转移人们的视线;另一方面也确确实实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已经抛弃了过去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主要工作重点,而进入到更意识形态化的政治宣传工作格局。

主持人:我们接听观众朋友的电话,中国辽宁的杨先生,杨先生您好!

中国辽宁杨先生:您好。两位嘉宾讲的也挺好,是按照私人的看法。要是按照修行人的想法是啥呢?末法时期共产党实际是啥?就是魔鬼,来扰乱人的正信,就是祸人来了,说句大白话就是祸人来了。我就说到这儿。谢谢主持人,谢谢两位嘉宾。

主持人:谢谢杨先生。我们看到中共的媒体对这些事情也有它的说法,比如中共宣传部门掌握的机关报《光明日报》刊发文章,说“是人民选择了它(中共),也是历史选择了它(中共)”。现在的人们是这样认为的吗?夏明教授?

夏明:我们可以这样说,1949年,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也应该说是当时有一定的历史条件让中国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当时之所以能够获得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国民党政权中的反对分子和一些民众的支持,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共产党确实在当时玩弄民主、自由和解放的政治符号,给中国人民有一份政治承诺,要建立新民主主义,要让中国老百姓有平等、直接、公开的普选权,让中国变成一个解放的自由国家。

但是中共现在已经当政近七十年,基本上没有兑现它所有这些承诺;相反,它是反其道而行之。所以我认为,今天我们可以用中共原有的承诺来衡量它今天所有的做法,就可以看出共产党的狡诈、卑鄙、残暴。这一点可以让人们认清中共今天是没有合法性的,因为它是没有任何信用的执政党。

主持人:我们看到现在手抄党章已经非常流行,成为运动,许多访民也采用同样手段,在法院门前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举报贪污的官员。蓝述先生,您怎样看访民所采取的举动?

蓝述:访民采取这种做法真的是高级黑了!就到法院门口去抄党章,党章上写的“你得为人民服务”,你是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人民警察,你是人民的国家、人民的党,你就得为人民服务,那你为什么不为人民服务?中国老百姓非常能忍、非常可爱。在这种可以说没有任何权利的情况之下,想出这么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表达他们的心声。

回过头来我想补充一下刚才讲的问题,共产党讲“历史选择了它,人民选择了它”。但是我们不要忘了,历史的选择或某一个时期大部分民众的选择不见得是对的,“不对”的情况出现了怎么办呢?作为后代的我们,对于我们的前辈、我们的父辈和我们的祖辈做出的错误选择,我们有、我们有改过的权利。

中国共产党强调说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那是当时的选择,但是并不是我们今天没有把它改正的权利,我们有这个权利,是中共用这句话剥夺中国民众的权利。在中共执政六十多年以后,人们认识到了共产主义是巨大的错误,当时是我们的父辈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现在要改回来。改错的权利被中共给剥夺了!

夏明:我能不能补充一下关于高级黑?

主持人:好的!

夏明:高级黑的另外一种说法就是恶搞。现在围绕着抄党章,大陆民众把它恶搞,“抄”在南方可以有另外一种含意,包括我刚才说“党”和“章”也都有另外的含意。我们知道,以前艾未未就有恶搞照片“草泥马挡中央”;韩寒也有恶搞,用一只枪挡住裸体男子的中央,叫“挡中央”、“裆有枪”,就是党有枪。

抄党章运动,中国人现在把它继续恶搞,用非常下流的方式讽刺中国共产党,其实就是围绕“中国共产党”这个最核心的符号,把这个党变成肮脏、淫秽、淫乱的符号给抛弃掉,我觉得针对性非常尖锐也非常明显。

主持人:今天由于时间关系,节目就只能进行到这里了,非常感谢两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