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看到指路灯塔 改变了观念和人生道路

【新唐人2016年01月18日讯】在人心急速下滑、自然环境不断恶化、各种疾病防不胜防的今天,是法轮大法荡涤了我们心中的污浊,是师父净化了我们的身体,创造了人人向往却又难以达到的奇迹:整整十八年,没有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妻子健康,全家上下其乐融融。

我是一名伤残军人,偶然间,我看到了指路的灯塔。一九九六年九月,我有幸得闻法轮大法功效奇特,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为治病,我曾喝过多少碗苦涩的汤药,结果并没有什么改善。有一次我甚至气得把药罐子都摔到外面去了。为治病,我跑过多少药店,去过多少大大小小的医院。为治病,我拜访过许多气功师,去过上海,去过郑州,结果就不用说了。而现在,未曾见面的李洪志老师,他传的法轮大法却让我在短期内就获得了多种慢性病的康复。

从此,我没有了身体上的多种病痛,没有了那种病态的不能自控的精神上的忧愁、忧郁,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身心健康”的人生的美好。这里再把我和我身边、我附近的几个人修炼法轮大法的变化如实告诉大家。同时见证著大法的威力与超常。请看来自明慧网的报导。

找到人生指路灯

〔大陆江苏来稿〕我是一名伤残军人,当兵期间参加修铁路被飞石砸断一条腿。治疗终结退伍回乡后,留下了许多慢性病。而且这意外的打击使我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此后我长期精神郁闷、忧虑,后来又得了抑郁症。

当时我才三十多岁,却整天老气横秋,精神不振,病痛缠身,情绪低落,影响工作,影响人际间的交往。我内心深处充满了痛苦,曾经多少次强烈的祈求摆脱这种困境。于是我开始尝试多种药物疗法、食物疗法、体育疗法、气功疗法。而结果总是收效甚微,或者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在人生的茫茫大海中,我苦苦的挣扎,坚持不懈的寻找著摆脱厄运的出路。

偶然间,我看到了指路的灯塔。一九九六年九月,我有幸得闻法轮大法功效奇特,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因为受伤的那条小腿疤痕多,压上去疼痛难忍,所以当时第五套功法静功打坐我暂时就没炼,只炼了其它四套。

到一九九七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也就是公历四月份,有一天早晨我照例起早步行去炼功点,参加镇上的集体炼功。走着走着,偶然间感到走路很轻快、很轻松。再有意感受一下,好像是原来的病都没有了。

我当时既高兴,又将信将疑。为了解除疑惑,我就想试验一下。我在部队负伤的时候消炎抗菌的药片吃多了,患有比较严重的慢性浅表性胃炎,空腹时不能吃甜的东西和油炸的东西,一吃胃就难受。现在真的好了吗?于是第二天早晨我就有意买了两根油条,结果吃下去什么反应也没有。这个时候我才确信折磨我二十多年的胃病真的好了。同时我也感受到,负伤以后留下的腰腿痛、头痛病、抑郁症和退伍回乡后新患的腰椎骨质增生全都好了。

朋友,你知道吗?为治病,我曾多少次挨过扎银针、打水针的痛苦。我受伤的那条腿肌肉萎缩,一般情况下不用来打针,平时只是在好腿上打。结果打起了一个硬包,直到修炼法轮大法几年以后那硬包才消失掉。为治病,我曾喝过多少碗苦涩的汤药,结果并没有什么改善。有一次我甚至气得把药罐子都摔到外面去了。为治病,我跑过多少药店,去过多少大大小小的医院。为治病,我拜访过许多气功师,去过上海,去过郑州,结果就不用说了。而现在,未曾见面的李洪志老师,他传的法轮大法却让我在短期内就获得了多种慢性病的康复。从此,我没有了身体上的多种病痛,没有了那种病态的不能自控的精神上的忧愁、忧郁,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身心健康”的人生的美好。

我对李洪志老师和法轮大法感恩的心无以言表。这里再把我和我身边、我附近的几个人修炼法轮大法的变化如实告诉大家。

我的老父亲年轻时就患有萎缩性胃炎,一直没有治好。医药资料上说这种病到后期可能恶变转化成胃癌。年老退休后他又患有大脑供血不足,眩晕症,发病时容易摔倒。后来我教他修炼法轮大法,虽然他修炼的不那么刻苦,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竟也治好了那两种老毛病。而且在医院检查时发现年轻时得过肺结核遗留下来的钙化点也不见了。他老人家活到九十一岁才去世。

我妻子原来患有十二指肠球炎和眩晕症,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就康复。前几年,有一次我不在家时她突然出现半瘫的症状,儿子把她送到医院,一检查说是脑梗。在医院只住了一个星期就基本康复。出院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血压很快趋于正常,于是停止了各种药物治疗,并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我本镇的米厂某男职工,四十岁左右,患梨状肌综合症,因腰腿疼已经停班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多月,病症完全消失。原来平地走路都有疼痛,炼功后到他姐姐家去抱着小孩上几层楼也没有反应。

住在邻近乡镇的我的一位朋友,原来嗜好烟酒,时不时的胃疼。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胃病明显好转,而且再碰烟酒就觉得味道不好闻,自动戒掉了烟酒。既有益于身体健康,每年也省下了一笔开支。

同样患红斑狼疮,一个生一个亡。某某女生,三十出头,家住我们邻近乡镇。一九九八年一次专程去上海大医院治疗红斑狼疮,住在亲戚家。邻居家有修炼法轮大法的,知道她是来治病的,就向她介绍法轮大法。她看了一些康复病例的资料,将信将疑的问:这是真的吗?人家说:你试试吧。于是她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开始参加读书、炼功。一个月下来周身出了许多脓痾子,按照修炼的说法,就是让她不断的向外排病气。病气排掉了,身体也就康复了。康复后她高兴的回到家乡,骑车到我们镇上的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十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她身体还好好的。

可同样患红斑狼疮的另一个女士,就没有这样的幸运了。那是我们本镇一位熟人的女儿,她当时在南京某电视台工作,正准备调往北京某电视台,却突然发现得了红斑狼疮。结果只好放弃那次调动的机会,留原单位休病假治疗。今年前不久我们同年当兵的朋友聚会时,有人告诉我,那位熟人的女儿因治疗无效已经去世了。有不少人知道,红斑狼疮被称为第二癌症,治疗上是相当困难的。在省城电视台工作享有比较好的公费医疗,却没能治好,而修炼法轮大法一个多月就能获得康复,这不是人间奇迹吗?

其实,修炼法轮大法出现的奇迹太多了,说也说不完。我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自从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体状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现在的身体素质远远超过十多年前五十多岁时的状况。不但原来有的病没有了,而且像感冒之类的流行病也上不了我的身。现在的我,精力充沛,心情愉悦,性格开朗,思维敏捷,记忆力也增强了许多。

法轮大法改变了千千万万修炼者的身体,改变了我们的思想观念,改变了我们的人生道路。

──转自《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