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东园:这三件奇闻给现代人带来重要警示

有三件发生在清代的奇闻故事,对于现代社会和现代人都有重要的警示作用。

奇闻之一:巨盗齐大

清朝时的献县在现在的沧州境内,当时献县有一伙江洋大盗打家劫舍,干了很多坏事,齐大是其中的一个强盗。有一次群盗到一户人家抢劫,齐大负责站在房顶上望风。其中的一个强盗看到这家的妇人长得美貌,逼迫想要奸污她,用刀威逼,妇人誓死不从,这个强盗把妇人两手反绑,剥下衣服,让两个手下按住双腿,这时这个妇人拚命大声呼叫。

在外面房上放风的齐大听到妇人的呼叫,从房上跳下,挺著刀走进房间对著作恶的同伙喝道:“你们谁敢这样做,除非先杀了我!”然后目光像饿虎一样,做出决斗的准备。在这关键时刻,想要作恶的强盗退却了,妇女得以幸免。

后来这群强盗被官府全部抓获并且被斩首,只有齐大一个人漏网。这群强盗都招供说,官兵来抓捕他们时,他们都看到其实齐大就藏在马厩下。搜捕的官兵都说,在马厩来回搜了好几遍,只看见马槽下有一捆破旧竹子,大概十来根,积满了灰尘,看样子放在那里好多年了。

奇闻之二:史某拒色

清朝献县的史某,为人不拘小节,但豪侠仗义,嫉恶如仇,不能忍受人们肮脏不齿的行为。有一次他从赌场回家,回到村里,看到一对村民夫妇和孩子抱在一起哭泣。他的邻居告诉他:“这是因为他们欠了有钱人家的债无法偿还,准备把妇人卖了抵债。夫妇感情很好,儿子还没有断奶,所以悲伤。”史某问:“欠多少钱?”邻居回答:“三十两银子。”史某问:“妇人卖多少钱?”邻居回答:“五十两银子,是当人的妾。”史某问:“现在可以把人赎回来吗?”邻居回答:“合同刚刚签好,银子还没有交付,怎么不可以赎!”史某立刻拿出从赌场带回的七十两银子交给这对夫妇,说:“三十两银还债,四十两银用来谋生,不要再卖妇人了!”

这对夫妇感激不已,留下史某到家里,煮鸡做菜招待史某喝酒。喝酒正在兴头上,丈夫抱着儿子走出房间,出门前对妻子使眼色,意思要她用身体报答史某。妻子点头会意,开始用语言暗示挑逗史某。史某正色说道:“我史某半辈子做强盗,半辈子做捕役,杀人都不曾眨眼。要是让我在危急中侮辱人家的妇女,这种事实在不能干!”然后吃喝完毕,掉头离去,没有再说一句话。

半个月后,史某居住的村子夜里失火。这时正好秋收刚结束,家家房子四周都堆满了柴草,史某家的房子四周都是烈焰。史某估计不能够出去,只有和妻子坐在那里闭目等死。恍惚之间听到屋子上方有远远的呼声:“东岳大君有急令,史某一家全部除名!”随着呼声,轰然一声,房子后墙倒了一半。史某于是左手抱着妻子,右手抱着孩子,一跃而出,像有一双翅膀一样。大火熄灭后,计算全村被火烧死的人有十分之九。幸存的邻居都合掌说:“昨天大家还嘲笑史某傻,想不到你竟用七十两银子买了三条命。”

奇闻之三:交河苏斗南

清朝雍正癸丑正年,交河的苏斗南先生考试回家途中,在白沟河边的酒店里,遇到一个朋友,这个朋友是个刚被贬官回来。他们两个朋友一边喝酒,喝得半醉时,就开始发牢骚,借此释放郁闷,一起抱怨天理不公,善恶没有报应。

刚好有一个骑马路过的人把马系在树上,进来坐在他们对面,侧耳倾听了好久,对苏斗南说:“你怀疑世间没有因果报应吗?好色之徒,必然得病;嗜赌之徒,必然贫穷;抢劫之徒,必然被抓;杀人凶手,必然抵命;这些都是因果报应。当然,同是好色,禀性有强弱之分;同是好赌,手段有高下之别;同是抢劫,有首恶与胁从之差;同是杀人,有故意与误杀之分。那他们的报应,自然应该各有区别。即使报应,有的是功过互抵,有的是以明显的方式得报,有的是以隐晦的方式得报。有的人,功罪表现,还没有完结,须待他日。势不能齐,理宜别论。非常玄奥精微!你依照目前所见,而抱怨天道不明。说话太不谨慎了。再就你本人来讲,你的命中,应做到七品官。但是因为工于心计,趋炎附势,上天削为八品。您从九品升为八品时,心中暗喜,自以为是你心思聪明钻营得到的。殊不知:正是你的工于心计钻营,上天将你从七品给削降下来了。”

接着,那位神秘人物,又走进那个朋友的身旁,耳语了好一会儿,然后大声的说:“你的这些事,全忘了吗?”那个朋友听后,吓得满身是汗,问道:“我这些隐私,你怎么都知道啊?”那个人说:“人之所为,三界内的神灵尽晓。岂独我知!”说完话,出门上马,只见尘烟滚滚,转眼一会儿功夫就不见了。

阅微草堂笔记

这三个奇闻都出自清代作品《阅微草堂笔记》,《阅微草堂笔记》是一部值得一读的好书。

现在对这部书的一般介绍是:清朝短篇志怪小说,清代学者纪昀所作,主要搜辑当时代前后的各种狐鬼神仙、因果报应、劝善惩恶等之流传的乡野怪谭,或则亲身所听闻的奇情轶事;书中所涉及到的空间地域,范围则遍及全中国远至乌鲁木齐、伊宁,南至滇黔等地。著成于乾隆五十四年(1789)至嘉兴三年(1798)间。全书由“滦阳消夏录”、“如是我闻”、“槐西杂志”、“姑妄听之”和“滦阳续录”六部分组成,计五种二十四卷一千一百余则。

关于作者,就是大陆电视剧中戏说的纪晓岚。纪昀(1724─1805),字晓岚,直隶献县(今河北省)人氏。乾隆时进士,后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他曾总纂《四库全书》并纂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全书主编之一。

后人对《阅微草堂笔记》的评价相当高,但主要是集中在其文学成就方面。

现代人用唯物论无神论的观点解读著中华历史上优秀的文学作品,往往把作者真正想表达的思想当成所谓的糟粕和封建迷信来批判。像对于《西游记》、《红楼梦》等作品的解读莫不如此。

其实,《阅微草堂笔记》不仅仅是一部小说,而是一部真实的纪实和历史,作者客观冷静的记录了他的所见、所闻。纪昀在书的序言中清楚地说明了他写此书的目的。第一是求“道”:“文以载道,儒者无不能言之。夫道岂深隐莫测秘密不传,如佛家之心印,道家之口诀哉!万事当然之理,是即道矣。故道在天地,如汞泻地,颗颗皆圆,如月映水,处处皆见。大至于治国平天下,小至于一事一物一动一言,无乎不在焉。文,其道之一端也。……”;第二是“劝善”:“……而大旨要归于醇正,欲使人知所劝惩,……”

“道”是中华几千年来人们寻求的终极目标,对于天道就是宇宙的规律,对于人道就是人生存在的意义。纪昀在他对“道”的茫茫不懈求索中为我们留下了这部“求道”和“劝善”的著作,一定有他的深意,对于我们当今的现实来讲,一定也有意义。

三个奇闻带来的警示

第一个奇闻“巨盗齐大”,出自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滦阳消夏录”,这个故事告诉人们:盗亦有道,即使是一直干坏事的人,内心都有尚未泯灭的良知和善良,这种良知和善良会给人带来视死如归的勇气和智慧,并且会使人脱离邪恶得到福报和新生,得到上天的佑护。

在如今中共的各级组织和部门中,大部分成员都是良知尚未完全泯灭的人,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在中共的淫威下,为了自保主动或被动的在干著坏事,甚至在干著或是旁观著对善良民众更加血腥残酷的犯罪,那么,勇敢的站出来脱离中共,制止邪恶,不仅挽救了同胞的生命,也挽救了自己。

在第二个奇闻“史某拒色”中,纪晓岚对此评论到,史某立功而被上天保佑,捐钱之功占十分之四,拒色之功占十分之六。人类的道德观念的败坏和下滑并不仅仅是从现代才开始的,我们看到,在清朝的这个村庄里的人们的道德伦理很多已经是不正了。被史某救助的夫妇竟决定用性服务来报答恩人,于情可谅,但于人实在不符合人之伦理道德;史某出金慷慨救助危难中人,竟招致村人的嗤笑。

于是人们看到,人类道德人伦的败坏会遭到上天的惩罚,但符合上天做人标准的人会在天惩中被除名。现如今,中共制下的中国大陆,展现出繁荣娼盛的景象,上行下效,淫风性乱遍迹中华。史某的捕役身份也就是现代的警察,属于公务员,他的行为就像是一面镜子,反射出现在中共从上到下各级官员的丑陋。同时也给当今世人如何做人立下了示范,还提醒人们,对于没有了人伦道德的坏人,人不治天治的道理,以及人如何自救保命的方法。

第三个奇闻“交河苏斗南”,出自《阅微草堂笔记》的“如是我闻”。“西游记”中的一首诗可以作为这篇故事的注释:“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道德和文化都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人们因此而不敢肆无忌惮的做坏事。

自从中国共产党彻底摧毁中国传统文化和道德之后,中华大地一片乱象,无数罪恶正在发生。“三尺头上有神灵”,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有无数双神的眼睛在注视,都将被记录,做的恶事都要偿还。这也提醒那些现在还在为中共对民众犯罪的人记住这一点。

这就是清代三个奇闻带给现代社会和现代人的警示。

──转自《大纪元》 文章有删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