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刘汉被判死刑 其“保护伞”即现形?

【新唐人2014年05月29日讯】【热点互动】(1163)刘汉被判死刑 其“保护伞”即现形? 中共的制度是致使一些人为非作歹的根源。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中国大陆的红顶商人刘汉,5月23日被以谋杀罪等15项罪名判处了死刑,其中一项漏罪,关于行贿罪没有列在上面,格外引人注目。在刘汉案的早期,中国大陆媒体已经爆出他和周永康的儿子周斌有着亲密的关系。随着刘汉案的尘埃落定,这背后的庞大老虎是否会浮出水面?我们先看一下有关这件事情的背景短片。

5月23号,湖北咸宁市中级法院对刘汉、刘维等36人一审判决,刘汉、刘维被判处死刑。

刘汉于1997年在四川绵阳成立“汉龙集团”。据报导,刘汉一直游走于官商两界,通过违法犯罪活动,和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称霸一方。此前的起诉书指控刘汉、刘维利用巨额黑金,寻找保护伞,“贿赂”政府官员。

不过,在刘汉被控15项罪名,包括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等等,却没有“行贿罪”。

大陆《财经》杂志曾经分析《刘汉的朋友圈》,报导点出了刘汉的生意伙伴周滨,其父亲就是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而刘汉非法掌控的70多家公司、400亿人民币的黑金,与周滨关系密切。报导说,刘汉的朋友圈中,除了周永康的老部下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之外,至少还有5名现任或者退居二线的省部级官员。

新华社也曾报导,在四川省内外,很多人都知道刘汉是“有大背景、大靠山”的人物,甚至能够左右当地的人事安排。

英国路透社报导说,为了拿下周永康,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去年开始清洗周永康在石油行业和四川省官场,以及和国内安全部门经营了四十多年的关系网络。超过300名周永康的亲属、政治同盟、商业合作伙伴、下属和员工已被逮捕、拘押或审讯。刘汉就是其中一个。

消息来源说,当局从周永康的家属和伙伴那里,缴获了900亿美元,刘汉的资产包括在这些被没收的财产当中。

在刘汉案的报导中,高调曝光了刘汉团伙的武器库,号称刘汉武器库中,有军用手榴弹3枚、国产五六式冲锋枪、美制勃朗宁手枪等枪支20支。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管制刀具100多把。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刘汉被判死刑,背后的“大保护伞”是否即将现形?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参与讨论,热线电话号码是646-519-2879。今天我们现场请到的嘉宾是政论家横河先生。横河先生,我们看刘汉这件事情,中国大陆的媒体已经在广泛的报导,刘汉二十多年来可以说是风风雨雨,最后走到了一个不归路。这段事情是一个怎样的过程,当然他在法庭上认为自己是冤枉的,您怎么分析他的冤屈与否?

横河:根据采访和了解他的情况来看,这个人第一个就是很讲义气,而且很舍得花钱,所以朋友圈子很多。朋友圈子不仅仅是官场上的,也包括其它方面,能够在商场上混十多年、将近二十年没倒,当然有他一定的道理。这是一部分。另外一个部分,他很有名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当年他建希望小学还是中学,(四川)地震的时候他盖的学校没有倒。谁在做这个宣传工作?有人说就是他自己去做的。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是令人印象很深刻的。

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在商场上的所作所为,完完全全是一种黑社会的做法。包括把对手或者他认为绊脚的人,不管是谁动手,杀了9个人,其中5人是被枪打死的。包括在这之前另外一个中国的商业巨头袁宝璟家三兄弟再加上侄子,等于是灭门,也跟他有关系。

所以你要说冤枉的话,他可能跟谁比呢?可能跟其他和他一样的人,或者跟他类似的人去比,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拿了他钱的人,现在他倒楣了,那些人谁也不出来支持帮他忙,或者谁也没有因此而倒楣,这可能是他觉得冤枉的地方,他倒不一定真的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合法的而觉得冤枉。

因为整个经商环境他非常清楚,整个大环境就是这样子,他只是在这里面生存下来了。当然手段可能比别人更辣,要不然不可能生存到这一步;另外一个,可能背景靠山更大。他认为就是冤枉的,正好挨到他头上去了。当然我们很难说他自己究竟怎么想,也不可能因为他觉得是哪几方面冤枉了让他自己讲出来。

主持人:像他这样一个红顶商人可以说能量非常大,而且被当地称为是第二组部长,许多事情据说非常有“超能量”。但是我们注意到一个非常明显的细节,就是在他的判罪中,其中包括15项的罪名,唯独没有行贿罪,作为一个商人没有行贿罪,我想在很多人看来是极不寻常的。您怎么分析这背后的原因?

横河:我觉得在这里面有三个因素,一个因素就是他所行贿的对象不可能更低了,就是市长一级。比如广汉市领导要见他,他见不见?很困难,想见他都很困难,他不见。也就是说到了市县这一级或者县这一级,广汉市是县一级的市,是比他还低的,他不可能去对这种人行贿,所以他行贿的对象至少都是在省部级以上,这个行贿的量就非常大,而且范围特广。

如果要把行贿罪拿出来,牵涉到这些人的话,范围可能太广了,控制不住,所以这个罪名不拿出来,这是一种可能性;另外一种可能性,有很多情况他不是在简单的行贿这个层次上面,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他不需要行贿。

比如他跟周斌的关系,周斌当时要把九鼎山的旅游项目卖给他,他们的财务主任一开这个项目以后,说整个项目只值5、6百万元,你要花1千2百万元去把它买下来?他就说,周斌的项目只要不过分都可以做。所以等于是以1千2百万买下来一个5、6百万元的项目,也就是加倍的钱,这钱等于白送给了周斌。但是你要去查的话,你没法说这是行贿。

还有一个水电站项目,水电站项目也是跟周斌的。他让周斌先去持股,等于是挂名持股,当然投了一点钱。持股以后,等到这钱涨上去以后,另外一家花几倍的钱把这个买下来,等于送钱给周斌。但这个你又没有办法用行贿、简单的行贿──到你家去给你送个礼这种行贿来解决。

到了他这个层次以后,就完全是商业上让利的行为,就不仅仅是一个很简单的行贿问题了,所以在这里有很多复杂的关系。还有很多看起来是政府官员或者党的官员,其实是巴结他的,那种人还要向他行贿,这是不同层次的,因为他的背景和靠山跟别人不一样。

主持人:您觉得如果不以行贿罪来判,是不是为了保护更多的名单不被披露,在中共内部牵扯的面更加广泛?您觉得有这方面的意思吗?

横河:这是反腐所存在的最关键的问题。反腐究竟是有腐就要反,还是针对性的反腐?如果有腐就要反的话,一天就能把中共自己彻底打垮掉了;如果是针对性的反腐,就要在当局的控制之下。为了当局能够控制的话,这个名单就得是他们控制,那要比在起诉的时候拿到法庭上去,让大家都知道要好得多。所以我觉得可能很主要的因素就是不想牵扯到更多目前还不想打击的对象身上去。

因为中共经过这30年的经济发展,所有的官场都已经和腐败紧紧的连在一起了,这样一来,如果引起整个恐慌的话,像刘汉这样在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关系网和很多企业,这种企业牵扯到的面可能一下就控制不了了。

主持人:刚才您在解说中也提到另外一个期货大腕袁宝璟,袁宝璟曾经经历过灭门的惨剧,现在也轮到了刘汉。有一个问题,面对中共统治之下、政治生态下,这些商人背后的权钱交易也好,还有这些商人的发展之路也好,究竟有什么样的一个轨迹可循?有什么样的特点?

横河:从他们这两个人的轨迹来看,他们发家的途径差不多,都是属于比较偏实业方面的。你看水电站、还有建材、建筑材料这类的比较多一些,相对来说跟基本建设这些东西都有关系,发财的轨迹是从另外一条途径,是类似的途径一起过来的。一起过来以后,后来就开始斗起来。他们两个斗的过程,最终袁宝璟被灭门这件事情是跟刘汉有直接关系的,而且一定是刘汉有非常非常强的后台才能做到这一点。

他们生存的环境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业竞争环境,刘汉绝对没有想到会走跟袁宝璟同样的路,而袁宝璟当时也是没有想到刘汉有这么大的后台,也就是说这跟他们商业竞争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这两个都是属于中国商界的巨头,从他们的轨迹和其他的所谓民营企业家的轨迹来看,实际上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当中没有“原罪”,但是没有和官场的勾结是不可能发家的,因此他发家的过程当时一定伴有原罪。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要治谁就很容易了,谁都能够被治,这跟官场上的腐败是一样的,要治官员谁都能被治,要治企业家或者说他是黑社会也好,也是谁都能够治的。说起来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中国的商场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在刘汉和袁宝璟的事件上面是淋漓尽致。

而且谁也不能够幸免,你在这场斗争当中赢了,不能保证下一场你就不失败,这完全取决于对方有多强大,你自己的靠山有多强大,而不是取决于你经营的违法程度,因为在中国这一类的企业家都是违法的。

其实在资本主义早期也有类似这种没有规矩的竞争现象,但是它们发展出来一套法制,在法制的轨道上面大家平等竞争,所以自由资本主义后来就是一种比较平等的竞争,对于特别大的财团它还运用反托拉斯、反垄断的方式把它限制住。

在中国实际上是有竞争、拼命厮杀这一部分,却没有一个法制能调整他们的部分,当然更谈不上道德的问题,已经完全不能谈道德问题,我们只谈在法制以及低一级的轨道上,而在这个层次上他们也不可能做到。

主持人:像刘汉这样一个商人可以在当地横行将近20多年,无恶不作,但是屡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这背后又有什么样的原因?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刘汉被判死刑其保护伞即现形?”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参与讨论,热线号码:646-519-2879。我们接先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洛杉矶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大家好,端午节快乐。关于刘汉横行霸道那么多年了,他被判几个死刑都死有余辜;另外一方面我就讲八个字来总结一下“官商勾结,杀人灭口”,这大保护伞没有用了,马上就现形了。谢谢纪岚。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谈到保护伞,我们看到中共官方的报导中其实是欲遮还休。他指出三个副处级的官员、当地的一些政法官员,这些官员是否是他背后的大保护伞?究竟和刘汉有什么关系?我不知道横河先生您有什么观察?

横河:这三个人都是副处级的,不可能是刘汉的保护伞,只可能刘汉是他们的保护伞。这些人要升迁、要当官,想通过刘汉的途径去疏通更高层的官员,所以他们不可能是保护伞。要保护伞的话,省一级的都不够。刘汉最早在2001年的时候说他碰到所谓的“贵人”,那时候他已经上了公安部门的通缉名单了,但通过一个人把这个名单去掉了,那就是当时的周永康。周永康去掉这个名单是2002年以后的事情,那个时候周永康是公安部部长,后来当到了政法委书记,那么刘汉的这个靠山就越来越大了。

那这个“靠山”甚至连省部级都不是。因为这些人对安排官员的升迁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这些人的升迁是要靠刘汉的,所以像市一级的官员都要去找刘汉的话,那么肯定是比省还要高一级,至少省里面的人是要买他帐的,那省里面的要买他帐并不是因为他是省里面的政协常委,这些常委算不上任何关系,是因为他还有更高的关系。四川我们知道最近抓了一大批省部级干部,在四川就是一个很大的不法,这一批人实际上都是刘汉的后台,而之所以成为他的后台,就是因为刘汉跟周斌的关系。

所以这是所有的关系当中最主要的一条线,就是说不管他有多少省里的关系,各个省的关系,那最终不能够动他,有这么多命案不能动他,所以说是这一个关系,让他能够横行这么多年。如果早一点在他犯第一个罪就被制掉的话,那么也不会到今天面临这种灭门的处境,刘汉、刘维还有家族其他的人,几乎是一网打尽。如果说当时是这样做的话。

但是回过头来看,当时可不可能这样做?可能。但是可能的话也只是说他的运气不好,中国整个商业环境跟官场的环境都是一模一样的,这个官场环境,我们讲文强在被杀之前说王立军:“总有一天会跟我一样”,他是这么说的。两、三年之后王立军就落到同样下场了,就是说不管是商场也好、官场也好,在中国都没有一个正常的环境,是这个环境使得他们能够发起来,同样也是这个环境使他们倒下去,是同一个因素。

主持人:根据您刚才的分析,我看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中共的喉舌媒体新华网在其博客专栏中有个署名的文章发出对刘汉案件的一个质疑,他说刘汉案如此庞大的一个社会集团无恶不作,非法敛财几百亿却屡屡逃脱法律的惩戒,其背后是否有个巨大的保护伞?

刚才您说与周永康的儿子周斌有关系,也与四川的一些省部级的官员有关系。那么背后这些人是不是他彻底的保护伞?当然还有人说刘汉该死,但不应该马上死,因为有人比刘汉更该死。您有什么样的观察?

横河:刘汉叫冤,可能就是有人比他更该死,他才会叫冤的。这就有两种说法,一种就是杀他灭口,到此为止,还有一个是作为下一个大案子的突破口,先把他公布出来。我认为到此为止的这个可能性不是很大,其原因在于即使中国的官方媒体也不忌讳提到大保护伞,只是不提名字,也不忌讳。为什么呢?

因为很明显的这就是现在要打击的目标,这个大老虎这就是打击目标,所以说到此为止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到现在为止,现在习近平政权他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反腐。反腐讲来讲去就是要打大老虎,要是讲了两年了,这大老虎都没被打掉,然后你说赦免了。那对于整个自己的地位和他自己的信用、权威都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个大老虎是一定要打的,官方也不忌讳。但是官方不会让你讨论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呢?周永康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力?这跟共产党特有的统治制度有什么关系?这个它们绝对不会再让你们讨论下去的。就是说如果没有周永康的话,像刘汉这样的黑社会头子也好,民营企业家也好,能不能找到其它的靠山?肯定能找到其它的靠山,只是说可能权力没有这么大。因为像周永康作为政法的头,能够掌握这么大的权力,在中共的历史上其实也是不多的。但只是稍微小一点而已,他总能找到很大的靠山。

也就是说过去三十年所发展的,包括六十年所发展的最基本的东西就是:中国没有真正的法治。他能够为非作歹,是因为有人能在法律之上,而有人能在法律之上,是因为不管是中国的宪法也好,法律也好其实它上面都有一个中国共产党在。所以党的制度里面如果能够产生,而党又没有制约,党的官员也就没有制约。

所以根本不在于周永康怎么样,当然周永康有他的特点,他在很特殊的一个情况下,由于参与了江泽民的政治迫害,迫害法轮功,手上才有这么大的权力,才能够聚集起这么大的权力的高峰,才能肆无忌惮,这是一个特例。但是你更广泛的、更深的去找一下的话,他跟共产党的基本因素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那我们看到这个关于案子本身也有一个特点,非常有意思,我们看到有一个人是另案处理,那么这个就有点像薄熙来案进行另案处理的徐明。到现在为止没有相关审判的消息。这个案子的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是汉龙集团的总经理,也是潜在的直接掌握者。这个也是另案处理,您觉得这背后是否透露著一些信息?

横河:可能是他们不想经过刘汉这个案子直接了当就把周永康给曝光出来,所以这里面也没有提到行贿,也没有提到他跟周斌的直接关系。实际上不仅是行贿案没提,就连经济案,就是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侵吞其它企业这些经济方面的犯罪活动,根本就没有提,唯独提到的就是黑社会。十五个罪行都跟黑社会有关,但是他不想把这个路给堵死了,这么大的一张王牌能够拿来针对周永康,他不想把牌一次用死掉,不用但是又不想把路堵死掉,可能就留了一个活口,如果需要的话,就把他拿出来做为证人,这也有这个可能性。

主持人:既然提到了周永康就像您分析的是这背后的大老虎,这个大的保护伞是周永康的话,那到目前为止,中共一直没有去正式公布,那么究竟会不会公布?什么时候公布?您对未来有什么样的一个预测?

横河:我想公布是没有问题,一定要公布的,你隐而不发的话,你永远不发的话,就没有震慑力也没有威信了。所以对于习近平来说,他必须走这一步,一定要把他公布出来,什么时候公布?我想这也不能拖太久,我估计这也是很快。所以刘汉案出来以后,他周边的这些势力全都清掉以后,尽管中纪委可能会为了平定中共整个官场的人心会有一个说法,对十八大以前犯罪有赦免的趋势,不再这么强的追究了,或者是对十八大以后做的案子要从重处理。那么有人说这是一种赦免。

赦不赦免不知道,不管赦不赦免都跟周永康没有关系。这个大老虎你要不打的话,你前面所有的事情都白做,所以这个是不可能赦免的。另外即使有赦免的话,大家可以知道,中共动的反腐,不管从理论上、从实践上都是不可能的,所以走到这一步实际上是必然的,就是某种程度的赦免,不能见腐败就打,这个我们早就讲过了,这样中共自己就吃不消了。

主持人:我们今天看刘汉案涉及到背后的这个大保护伞,我们请横河先生为我们做一个总结,同时对于一个商人在这样的一个生态背景下,在权钱交易的帷幕下走上了这样的不归之路,对于一些在这个生态下的商人有怎么样的启示?

横河:远离政治是最好的。但是在中国的环境下,你要经商就很难远离政治,也很难不找一个靠山,它没有一个正常的经商环境。你像在其它的国家,哪怕是东欧已经排除了社会主义的国家还没有很健全,但是在法治比较健全,民主比较健全的国家,都不会需要经商的人百分百的介入政治。

但是在中国就说很难说不介入,任何人都不可能不介入。因为你如果要正常的经商的话,你不惹别人,别人会来惹你,官场上的人会来敲诈勒索,看到钱会想吞掉你,所以你就要找靠山,一找靠山,找错了就是死路。

所以在中国实际上民营企业算是没有出路的,但是他为什么能这样发展呢?就是大家就想轮不到我,都是想他倒楣了,我可以去接他的位置。他想不到这件事是要轮到的,每个人都是处于危险当中。你可以看我刚才举的政界和商界的例子,就知道没有人可以幸免。

其实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在中国要能够建立正常的经商环境,就必须要有一个完善的法制,要有一个完善的法制,就必须排除中共的领导。那么中共不可能自己退出这个历史舞台,所以在中国“正常的商业环境”、“正常的官场环境”,只要中共在,就不可能实现。

主持人:非常感谢横河先生的点评分析,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