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默克尔访华 亚洲外交变局?

【新唐人2014年07月08日讯】【热点互动】(1180)默克尔访华 亚洲外交变局?:七七事变期间访华,中共利用德国打击日本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德国总理默克尔于周日开始了为期3天对中国的访问,这也是她本人第7次访问中国。有媒体指出,中德之间的黄金期似乎就要结束。在此前,上周习近平刚刚结束了对于韩国的访问。有分析指出,这是针对日本。无独有偶,在本周日,日本的首相安倍晋三也展开了对于太平洋三个国家的访问。

这背后是否有深意?那么默克尔访华究竟有何看点?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德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那么高层之间互访的如此频繁,究竟对于地区的秩序有什么样的影响?

今天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们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参与我们今天的节目。

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嘉宾,一位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另外一位是资深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那么赵培先生是通过Skype加入我们今天节目的讨论。

可以说此时此刻默克尔仍旧在中国,还是在进行第3天的访问。那么默克尔选择在这个时候访华,这究竟是在一个什么样的背景下展开的?那么中德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我想先听听天笑博士的意见。

李天笑:首先,这个时机的选择非常蹊跷,其中可能是有奥秘的。一个,今天正好是7月7日,也就是“七七事变”77周年。因此它跟默克尔访华,是在6日到8日夹着7.7。

我们知道,其实最近一、两年以来,中德的关系交往非常的密切,几乎是一种密集型的、频繁型的。比方说今年3月,习近平刚刚访问过德国;而且今年秋天又有一个大型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要去访问德国。习近平访问之后,德国的外长和另外一个高级官员也访问了中国。你看这个期间,其实如果默克尔不到中国来的话,也没有人感到奇怪。那么这个时候来,很有意思,带来了大型的一个经贸代表团,其中还包括一些官员。这是一个特点。

第二个,背景就是什么呢?就是说这次,它现在是中德之间经济方面的交往是越来越频繁,中德贸易成为了中欧贸易的1/3,相当于中国和英、法、义三国的总和。这样的话,就是说在经济上,双方的容量是越来越大,经济发展也是越来越大。

但是默克尔有一个特点,就是她既讲经贸,又讲人权。所以她每次到中国来,都要跟这个异见人士见面,或者是到教堂里面去,或者说是在公开场合对中共的人权问题发表一些看法等等,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

另外的话,她还是夹着对乌克兰问题的一种胜利的喜悦过来的。乌克兰问题我们知道,最早是因为乌克兰当时的总统,就是亚努科维奇,不愿意签跟欧盟的一个草签协定,退出了。最后由于乌克兰发生了革命,最后把他赶走了。

那这一次,乌克兰在俄国对克里米亚问题上,占领了克里米亚以后,乌克兰现在和格鲁吉亚,还有另外一个国家(摩尔多瓦),三个国家同时在这次默克尔来之前签订了一个加入欧盟的联系国协定,那这样的话最后就倒向了欧盟。但这件事情确实是默克尔和德国极力推动的。所以说默克尔起了很大的作用。当然还有其它一些背景和特点,这三个我觉得是比较重要的。

主持人:好,那么我想请教一下赵培先生,您对默克尔访华,您觉得有什么样的一个看点?当然,可能在这3天之中看点也非常的多,包括她非常的亲民,也去吃宫保鸡丁,包括自己去做宫保鸡丁等等。那么从大的方面来说,您觉得默克尔选择这样的时机,究竟想得到什么?从德国的方面。中德关系,您怎么去解读?

赵培:中德的关系,从德国方面我们可以看到默克尔这次来就想订下更大的贸易订单,空中客车已经卖给中国大概是120多架的空中直升机这样的合同;而且还带来了很多的商贸代表团。由此可见默克尔访华,这次中共是有巨大的许诺的。

那么这次的看点,如果是说默克尔选择……其实这个时间点恰恰是中共所希望的,默克尔这次访华时间点的选择上其实有很多的问题的,因为这个时间点恰恰是中共现在正在推动一个反日的高潮的时间点,这个时间点是“七七事变”,中共的媒体包括从香港和整个造势来看,《南华早报》就说默克尔这次访华选择代表了德国的一个态度,表示认同抗日战争的历史。

其实这是中共有意选定这个。你如果说7月7日默克尔访华,倒不如说默克尔不可能再拖了访华时间,因为默克尔这个星期肯定会看德国队在世界杯的比赛,甚至如果德国队打入决赛,默克尔已经许诺她将会再次到现场去观看德国队的比赛,恰恰德国队明天有比赛和星期六或者星期天将有比赛,默克尔作为一个超级球迷、作为一个德国的总理,她一定会去看。

那么中共在这其中利用这点想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它想达到一个替它现在反日宣传的目的,它做了很多媒体上的工作,其实这些都是默克尔被利用的一个表现。所以中共用巨大的商业利益去换取利用默克尔的一个时机。

主持人:好。提起时机,我们也注意到“七七事变”,中共目前宣传媒体把它作为一个非常突出的事情进行纪念和报导,这个事件是否是巧合?我不知道天笑博士您怎么去解读?同时我们也关注到,因为默克尔本人这次访华可以说看点很多,也请您继续再接着分析,其中有一点最直接是,作为默克尔本人她已经是第7次访华了,作为默克尔本人她的外交模式是否有一些迹象可循?

李天笑:我觉得这次的看点还有一个就是她在清华大学会发表一个演说,这个演说可能包含了她本人的一些政治观点,和她的一些想对中国人,特别是年轻人想说的一些话,这也是她的一个目的。

另外,我觉得中国的外交模式,原来习近平提出来一个大国、中国梦,对他国内的政策大家现在已经了解的比较多了,比方说打虎、反腐、薄熙来被判、周永康被揪可是还没有公布,然后徐才厚被抓等等,这条线索直指江泽民、江派人马。但是他的外交方面的路径和轨迹不太明显,现在比较明显了,就说一个是通过访韩,访韩以后突破东南亚、美国对中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包括日本、新加坡还有台湾,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澳大利亚等,包括印度洋的印度,这样形成一个对中共政权的一个围堵,实际上的围堵,当然美国不这么说。这个通过利用跟韩国的经贸关系,以及韩国希望中共来制约北韩的这么一个心态,想突破这个环节。这是一个。

再一个,现在默克尔过来,默克尔实际上是欧盟中最重要的一个国家,当然有三驾马车:英国、法国、德国,但是德国实际上他在经济上最强,而且他的经济形势也很好,而且跟中国的经济贸易量也非常大,在这种情况下,又借助默克尔在“七七事变”这个时候,正好这个时候来。

你知道二战的时候,一个德国、一个日本;那么现在把德国请来了,针对日本,现在中日之间有很多矛盾,而且现在安倍也正在太平洋三国,就是新西兰、澳大利亚还有一个国家访问,这个时候请她来,实际上你不用多说,你看,德国都来支援你日本了,它就是这个意思。

所以中共现在外交模式跟原来邓小平的时候是有所调整的,邓小平那时候是不动,现在要有所作为。所谓的有所作为一个是对东南亚国家造成一定的威胁,另外,跟各国的矛盾、外交危机开始频繁出现,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所谓防守型的、应对型的把亚洲有南韩、欧盟、德国为首的这种战略,一个是离间美国的亚太同盟,包括美国和韩国、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中间打进楔子。另外,通过跟欧盟之间的关系,在欧盟跟美国之间打进楔子,主要矛头是对着美国的。

主持人:我们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您好。默克尔访问中国大陆有很多原因,第一个是德国需要这个市场,他做的东西可以销出去;中共需要德国的科技,可以转移很多科技给它,中共是缺少科技。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默克尔年轻的时候从东德逃到西德去,其实她是从共产党那里出来的,她多多少少对共产党还有一点同情心,所以你看她处处跟美国作对,一点点事情就跟美国闹的要死,所以这个问题就是这样的。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王先生讲到了双方在经济上互相有需求的一部分,我想请教一下赵培先生,您对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的观点您是否认同?您觉得双方互访中各自的目标和外交的考量又是什么?

赵培:刚才观众朋友说的十分对的一件事情,其实对中共来讲,它现在的国防科技,或者整个科技的发展,它着重于表面,也就是说它的基床是要通过德国的精密仪器加工才能够造出来它现在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是瞄准了德国的中小企业,因此最近一段时间在德国的媒体当中频繁报导,就是说有些德国的中小企业不想再经营下去,很多来自于中国大陆的买家把这个企业买了,因此他们也十分担心这些属于德国的精密技术会被中共买走。这是一个中共对德国的威胁。

在这次默克尔访华的时候,德国的媒体也提出来德国和中共的企业在竞争方面已经是有一些很大的摩擦了。这次默克尔访华着重于贸易上的订单,并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可能德国本身也没有过深的考虑这些因素,因为这些因素将会制约著德国未来在世界上发展,它的顶尖技术将会被无限制的仿制的话,对它的品牌,对它整个效应来讲,对德国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那么对中共来讲,它除了要经营,更多的要的是一个政治上的利益。我对刚才李博士的观点有一点补充,其实中共没有什么外交策略,它的所谓外交策略都是为了保党的一个外交策略。比如说李克强去英国转了一圈,其实是为了切断香港要求普选的外援。

那么中共这次拉拢德国,在这个敏感时期让德国访华给它造一个声势,它其实是为了针对日本,同时拉拢韩国针对日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中共现在是不要中国在南海的任何利益,它可以向越南低头,甚至未来会向菲律宾低头,当然它要营造一个全民对日本的仇恨。紧接着是针对美国的一个仇恨。

这个东西并不能拉拢默克尔达到这个目的,它只能对国内造成这么一种印象,让老百姓通过仇恨这两个国家,特别是美国背后代表的普世价值,通过挑动这种仇恨达到它维持保党的目的,甚至通过这种仇恨的挑动,拉拢一些不知道深浅的人向中共靠拢,这是它整个亚洲,甚至全世界策略的一个重点,还是在于它要保党。

李天笑:我刚才没有讲一点,实际上中共在外交政策的主要出发点、基点,是在于用国际社会所谓的对它的承认来得到所谓的合法性,因为它国内不存在合法性,因为它这个政权不是民选的,而且国内现在退党人数这么多,民怨四起、各种暴动特别多,对它没有信心了。所以它想你美国承认我、德国承认我,韩国跟我关系不错,这样的话,好像是国际社会对它承认,它想取得这种合法性。这是一个。

再有一个,我对刚才王先生那一个有点不太同意。默克尔是从东德来的,她不是说因此产生了对共产党同情心,而恰恰相反,她实际上是对共产党的迫害、共产党独裁是深有体会的。因此她在德国执政以后,完全采取了跟施罗德不同的一条执政方针。就是说允许这些异议团体,每当中国领导人来的时候,她就把好的位置,总统府对面,让给了这些抗议人士,包括法轮功,还有其它的群体。原来在施罗德的时候是没有的。

再有一个,我觉得中共现在邀请德国来,这种关系,这种交换是什么呢?就是说两国的经济虽然是一个互补性的。比方说德国出口机械产品、电子产品、精密的这种,很精巧的这种产品;中国大陆的话,它有各种原料,或者是有更大的消费品。但是这种交往现在遇到了制度性的障碍。这个制度性障碍就是什么呢?德国的高科技产品被中共通过各种方式窃取过去了,特别是有的商业情报通过网络以间谍方式,还有其它的这种企业的机密被拿走了。因此呢,知识产权的问题成为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这也是这一次默克尔来访华的一个看点,就是双方在这个方面会达成什么样的协议。

主持人:好的。我们其实又提到了经济。那么很多人,包括我们观众朋友,刚才赵培先生也提到了,就是这次默克尔访华其实带着很多的大公司,以经济为主线,以签单为主线。我们再看一看这个经济,那么在默克尔出访之前,其实德国的媒体对此有很多的评论,包括也采访了欧盟商会的很多人,他们有一个结论,他们说在中国做生意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我不知道天笑博士您对此是否认同?您觉得经济在目前双方的关系下,究竟是怎样的?

李天笑:我觉得这种说法是从他们切身经历当中所体会到的,我觉得是有一定道理的。首先就是现在中国的经济,原来两位数的发展速度现在下降了。还有就是现在中国的腐败现在遍地成型,整个的经济处于不稳定状态。你比方说很多银行的坏帐现在超过了50%,还有中国的失业、贫富差距,还有退党等等,政治、经济的这个动荡当中,使得这个外资投资的环境是非常的不看好的。就是说政治危机分析,这个分析对于中国是不好。

还有一个,我刚才讲到了,就是经过十年的中德之间的经济交往,实际上很多的企业,德国的企业,一共大概有5,000家左右,在成都大概900家,这个情况,根据对德国企业在中国投资的调查发现,大概只有三分之一是挣钱的,三分之一是观望的,三分之一是赔钱的。那这个情况的话,实际上是刚才讲的,就是跟中国的投资环境、政治环境,特别是像窃取商业机密。德国因为是高科技产品,比方说它的环保,环保产品实际上在德国是它很主要的一个科技产品。但是就是被中国拿过去以后,反而现在向德国出口产品。这样的话就把德国的最好最大的一家环保的企业给打挎了。

所以说这次很多的企业家,特别是中小企业家,都提出了这个问题,就是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这个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在中国的这个环境下,这个法律是冲着这个中共政治的变化而变化的。所以它这个东西,它不是真正的法治。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窃取情报,或者是窃取商业机密这些东西,这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很主要的问题。

主持人:说起窃取商业机密的话,在默克尔成行之前,我们看到德国的情报的主管就曾经警告说,中共窃取商业的这个间谍越来越大的威胁。我不知道这种警告的话,我不知道赵培先生您怎么看那个警告?这个窃取,刚才其实我们很多时候都在讲这个,以您的这个评判来看,您觉得这个程度究竟有多大?

赵培:这个程度对欧洲人来说是一个很可怕的问题,因为根据最新泄露出来的情况都已经有窃取的问题,很多欧洲的大企业跟中共是有勾搭在一起的。比如说帮中共解决了,现在欧洲军事公司正在帮中共解决它的坦克,能否开上高原发动电机的问题,其实很多都是欧洲公司做的。

比如说前不久最著名的,中共直10直升机的案件,其实正是加拿大的一家公司以出口民用直升机发动机为原由,把整个一套发动机出口给中共,中共拿到发动电机它依然不会做控制系统,因此要加拿大这家公司给它做一下,控制系统重新制作一份。这样美国对加拿大这家公司有很重的罚款,这是2009年、2010年的事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欧洲怎么能保持住自己的商业利益,怎么样能够认清他应该跟什么样的伙伴做生意?这才是欧洲人应该面临的问题。

那么比如说这次默克尔去到了中国,那么她在中国所有的采访或者干什么,明显是被中共操作的一个结果。因此她在北京没有指出中共的间谍问题,反而就美德之间的间谍问题答了一个记者问,或者有一个发言,这明显是一个被操纵的结果。这种结果可能默克尔本人也不喜欢看到。

李天笑:我补充一点。默克尔当然有她本身的政策理念,在中国大陆她怎么做这个事情,但是有一点,中共给她设了很多的局。比方说有意的在最主要的人权问题上不给她谈,谈一些比较次要的问题,然后让她去做一些事情,这样的话就把最主要的,比方对法轮功的问题全部掩盖掉了,比方对西藏的问题,还有对少数民族镇压的问题,还有一些异见人士镇压的问题等等,这些问题它都掩盖掉了。

但是就是说默克尔这个人本身也受到一些制约,她执政是一个联合党,基民联和社民党左右两个党共同执政的,社民党里面有一些左派人士,左派人士基本上跟中共的关系都很好。而且还有一个制约就是大企业,这些大企业很早进到中国,比方像大众、西门子这些公司都捞到很多的好处,帮中共说话,人权问题上都遮遮掩掩。所以这个对默克尔的政策也起到某种影响。

但是默克尔本人,实际上我觉得她对人权问题是有认识的,而且对中共,每次来都要讲人权问题,但是由于中共太狡猾,而且像默克尔这种人尽管在政治她是很精明的,说话也很有条理,但是遇到中共这种大流氓的话,很多时候她不免也要落到被骗的地步,或者说不能完全的来执行自己的政策、理念。

主持人:那么最近其实这个政府的高层访问的非常频繁,不知道是否是巧合?我们知道习近平刚刚结束对韩国的访问,那么也有分析指这是指向日本;那么其实此时此刻,日本的安倍晋三也正在太平洋的三个国家:新西兰、澳大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进行访问。这背后是否是巧合?究竟有什么样的信息?我想先请教一下赵培先生。

赵培:并不是巧合,因为从我们得到的信息来看,中共正在大学里面挑动这种反日情绪,有可能酝酿下一步的反日高潮,中共拉拢韩国拍一些纪录片,或者拍一些抗日的意识题材来挑动日韩之间的关系;另外,它也通过反日来拉拢台湾,来同化台湾这样一个目的。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也好,包括李克强访欧也好,其实它都是要对内造成一个局势,对外也是造成一个局势,因为各国的联盟关系也很稳固。它对内要造成一个局势就是说,全世界在反日,全世界在反美,我们就起来闹。那么其实它是要在国内挑动一个民族情绪来掩盖它将要亡党的一个危机,和它全党腐败的这么一个问题。它其实一直围绕着这个处境在做。它现在在国际上已经无法形成强大的影响力,因此它更多的着重于对内的宣传。

主持人,我不知道天笑对关于高层的互访,日本的安倍同时进行访问有什么样的一个补充?同时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在上周的时候搞了一个丝绸之路经济带媒体合作的论坛。那么也有分析人士指是在亚洲的后院进行布局,以制衡美国。我不知道您对此有什么样的解读?

李天笑:它现在跟南韩共同搞这个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这个实际上就是取得对投资这方面的银行换血,因为它跟亚洲银行分庭抗礼,另外也是想取得对亚洲事务的主导权,这是一个问题。

另外目前来说,习近平非常高调去参加“七七事变”的纪念,这里面还有一个因素,实际上是受到江泽民它们这一派的人,因为他动了徐才厚,接下来是周永康,再来要指向江泽民,因此在爱国的问题上,在对日本的问题上,江泽民一直在找他渣子,所以他非常谨慎。所以说这是一个,他不得这么做的。

再有一个,他率领所有的政治局常委去,实际上他表明一个意思,就是什么呢?就是说这些人还是由他带头的,就是他能够控制局势,他表示这个意思。因为现在在国内的内政决定外交。就是在跟江派你死我活的这个斗争当中,习近平不这么做的话,他很可能会被江派抓住把柄。因为每次胡锦涛访问的时候,它都在搅局。所以这是一个看点。

主持人:非常感谢我们今天两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