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航空难遗体下葬 西方加大力度制裁俄国

【新唐人2014年07月27日讯】新闻周刊(433)时隔四个多月,“马航”再一次作为关键字和“空难”一起登上国际媒体头条。当地时间七月十七日,乘坐MH17航班上的283名乘客和15名机组人员,从荷兰阿姆斯特丹按时起飞后,没能平安降落在原定的目的地吉隆坡国际机场,而是坠落在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州多列士附近的一片田地中、屋顶上。和四个月前不同,这一次空难,掀起的不再是多国海上与空中的合作救援,而是国际政坛的一次暗潮汹涌的动荡。

在这次罹难的298人中,有17个国家的乘客和机组人员,其中荷兰公民占了三分之二。周三和周四,罹难者的遗体分两批被军用运输机运到荷兰。迎接他们的,除了家人和挚友,还有威廉-亚历山大国王和马克西玛王后及荷兰首相吕特。没有演讲,只有一名士兵用小号吹响《最后一岗》,这是荷兰每年纪念二战死难者时演奏的传统曲目。而后,机场和荷兰举国默哀一分钟。

在此之前,这些遗体先是和飞机残骸散落在乌克兰东部的十几公里范围内,然后被移送到附近的一个冷冻车厢。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JULIE BISHOP:“这绝对是一场暴行。”

联合国安理会于周一通过一项由澳洲起草的决议。除了强烈谴责坠机事件,还要求控制坠机地点和周围地区的武装组织,不采取任何可能破坏坠机地点原状的行动。

澳大利亚外交部长JULIE BISHOP:“我们要求能够安全、可靠,而且是完全的、不受限的进入坠机现场,以保证调查机构的工作能得以开展。”

然而事与愿违,叛乱份子对西方的呼吁置若罔闻,拒绝同乌克兰政府合作,而西方国家政府出于尊重乌克兰主权考虑,也不愿直接和叛乱分子谈判。在当地武装分子的阻挠下,由荷兰主导、多国支持的调查工作,步履艰难。

乌克兰紧急情况服务中心负责人SERHIY BOCHKOVSKY:“他们(叛乱分子)拿走了我们的帐篷,那些帐篷本来是支在设立在坠机地点的我们的基本营地的。我们只抢回了我们的仪器设备。我们是被枪指著撵出来的。”

荷兰驻乌克兰警部负责人JAN TUINDER:“你可以叫他们恐怖份子,对我来说他们是罪犯,这基本上是一回事。”

CNN特约记者斯齐巴,也于周二在酒店房间里被武装分离分子带走。斯齐巴上周曾为BBC做过马航事件的报导。

此时,调查的希望似乎落到“黑匣子”的身上。四个月前被指“无能”的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拉扎克(Najib Razak)通过外交斡旋,22日从亲俄罗斯反政府武装分子那里获得了黑匣子,然而他直接与叛乱分子首领交涉的行为受到了外界置疑。目前,黑匣子已经交由英国航空事故调查局(AAIB)进行调查。

对于乌克兰政府来说,即使对黑匣子的分析结果还没出来,其情报机构也已经可以确定,俄罗斯是坠机事件的背后黑手。

乌克兰国家安全局在事发当天,公布了一份监听录音,证明乌克兰亲俄武装分子和俄罗斯参与了击落马航MH17事件。

随后,美国情报机构证明了这份录音的真实性,而且,MH17失联时,美国侦测到1枚地对空导弹从亲俄武装控制的区域发射升空。

欧巴马:“我们有证据显示,MH17是被地对空导弹击落的,它是从乌克兰境内亲俄反叛军控制的区域中发射出来的。我们也知道,这已不是在乌克兰东部地区被击落的第一架飞机了。”

就在坠机发生的前一天,美国刚刚宣布了对部分俄罗斯最大的金融机构实施制裁。坠机事件发生后,白宫表示将考虑采取更加严厉的制裁措施。

白宫发言人JOSH EARNEST:“我们将继续审查现有的制裁措施,并将继续和国际社会合作,协同我们的力量向俄罗斯实施惩罚。”

此前被批评行动迟缓的欧盟,也于周二宣布将确定一份涉及俄罗斯多个经济领域的惩罚性制裁方案。

欧盟对外事务高级代表CATHERINE ASHTON:“对于那些支持导致克里米亚的脱离和东乌克兰动荡的俄罗斯决策者,并从中获益的个人和公司,我们将扩展对他们的限制措施。”

欧盟考虑的惩罚措施中还包括切断俄罗斯银行的资金链,阻止俄罗斯银行在欧洲市场推出新的金融产品等。

然而目前的制裁并不涉及军售。法国总统欧兰德表示,今年10月仍将如期交付其2011年与俄罗斯签订的两艘战舰中的第一艘。

俄罗斯《新闻报》(Vedomosti)评论版主编特鲁多约博夫为纽约时报撰文说:“随着更严苛的制裁产生效果,俄罗斯经济会越发低迷,投资者会远离我们的市场,聪明的俄罗斯人会逃离这个国家。……无论他们承认与否,蒲亭的言论已经成真:我们的国家已经变成了他一直以来警告的那样——一个敌人环绕的国家。”

新唐人新闻周刊综合报导

撰稿/晓燕 剪辑/黄千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