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点击】台湾地震:罹难者遗体全数找到搜救完毕

【新唐人2016年02月15日讯】【今日点击】(2453-1)

提要
台湾地震罹难者遗体全数找到搜救完毕
北京将旺角骚乱归咎于激进分离份子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今天早上在找相应的文章和消息的时候,看到一篇文章不太长。

说一个菩萨遇到了一个流浪汉,这个流浪汉看,说菩萨老有人给您上香拜你,这事就是让我挺妒嫉。就你有什么本事人家拜你不拜我,要不然咱俩换换,菩萨说 行啊!这个换换可以啊!

你只要有一样能做到就行,他说,那什么?很容易,不开口,不开口,流浪汉说行啊!我肯定能做到,菩萨就跟他换了,就说流浪汉跑到那供台上去了。

当他上到供台上的时候呢,一个财主进来了,财主进来了磕头,说这个我什么都有,我现在就是希望这个菩萨,因为财主不知道换了,希望菩萨能够保佑我家里面如何如何,反正就怎么好吧,就说了这么一个概念,扭脸儿走了。

走的时候钱包掉下来了,他自个儿钱包掉下来了;然后进来一个穷人家里有难,磕头,说菩萨帮帮我吧我实在没办法啊,我家里缺钱啦,就缺这点钱,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家里有人得病了。

刚磕完头一抬身,看那个财主掉那个钱包了,菩萨显灵了,喀喀,紧跟磕几个头,捡了钱包走了。这个时候这个流浪汉就有点憋不住了,就说这个钱包不是你的,你怎么捡走了?

他想想他说我跟菩萨说了我不能说话,没说话,这时候又进来一个渔民,这渔民进来就磕头说,我啊要出海了,出海是件大事,你得保证家里面,就说我出海能够平安。

就他磕头的时候,这个富人就又回来找钱包哩,钱包一看地上没了,他知道掉了嘛,所以他就认为是这个打鱼的这个抢了他钱包了,两人就争执了。

就在这个大堂里争执上,这个流浪汉实在憋不住了,就说这事你们俩都晕了,不对,是刚才那个要饭的那个穷人把钱拿走了,你不能冤枉这个打鱼的。那一看赶快追那个去吧,就追那个捡钱包的那个去了,这事就化了。

这事刚化完那菩萨不干了,边上那菩萨跟那流浪汉说你赶快下来,该干嘛干嘛去,跟你说不能开口,你坏了事了。这流浪汉就心里,不可能啊!这事实就是这样的,这是公正啊!这是公平啊!

那菩萨告诉他什么,菩萨说那个富人丢点钱,他是减少他的业力啊!他家里要遭灾的,你不让他施舍这点钱,他家里有人会倒楣的,会死人的!那个穷人家里是要死人的,他本来是富人施舍这钱就是为了给那个穷人,那穷人拿到那个钱,家里的生命就得到了这个报。

就说他有一个好的回报,对吧!然后这个打鱼的他要跟富人打起来,打起来的原因是耽误他的出海,耽误他出海是因为他出海会遇见风暴,他会死的,就把流浪汉轰下去了。

什么意思?在人的层面发生的一切的对与错,有着它背后的原因。人最生活在最现实中,却是最虚假中,人为自己的利益乃至为自己的道理,去动刀动枪去寻找公平的时候,当他失去人性的概念,当他失去生命的理念的时候,做的都是错的。

站在我的话站在肉身的角度,有着它一番的道理,但这一番的道理不顺应天意的时候,它是错的,而这一番道理你看起来是对是错,你表现出来人的这一层面你表现出来对与错,它是给人的这层面,单一的生命层面的一种表现。

里面表现出人的善与恶,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在一个人性的社会中,在一个人性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如果他真正能做到对生命尊重的话,他表达出来的行为,让人们能够体会到这一点。

台湾地震罹难者遗体全数找到搜救完毕

BBC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台湾地震所有遇难者的遗体全数找到,搜索完毕。就这一个标题,你就知道,大家能够体会出生命的尊重的涵义。

2008年四川汶川大地震死多少孩子,曾经有着著名的人士拿出这些孩子死去的名单,他受到了党和国家的,他受到了这个国家机器的残酷的镇压。

毒奶粉到底有多少孩子,你有人数吗?没有,对不对!天津大爆炸有多少,有人数吗?那我们再说近点,深圳滑坡类似,对吧!

台湾台南市市长赖清德13日表示,倒塌的维冠金龙大楼找到了最后一个遇难者的尸体,那搜索任务告一个段落。而最后一个找到的尸体是大楼管理委员会的主席谢镇宇,也许是要等所有人离开,才会坚持到最后一刻,这是赖清德对最后一个找到的人的评价。

而最后一个被找到的人是有名有姓,他是在哪儿的,我们刚才说了事情发生在台湾,对比著大陆。而处于台湾与大陆两者之间的香港,香港的统治者正在走向大陆的概念。

北京将旺角骚乱归咎于“激进分离分子”

德国之声有篇报导,文章题目这么说的:北京将旺角骚乱归咎于激进分离分子。

香港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星期日对旺角事件表示震惊和痛心,发生了多长时间,星期日,星期日是情人节那天,都初七了,他才表示震惊和痛心,这里头鬼东西多了,并对激进分离分子给予谴责。

梁振英也强调,抗议者多为无业游民,不代表香港民意。把利用玩弄香港的老百姓,目的是作为他的暴政,他自身暴政的借口。

我跟大家讲过要相信善的力量,而不是相信暴力的力量,革命在这个环境中是共产党说的,共产党革所有人的命。那别人很多人面对暴力的行为,共产党暴力的行为,也想采取革命的态度去对待,是错的。

它最希望你革命、最希望你暴力,这就是梁振英的态度,这也是张晓明的态度。但张晓明在这件事情,这个时候发出声音,很诡异的。

因为在过去的时间里,是中共外交部发出的声音,而这件事情不归外交部管,应该是中联办,应该是港澳办,可是他们却迟迟不出声音。

那外交部的讲的说法就是暴徒,暴动,对吧!然后香港太阳报出现了平暴的说法,这是很诡异的。

可是在这件事情之前,2月1日中纪委派出了高官进入了港澳办查著中联办,那在这个背景之下,那在大年初四、初五,在香港3个地方,连续出现了垃圾桶爆炸,和8号货柜码头出现了2个货柜的大火,5次爆炸声音。

警方把它列为其中有2次列为是有人故意纵火,那有人故意纵火,跟旺角事件之间有人说,没有一种绝对的联系,

但是在梁振英的眼睛里,在中共原来的曾庆红整个派系当中,港澳办、中联办、梁振英的这一个角度看,它是一脉相承非常吻合的。

因为从大年初一的暴力,走到大年初四、初五的有人故意纵火,那为了香港安危一定要通过23条。

而当年的23条,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拿出的23条遭到了50万人香港人自动上街抗议游行,迫使董建华下台。

所以香港人的你的任何行为,只要跟暴力有关都会被梁振英使用得淋漓尽致,香港人、香港媒体、香港的某些年轻人,当对中共的邪恶不能熟知的时候,都成为了中共最上层,中南海打杀的棋子,都是被利用的。

真正的邪恶在我的眼睛里,这是一种邪恶的过程了,彰显的邪恶的过程,对吧!

本身是暴力之源,但它却以正义的名义,以正义的名义来扼杀香港人,人性与自由的环境。

这集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