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麦塔斯: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近期态势

在中国器官移植滥用与中国政府的回应方面,每天都有实质的新进展,我在此提出四项重点:

首先,我想提张凤英的案例。她逃亡到澳洲,她的故事在某种意义上呈现了一个普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遭到逮捕与刑求虐待,只为逼迫她放弃修炼与信仰。在她的故事中,第一项不寻常的特点是:关于她的释放,释放日期是2013年7月15日。

在镇压法轮功的初期,法轮功修炼者在被逮捕后,如果同意放弃他们信仰将可获得释放,这尚属常见。遭到长期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只因他们拒绝放弃他们的信仰。而张凤英幸运地有着国际上的联系:她的女儿在澳洲为她展开了国际的援救活动,由于女儿的努力:不断呼吁世界各地要求中共释放她母亲。过去经验告诉我们,这些援救活动是有影响力的。许多人从中国的集中营获释,应该归功于这些活动。 第二项不寻常的特点是这位母亲在获释后很快的被安排离开中国,当她抵达澳洲与女儿会面后,立刻阐述了被关押期间所发生的一切,这还是不久之前的事。

这位母亲陈述的故事如下:在2013年1月22日,她从被捕的地方转押至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魏永路12号的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她一到此处就被抽血检验,之后,在2月18日又在与劳教所的合作的利康医院,被第二次被抽血检验。到了五月,她又被第三次抽血检验。这一次,她发现劳教所中被拘留的人士中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法轮功修炼者,都被推上流动医疗车去抽血。

这项消息特别值得一提,因为这是关于抽血检验的证据的近期例证。正如同我先前提到的,法轮功修炼者被牟取而遭到杀害,其中一项指标正是抽血检验。当我们将张凤英的这项证词,结合中国的死刑数字减少、器官移植规模却仍维持不变的事实时,她的证词正是一项确凿的证据,足以证明掠夺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量杀戮仍然持续著,发生在中国的心脏,中国的首都,直至今日。

第二项值得一提的进展,是在“持续性”上没有多少变化。当大卫乔高与我开始我们的工作,中国的医院普遍地在网站上吹嘘他们的成就、推销他们短暂的等待(器官)期间、公告他们的价格,甚至提及他们在这项生意上赚了多少。这些网站资讯目前大致上都消失了。

中国政府以种种不同的方式回应了我们的研究。其中维持一贯与最积极做的就是掩盖。当我们引用某个网站,它就消失不见了。当我们援引中国官员的说词,该官员就声明否认。我们保存了中国政府发出来而被我们所用的全部资料。任何研究员想要看到我们所看到的资料可以从存档文件中发掘。即便如此,因为政府这种系统性的取下已公开资料的政策,致使中国境内的研究者还是看不到此类资讯。

在这种制度性的掩盖下,令人惊讶的是以“奥玛健康照护服务”为名的这个网站的告示仍持续著。这个网站多年来一直在改变。在同一个网站内原本只有阿拉伯语与英文来解释“Omar”的用途,现在这个网站分别以不同语言持续著,虽然这个网站有个阿拉伯名字,但它全然是中国的。它的网址是www.cntransplant.com,它推销在中国天津的器官移植。这个网站使用上很容易,其中有待填表格与汇款系统。其首页的英文广告直到目前仍写着:我们协助想要得到肾脏、肝脏或心脏移植的国际病患,请浏览本网站以寻求更多关于我们的服务资讯。我们直接跟两个最具资格的中国医院合作。这个网站毫不遮掩地以器官移植旅游为其定位。

第三项相关的进展是器官移植学会地位的演进。中国的党政以两手策略回应批评。一是攻击,二是谄媚。其攻击性的回应采取的方式,就是进行对批评者的人身攻击而且钜细靡遗。再加上混淆逻辑,掩盖及否认关键证据。中国共产党高举文化相对主义论的旗帜,假装义愤填膺地佯称其内政遭到干涉。这是中共被批评镇压迫害法轮功时的典型回应。迫害的本身被否认。然而这种否认伴随着对法轮功的谩骂,正好是煽动这场迫害的证据。谄媚的回应则是中共对批评者说:你是对的。我们原则上同意,我们会改的,给我们点时间,帮助我们,你比我们知道的更多,我们欠缺技术层面的知识,来中国吧!告诉我们该做些什么!伪善是邪恶给道德的祭品。对中国共产党而言,伪善十分容易。法律可以变更而在法律的实践上却纹风不动,因为中共控制了法律的适用及实施。

谄媚的攻势一直是中国面对摘取囚犯器官批评时的典型回应。只要在评论中不要提到法轮功,且批评者将评论限缩在从囚犯取得器官,中共从来就是可以接受的。攻击或是谄媚这两种回应的差异性,是形式大于实质。两者都没有实质的改进。这两种回应的差别只是在扮白脸或是黑脸。

了解中共一贯伎俩者就会觉察这两手策略,其实吹的是同一个调。许多领域的专家都不处理中国在人权侵害方面的问题。他们通常只处理他们专业领域中的侵害问题。因此他们很容易在其领域中被中共谄媚的手段所欺骗;这种谄媚的手段在他们的专业领域里可能见识过一次,却要花些时间去体认到在中共平和的假面下的粗暴。这就是“器官移植学会(TTS)”与中共政府打交道的历史。器官移植学会是集结了全世界器官移植专家的非政府组织。中共于2013年10月底在于中国杭州邀请器官移植学会开会并签署了关于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这个议题的决议。

器官移植学会并没有花很长的时间就了解了他们曾经面对的情况。奥玛健康照护网站推销到中国器官移植旅游行程以及其他资讯促使了器官移植学会致函给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信中提到“持续向国际间需要器官移植的病患招揽…外国的病患仍在中国进行器官移植暗示著有些医院仍大胆且不负责任地违反中国政府的规定,法律似乎只是纸老虎。这些移植中心不但危及了中国政府自家的公信力,也败坏了中国在国际间的信誉。”,信中也提及:“因为在中国秘密接受器官移植返国的病患引起并发症的传闻很多。”并举出一例。信中还表示“中国媒体报导:即使新的器官捐赠计划正在试行,也早被人为主导分配器官的腐败体制所渗透”。该信并要求中国导正这些情形。

最后是,中国政府态度反转问题。中国政府面对各方的责难的回应是不再假装了。了解到它的把戏已经不被国际社会接受,这把戏就停止了。黄洁夫,中国器官移植的主导者,多年来的声明都是强调将逐步淘汰从囚犯取得器官,但在2014年三月初却突然转变。他宣称与其将器官来源从囚犯转为自愿捐赠者,中国不如把囚犯的器官来源纳入捐赠系统。

他被报导引述称:我们会透过将死刑犯的自愿捐赠纳入国家公共的器官捐赠体系,以管制“从死刑犯取得器官捐赠的不当操作”。一旦为摘取器官而杀害囚犯停止了,那么为摘取器官而杀害良心犯也会一并停止。事实是杀害囚犯取得器官现在是官方政策,即便进行了某些中国器官移植系统的改革:这意味着终止活摘良心犯器官的捷径的可能性已经没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