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旧部落马 或解七大谜团

【新唐人2015年2月21日讯】(新唐人记者钟离述综合报导)中共浙江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斯鑫良,2月16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公布调查后,因为曾为习近平旧部,而成为各界热议焦点。日前,有猜测称,斯鑫良落马不但可能涉及伙同浙江首富楼忠福侵吞另一浙江商人吴英案,而且可能与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中共前中办主任令计划有所关联。

2月19日,署名花玉喜的评论文章认为,斯鑫良楼忠福同为东阳人,两人同时起步于东阳,斯鑫良落马可能会解开浙江本色控股集团原法人吴英“非法集资案”7大系列谜团,而且可能牵出令计划与周永康的密切连带。

文章回顾,2006年12月,“亿万富姐”吴英资金掮客杨志昂等将吴英绑架,强迫签署空白文件,吴英上亿元珠宝、银行卡被洗劫一空。绑架者制造假案金额达2亿元。金华中院离奇官司转移吴英资产。2009年底,以吴英非法吸收资金3.8亿余元判其死刑。吴英上诉,2012年1月,浙江高院维持原判。文章认为,吴英案的背后有很多难解之“谜”,并列出了七大谜团:

第一谜团是,吴英所藉资金用于正常经营,吴英最大债权人林卫平认为吴英和他做生意,从不认为吴英骗他。被害人、证人没有任何债权人认为吴英诈骗。吴英11债权人有本色集团高管,有其夫妇好友,这是向特定人群借贷,这是商界“借鸡生蛋”企业行为,并非非法占有。吴英若想非法占有,何必买拿不走的房产?民不告,官不究。吴英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就没有犯罪。人们颇为迷惑的是此案究竟是谁在起诉吴英?既然没有原告,吴英怎么就成为被告?

第二谜团是,吴英欠账3.8亿元,吴英父亲认为吴英剩余资产达5亿多元。吴英一百多家商铺,现价应翻多少倍,却被公安机关违法处置缩水。吴英资产怎么竟由公安机关违法处置?而不是法院依法处置?

第三谜团是,吴英案一审前,东阳市政府十几名官员联名要求判吴英死刑,这些官员又联名要求高院维持原判。吴英案究竟与这些官员有什么牵扯?这些官员为什么竟然对吴英一片喊杀?这背后岂能没有人操纵?浙江高院判决不公引发民意普遍责疑!吴英案一再出现不合程序现象,吴英案怎么牵扯多少官员敏感神经?是谁操纵司法“杀人灭口”?

第四谜团是,东阳广厦集团董事局主席楼忠福涉嫌瓜分吴英财产!本色酒店被楼忠华以超低价拿下转手;吴英的博大花园被查封后重新开业楼家人参与其中;绑架吴英也跟楼家有关。楼忠华一直收保护费,因吴英不向黑势力低头得罪楼氏家族。浙江两级法院不惜冤杀吴英而媚权;这是公权力配合黑社会操纵下的公开“抢劫”。显然,楼忠福是浙江东阳的黑社会“刘汉”,是楼忠福蓄意谋杀“亿万富姐”吴英!在这场合谋的“抢劫”中,黑社会、富商、官场、司法何以如此默契紧密配合?楼忠福绝没有这样巨大能量?地方政府究竟有多少官参与制造吴英案?究竟是谁操纵了浙江两级法院?显然,这背后站着很强势的官员?其背后无形黑手究竟是谁?

第五谜团是,吴英案引发数百学者、上百家媒体和亿万公众关注,舆论曾喷涌著对浙江高院判决质疑,社会精英们、学者、律师、企业家及许多社会名流,以各种方式为吴英求情。浙江企业家几乎无一例外地为她鸣不平。新华社呼吁为制度改良留条生路。中国律师界泰斗张思之致函最高院一级大法官张军,呼吁“吴案刀下留人”,吴英赢得舆论广泛同情。案件背后太多诡异之处?一起普通案件竟演变为一起法治事件?吴英最终引发最高层关注,2012年4月,最高法不核准死刑,吴英被改判死缓。

第六谜团是,参与绑架吴英的杨志昂、吴小英一被取保候审,一未受任何司法制裁。撬动引发吴英案的罪魁祸首怎么这样被轻易放过?这一切只能是司法被高官任意操纵的结果。谁将法律玩弄于鼓掌之中?

第七谜团是,2014年12月22日,政协第十二届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长令计划落马。12月27日,广厦集团创始人楼忠福从澳大利亚回国即被从中纪委带走。媒体称这位浙江富豪与令计划家族来往多年,在数十年商业开拓中与该家族有紧密联系。显然,令计划有能力操纵司法,更因为令计划是周永康的人!或许,令计划对周永康打一个招呼就解决问题了!然而,人们不解的是楼忠福怎么搭上令计划这条线?谁是背后牵线人?这成为最后一个未解之谜!

文章分析,1950年出生浙江东阳的斯鑫良,曾任东阳县副县长、东阳县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等职,后官至浙江省委组织部长省政协副主席。斯鑫良与楼忠福同为东阳人,两人同时起步于东阳。楼忠福事业随着斯鑫良一路升迁。楼忠福“出事”不久斯鑫良被调查。显然,正是斯鑫良成为串联起楼忠福、令计划、周永康的关键链条!正是他们撑腰使浙江黑社会“刘汉”筹谋导演了亿万富姐“吴英案”!

对于作者的推测,虽有网友认为仍欠缺直接证据,但吴英案确实被外界认为存在丛丛疑点。英国《金融时报》2014年8月曾刊文评论说,吴英案件经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的议题集中在吴英是否该判死刑?第二阶段的议题落在吴英的资产如何处置,处置是否公开公平符合相关程序?第三阶段即目前的阶段,受到实名举报的当地官员是否该回避这一案件?文章称,缺少法治的社会,不可能有高效的经济运转,在所有的信用中,重塑法治信用,是当务之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