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九评》10周年 引领时代巨变

【新唐人2014年11月20日讯】【热点互动】(1238)《九评共产党》十周年:引领时代巨变:《九评共产党》引发十年来持续不断的退党、退共青团、退少先队的“三退”大潮。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2004年11月19日《大纪元时报》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第一次全面剖析了共产党的本质,并引发了十年来持续不断的三退大潮,也就是还党、退团、退队。

今天正是《九评》发表十周年,本期《热点互动》节目我们请来了两位嘉宾为我们回顾和解析《九评》发表十年来,对中国社会和全球的影响,以及不断加速的三退大潮。在现场的是全球退党服务发言人李祥春博士,在线上的是《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天亮博士。二位好!

节目一开始,我们先来看一段新闻短片,了解一下《九评》这本书的情况和它发表之后引起的一些反响。

2004年末的中国,俨然是一个庞大世界工厂,廉价劳动力生产著大量产品,源源不断的出口。中共当局不惜透支道德和环境成本,营造出表面的经济繁荣,为巨大的贫富悬殊、尖锐的社会矛盾找一些开脱。

同样在2004年年末,海外独立中文媒体《大纪元时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系列社论,犹如一把利剑,瞬间划破了中共多年来所谓“伟光正”的自画像。

11月19日发表的第一篇社论<评共产党是什么>,有史以来第一次指明了共产党的实质,是“反自然和反人性的邪灵”。

如果说前一种社会形态是一种合乎自然的社会状态,那么共产党政权则是一种反自然的社会状态。而党性永远超越普遍人性而存在。”

之后,《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陆续发表。一直到12月4日,九篇社论的刊载全部完成,对中共剖析之深,被称为“前所未有”。

《九评》问世十年来,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贫富差距成为世界第一,人权状况却在全球排名倒数第七,新闻自由指数全球倒数第五。中共各级官员成为了“表叔”、“房叔”,腰缠万贯,而民间的维权事件却此起彼伏。

尽管中共的本质没有改变,但是十年来,在《九评》的引领下,中国人却改变了。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从不敢听,不敢说,变成敢于公开声明退党。

目前,在《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党、退团、退队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亿八千万,并且还在以每天约十一万人的速度递增。

引领了中国十年巨变的《九评》,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世界广传,让其他国家的民众,也看清共产党的危害,以及中共犯下的反人类罪行。

主持人:今天是《九评》发表十周年,我记得当年《九评》在《大纪元》开始连载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很多人一下子受到很大的震动,但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很多人就是在读,但是好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评论。我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章天亮博士,你觉得《九评》这本书,它和历来过去所写的那些批评、剖析共产党的这些文章和书籍,有什么最大的不同呢?

章天亮:很多过去对共产党的评价,都是把它当作一个政党来评价,就说它是一个政治组织,但是《九评》第一次提出了共产党它是一个邪教组织,当然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的时候,一开始就讲它是一个幽灵,《九评》中的话,指出共产党它是一个邪灵。对于我们国家和民族来说,你加入了共产党,或者是接纳了共产党,就相当于接纳了邪灵附体。

我们知道在共产党出现之后,也有一些人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进行批判,很多学者是从逻辑上进行批判,就是马克思理论是错误的;有的是从政治斗争的角度来讲,比方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的论战,都从政治角度上来讲的。我们知道从逻辑问题的话,它是可以辩论的,政治问题是可以妥协的,但是在正邪之间,是没有选择的。

当你知道共产党它的本质是一个邪教的时候,它就不再是一个正常的政党,对于一个人来说的话,不想接纳这样一个邪灵,去控制你的思想,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出。所以我想这个是人们第一次真正地认清了共产党到底是什么。

主持人:那李祥春博士这个问题上你有什么补充吗?

李祥春:我想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说《九评》发表十年以来,中共从来就没有直接回应过《九评》,说这《九评》说的哪里不对,或者是怎么样。就说明《九评》这本书,它完全就是讲透了那个邪党的本质,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真实的,所以它没有办法回驳。就像打蛇一样,打到七吋上,它只能够挣扎而不能够回应、反扑。所以现在它主要所做的就是在国内抓捕那些个传《九评》、退党的那些人士,只能这样做。

主持人:那么《九评》之后我们知道,随之就出现了一种三退的浪潮,很多人就开始声明退党、退团、退队。我想问一下章天亮博士,你认为在这个随之而发生的三退浪潮中,《九评》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章天亮:《九评》其实是把共产党的不可改良这样的一个本质讲出来,过去很多人他们对共产党是抱有幻想的,觉得通过某一种的经济改革,会推动政治方面体制的变革。有的人觉得共产党的领导人在换了之后的话,可能政策上会有所松动。所以不同的人他们都曾经对共产党有过幻想,但是我想《九评》发表之后,大家就知道共产党它是不可能改良的。同时,在这十年的过程中,我们看到共产党它一直在验证著《九评》对它的论断。

因为在《九评》刚刚发表的时候是2004年,中国的经济在蓬勃发展,好像是民生在逐步的改善。对《九评》中所说的所谓中国会出现比如说生态的崩溃,会出现严重的这种社会危机等,大家都是没有什么概念。

但是我们看到这十年以来,中国的生态问题,现在基本上是大家都知道这个雾霾非常严重,然后中国的这种贫富差距非常的悬殊,同时中共的维稳费用飙升。就是在十年的过程中,随着经济发展,中共不但没有走上自由民主化的道路,反而是对人民的镇压不断的严厉,现在维稳的费用已经超过了军队的开支。

所以说中共这十年以来,它的所作所为不断地验证了《九评》对它的论断,那么很多人也越来越被这种《九评》的论断所说服吧!用这样的话大家就知道,既然它不可改良,我们只有退出了。

主持人:《九评》是2004年11月19日发表的,我知道很快在2005年初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就建立了。刚才章天亮先生提到说,不断地有人读了《九评》之后,意识到真的是它没有一个改良的希望了。

我记得刚开始这个退党人数是很缓慢的,但是到中间有一度可能每天5、6万人这样的三退。到了今年7月底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之后,退党的人、每天三退的人数突破了10万,现在是新闻中说的11万。李祥春博士,在你看来,为什么这个数字这么直线上升?

李祥春:对,我觉得这个过程,就是在《九评》出来以后,很快很多人就读了这《九评》,但是他们还有一个真正的了解和理解的过程。其实在《九评》发表10天以后,就有第一个人出来公开退党,然后到大概是17个月的时候,人数就已经达到1,000万了。

所以当时一般的一天有几百、上千的,到后来就越滚越多,这个过程就是人们就像刚才章博士说的,更多地了解《九评》里面所有讲的都是真的,而且(中共)没有任何改良的希望。这个人数大概是在4年前、3年前的时候还是5、6万,然后因为最近的事,2012年王立军事件以后,一下子就是飞速增长,现在其实昨天已经到12万了。

所以,我想就补充一下,中共就是说为什么在这十年以来,不断地表现出自己的所有的特点都是很邪恶的,而且没有改良的希望。

主持人:举个例子。

李祥春:在06年的时候,就是有法轮功的学员被活摘器官被披露了,然后这事情是越来越多的证据。那最近的例子就是香港,香港“占中”那些学生,就是雨伞运动。但是中共就派出一些流氓、黑社会这些打手去搞“反占中”,然后甚至是去用那些流氓去非礼那些女学生,就是说它是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

那么最近就是有学生已经答应好要去中国大陆,他想去见这个中共领导人,港澳办的人就去跟他们去谈。然后就把他们的回乡证给取消掉了。

主持人:亳无理由。

李祥春:就是说它所作所为它根本不要给你讲理由,它想干嘛就干嘛,就完全是一个流氓、土匪这么一个面目。所以,我觉得为什么人越来越多,就是大家已经看到了中共毫无希望。所以,你如果跟它在一起那整个民族都没有未来了。

主持人:我们等一下再来具体的讨论,为什么看了《九评》后会有这么多人退?我先问个问题,就是我们刚刚谈到《九评》之后,三退的数字就包括每天12万,到现在的1亿8千多万,还是有不少人对三退的数字有些疑问,他就会觉得这个数字怎么来的?每天的三退人数是不是真实的?这方面做为退党中心的发言人您能不能给介绍一下?

李祥春:我们从《九评》出来以后很快的成立退党中心,退党中心的全名叫“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目的就是说有一个系统能够支持,在全球各地我们现在有一百多个退党站。中国大陆的人出来旅游都会到香港、台湾、美国、欧洲,各地都有人跟您讲共产党的本质,为什么要劝他们退党。

我们这边就有人维护这个网站,就是这个网站每天接收到这些信息以后就输进去,然后自然用计算机去把它算出来。那么我们所知道的在过去的十年中很多人,大部分是法轮功学员做义工,每天往国内打电话。我们知道像在西雅图有一个姓杨的女士她每天能退50人,打电话回去跟他们讲。

主持人:她就是退党中心的义工。

李祥春:对,像这些人一年能够退一两万的。

主持人:她是一位工作的女士?

李祥春:她已经退休了能够这样去做,国内我们估计有4千万的法轮功学员继续修炼法轮功,那么很多人就会经常出来跟他们的亲朋好友,或到街上跟不认识的人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劝退,然后这些人拿退党名单通过破网软件就送到这边来,《大纪元》网站就能收集到,这个数字就是这样来的。

主持人:那么在退党中心收到一些数字或人名的时候,会做一些核查或者是怎么样的处理?

李祥春:一般的在大陆有很多人就是自己选一个名字,或者用笔名这样子,但是也有很多人是用真名退党的。所以这种情况我们就是看人心,只要你声明退党的时候用的就是笔名或者是有效的英文名,等于是从你的心灵上良知觉醒了以后,你声明退出中共,我们讲的就是神看人心。因为我们讲这个邪灵最终会被灭亡、会被清算,所以你为了自己的将来和民族的未来,你都要退出这个邪恶的政党。

主持人:就是说他虽然是化名或者是小名,但是他是某一个人同意之后,给你一个名字。

李祥春:对,就是具体的人。曾经有一个村长给我们打电话说有1万人要退党,我说要有具体名字,要他自己同意退党。那么再补充一个,在云南有一个民间组织,大概在4年前他们有11万人,全部退出中共党、团、队。这些民间组织每个星期要学《九评》,每个星期大家要学共产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退出党、团、队。所以这个民间组织就等于也是一个体现,在中国大陆共产党是非常不得人心的。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邪党的本质以后,就选择退出共产党。

主持人:我们来谈一谈为什么这么多的义工、法轮功学员会愿意做这个事情?我想大家都看到在很多景点,或者在中国人居住比较密集的地方,都会看到法轮功学员的展板啦,他会在那边给游客发资料,然后去劝他们三退。

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很多人其实他是有比较好的工作,或者是比较舒适的生活,可是他付出自己的精力和时间。那么我想问问章天亮博士,您认为为什么他们愿意这样义务的付出,来做这么一件事情?

章天亮:当然就是说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而且这种迫害,中共它整个的邪恶本质是不会改变的,这样迫害会一直持续下去,所以法轮功在退党过程中也是一个反迫害的过程。

同时另外一方面,我们要知道《九评》他非常有力的一点,他不是在搞政治,就是做这件事情的人他并没有自己个人政治权力的诉求,甚至没有个人利益的诉求,这样的话他比较容易坚持下去。

法轮功学员他毕竟是修炼佛家的修炼方法,他们是相信神的,在这个过程他们知道共产党是邪教,所以当你对着这样的邪教发誓,说你要把生命献给它的时候,人发这个誓不是随随便便一说就完了,它是有后果的。法轮功学员相信这个后果会非常严重,所以他们这么做不仅仅是为了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也是在告诉中国人:只要共产党存在,它不仅会迫害法轮功,也会迫害其他的中国人。

同时让这些国内的游客也好、国内的老百姓也好,退出中共实际上是让他们自己做一个选择,解除跟共产党曾经发过的毒誓,这样的话他们才能真正得到生命的救赎、良心的救赎。

主持人:就是他出于一个救人的目的和想法、愿望来做这件事情。

章天亮:是的,其实就是当你看到一个人加入一个黑社会或者是流氓团伙,你做为一个善良的人就会想把他拉出来,不希望他在那样的一个犯罪集团里面这样的混下去,最终会毁了自己。毕竟佛家更相信善恶有报,那么当你加入中共这个邪教组织的话,那个后果肯定是非常严重的。

在《圣经》中讲的概念就是你向这个邪教发了毒誓的时候,头上就有一个兽的印记,这《圣经》这么讲的。那法轮功学员是相信有神论嘛,他们也觉得如果你们兽的印记不去掉的话,就真的会被推入地狱中去。

马克思在18岁的时候就曾经写过一首诗,这首诗的结尾就说他将带着人类一起进入地狱,然后他会大笑的在人类的耳边说:“下地狱去陪我吧!朋友。”所以说马克思他本来就是为毁灭人类而来,他自己也不讳言这一点。我想法轮功学员在了解了这样一个真相以后,更愿意善心的去解救人吧,让他们从这个邪教的绑架或诱惑中把他解脱出来。

主持人:李祥春博士,就这个问题您有什么补充吗?

李祥春:我想所有的中国人看到了这一点,就是中国共产党统治大陆的60几年以来,把中国整个道德全部摧毁了。开始是一个政治运动接着一个政治运动,后来就让人们去抓钱,不择手段、毫无底限的去腐败。所以整个道德击垮了以后,整个中华民族就没有希望了。

这些义工他们都是有良知的人,他们不希望中华民族被中共给毁掉,甚至整个人类被中共毁掉。像中共在全球各地区用金钱外交,叫人帮它去做坏事。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良知出来以后,他就不愿意看到别的人,包括自己的亲朋好友,整个自己的民族在这样的一个大劫之下,这样下去进而被毁灭。所以我觉得我们都应该往内心找一找该怎么样去做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现在线上有一位纽约的何先生,我们先接一下他的电话。纽约何先生您好!

纽约何先生:我有一个想法,今天李博士在啊,现在已经是有1亿8千万的人三退,如果除去了3至少有6千万人。那么我有一个建议,是不是退党中心跟这6千万人联系一下,叫他们发出声音来。因为我去年看到有位演员叫伊能静,伊能静她讲了:沉默的好人就是坏人的帮凶!

共产党就是坏人,所以这个6千万人,希望他们发声音出来,这个对共产党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如果这个6千万人沉默不响,他们就是共产党的帮凶。至于要怎么让这6千万人发出声音?写信给联合国、写信给习近平。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我们先请李祥春博士来回应一下,刚才这位观众他是说退党的人应该站出来做一些事情,您对这一观点怎么看?

李祥春:我们退党运动本身是一个道德和良知的觉醒,不是政治运动,所以我们并没有一个有组织的花名册,说我们可以联系到这6千万人或是1亿8千万人。我们现在做的目的就是让整个中华民族的良知觉醒了以后,有更多的人退党,然后为中国的将来打下基础。

主持人:自己做出自己的选择。

李祥春:对,其实这里面的人也是在做很多的事情,我刚刚提到那个云南的民间组织,4年前就达到11万,他们就自发的学《九评》啊,劝人家退啊,这些事情他们都在做,只不过我们退党中心没有花名册这样的方式,组织什么运动啊、找什么人啊,不是这么回事。

我们主要是一个道德的觉醒,让大家知道中共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样选择自己的未来,给人一个出路。所以我觉得这里面有一点误解,我们不做那种有组织的行为,但是真正能够给大家提出一个选项,将来怎么样去走,而不是在中共的统治下毁灭。

主持人:刚才何先生提出这个问题挺有意思,章天亮博士,您要不要也回应一下?

章天亮:好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提法。其实三退是个人的心里选择,就是在面对这样一个邪恶,他愿意不愿意跟共产党站在一起,一些人选择了退出,这种选择都是自愿的,没有人呼吁他们或强迫他们去做。

同样的道理,当他们选择退出后,他们还做什么那也是他们个人的选择。如果他们愿意做更进一步的话,比如他们就公开发表声明啊,就像高智晟律师说要退出这个组织啊,那有的人他私底下就传播《九评》。我觉得这都是个人的选择,没有强迫的力量让他们这样去做的。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你要是看中国大陆的人心向背的话,就可以看到其实那些人已经在发声了。我讲了电视和计算机对共产党的评价是截然相反的,因为电视是掌握在共产党手里面,都在歌颂自己“伟光正”啊,你打开之后都是“形势一片大好”啊,莺歌燕舞、歌舞升平啊什么的。

但是你要是打开计算机网路一看,就会发现骂共产党的人非常多。共产党过去只有3万人在清除网路上的所谓不良资讯,现在的话我昨天就看到一篇《华尔街日报》和英报的报导,说现在中国已经有上百万的警察在清除网路所有的不良讯息。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在网路上发声,把共产党的邪恶揭露出来。所以何先生讲这应该是正在逐步的实现。为什么退党的人数,过去一天1万、2万,后来现在到11万、12万,就是因为已经退党的人不断地让更多的人退党。

主持人:我理解二位讲的,退党首先是自己的一个道德选择,而且他是为自己生命负责、为自己将来平安负责的一种表现。那么退了以后要做什么是自己要衡量的事情。下面一位是纽约的王先生,我们很快接一下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刚才那位何先生讲的话我完全赞成。你如果不发出声音来躲在后面,退党有什么用呢?像纽约市就有很多人在电台上不但不发出声音来,而且发出声音的都支持共产党,我就打电话去骂他们。

主持人:好,我们知道您的意思了。我想很快的请李博士说一下,他说这个不发出声音有什么用,我想我们刚刚其实已经说到了,请您再补充几句。

李祥春:其实有发出声音,只不过没有像政治的组织一样的,好像去统一的发出什么声音,就是你自己选择怎么发声。现在国内有许多抗暴,每年有20万起的抗暴行动。最近报导海南那边有超过1万多的民众对付1千多的警察,因为某些事民众不愿被迫害就起来。

所以这种现象就反映在各个层面,包括中共内部瓦解的现象,像王立军、周永康这些事情,都从方方面面体现出退党运动的影响,它是非常深远的。我们不能想像退党中心或者哪一个组织能够组织所有退党的人都这样去做,但是这影响的深远,就是暗流,大家都在做,没有统一的,你看中共也在解体的过程之中。所以这个过程是非常正面的,也是非常鼓舞人心的。

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章天亮博士,这个问题跟刚才王先生的说法也是相关的。其实《九评》发表十年以来,他对全球的共产思想体系和非共产国家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能不能请您谈谈这方面起到的影响和作用。

章天亮:其实全球很多的政要都对《九评》有很正面的评价,比如说美国原来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还有像前捷克的总理哈维尔,包括很多前东欧的一些国家都在通过一些决议,像波兰、爱沙尼亚,包括捷克、匈牙利等等都通过决议,在全国的范围内要清除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相关的符号啊,包括共产党的影响等等。这就是在全球的一个去共化,就是说脱离共产党。

所以这并不仅仅是中国人在做,其实全球都有这样一个大的趋势。共产党所犯的罪恶远远超过日本法西斯或者德国法西斯。当时希特勒他杀6百万犹太人,日本当时侵华2千万军民死亡,中共在和平时期造成中国超过8千万人死亡。它的罪恶超过纳粹和日本法西斯无数无数倍。

这样我们就会了解到,如果我们认为当年日本侵华行为是罪恶的话,那么共产党的罪恶更加的深重。从这里来讲,就像德国清理掉纳粹的标志一样,将来总有一天中国人也会把共产党在中国的影响,它们各种徽章、标记等等全部都清除掉。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想请问一下李祥春博士,我们知道体制内其实有不少人用真名退党,您能不能给我举些例子,跟谈一下《九评》对中国的社会的影响。

李祥春:体制内的真名退党最好这里不能讲啊,安全原因,中共现在还是在统治中国嘛,现在如果我们把真名报出来的话可能会……

主持人:有一些人在公开的集会中出来演讲。

李祥春:有,那是他们出来之后真名退党那是另外一回事,国内也有很多真名退党的,只不过人数太多了,共产党没有办法去抓。我接着章天亮先生讲的,日本侵华杀了2千多万人,其实日本侵华的最大的一个罪过就是让共产党有机会在中国大陆发展,这是最大的一件事情,不然中国的现状应该会远远好过现在的情况。

我想《九评》的发表是给所有的中国人一个出路,如果我们任凭中共在中国大陆统治,道德败落,虽然现在有一部分人手上有点钱,但是整个生态环境和中国人民的素质已经是远远的比不上别人了,因为它的洗脑啊,还有奴化教育。

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该想一想,因为十年以来有1亿8千万人已经退出党、团、队了,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退党,这样才能真正的改变中国的现状,而且可以给中华民族一个真正的未来。在《九评》已经是预言了中共必将灭亡,而且这个时间也是会很快的实现,所以我想就是说时间不会很多,希望大家能够加入这个退党大潮。

主持人:好,今天时间非常的有限,感谢二位的参与。我们的时间又到了,感谢观众的观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