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险动武 江青扇周恩来耳光 因为同一美女

【新唐人2014年4月29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孙维世曾被中共媒体赞誉为“才华横溢的红色公主”,她是中共前总理周恩来的干女儿。据称,孙维世天生丽质,在演艺、导演、翻译等多方面建树颇多。林彪曾追求孙维世,并一度险些为她动武。最终,孙维世因招致江青的忌恨而在“文革”中被打为“苏修特务”惨死狱中,年仅47岁。

据梁柱在《李莎与李立三的跨国婚姻》一书中的记叙,孙维世的亲生父亲孙炳文是周恩来的故交,因从事中共地下活动,在中共建政前被国民党所杀。之后,周恩来把孙维世认为干女儿。1939年,周恩来去苏联治病时,把孙维世从延安带到莫斯科艺术学院戏剧专业学习。

1946年9月底,李立三的夫人李莎从莫斯科来中国时,把孙维世一块带回哈尔滨,从此,就住在他们家里。由于孙维世长得很漂亮,又没有结婚,同时被林彪与刘亚楼看中,两人都想把孙维世追到手。

林彪当时是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刘亚楼是参谋长,两人为此争风吃醋,发展到几近动武的地步。李立三见势不妙,就利用工作之便,用美国飞机把孙维世送到延安周恩来那里去了。因为孙维世是周恩来的干女儿。把孙维世送走后,总算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情。李立三当时暗中庆幸这场风波总算平息了下来,岂不知却种下了与林彪之间不解的祸根。

孙维世的丈夫金山在《莫将血恨付秋风》中回忆说,1949年12月毛泽东访苏时,孙维世担任过翻译组长,陪同在毛身边做机要工作。但江青对这件事却是大起疑问。1950年10月14日,就在金山和孙维世结婚当天,江青找到孙维世,故意拉近孙问道:“你为什么不上我那去?”孙维世问:“什么事?”江青说:“还不就是讲讲你和主席出国的事情吗?”。

按金山的解释,孙维世不向江青讲她陪同毛泽东出国的事情,是因为“事关党和国家机密”。

据中共《党史纵横》20083期刊发的《“红色公主”孙维世命陨五角楼》一文披露,1967年9月,毛泽东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文革”初期,江青曾经和叶群说过:“现在趁乱的时候,你给我去抓了这个仇人,你有什么仇人,我也替你去抓。”江青在这里提到的她的那个仇人就是孙维世。

江青、陈伯达担任中央文革小组的正、副组长后,他们在北京接见红卫兵时异口同声地说:孙维世之兄,时任人大副校长的孙泱是坏人,是日本特务、苏修特务和国民党特务。几天后,孙维世的哥哥便惨死在人大的地下室中。孙维世悲愤难忍,分别写信给江青和周恩来。

1967年12月,江青以“特嫌”的罪名,把孙维世的丈夫金山投进监狱。借搜查金山“罪证”之名,对孙维世进行抄家,抄走孙维世大量信件、照片,其中包括孙维世写给周恩来和毛泽东的信件。江青拿着信去找周恩来,当面指责周纵容干女儿反对文革,并出手打了周恩来的耳光。周被打后一言不发,默默在孙维世逮捕证上签下了自己名字。

2013年10月31日,美国之音报导了题为《解密时刻:毛泽东的忠臣周恩来(完整版) 》的文章。文章援引中共党史、周恩来研究学者、自由撰稿人高文谦的话称,孙维世因为得罪了两个文革中最有权势的女人——江青和叶群,而卷到政治漩涡里,成了公报私仇,攻击政敌的牺牲品。据孙维世专案组的一个人事后交代,江青跟孙维世专案组的人说:“孙维世是美女蛇,狐狸精,是睡在主席身边的定时炸弹”。

1968年3月1日,孙维世被江青以“苏修特务”的罪名戴上了手铐,投入北京公安局,在此处孙维世被打得遍体鳞伤。

据作家木木在《秦城监狱中的女人们》一文中披露,孙维世被捕后,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的100号。这间囚室是个牢中牢,安有两道铁门。屋里连床也没有,人只能睡在地上,水泥的马桶上没有水管开关可冲水,里面都是大小便。墙上印着斑斑点点的黑色血迹。

据当时被关押在100号隔壁的陆定一夫人严慰冰回忆,有一天,监狱发给她们的“饭”是长了白毛、发了霉的窝窝头,“菜”是一杓子看不见菜叶子、一半泥沙的汤。孙维世大声叫喊道:“这不是人吃的,这是喂狗的,给你们,拿去喂狗吧!”随后,孙维世立即被拖出去毒打,从此严慰冰再也没听到孙维世的歌声。

据传,1968年10月14日,年仅47岁的孙维世死在五角楼。她死时全身裸体,布满伤痕,四肢被手铐和脚镣紧紧锁著。孙维世死前曾被看押她的人授意犯人剥光衣服轮奸,死后家人发现她头上被钉进一颗长长的钉子。

在江青授意下,孙维世尸体被迅速火化。当孙的妹妹到公安局索要骨灰时,得到回答是:不留反革命骨灰。

曾有文章分析指,江青在文革中之所以必欲置孙维世于死地而后快,原因是延安时期孙以“周副主席养女”的身份,抢了她的头彩。加之孙维世是苏联回国的留学生,在毛、周、朱面前撒娇卖乖、软磨硬缠惯了,恃宠而骄,向来不把江青放在眼里,终于引出杀身之祸。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