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4年01月14日讯】【中国禁闻】1月13日完整版

提要
香格里拉大火 千年老城化灰烬
央视女主持两人被抓 传涉周永康案
明报换总编 张健波称老板要负责

夏业良被解职真实原因曝光

夏业良被解职真实原因曝光

前不久被校方解聘的“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夏业良,目前已经黯然离开“北大”。但是,关于夏业良被解职的原因,校方和夏业良本人仍然持有不同的说法。

1月13号,《美国之音》披露的一封电子邮件,揭示了夏业良被迫离开“北大”的真正原因。

这封邮件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党委书记章政,去年8月8号上午10点33分发给夏业良的。邮件内容显示,夏业良被解职,是因为公开支持“新公民运动”领衔人物许志永。

章政在信中明白表示,“北大”反对夏业良参加声援许志永要求官员公开财产的联合签名活动。

章政在邮件中还表示,这种联合签名破坏社会的稳定、是别有用心的人想把中国变成美国。

他在邮件中说:“作为一名教师、特别是北大教师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

章政还要求夏业良尽快通知相关网站取消签名,并就此事给出书面说明, 还希望夏业良不要参与此事的后续活动。

纪念抗暴55年 流亡藏人拟长途游行

流亡印度的藏人计划举行长途游行,纪念1959年发生在西藏的藏人抗暴事件55周年,以唤起人们对西藏人权问题的关注。

据《美国之音》报导,流亡印度的“ 西藏青年大会”1月12号表示,他们将在2月8号至3月10号举行“西藏暴动长途游行”。起始点是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的印度山城达兰萨拉,终点是印度首都新德里。

宋彬彬为文革恶行道歉 未获原谅

目前旅居美国的中国“文革”红卫兵宋彬彬,1月12号回到“文革”期间的母校—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公开道歉,表示忏悔。

但是,宋彬彬的道歉没有获得原谅。据美国《纽约时报》报导,当时被红卫兵打死的副校长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说,她(宋彬彬)是个坏人,因为她做了那些事情,她和其他人得到了毛泽东的支持。整个共产党和毛泽东都应该负责。

湖北沙洋5千教师罢课

1月13号,湖北荆门市沙洋县,全县 5千名中小学老师集体罢课,其中上千人游行到县政府示威。

据大陆多个大型社交网站的网友发帖透露,是当地政府长期克扣教师的工资,导致了抗议事件发生。

当天,教师们高举“还教师血汗钱”、“反对克扣 反对盘剥”的横幅,追讨十年的补贴。

有消息说,示威教师与现场维稳警察一度发生冲突,一辆警车被掀翻。

署名为“沙洋教师”的网友发帖说,沙洋县教育局十年来千方百计采取克扣、截留、限制、弄虚作假等手段,违法违规侵占教师合法利益达3亿多元。现在一个教龄二十多年的教师工资才1900多元人民币,教龄十几年的教师更低。

编辑/周玉林

香格里拉大火 千年老城化灰烬

中国云南省藏区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周六发生火灾,250多幢房屋被烧毁,2/3的古城化为灰烬,当地调动近2000人,花了10个多小时才控制了大火。评论指出,近年来,中国地方政府为了经济利益,热衷于对古城开发,却疏于对景区火灾等隐患进行防范。

独克宗古城,距今有1300年历史,是中国保存得最好及最大的藏民居群,这个蕴含深厚文化积淀的古城,目前已是一片废墟。

独克宗古城火灾发生于1月11号凌晨,古城里的客栈老板吴女士对《新唐人》表示,古城中下段的“如意客栈餐厅”先着火,报警后,消防车半个小时后才到,结果煤气管道爆炸,导致周边全着火了。

云南藏区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客栈老板吴女士:“很多条街都烧了,是木造房子,风一吹就过去了,整片整片都烧了,救火也救不了,也没办法,消防栓都没水,要不然怎么可能一直烧啊,人的话就没什么问题,就是损失财产那些比较严重。”

媒体报导说,总面积1.5平方公里独克宗古城,受火灾面积约1平方公里。大火发生后,当地调动近2000人扑火,10多台挖土机和39辆消防车,10个多小时后才把火扑灭。

迪庆州政府说,初步统计,火灾共造成仓房、金龙、北门等三个社区的335户、242栋房屋烧毁﹔此外,火灾还造成部分文物、唐卡等艺术品烧毁,经济损失至少一亿元人民币。

知名藏人作家唯色表示,这座藏区老城,近年来由于高度商业化,早已摧毁。现在再说它是“古城”有些牵强。

大陆藏人作家唯色:“我想应该没有什么一千多年历史的房子,因为就在这个被烧的区域,周围有一些寺院,寺院也是在文革被砸了,包括香格里拉最大的寺院——松赞林寺,也在文革被砸,文革之后才恢复的、重建的。所以,实际上在这些地方没有什么千年古城。”

唯色说,这座老城在藏语里叫“结唐”,后来改名为“中甸”,2001年当地政府为了迎合旅游的需要,改成了“香格里拉”。

唯色:“它更名为香格里拉以后,这个地方实际上高度商业化,我去过7、8回,我们住在那的时候,我也看到过,那些挨肩接踵的全是各种各样的房子,它的房子都是酒吧、商店、客栈等等,其实所谓古城全是这样的。”

独克宗古城是所谓“茶马古道”上的重镇,2001年被当局批准为云南历史文化名城。时事评论员邢天行指出,中共打着民俗文化的招牌,建立的所谓文化古城,却被商业化了。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至于那些安全隐患,许许多多的东西,并不是它要考虑和关注的,表面上它总结的是一亿的经济损失,如果真的是有历史上那些东西存在,它绝对不是这样一个数字,它那个东西是无可估量的损失。”

邢天行指出,这场大火让人痛惜的同时,也在提醒人们,如果只是一味的开发旅游区,不去关注和保护那些真正有着千年文化积淀的古城,中国文化将在商业化过程消失殆尽。

唯色在博客中列举了这一年多来,西藏频频发生的火灾事件。如,2012年12月29号,四川省藏区新龙县茹龙镇的“则热寺”火灾,烧毁闭关中心及学僧房120多间,佛学院除大殿外全部烧毁。

去年5月4号,也是四川省藏区的白玉县“嘎托寺”火灾,几十间僧舍和部分佛教文物被烧毁﹔11月16号,同样四川省藏区的“理塘寺”也发生火灾,中心大殿被烧毁,部分僧人还因为抢救珍贵文物而受伤。

今年,1月9号,四川省甘孜藏区的“喇荣五明佛学院”火灾,烧毁两百多间房子,有僧尼受伤﹔才事隔两天,11号凌晨,云南“独克宗”老城再度发生火灾。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李勇

央视女主持两人被抓 传涉周永康案

随着“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落马,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势力更显薄弱,他的淫乱丑闻也不断被媒体曝光。日前,又有两名《央视》主持人被爆是周永康的情妇,已被当局抓捕,正接受中纪委调查。

日前,有海外中文媒体披露,中共党媒《央视》现任女主播叶迎春,和前任女主持人沈冰,因涉周永康案被中纪委带走调查。而大陆学者吴祚来也在推特上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叶迎春和沈冰是周永康的情妇,目前已被拘捕。

武汉七彩虹文化公司出版人吴安宁:“那是有可能的,可能性非常大,现在社会世道特别混乱了嘛,它总是掩盖着真相,也不告诉我们真相,然后对媒体和文化界(报导的内容),管制也比较严苛。”

北京艺术家、独立制片人杨伟东:“在大陆,这都见怪不怪了,只要一个人出事了,他就肯定有情妇的问题出来了,没出事的时候,这个人就全都是好的。”

据公开资料显示,叶迎春是江西景德镇人,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曾任江西电视台主播,调入《央视》后曾主持《军事报导》栏目,目前是《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新闻联播主播。

而现年37岁的沈冰是江苏人,曾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担任财经记者一年。2001年,进入《央视》担任主持人,曾主持《对话》、《经济半小时》等节目。2009年2月,沈冰赴中央政法委信息中心任职。报导指称,时任“610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长的李东生,将沈冰从《央视》调入中央政法委,专门为她设置政法委信息中心副主任职位。

据了解,周永康早年在石油系统任职时,生活就极度淫乱,因此赢得了“百鸡王”的称号。石油系统不时传出周永康与女人的绯闻,上级也不时收到举报,说他玩弄妇女、强奸妇女。而周永康出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也传出他多次强奸妇女,包括宾馆女服务员。他还多次奸污内部女性工作人员。

2002年12月,周永康被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提拔为中共公安部部长,2007年10月,周永康再接替退休的罗干,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并被江泽民塞进中央政治局常委。

有媒体披露,周永康长期接受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和前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提供的美女,她们当中有歌手、女演员以及“中央民族大学”等学校的女学生。而且,周永康的“行宫”,光在北京,就有六处。

杨伟东:“我觉得这不光是人的本性的问题,为什么这些都发生在共产党员身上呢?这还是一个体制问题,是体制造就的这些人嘛!这个体制给这些人提供了土壤,让他们去奸淫,让他们利用权力得到不该得到的钱财。”

周永康还与薄熙来等人共享情妇。据传,被称为“公共情妇”的“民歌天后”汤灿,是薄、周政变的核心人物之一。藉由色诱,汤灿获取中央一手情资,尤其是军方高层的即时动态,为周永康与薄熙来提供不少重要情报和打通许多关节。

另据香港媒体报导,去年12月落马的李东生,也曾为周永康拉皮条。周永康的现任妻子、当时的《央视》记者贾晓烨,就是时任《央视》副台长的李东生,“性贿赂”周永康的一部分。

报导说,李东生利用《央视》的“美女”记者或“美女”主持人,巴结中央高层。而不少“美女”也乐于接受,很多情况下都是“一拍即合”。《央视》几乎沦为中共高官的“后宫”。

据了解,周永康的心腹蒋洁敏、李东生等7名省部级高官,目前仍被调查。观察人士指出,这7个人长期被调查,表明与他们利益相关的更大“老虎”还未现身。

采访/常春 编辑/陈洁 后制/孙宁

明报换总编 张健波称老板要负责

香港明报突然撤换总编辑一事,引发外界对香港传媒赤化的忧虑。事隔一周后,明报管理层才首次和明报员工关注组见面,并首次会见传媒。《明报》编务总监张健波表示,最理想是由香港人担任总编辑,但就指明报老板张晓卿有自己的考虑。

明报员工关注组星期一下午和管理层开会四个多小时后,和传媒见面。

管理层之一,担任明报总编16年的《明报》编务总监张健波,强调总编位置很重要,对于外界担心赤化的忧虑,他也有无奈。

《明报》编务总监张健波:“我自己觉得最理想是一个大家公认了解情况的香港人,不过老板有自己的考虑,老板要找一个他信得过的人来做。”

至于盛传是接任人的前《南洋商报》总编钟天祥,张健波形容是比较大可能的人选。他强调人选的任命权在老板。”

《明报》编务总监张健波:“他自己本身要为自己的眼光负责任。这个亦都是公平的。员工代表指,双方仍未有共识,下周四再开会。”

明报员工关注组成员冼韵姬:“除了编辑部的信任外,我们认为总编辑要熟悉香港的情况,但就这两点,刚才讨论都未达成共识。”

据香港大纪元披露,明报老板张晓卿和中共江泽民派系关系密切,亦是薄熙来的亲信,最近一个时期明报转向支持习近平,引起江派极大不满,怀疑因此触发换总编一事。

新唐人记者梁珍在香港报导

北京当局欲定公盟为“反党集团”

日前,有媒体人向外界披露,公益团体“公盟”被定为“反党集团”被治罪,而引起各界哗然。反党集团在中共毛泽东时代常常被用来给不同的中国人定罪,上至中共自身的高官领导者,下至普普通通百姓。法律人士认为,在法律上从来没有“反党集团”这个名词,也没有反党这个罪名。那么中共当局为什么如今又把这个“反党集团”从新翻出来?请看专家的分析。

大陆资深媒体人高瑜日前向海外媒体披露,北京当局已经决定要把中国公益组织“公盟咨询公司”定为反党集团,“公盟”发起人许志永、及“公盟”赞助商人王功权,有可能被定重罪。

大陆资深媒体人高瑜:“这个是任志强传达的。就是任志强年前要有一个企业家会,被上级找去了,传达了就是这些。”

据了解,去年底,中国地产大亨任志强参加企业家聚会时,不少企业家对王功权被当局抓捕颇有不满。他们原本准备下午聚会,没想到上午就被中共政协主席俞正声找去。

南京“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表示:“公盟”不存在反对中国共产党的问题。大不了是作为反对党,反对党是很正常的。

南京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公盟他只是履行了一个公民的权力、公民的职责,比如他们参加人大的竞选、主张公民社会,这都是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进行的活动,所以不应当以一个反党集团把他们抓起来,这是毫无理由和没有证据的。就是让人民噤声,把人民的嘴封住。”

“公盟”的前身是“阳光宪政研究中心”,2003年由中国法学学者许志永、滕彪、及俞江博士等人创建。“公盟”组织参与了大量推动社会公平正义的维权活动,包括迫使北京废除收容遣返制度、传播选举等法律知识、呼吁取消流动人员的子女高考户籍限制、和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等。

高瑜:“就是进行公民运动嘛。一个是促进反腐,就是要领导人公布财产;再有一个就是提出教育平权。也没有违反宪法。按照宪法35条,公民表达言论的自由,他们是在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

高瑜表示,当今中共高层“思想非常陈旧”,思维还是中共那种阶级斗争方式,只要坚持普世价值、民主宪政,就可能被定性反党、反社会主义。

2010年第9期北京《炎黄春秋》杂志,发表郭德宏的文章:中共历史上“反党集团”的结局。

文章提到,在中共各个历史时期,曾经有无数人被打成大大小小的“反党集团”。包括党员、非党员;包括干部、群众;也有中共中央和国家的高级领导人;还有20世纪20年代就入党的老党员;既有文化、教育界的人士,也有党、政、军、公安、政法等领域的人员等等。

郭德宏指出,1957年至1958年:中共打“反党集团”进入高潮,“反党集团”遍及全国;1959年至1965年:在“反右倾”等运动中继续打了很多“反党集团”;“文革”时期:打“反党集团”进入第二个高潮。

郭德宏文中表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原来把无数人打成“反党集团”的人,也被打成“反党集团”。

张赞宁表示:反党集团在毛泽东统治时代,被大规模的用来迫害人,“反党集团”没有一个定义,在法律上也没有这个名词,而法律上是没有“反党”这个罪名的。

张赞宁:“现在把公盟作为反党集团来处理也是很奇怪的事情,公盟成立至今已经10年了,为什么突然在10年之后就发现他们是反党集团?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欲加之罪。”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认为:中国大陆现在各地民怨四起,中共政权岌岌可危的情况下,中共最担心和恐惧的事情,是它的执政合法性。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它一定要维护它党的这种所谓权威,所以它把一些威胁的力量,或者是稍微它所认为的这些对它有威胁的力量,它定为反党集团,一打成反党集团以后,它在政治运作上一切方面它都会大开绿灯,也可以大开杀戒,这是它考虑的成分。”

任百鸣表示:中共的恐惧和担心到了极点,所以各种各样的手段和这种不可理喻的事情也就会相继参合在一起发生,实际上也就是中共灭亡之前的征兆。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钟元

曹建明切割王小丫?祸水引向央视

赵培:自从昨天媒体传闻,政法委信息中心副主任沈冰和中央四台主持人叶迎春被带走调查之后。今天海外媒体又开始传说,央视女主持人李小萌也被带走调查了。周永康这个案件从石油帮开始调查贪腐,随着“610办公室”主任李东生的落马,这个案件已经转入色情三级片的节奏了。我不怀疑央视就是海外媒体说的“妓院”,李东生就是个“拉皮条”的。我就想问一下,李东生的同僚们以什么经济来源消费央视的女主播们?

香港的女明星嫁富豪,是因为富豪家族有这个经济实力能养得起,政法委有什么项目能养得起这些金丝雀们呢?之前爆料的周永康的余党不是地方官就是石油帮都是能用权换钱的主。那么政法委的官员到底有什么大项目能消费得起央视的女主播们呢?

2013年,中共两会上的维稳经费是7690.8亿元,军费是7406.22亿元,维稳超过军费。这么大一笔项目,周永康、李东生怎么不弄个三瓜俩枣的。不过说实在的,如果他们只是贪污这个钱,对百姓来讲不是犯罪,因为这笔钱要是砸到百姓身上不知道又多迫害死多少人了。周永康和李东生还有额外的收入,就是跟商人、地方政府的权钱交易,就跟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

除此之外,政法委还有黑收入,活摘法轮功学员、黑监狱、私放囚犯等等这些沾著血的钱。中共的媒体和海外媒体都不愿意说,因为政法委深究下去就是中共的罪恶。所以,关于周永康和李东生案子的放风上只能是在色情上不断曝丑闻。

这种表面反腐注定不能改变中共残酷的本性和灭亡的命运。如果真的扫平这个“周永康腐败集团”,整个中共的公安、法院、武警和检察院里面的高官就剩不下几个了。中共自己说,军队是枪杆子、政法委是刀把子,中共肯定不干。所以这种色情反腐肯定救不了中共。

这不这两天,最高检察院院长曹建明又开始露面辟谣了。曹建明的妻子王小丫就是李东生介绍结婚的,2013年底王小丫就被禁止出境了,并且“王小丫”这三个字已经成为网路敏感词了。在风头这么紧的情况下,曹建明不断在媒体露面,甚至有媒体吹嘘他与太太切割成功,免于治罪了。其实就是漏网之鱼罢了,类似的情况还有河北省的周本顺。

在中共鸠占鹊巢的情况下,中国想正本清源是不可能的。中国的复兴也好,宪政也好,法制也好,人权也好只有在中共解体之后才能实现。

【微视频】红卫兵为文革道歉不被认可的背后

赵培:中共的著名红卫兵宋要武从美国回国给文革受害者道歉了,这原本算是一个好事,但是自从这位老人的道歉文本出来之后,网上立马转向开骂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1966年8月5日,师大女附中副校长的卞仲耘被批斗致死,副校长胡志涛受重伤。在2004年的时候,《卞仲耘之死》一文的作者认为宋要武要为卞仲耘的死负责。但是宋要武否认了。

宋要武原名宋彬彬,是中共将军宋任穷的女儿。1966年8月18日,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给毛泽东献了红袖章。毛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她说叫宋彬彬。“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她说:“是。”毛又说:“要武嘛。”所以宋彬彬改名宋要武。

宋彬彬在1月12日的道歉会中,为她的大字报导歉,为她没有保护好老师道歉。这个道歉激怒了网友,因为文革中确实是红卫兵打死了卞仲耘。

从刑法的角度来看,宋彬彬可能不是杀死卞仲耘的凶手,但是历史惩罚人权罪犯的时候却不是以刑法依据的。2009年,加拿大驱逐一个88岁的纳粹乌克兰翻译,这个老头声辩说,自己当初是个孩子,是被迫的。加拿大移民部长驳回了他的申请,理由是老头有机会抛弃纳粹,但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同样的道理,像文革、迫害法轮功这种人权灾难不是几个人就能发动的了,而是一种中共集体为恶的结果。所以在这个集团的每个人不能说自己没有推波助澜的罪过,不抛弃中共是没有救赎的机会的。

网友搜出一张2011年,宋彬彬纪念毛泽东的照片,这里有个疑问,她真认清中共这个集团的反人类罪了吗?我想,这就是大家不太原谅她的主要原因吧。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