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火烧邱少云为假?中共党史“步步惊心”

【新唐人2015年05月05日讯】【热点互动】(1307)邱少云,董存瑞,黄继光等名字,对几代中国人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中共所谓“英雄”人物。然而近几年,其事迹遭到多方质疑。近日,就火烧邱少云是真是假,官媒和网民展开大论战,分析人士列出官方报道中十几处疑点。为什么这样一个陈旧的话题突然成为网络热点?党产英雄们的事迹是如何被“提炼”出来的?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最近,中共历史上树立的几个英雄人物成为大陆的热门话题。火烧邱少云到底是真是假?官媒和网民展开大论战,有分析人士列出官方报导中十几处疑点。

为什么这个陈旧话题突然成为网络热点?今晚我们请来二位嘉宾为我们分析一下这个事件的起因,以及由此在不同层面上反映出来的问题。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好。

杰森: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在Skype的赵培先生,赵培好。

赵培: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还是按照惯例在节目的开始,我们先来看一个相关的新闻短片。

中共军报《解放军报》3月29日报导,有多名军事院校教员表示,当前中共党史军史课,有“步步惊心”的感觉。

报导说,寒假期间,南京炮兵学院军史课教员李春英副教授在备课时,因为网络上关于“张灵甫是不是抗战名将”的口水战,颇费了一番脑筋,因为这个人物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课堂上绕不过去的问题。

另一名教员谈到在课堂上被学员质问:“您难道不看微博吗?您刚才讲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

由于这篇报导,关于邱少云事迹是真是假,在各大媒体、网络微博热闹地被议论著。

居住在北京的华颇回忆小学课本里面宣讲的:26岁的邱少云在一次执行伏击任务时不幸被敌方燃烧弹击中,全身在燃烧,但为了不暴露目标,始终在火中纹丝不动,以自己的生命换取了战斗的胜利。后来,他被中共封为“革命烈士、一级战斗英雄”。

事实上,早在多年前,就有人提出质疑,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等,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不爆炸?

有网友说,我们尊重并敬仰已牺牲的英雄,但绝不接受官方夸大与虚假的宣传。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我们今天谈的话题和人物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欢迎观众朋友们随时打电话发表您的观点,或者向嘉宾提问。

我想先请问杰森,我们看到新闻中讲的,其实黄继光、邱少云、董存瑞也好,对他们疑点的质疑和分析,前几年就有了。但是为什么就这段时间它突然成为一个热点?而且似乎是《军报》自己的一篇文章引发的。

杰森:是个发酵效应。在整个网络广泛传播的过去这10年里头,很多文章有关比如对黄继光的质疑、对邱少云的质疑,它这是5、6年前,7、8年前的作品。这个作品在民间中传,逐渐逐渐的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正好这个时候很多网络上的东西逐渐进入了实体社会,比如说进入课堂了,就质疑教军史课的教师。

主持人:说难道您不看微博吗?

杰森:然后军报的记者居然把这个报出来了,甚至用党史军史“步步惊心”,这样子非常有趣的描述这个概念。那么到底是军报的这个记者脑残,违背自己去做这个事呢,还是他另有用意?我不可知。我更期望是这个党史报的记者他事实上也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

主持人:引发这样的讨论。

杰森:用这样一个方式,然后把这个事情抖出来,抖出来以后引发更多的人关注这个事。以前可能还没有注意到的,从网上传到实体报纸,从实体报纸再传回网上,更多的研究,最后就变成一个网上热议的话题。

当然还有一个现象,现在网上又有一个毛派,也有一些五毛,在上面拚命地维护中共传统上的一些概念人物、所谓英雄人物,他跟你辩、跟你争。如果没有争辩,大家都这么认可,网上说一下这事也就过去了。偏偏有很多毛派、毛左拚命在跟你争,争的过程中引发更多的人参入讨论,所以这个事情就变成一个网络现象。

所以这个事情某种意义上讲是党媒做了推动力,毛左使这个火一直灭不下去,所以这个事情就越烧越旺,使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中共党史“步步惊心”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党史“步步为虚”。

主持人:赵培,刚才杰森谈到网络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甚至网络和实体社会的互相回馈。但是这次为什么《军报》、《环球时报》、《中青报》这种官媒全部卷入这场论战,而且似乎在网络也上做了相当多的推动?

赵培:这也是因为民众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认清了中共的英雄人物是造假。这次的事情从《军报》的这篇文章起,然后网络就开始质疑,邱少云确实是假的!黄继光也是假的!赖宁也是假的!这样质疑下来,《军报》就出来说,他们之所以能做到这个地步,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军人生理学、特殊军人心理学,已经开始反科学了。这样百姓还不相信!那么百姓就把它的各种英雄人物起来用科学去分析,它必然是一种什么结果。

这个时候,中共的各大媒体又参与进来,甚至是打棒子式地去威胁网民你一定要相信。那么这个时候是越描越黑。比如说它提出一个观念,说:“一个不尊重英雄的民族是没有未来的。”然后网民就反驳说:“是啊!我们有自己的民族英雄,像岳飞、韩信这些大英雄我们尊重了几千年,我们的民族有未来。这些假英雄是你中共报出来的,是烘托你中共的精神的,那么这些英雄我们不承认是民族英雄。”所以它越描越黑。

那么达到下一步的一个顶点事件是一个叫“作业本”的网络名人,他跟加多宝之间有一个互动,说他开烧烤店,加多宝会赠送他10万瓶凉茶的事情。这时候被中共逮到这个事情,然后它们以这个事件,把网路名人“作业本”2年之前说赖宁和邱少云烧烤的事又拿出来大打一通,等于把“作业本”做成了一个反面典型来大打一通。这个意思是说你不听我们的舆论宣传,我们就打着你让你相信。

那么《军报》再发展下去,就是说不能质疑毛泽东,不能质疑中共历史上竖立的英雄人物。那么到今天为止它又开始说,你甚至不能说中共的军队里面出现的内斗和贪腐现象,甚至威胁说因为造谣已经抓了很多人。可以说中共在这场论战当中打到最后,它完全是输给了百姓的力量,完全是靠一种暴力来解决网络上言论自由的问题。

主持人:我还是有个问题,像刚才杰森您也提到说现在这些媒体,如果没有这些争论,这个事情本来可以过去。但是我的问题是似乎现在中共的媒体,不管是因为毛左的原因也好,五毛的原因也好,变得更加强硬。比如说像前一阵子毕福剑的事情也是,它一出来,就是强硬的排山倒海的批评就出来了。那您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现在毛左也好,就是这种倾向特别强硬呢?

杰森:确确实实中国出现了一个毛左现象。这种现象非常明显,在过去这半年里头,这个势力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我甚至怀疑高层有指使,在民间到底层,你甚至到中国的一些公园里,有人甚至在公园早上集体不练身体了,就在那里喊“毛主席万岁!”这种民间的毛左现象事实上可能是高层一脉相传下来的一个引发社会的一个普遍的现象。

毛左这些人有四面出击的因素在。毕福剑这个事情,有人就分析说,事实上毕福剑是“躺着中枪”,现在中国在饭桌上骂中共的人太多了!但是它这个录像就被告密似的揭发出来了。

主持人:后果很严重。

杰森:而且一揭发出来,整个来说的话群而攻之,一直到把他从中央电视台赶出去。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是毛左在用这个作为例子,恐吓那些现在已经普遍成为风气的全国骂中共、骂党史这样的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它甚至用告发式的,极不道德的告发式做法,把已经形成的全民骂中共的社会氛围想压制一下子。

所以整个这个过程中,它在这个事情上也不是放嘴,就拚命地咬著这个事不放。它以为在这个搏斗过程中,它仍然能胜利。但是不幸的是,跟它搏斗的不是一个名人,而是无以计数的中国网民,而这些中国网民又拿到了真正的真理。这个时候,它的搏斗就变成无赖式的辩论了,所以很多它们的逻辑就变成了威胁了。比如《环球时报》说,绝不能让这些污蔑我们党史的人有好日子过,要付出代价。已经成为赤裸裸的威胁了。

但是这是一种无力的表现,就是在中共完全站不住理的一个战场挑起的舆论战争,用中共的语言说,最终它们被人民的汪洋大海,用真理把它盖下去了。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像您说的“步步惊心”,其实是因为很多人开始独立思考了。比如他说生理学上不可能,且不说它是不是可能,但是我觉得提问的这个人至少他是非常有自己独立的想法。

我想问一下赵培,之后中共的党媒开始说在军人生理学是不是能够有特殊例子这方面大作文章。您怎么看在这个层面上的辩论?

赵培:其实中共可以说它之前是一直用科学作为一个棒子去打击任何的信仰;这一次它却是走到了反科学的立场上。因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不光生理上不可能,而且是物理上也不可能。比如说刚才提到的爆破筒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中共提到两种说法,一种是压在身下,一种是交给战友。

那么生理上不可能呢,最突出的例子是中共的《军报》为了证明中共说的生理学上和别人不一样,它举了一个在朝鲜战争当中一个通信兵,用身体把两个电话线接起来的现象。它说这就是特殊的生理学,军人能够扛得住。

然后有好事的物理学学生就研究,这个电话线的电流要达到35毫安才能够通话,达到这个等级由于人体导电的各种因素,加到人体身上的电压能让这个人即刻死亡。在这种情况下,你是生理上再怎么可能都不可能!所以说中共反而这一次自己站到了一个反科学的立场上,让网友觉得啼笑皆非。

主持人:是。

杰森:在很多时候中共造了很多假,比如说刚才它是用自己造的一个假,就是用身体连电话线这个假来佐证中国的军人是特殊材料的。事实上这个事情呢,中共反复在历史上造了很多。你比如说这一次在有关邱少云的这个事情,中国的有些五毛、或者是毛左,也拿起中共历史上造的另一个假,比如说中共演天安门自焚,说有一个王进东坐在那儿,浑身烧焦了还在那儿喊口号。他就说你看,王进东能那么做,邱少云当然也能做!但是他不知道王进东完全是假的。

就是说甚至很多时候,中共已经让中国人被中共灌输的那些假东西,灌输十几年的过程中,它甚至用假的事情作为真实的例子来证明另外一个假的事情。所以有的时候你不挑出它这些东西,你根本就没办法跟它推理的。

主持人:在里面绕不清。其实我觉得这生理学上是不是可能?这里你还可以说它有一些主观的因素在里面。但是另外有一些文章的分析,是列举了官媒报导中十几处自相矛盾、有疑点的地方。它是事实。针对这个,官媒就说了:英雄形象经过反复传播,或许有一些经过提炼的元素,对这一点社会是理解的。但它没说这个社会是什么社会。杰森,您认为官媒说的“提炼”指的是什么?

杰森:当然就是造假啦!它自己这句话就承认了,说:对不起,我们夸张了,我们夸张得非常离谱,我们夸张得已经到了写小说的程度了。

主持人:它的夸张包括说,有多少士兵参加了潜伏?从500人到52人不等。那么这个邱少云和战友们潜伏的地方离敌人有多远?从500米到5米都有。

杰森:换句话这么说吧,这些细节在我们写小说的时候,情节不需要,所以我们不用告诉你。中共在事实上纠缠的话,它自己知道它纠缠不清了,但后来它的媒体已经变成什么了?已经变成了泼妇骂街似的,你说我们这些革命英雄都是错的,那么难道我们所谓的解放战争胜利也是错的吗?然后我们朝鲜战争胜利也是假的吗?就是表面你看好像已经到了不讲理的泼妇骂街了。当然我说确确实实实朝鲜战争你没胜利,朝鲜战争充其量是个和谈。

但是你要是从它言论上来看的话,写这个文章的人,他并不是真正的泼妇骂街,为什么呢?事实上它所有竖立这些英雄人物的最根本原因,是想使得中共历史上所有这种不正义的战争、不讲理的战争、没有任何根据的战争,把中国老百姓血肉之躯当炮灰的这些战争,给它一个合理性。

你知道当朝鲜战争,现在回头看只不过是给金家立了一个王朝,给金家三代有一个机会继续残害北韩人民。那么它的战争从历史看,当时就已经不存在它的合理性了,它现在更没有合理性。那么这个战争唯一还能生它的地方,就是历史上它塑造了一些感人的军人形象。它事实上是靠着一种人情来冲击、阻挡人的理性思维。就是说当它竖立越多英雄人物的时候,那么这个战争本身的合理性、正义性越是质疑的。

它在2年多的朝鲜战争,它就竖立了无穷的英雄人物。小时候学的多少课本也就是朝鲜战争,因为朝鲜战争整个是不存在的。解放战争它也竖立了无穷的英雄人物,那英雄人物其实也是因为解放战争本身挑起的内战,事实上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整个给中国人也是带来了无穷的涂炭。

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中共媒体,你再仔细分析,把英雄人物和它的党史真假结合过程的这个联系看似不合理,其实可以说它们是心虚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呐喊。同时可以看到,如果我用阴谋论的角度来说,也许是不是有更深刻的,有一些编辑人员事实上是想让人更深入的思考,为什么它们要竖立这些英雄人物?为什么用如此假、如此卑劣的手段来竖立这些英雄人物?

主持人:其实这个问题我想问一下赵培先生,当然我们电话上有一位观众,我问一下赵培这个问题之后,我们来接您电话。赵培,您觉得它为什么要竖立如此多这样的英雄人物呢?补充一下。

赵培:其实邱少云这个事情做假,一些事实上我们可以说中共你记不清了,但是邱少云怎么假的,你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呢?我们可以回忆一下我们受教育的时候,中共教我们每一篇课文要达到它认为这个人怎么想,让我们去揣测主人公怎么想。那么我们有时候觉得,作者可能就是那么写,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中共一定要你有意义。

其实中共利用这些英雄人物,最重要的是要控制中国人怎么想。其实大家可以仔细的想一想,中共竖立的英雄人物跟什么很相似呢?跟宗教当中的圣徒很相似。比如说基督教的圣彼得、还有犹太教他们竖立的,历史上的这些圣人怎么出去传福音。中共竖立的这些假英雄人物的目的就是为了竖立中共作为一种宗教的合理性,让人去跟随这些英雄人物的步伐去为它卖命、送死,这才是中共主要想利用这些人物达到控制百姓思想的这么一个目的。

主持人:好,谢谢。现在我们来接一下线上一位观众的电话,加州的何先生,请问您在吗?

加州何先生:在,大家好。邱少云的事情,我回想起以前小时候读的课本,有邱少云的事迹,它说的是邱少云的部队埋伏在草丛当中,人家扔下去是扔在他旁边,只要他一滚身燃烧弹就灭了。我说那要是燃烧弹就完了,不能灭,燃烧弹扔下去,里头有汽油喷的到处都是。怎么讲一个人呢?总的来讲,中共竖英雄、造典型是它最拿手的,你看雷锋,也讲那么多。中共搞这个老是要来麻痹人民。谢谢。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何先生提出了燃烧弹的角度,另外一个来破这个假的角度。但是我觉得其实不只是邱少云,比如说像黄继光堵枪眼、董存瑞炸碉堡,很多分析都已经说它造假。比如说黄继光这个事情,研究朝鲜战争的学者穆正新,他最后研究的结果,他就说我们可以这样下结论说:黄继光是在编造的时机、编造的地点、扑向一个编造的地堡,堵了一个编造的枪眼。

现在看起来虽然这些故事都编得很粗糙,但是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在国内是深信不疑的,而且没有任何质疑。

杰森:那是写在小学课本里的,因为小孩子他是一张白纸。就是说当你建立观念、建立认识世界的这个过程的时候,它已经给你脑子灌输这个事了。灌输完了,这就是真理。就是说你小时候学的东西基本上就是真理,它就变成你以后看世界的镜框了、或者视角了。

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你会着急,很多中国人现在已经到美国了,已经是博士身份了,他为什么还是完全按中共的所有方式生活?或者是看问题?其根本原因就是这样。就是当它很小的时候给你灌输一整套这种不可思议的看世界的方法,敌对的世界看世界的方法的时候,最终你到很大,你如果没有一个契机使你真正地反省所有灌输的这些东西,你一脉相承的按以前所有的方式去思维的时候,那么基本上你是跳不出来它给你灌输的这套东西的。

主持人:是。现在我们又有两位观众,先接一下观众电话,一位是洛杉矶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洛杉矶丁先生:主播好、杰森博士好、赵培好。邱少云常常被反共的一方或亲共的一方,两方都曾经封他为民族英雄,至于火烧邱少云为假,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奇怪,不足为奇,因为这个政府在文革期间、文革前后很多事情都造假,陈破空教授也证实它造假,所以它造假就等于心虚了,心虚它什么事情当然是“步步惊心”了。这个主题很好讲,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还有一位是加拿大的张先生,加拿大张先生请讲。

加拿大张先生:您们好。中共政权的维持就是靠它的暴力和谎言,很多东西,比方历史,它的党史和现代历史,中国编的历史,它都随意改编的,所以现在越来越多人都知道这个了。所以刚才讲的,你揭发它一个所谓的假英雄,它就抹黑,对不对?实际上它是抹黑,我也想到了,原来中国的腐败、矿难、镇压、迫害拆迁的人等等,长期这些,你不说它是辉煌,它就抹黑。我认为什么抹黑?你本来就黑的!看你多黑!多腐败!

主持人:谢谢张先生。我觉得张先生的角度很有意思,就是说现在你一旦揭穿它一个什么造假,它说你抹黑,不但抹黑还质疑,党媒的另外一篇报导它又说:这些质疑英雄的人热衷于跟主流价值唱反调,以此刷自己的存在感,并且借机赚取利益。我想先问一下赵培先生,您怎么看党媒的这个指责?

赵培:其实这个属于此地无银三百两,它先做了坏事,然后它又说它是主流,你就不科学。因为如果你把中国的媒体开放,允许大家说,今天的中共就会处于苏联解体前的状态,大家都知道列宁是去嫖娼的,斯大林是一个暴君,甚至把自己的女儿都给关起来。

什么是主流思想?中国千百年来流传给咱们的基奠是佛、道、儒奠定的这些主流思想,要孝顺父母、要做一个好人、要与人为善,这些是中国人的主流思想。那么中共所有的这些假英雄,其实它主要是塑造了一个仇恨在人的心中,这个东西不应该成为主流思想。

那么中共说的所有的利益干什么呢?还是那一套,中共利用造假获得利益,它认为别人挑战它造假也是为了获得利益。其实大家都是为了还原事情的真相,还中国人一个真相,还天下英雄一个真正的英雄,和一个真正的狗熊而已。

主持人:杰森有什么补充吗?

杰森:我很同意赵培的说法。它认为所有这些人说真相的时候是牟利的,为利益而说的,但是它忘了,其实寻求真理是人之本性,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最根本的,就是了解事情的真相,不管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他最终不管是中国人爱听内幕、爱听高层传闻,他事实上就是主流媒体谈不到真相的时候,他用其它的方式去拿到真相,寻求真相是人的根本动力之一,他不需要任何的利益所在。

所以中共执政这几十年,其实就是一个创造谎言的几十年,解决中共创造的谎言,值得中国整个民族长期的一个自我解放、自我寻求真理的结果。

主持人:抗日战争也说是它打的,然后在延安的运动说是什么大生产,后来又说是种鸦片。我有个问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中共历年来它当然宣传竖立很多形象、事迹、甚至观点,但是现在似乎任何一件事情拿出来之后,都可能会引起争议,而且会很快的发展为全社会的争议。

杰森:对,这就叫“步步惊心”,整个党史、军史其实就是个造假史,你刚才看的历史上任何一次战争……

主持人:但是为什么以前没有争议,现在突然之间任何一个东西拿出来都能引起这么大的争议?

杰森:我想这是个发酵效应,多种事情触到一块儿了。历史上中共很多人不敢说,一方面是很小的孩子给你教育,教育到了你根本不必想,而当时其实很多已经是成年人的,它灌输的就是怕,第一怕,怕的是成年人不敢说,然后愚民的教育使得年轻人长大以后不会这么想。

但是在过去这么十年里头,这两个东西都在破,一方面破的是比如说退党大潮,或者《九评》这样的运动,就是从两个方面,退党大潮使得中国人脱离了怕,《九评》使得中国人开始想,这两个因素触到一块儿的话,酝酿十几年,它非常自然的就会出现,现在在中国饭桌上骂中共是潮流,夸中共的人是过街老鼠,整个民族潮流已经形成这样子了。

这就是为什么一小撮人,就是我们说的毛派突然跳出来,因为它们存在的空间越来越少,它们发现它们越来越无力藏身的时候,它们像狗急跳墙一样的在反扑,在各个领域反扑。在这个反扑的过程当中,它激起了辩论。这个激起辩论的过程中我觉得是好事,非常好的好事,因为啥呢?以前很多人可能还没有真正卷入这个辩论,但是这个激起辩论的过程中,就是让更多人看清楚真相的过程,因为真理永远是最终胜利的。

主持人:愈辩愈明。同样的问题,最后还有一分钟,我请赵培先生讲一下。您认为为什么任何一个事件都可能激起全社会的争议?

赵培:我觉得杰森博士讲的很好。我通过我个人作为退党大潮曾经退党的一员,我想说一句,在这些所有中共的造假被揭穿,它的反面人物,比如说“黄世仁”是造假,它宣传的受害者,就是那个“白毛女”,原来本是一个仙姑,它宣传的正面人物全部都是造假,英雄人物全部是造假!在这种情况下,最能触及到我们这些曾经是党、团员的人,是因为它动摇我们对人生的信念,动摇了中共竖立的仇恨的信念。

我们可以冷静的反思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好事?这对于我来讲是个大好事,因为这让我能够重新找回我们民族的根,重新找回佛、道、儒信仰给我奠定的孝顺父母、善待别人这些传统的价值、传统的信仰,我觉得这正是我们一个民族走向新生、走向未来的一个过程,从破除造假开始,到放弃中共,到找回我们的勇气、找回我们的信念。

主持人:您认为越来越多人看清了它的造假而发生的这样一些现象?

赵培:是的。

主持人:好的,谢谢二位的精彩点评,我们今天的时间又到了,我们也感谢观众朋友的参与和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