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刘汉刘维被判死刑还有何隐情?

2014年4月16日,刘汉的亲兄弟刘维出庭作证,庭审现场出现兄弟反目互咬一幕,刘汉看着弟弟失声痛哭,并且出现法警按住刘汉阻止其动作画面。

2006年3月17日上午,辽宁辽阳中级人民法院,袁宝璟一身白色运动服,还戴了一条洁白的哈达,一脸微笑地走入法庭和家属打招呼。

湖北咸宁市中级法院5月23号上午对刘汉刘维等36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等一审公开宣判,刘汉、刘维兄弟一审被判处死刑。刘汉、刘维兄弟涉及15项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帮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非法买卖以及私藏枪支罪等。

刘汉、刘维兄弟被判死刑究竟有何隐情?刘汉、刘维兄弟被判死刑是否意味着整个案件的终结?早前媒体热议的刘汉“贵人”周姓商人为何仍然神秘如初?

咸甯法院宣判文书指出,刘汉、刘维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罪、故意杀人等罪名成立,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案的34名被告分别被判处死刑、终身监禁、死缓、3年至20年有期徒刑。被告单位汉龙集团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亿元。

建立黑金帝国,手下命案接二连三,黑白通吃的刘汉及其犯罪团伙被诉15宗罪,同时身负至少9宗命案。刘汉集团的所作所为不仅仅是靠金钱与暴力就能完成的。《人民日报》早前披露,刘汉背后有党政和司法机关人员充当“保护伞”。

财新网曾披露,刘汉与某位背景深厚的周姓商人关系密切。周姓商人2002年前后到四川投资,为了维护关系,刘汉高价从周姓商人手中购买项目。周姓商人也曾帮助刘汉代持电力公司股权。

国内媒体在报导刘汉案时没有将他和周姓商人家族直接联系起来,但指出他的“黑金帝国”建立发展正值周姓商人家族风光之时,媒体高调曝光了刘汉团伙的武器库,称刘汉武器库中,有军用手榴弹3枚;国产五六式冲锋枪、美制勃朗宁手枪等枪支 20支;子弹 677发;钢珠弹 2163发;管制刀具 100多把。

刘汉、刘维等于2013年7月3日被押解至咸宁。据国内媒体报导,刚到咸甯时,刘汉非常狂妄,对涉黑犯罪、命案一概否认,直接对办案人员说:“我的案子不是你们的事,你们湖北办不了我这个案子。北京把我没办法,才到你们这,我没什么事。”刘汉天天指望着关系网能发挥作用,救他出去。

刘汉今年48岁,至少有400个亿的资产,是四川有名的富豪。2001年的时候,他攀上了背景深厚的周姓商人。1994年到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炒作大豆、钢材,成了亿万富翁。在此期间,刘汉与辽宁老板袁宝璟结下了冤仇。

袁宝璟是个商业奇才,个人资产上千亿,曾经被称为“北京的李嘉诚”。1996年底,袁宝璟在四川广汉炒期货,将酿酒用的高粱炒到了2000元/吨,刘汉是四川人,当时在海南做生意,规模很大。有四川商人向刘汉求助,希望刘汉回四川炒期货,把高粱的价格降下来。于是刘汉带了大量资本回到四川,他刚开仓做这笔生意,交易所的一个副总就带着袁宝璟公司的老总来找他。这位老总说,高粱的行情是袁宝璟公司做起来的,希望刘汉帮他们一起炒。他承诺给刘汉5万手单子,5000万元现金。刘汉说,“现货1300,你们做到1900,必输无疑”,全国的粮食部门都向四川发高粱,想少赔钱只有赶紧平仓走人。几天后,刘汉介入交易,只做了几个单子,高粱价格大跌。袁宝璟公司不得不平仓走人。刘汉在此项交易中获利2000万元,袁宝璟则损失了9000万元。

损失了9000万元,袁宝璟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当时他的身家已经有几十亿,但袁宝璟的几个下属不服气,其中一个下属叫汪兴,原来是辽阳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后来下海跟了袁宝璟。他说:“损失这么大,怎么能咽这口气?要教训教训刘汉,揍他一顿。”袁宝璟答应了,说出口气可以,但要小心。1997年,汪兴花了16万元雇了两个杀手,来到成都,等刘汉从酒店出来,刚刚上车的时候,向刘汉开了两枪,但都没有打中。刘汉这人也不简单,很快就知道了杀手是袁宝璟派来的。事后,汪兴没有得到袁宝璟的重用,始终处于边缘状态。汪兴觉得受到了冷落,就离开了袁宝璟,想自己创业。袁宝璟给了汪兴100万元,很快就被汪兴赔光了,他又向袁宝璟要钱。几次三番下来,两人终于翻脸,因为袁宝璟不肯再付钱,汪兴威胁说:“你必须给钱,不然的话,我就把你雇佣我杀人的事举报给公安。”袁宝璟的哥哥袁宝琦、堂弟袁宝森得知后,要“办”了汪兴。2003年10月,汪兴被袁宝森用双筒猎枪打死。

据说袁宝琦要杀汪兴的时候,袁宝璟并不知情,而是在香港,当袁宝琦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的时候,他说“行了,你注意点”。袁氏兄弟被抓后,法院在判决时,以袁宝璟曾经说过“行了,你注意点”这句话为由,认定其有买凶杀人的意图。2006年袁宝璟被判处死刑,同时被判处死刑的,还有袁宝琦、袁宝森,这三个人被立即执行死刑,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

按理说,买凶杀人,被杀的还是一个敲诈勒索的家伙,怎么会把兄弟三人都处死呢?即便是杀人偿命,杀一人,有一个被处死也就可以抵命了,为什么要把袁宝璟兄弟灭门?再者,袁宝璟买凶杀人的证据并不确凿,仅仅凭借一句“行了,你注意点”,就认定袁宝璟是主谋,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此外,袁宝璟还曾经委托妻子卓玛捐出了自己持有的一家印尼石油公司40%的股份,总价值约500个亿,希望减刑,但捐献了这么多财产,都没有起到丝毫作用。为什么呢?因为刘汉。刘汉与周姓商人交往密切,而周姓商人的父亲当时掌管生杀大权。

袁宝璟雇凶杀人一案经辽宁省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后,于2005年1月13日公开宣判。宣判后,袁宝璟及另三名被告人均提出了上诉,称此前证词乃警方刑讯逼供所致。辽宁省高院经审理认定原判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式合法。终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05年10月14日,本该被执行死刑的袁宝璟被暂缓执行。10月26日,有媒体曝出袁宝璟没死是由于捐出了价值近500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资产。随后袁宝璟的律师刘家众对媒体表示,袁被暂缓死刑,真正原因是由于他检举揭发了涉及某省官员的经济犯罪事实。

对于身陷囹圄近两年的亿万富豪袁宝璟来说,2005年10月14日曾是一次真正的生死关。在这天,袁案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他被通知“暂缓执行死刑”。对于袁宝璟逃过此“劫”的解释,有媒体称,是因为袁决定向国家捐赠价值495亿元的石油资产而换取一命。不过,袁宝璟的妻子卓玛和袁宝璟的辩护人刘家众律师在接受《公益时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袁案的峰回路转,源于他举报了一起涉及1.2亿港币的高官经济犯罪大案,让袁宝璟暂免一死。”如果袁宝璟2520亿的股份捐赠属实,他将是中国第一富豪。

临刑前两天他举报一位现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位书记还掌控著该省境内的毒品犯罪以及假钞买卖活动。

卓玛说,早在2005年6月份,袁宝璟在看守所自感“难以活着出去”,就产生了向国家捐赠财产的意思。

袁宝璟的辩护人之一、北京信利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刘家众律师于10月12日和13日连续两次会见了袁宝璟,这期间袁宝璟下定决心举报一起重大犯罪线索。刘家众律师告诉记者,袁宝璟举报的这起犯罪线索,涉及一位现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袁宝璟出事前,这位书记授意袁宝璟花1.2亿港元购买了香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权,而股东登记的姓名,则是这位书记的夫人。举报的内容还不止这些,袁宝璟告诉有关司法工作人员,这位书记还掌控该省境内的毒品犯罪以及假钞买卖活动。这样的举报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风险!袁宝璟是学过法律的,他深知这样的风险!以自身的性命承受了这样的风险!他拿出1.2亿港元,本想私了这桩凶案,他错就错在这里。

当法官宣布,“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三人立即押赴刑场注射死刑”时,袁宝璟大喊:“我不服,我要检举!”而他的妻子卓玛则痛哭失声。

江湖上有句话,叫做“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刘汉、刘维兄弟之死说明血债总有一天要偿还,辽宁那位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如今也被查处,等待着他的必然也是清算,至于周姓商人及其家族,要为此付出什么代价,现在人们还无法判断。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