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评】习近平亲赴乌镇 暗含重大举措

【新唐人2015年12月22日讯】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乌镇召开了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次大会与去年最大的不同就是习近平亲赴乌镇。习此行仅仅因为中国网民众多(已达近7亿),还是另有意义?下面我们分析一下。

李天笑:观众朋友大家好,现在又到《李天笑快评天下事》,今天跟大家聊的题目是“习近平乌镇之行战略目的何在?”12月16日至18日在浙江乌镇举行世界第二届互联网大会。今年这个大会跟去年最大的不同是习近平亲赴乌镇。习近平此行仅仅是因为中国网民众多呢,现在大概有近7亿网民,还是另有意义?下面我们就来分析一下。当然啦,精确的说,中国现在已经有6.7亿网民,有400多家网站,这个数字是比较庞大的。这些当然都是重要因素,但是我觉得习近平亲自去还有重要的战略目的。下面我们就具体分析。

首先,我觉得习近平乌镇之行是跟他进行军改、在金融领域清理江派、同时攻上海帮是一脉相承的,都是要针对江派而去的,冲着江派而去的,这次主要是冲着江派对互联网的控制权而去的。实际上就是要夺回对互联网的主导权。下面我们可以直观的具体分析。

我们这次看到和去年一样,江绵恒两次被禁止露面。我们知道江绵恒现在是在中国的互联网界和电信业当中是具有一定地位的。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两次被拒露面,这个当然绝对不是偶然的现象。与此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朱镕基的儿子朱云来两次在互联网大会上高调露面,去年在小组会议上还发了言,今年在一个饭局上跟互联网的大佬一块吃饭,这个照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那么现在江泽民的儿子他是搞互联网的,却被禁止在互联网大会上露面;而朱镕基的儿子没有任何职务,在互联网大会上频频高调露面。这个当然说明很重要的问题。

我们知道当初江泽民执政的时候对朱镕基一直是采取打压、排挤,而且双方在重大的关键问题上是具有不同的立场。江泽民最主要的罪行就是在过去十多年当中,当然江派现在继续在捣乱、继续在执行这个政策,就是对法轮功的镇压、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且规模很大。当初在1999年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申诉的时候,朱镕基曾经亲自出来接见,做出了比较公正的处理方式。后来江泽民是暴跳如雷,指著朱镕基的鼻子大骂。所以双方在这个重要的问题上是有分歧的。

那么现在江泽民的儿子被禁露面,而朱镕基的儿子频频露面,这个当中的意义是什么大家可以去分析。当然我觉得是在点题嘛,就是借儿子打老子,就是借打江绵恒在打江泽民,这个是很明显的。

另外在2014年2月份的时候,习近平亲自成立了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亲任组长,这实际上就是在网络信息这块抓主导权,打击江派。刘云山因为他主管宣传、文化还有网络这一块,他还管传统的媒体。但是网信办这一块实际上被习近平已经拿下来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近几年我们看到江绵恒控制的中移动的高官频频落马,同时江绵恒连续失去中科院副院长和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的职位,而且现在中国联通也出现了陷落,也开始陷落了。尤其重要的是,上海市副市长艾宝俊被抓。我们知道艾宝俊实际上是江绵恒的一个重要的马仔,是习近平清理江派、打击江派的一个重要措施。打击江绵恒实际上就是打击江泽民。

所以第一点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亲自去乌镇互联网大会就是要夺回对互联网的主导权,在互联网领域清理江派。这是很明显的,这是第一点。

第二个,我觉得习近平想借这一次互联网大会发出逐步开放网络的信号。在这之前我要讲一个背景前提,当初提出来要把中国互联网建成一个封闭型,跟世界互联网隔绝的概念和一系列的做法,这实际上是江家父子、江绵恒他们提出来的,而且他们在实施。实际上这跟习近平没有任何关系,不是习近平搞的。当初建立这个系统花了100多亿,建立世界最严密、全方位监视民众的监控系统叫做“金盾工程”(Golden Shield Project);还有一个是“长城防火墙系统”(Great Firewall)。这二个系统就是江家父子建立来一方面是对国内民众进行监控,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控,打击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个,阻止中国互联网和世界互联网之间的信息流通,为这个目的所建立起来的。

我们知道12月9日,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原副局长马晓东,他也是金盾工程主要的骨干、总工程师,被审判,而马晓东实际上就是江绵恒的一个重要的马仔。换句话说,习近平已经在清理在互联网系统当中的江派残余势力,这已经在进行过程当中了。当然了,这是一个背景。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次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发出的是什么信息?习近平发出的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这么一个概念。这个互联互通的概念恰恰是针对江绵恒、江派他们搞的一个封闭型的中国区域性网络系统这个概念而去的。双方完全是针锋相对的,而且习近平就是在清理和打击前面的封闭型网络系统这个概念。

还有一些非常明显的迹象,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执政以后,在百度上时不时的可以搜索到一些敏感的信息,比方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江泽民卖国的罪行、还有一些人权的信息,这些都可以搜索到,当然这些都是一些信号。

另外,我觉得习近平与中共的网络政策很大的不同在于对西方互联网公司采取一种谨慎的、欢迎的态度。我们知道实际上这就是在否定江泽民他们搞的排挤、打击西方网络公司这种措施。习近平和王岐山曾经亲自接见过脸书的总裁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习近平亲自跟扎克伯格有多次的互动。在这次访美期间,在旧金山,习近平跟扎克伯格有过短暂的交谈。而且特别有意思的是,习近在访美前夕,在脸书上建立了自己的主页。脸书是一个社交平台,它直接跟一般的老百姓建立关系、交朋友。习近平这么做当然是深有含义的了。

还有,据国内的消息,前一阵子谷歌在国内部分的解禁,确实可以上谷歌,这是不是意味着谷歌将重返中国呢?现在我们还不能够完全这么说,要进一步看,拭目以待。但至少这释放了一个信息,就是习近平跟原来的中共领导人不一样,而且采取的网络政策也不一样,确实有变化,可能预示著网络会进一步开放。这个我觉得就是释放这么一种信息,实际上就是习近平去的第二个战略目的。

第三个,习近平在这次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提出来的命运共同体、打击网络犯罪、国际反恐公约等这些概念,实际上我觉得就是要求国际配合共同打击江派的黑客力量。这个可能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前一阵子中美双方在美国举行了关于网络安全的高层会议,在这个会议上,中方首次承认对美国政府数据库进行袭击。但是否认这是中国政府干的,就是承认是中国的黑客干的,但是否认是中国政府干的。很多人觉得很难理解。

这里面有一个提示:就是在这一次乌镇互联网大会前夕,中纪委的网站遭到黑客袭击,这是中共自己的媒体报导的。那么谁会去袭击中共的中纪委网站呢?我们知道中纪委是习近平、王岐山用来反腐打江的重要利器。这说明有一股反对习近平、跟习近平捣乱的一股黑客力量,我觉得这股黑客力量实际上是跟袭击美国政府的数据库、美国公司的数据库,这二个黑客力量是一股力量,都是江泽民安插在网络界的黑客力量在干。所以说习近平在乌镇会议上提出来的打击网络犯罪,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我觉得就是针对江泽民的黑客力量,朝江泽民安插在网络界的残余势力而去的。

总而言之,习近平这次亲赴乌镇,实际上跟他搞军改等的战略目的是一样的,都是彻底清除江派,因为这对习近平来说是生死攸关的。 好,这次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