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公诉周永康 低调后面有雷声?

【新唐人2015年04月14日讯】【世事关心】(328)公诉周永康 低调后面有雷声:4月3日,中共当局宣布由天津检察院对周永康提出公诉,这一条最新消息的发布有不同以往耐人寻味之处。这背后有怎样的潜台词?又预示著怎样的趋势呢?

天津市检查机关对周永康提起公诉,官方喉舌却对这个重大的政治新闻集体低调,是想大事化小,还是另有所谋? 反常的沉默之后,是否会传来更惊人的雷声?

萧茗: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世事关心》,我是萧茗。4月3日星期五,沈寂了几个月的“周老虎”再一次上了新华网的头条。在这个最新进展里,中共当局宣布由天津市检察院对周永康提起公诉。但是与过去几年人们已经习惯的“打虎”节奏相比,这条最新消息的发布却有一些不同以往、耐人寻味之处。这背后有怎样的潜台词,反映了怎样的现实,又预示著怎样的趋势呢? 这一期的《世事关心》让我们来分析。

来自新华社的最新消息,记者今天从最高人民检察院获悉,中共中央原政治局常委,中央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4月3日上午9点,周永康的命运终于有了新的交待。在新华社的这篇通稿里,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周永康的三宗罪向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三项罪名分别是:受贿;滥用职权和故意泄露国家机密。指控的罪名涉及了周永康从担任中石油天然气总公司副总经理以来的大部分政治生涯。也就是说:从1988年开始,除了1998年-1999年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的这一年时间没有犯罪的指控,到2012年周从中央政法委书记的职务上卸任,20几年的时间里,周永康一直都在犯罪。

回顾周永康案所走过的历程,2014年7月29日“周老虎”破冰浮上水面,被宣布立案审查;同年12月5日被宣布开除党籍、并移送司法;3个多月后被正式起诉。但是当进展到起诉这一步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些与以往不同的现象。新华社的公告发布几个小时后,它就在《新华网》、《人民网》等喉舌媒体的网站首页,以及其他主要门户网站的首页被滚动下去了。到了4月4日早上,各大网站的头条被一派温馨和谐的“植树节”新闻所占据。甚至在首页的要闻部分,已经找不到周永康的名字了。按惯例,重大政治新闻要在喉舌媒体网站和门户网站上置顶一段时间,这次的做法与惯例不符。很显然,宣传部门的态度是,只把这条新闻作为普通头条处理,不去刻意突出。

相比起前几次周永康案每进展到一个新环节,宣传部门必然要组织相关的评论烘托声势,这一次也是出奇的沈寂。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宣布审查的当天,《人民网》的“中国共产党新闻”专栏发表评论《周永康被查再次表明:任何职务都不是“保险箱”》;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心中没有人民必被抛弃》。12月6日周永康被开除党籍后的第二天,《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顺应人民期待、彰显治党决心》;12月10日官方的“人民日报政文”微信公众账号发表评论称,“周永康的所作所为已与叛徒区别不大”。1月份《人民网》微博还发表了文章《盘点被周永康带坏的干部》,但是这一回,检察院提起公诉后,国内媒体却是无人置评;到4月7日,“人民网”的“观点”频道里,“周永康等贪官落马”栏目下,没有一篇文章直接谈周永康,“周永康”三个字反而缺席了。

萧茗:对于这回周永康被提起公诉,大新闻冷处理的做法,应当如何解读呢? 听一下中国问题专家陈破空先生的分析。

萧茗:从常理上讲一个政治局前常委被提起公诉是件大事,但是当局让这条消息很快从网站上滚动下去了,也没有组织相关评论。而以前案情每有进展,是必定要在媒体上造势的。这次的处理手法,你觉得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陈破空先生:对这次的处理手法有点反常,因为突然转为低调。因为政治局常委最近几十年打破了刑不上常委,这是个大事。这可以跟“四人帮”时代可以比,“四人帮”时代有两个常委、两个政治局委员,这次有常委有好几个政治局委员。“四人帮”是政治罪名,这次还有别的罪名,像泄露国家机密或者是受贿等等,那么这次低调的原因恐怕是事情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有几种可能,一个是周永康在死刑的威胁下,能想全面的配合服软了,全面的配合表示要戴罪立功,要配合习近平当局检举江泽民、曾庆红这些,他们腐败、他们淫乱或者他们参与政变的事情,这个时侯对于习近平他们来说如获至宝,可能会放他一马,我说放他一马是不一定死刑。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说现在反复出现胶着状态,因为有郭文贵出来叫板,表面上叫板是胡舒立,实际叫板的是王岐山和中纪委,有可能“大老虎”联手反扑成真,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和王岐山不得不敌进我退,以退为进在策略上做个让步。

萧茗:就类似的问题再来听听本台资深评论员文昭的看法。

萧茗:对大新闻冷处理给人的一个直接印象是不想让人们过多的谈论。从去年7月起,中共对周永康的批判是主动的,不断上纲的,怎么现在会有这样一个转变?

文昭: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就是答案的一部分。因为之前官媒批判周永康很高调的、主动、也上升到了政治高度。那麽现在至少从表面上看,对周永康的起诉罪名没有达到人们的预期,难免给公众虎头蛇尾的联想,为了避免这种尴尬,干脆就低调处理,不要让人们去关注它。另外我想宣传采取何种方式,还得看针对的对象,之前官媒的主动批判,是写给谁看的呢? 其实不是给普通民众看的,是用来警示别的党员干部的,要让官员们明白挑战中央的后果很严重,所以批判的语气很严厉。但是到了起诉环节,观众主要是普通百姓,至少当前中共不希望激起观众的太多兴趣,让观众抱有很高预期,就低调处理了。

萧茗:周案下一步就要庭审了,你觉得中共会延续这种低调吗?

文昭:其实这是取决于中共领导人当前的需要、对形势的判断和预期审判能达到的效果。薄熙来庭审的第一天微博直播,做出透明的姿态,比较高调;但薄熙来当庭翻供以后又转向低调了。 如果周永康和他的后台崩溃程度大一些,从而周永康本人很配合,认罪态度很好,对彰显中共领导人的权威很有好处,我想就会高调报导,披露的信息量也可以多一些,形式上也可以透明一些。如果周永康不配合,那麽在报导上也会低调一些。这次对于起诉周永康的消息冷处理,我猜测有一种可能是对周永康的配合程度还不太有把握,如果现在就炒得很热,审判时又出现类似薄熙来表演的那一幕,反而尴尬,所以宁可现在保守一点。现在起诉周永康的罪名不多,但是可以判得很重,这个主动权还是在习近平手里。如果接下来这段时间针对江泽民、曾庆红的权斗又有进展,那麽在审判周永康的时候手脚可以再放开点,总之当权者现在保守一点,还是想谨慎从事,对自己的保险系数高一点。

萧茗:对周永康的起诉是在意料之中、必然会到来的。剩下不多的悬念在于起诉的内容。对于这个起诉书本身,外界有怎样的解读呢? 先听一下雪莉的介绍。

雪莉:谢谢萧茗。在去年12月5日中纪委的《关于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里一共列举了6项罪名,分别是:违反党的若干纪律;受贿和为他人谋取非法利益;滥用职权;泄露党和国家秘密;违反廉洁自律规定;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外加一条“其他犯罪线索”。与之相比,这次起诉书中只列举了受贿、滥用职权和泄露国家机密三项。罪名是否被缩小了呢? 存在着不同的解读。在此之前,今年3月份发布的《人民法院工作年度报告》里,首度出现了周永康搞“非组织政治活动”的提法,等于公开承认了周永康和薄熙来等人的政治结盟,引起了政治指控是否会入罪的猜测,但是它并没有在这份起诉书中变成现实。

在起诉书的三宗罪里,最引人遐想的是“泄密”罪,到底周永康泄了什么密呢、又是向谁泄的密? 当这个罪名去年12月面世之后,就引起了海内外的大竞猜。新浪网在12月16日发表文章《泄露机密啥意思》,引用纪委特约监察员任建明的分析说,此前国外媒体多次报导中共高层领导人的信息,这可能与周永康或经他的授意泄露有关。但是也有众多分析者认为,如果把中共高层家属海外财产的情况当成泄密内容,等于自曝家丑,可能性不大。除此之外还存在另一些猜测,比如:向党羽泄露了十八大的人事安排;向薄熙来泄露了政治局会议的决定;向外国情报机关泄密等等。

罪名敲定以后,剩下的就是猜测刑期。滥用职权罪不至死;泄密罪按照刑法398条规定,情节特别严重的才处以3年以上、7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间谍罪可以适用死刑,但是起诉书讲得很明白,周永康只是泄密,不是充当间谍。那麽最有可能重判的罪名,就剩下受贿一项了。从《刑法》第383条出发,贪污或受贿在10万元以上的理论上都可能被判处死刑,按周永康的贪腐规模,肯定死100回都绰绰有余。这都还不算法轮功学员一直在揭露的,周永康卷入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所以问题的实质在于,不是周永康是否罪足以致死、而是当局想不想处死他。萧茗。

萧茗:谢谢雪莉,听一下陈破空先生对这份起诉内容的分析。

萧茗:首先从起诉内容看,你认为周永康的罪行范围被缩小了吗?

陈破空先生:看上去好像周永康的罪行是缩小了,其实就是那些。当初移交司法调查时说六条罪也好,七条罪也好,其它几条都是属于党纪所管的,就在党内处理开出党籍处理就可以了,能上法庭的就那么几个,一个是受贿,一个是滥用职权,一个是泄露国家机密,当然这里面还有一条就是人们广泛猜测的他谋杀前妻案,制造车祸,这个能不能入罪,如果这个入罪的话,死罪是肯定的了。但是有可能周永康对这点要死不认,他绝对不承认,任何人的检举揭发咬死不认,在咬死不认的情况下相关单位觉得比较麻烦,所以这三条罪没有看到缩小的迹象,只是比较低调。

萧茗:你认为周永康泄密是泄的什么密? 以及他会被判死刑吗?

陈破空先生:现在根据官方放出的信息和国外流传的所谓遥遥领先的预言所谓的谣言来看, 泄密的范围很广,猜测的范围,从浅的来说中共政治局常委对薄熙来有一些决议或决定泄密给薄熙来了,说这个是泄密。还有说他把中共国家领导人的财产或国外的存款和分布的情况泄露给海外媒体,这属于一个泄密。另外还有说他去朝鲜把中共试图把张成泽培养成朝鲜的邓小平这样的计划告诉了金正恩导致张成泽人头落地身首异处,这个是个泄密。还有一个说法就是去年4月30日,习近平去新疆视察,周永康或他的人马把习近平的行踪泄露了,所有这些都有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长期主管国安和情报,有可能为了谋取私利,把国家的重大机密出卖给外国的情报机构,包括美国、西方或周边的一些国家,这些可能都有。但是这些泄密罪里还有它不叫泄露国家秘密罪,叫泄露国家机密罪,实际上是降低了一点,是不是通过泄密罪来处死他,还不见得,但受贿罪的数额已经足以处死他了。

萧茗:您觉得他会被判死刑吗?

陈破空先生:我认为会判死刑得机会还是很大,当时被公布得时候,中共大量得造势, 组织干部看黄克功案件,说中共高级红军干部强奸女学生被枪杀,这是一个暗示。另外在报纸上把周永康比喻成历史的叛徒,也就是强烈的暗示处死周永康,现在虽然低调了,我觉得不排除处死周永康的可能。因为全民反腐有个广度深度强度的问题,广度他抓了很多人抓了很大片的官员,广度显得比较够。另外还有深度追溯了很多老官员、老常委、老政治委员,这是有深度。他还需要有强度震撼力来给自己树威。那么现在问题是周永康案拖的太久由于权力斗争还有调查的原因,耗费时间太久,所以降低了震撼度,也许他是以退为进故意把这件事降低,降低到不足以引起公众注意的程度,等判决时突然判个死刑,就是一声巨响,就跟交响乐先回到低调,突然一个震撼性的响声,达到一个高调,这种震撼性的效果才能达到反腐的强度,杀掉一个常委,然后习近平才真正大全在握。

中共近期反常现象频发,此时起诉周永康,后面是否还有惊雷? 下节继续探讨。

如果说中共宣传部门对起诉周永康这条大新闻冷处理算是一个反常现象,那麽在此前后还有一些反常的事发生。3月27日检察院系统的内部报刊《检察日报》登出一篇文章《一个清朝御史的屈辱史》,再一次拿“庆亲王”说事。文章讲述了清朝末年的宗室“庆亲王”奕劻在被御史弹劾的情况下,如何得到了慈禧太后的庇护躲过审查的故事。在举世皆认“庆亲王”是指曾庆红的舆论背景中,《检察日报》在起诉周永康之前“明知故犯”,故意碰触敏感话题,意味深长。有分析认为这是以慈禧暗喻江泽民,指他是贪腐的总后台。

另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中共将以泄密罪审判周永康之际,却屡屡遭遇泄密的威胁。令完成被传闻藏身美国、手握机密要胁中共的风波还没过去,又跳出了另一个商人郭文贵。曝料的演出虚虚实实,愈发向无厘头的方向发展。先是《财新网》登出长篇报导《权力猎手郭文贵》,指郭文贵和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是政商勾结的贪腐集团;郭文贵立即发表公开信否认指控,反指《财新》总编胡舒立“以权谋私”、“恶意操纵虚假舆论”,并用批露隐私的方式对胡舒立进行人身攻击。《财新网》随即报案,指郭文贵造谣诬陷。在几轮过招当中,郭文贵煞有介事地表示自己掌握内幕,涉及中共的高层领导人,要揭示胡舒力背后的所谓“政治势力”。郭胡之争引发媒体围观,许多评论者认为表面上是郭、胡二人隔空交锋。其实背后是两股政治势力的冲撞。在真真假假的泄密和宣嚣声中,周永康案走到了公诉环节。

萧茗:怎样看待周永康被起诉和当前时事背景的联系呢,以及周案之后还有惊雷吗?先听一下文昭的看法。

萧茗: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一些看似混乱的现象。你认为这些乱象会不会干扰到周永康案的审判进程?

文昭:像令完成、郭文贵这些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很可能背后有习近平、王岐山的对立势力。他们所制造的麻烦不一定直接涉及周永康本人的审判量刑,但可以对案件所涉及的其他内容发生影响。比如令完成所造成的威胁,使得令计划案这几个月一直没有进展,当局也没有宣布令计划的罪状,周永康和令计划是有勾结的,那麽在周案的处理中,涉及令计划的部分是否要触及很可能就成了问题。也许还有其他方面造成的影响外界难以知道细节,现在中国的政局盘根错节很复杂,这些突然跳出来的乱象,背后势力十分诡异,是可能对全局造成影响。而且它还形成一种很紧张的氛围,权斗里别的受打击目标也完全可能效仿,所以对当权者肯定会有压力,会对他们的决策形成掣肘的力量。

萧茗:你觉得中共的高层是想让周案大事化小,尽快审理结束。还是想更上一层楼,在审判周永康以后就有更大的动作?

文昭:可能两种想法都有。周永康早审晚审其实都有风险,审得太早的风险是,罪行牵连得不够深,太过避重就轻,让周永康背后的势力有机会躲过一劫。审得太晚的风险在于对手不断制造出麻烦,可能真的让习近平陷入麻烦之中,反而顾不了周永康。比如说中国的债务危机、信贷危机恶化,造成经济上的动荡;又或者生态环境上出了大事,引起民众很大不满,你再审周永康人们也不关心、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在我看来给周永康安的罪名是避重就轻地太多,就看他们怎么对涉案线索怎么处理。就像薄熙来讲的上级领导的六条批示直接牵扯出周永康,周永康现有的这几条罪也完全可以牵出曾庆红和江泽民。总之权斗是个互动过程,有很多路线都可以选择。倒不一定习近平现在避重就轻就表示他对江派妥协了。中共对周永康肯定不会如外界所愿,主动把他的核心罪行曝光,主要的看点在于怎么通过审判周,攀扯上曾庆红和江泽民。现在官媒引导舆论指向曾庆红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萧茗:再听一下陈破空先生的看法。

萧茗:媒体一直都在猜测“庆亲王”是指曾庆红。现在起诉周永康的罪名有限,没有政治方面的内容,那你认为斗争走到这一步,曾庆红是怎样一个处境?

陈破空先生:政治上的罪名不可能上法庭只能在党内,它不是“四人帮”时代了。曾庆红这个中纪委所发“庆亲王”那肯定是指的曾庆红,曾庆红的秘书施芝鸿在两会上还非常激动的替他辩护,这就显示了曾庆红一方在殊死挣扎、在反搏。这次郭文贵放到海外来爆料,甚至威胁中纪委、威胁王岐山、威胁习近平,应该是曾庆红、江泽民的人马在背后,而且最近江系人马频频露面,除了李长春、吴邦国、贾庆林到处露面,昨天又听说江泽民在扬州的瘦西湖又露面了,但是这个消息是他们自己发出来的,很快被习近平他们封杀,这说明双方的斗争非常激烈,随时面临摊牌,有可能现在周永康成为重要的棋、重要的牌,掌握在谁手上就能致对方以死地,现在周永康是拽在习近平、王岐山手上,周永康口中能吐出什么,会对江泽民、曾庆红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萧茗:周永康作为中共建政以来因贪腐罪名倒台的第一个政治局常委,从舆论风传,到提起公诉,走过了两年多的时间,终于接近了尾声。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周老虎的续集真的存在,后续故事在近期必定就会浮出水面。不管是观众、还是剧中人,恐怕都没有耐心再等两年了。红朝宫庭戏步入剧终并不是悬念,悬念是它将以何种方式终结。谢谢收看这期的《世事关心》,下个星期再见。

《世事关心》播出时间
美东:
周二: 21:30
周六: 9:00 am
美西:
周二: 18:30,21:30
周六: 12:00pm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