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辉:高官的子女在朝鲜还是欧美

【新唐人2013年12月6日讯】昨天,甘肃的省委书记,又大放厥词,说什么,西方普世价值是反动思潮,我们要坚决反对,要坚决抵制非马克思主义、消极负面的东西。其实,这话本身就有一点毛病,消极负面的东西,是人们在做面或者非正面的事情的时候,自觉不自觉地产生出来的,这东西本来用“抵制”这个词就不准确,但好在毛病还不算太大,对这样的高官,本来也不应该要求太高。但是另一方面,西方普世价值是反动思潮,这个词让人听起来,却无论如何难以接受。我怎么感觉,这种充满了枪药味,跟骂街的泼妇似的用语,跟文革跟毛时代的用词,越来越像了呢?

记得当初决定把薄熙来拿下的时候,当时的温家宝总理曾经说过,如果不怎么怎么样,文革就可能重演。现在已经怎么怎么样了,难道文革,真的还要重演?我不仅想弱弱地问一句,甘肃省委的王三运书记,你可知道,什么叫“反动”?所谓的“反动”,依我的理解,应该是逆世界历史潮流而动,和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利益相违背,有可能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带来灾难的思想、思潮,可以称之为“反动”。

按照这个基本的标准来分析,来衡量,我们就来看看,什么是反动,究竟谁更反动! 我们知道,尽管我们死活不承认所谓西方的普世价值,但这个世界上,就如同太阳的东升和西落一样,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它都在自顾自地东升西落,不以尧存,不以桀亡。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一共有二百多个国家,其中的百分之九十九点八七,都是承认并信奉普世价值的。

别的就不用说了,就说我们自己这个圈子吧,我们大中华民族圈,应该是两岸四地,大陆外加港澳台,除了我们大陆这一边如今鼓噪普世价值是反动价值,其他三地,人家都把普世价值奉为圭臬。甚至于,港澳,名义上都已经回归了,成了我们的一亩三分地了,我们仍然无法,不能用我们的“伟大思想”,马克思列宁主义来治理人家,而只能听命于人家用“反动”的普世价值来管理社会。好像我们还承诺人家,将来还要一步步扩大人家的普世程度,承诺会在2017年普选。既然这价值都反动了,为什么我们不赶快拯救他们,把他们从反动的道上赶快拉回来,还听任他们在反动的道上,一条道走到黑呢?我们不是说,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无产阶级自己吗?连自己的港澳都解放不了,我们还何谈解放全人类呢?

当然了,一个主义,一种思潮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反动,还真不能凭信奉它的人的多少来确定,因为有一句话叫做,真理往往在少数人,尽管我们少得也有点太说不过去。但问题是,近百年来,普世价值,与反普世价值的社会实践,铁证如山、不容辩驳地证明了,究竟谁是反动的,甚至是反人类的,我们怎么还可以瞪着眼睛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呢?

从二战开始到现在,两种价值,两种世界观,在这个世界上,实践了快70年了。一开始,本来我们所信奉的这一套,还是颇具规模,在世界上形成两大阵营。简直就有分庭抗礼、各领风骚的意思。然而经过近70年的实践,我们这一边的阵营,可以说是风流云散,随着创始国苏联这杆大旗的倒下,绝大多数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如今都已经改弦更张,回到了原来他们敌对,也曾经疯狂攻击过的普世之路上。剩下的数量,简直已经少到不可思议:原来说是,只有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缅甸这样五个国家,二百比五。可问题是,就这硕果仅存的五个,也仍然在价值观上朝不虑夕。缅甸如今已经彻底改辙,而越南、朝鲜,如今对马克思主义信还是不信,似乎也已经各有说法。

按照我们过去的一贯逻辑,哪一个东西失败了或者是胜利了,我们就说,这是历史的选择,这是人民的选择,那么,如今这一个历史的、人民的选择,为什么我们就视而不见,甚至于,还公然把这种选择,说成是反动思潮呢? 70年来,普世价值,带给绝大多数信奉这种价值国家的人民,以繁荣富强、幸福和安定。不用说别的,就说韩国和朝鲜,一个信奉普世价值,一个信奉马列主义,那么,哪个国家的人民,幸福更安定,哪个国家的人民,鸡飞狗跳、民不聊生?而且,这种状况,不仅仅在韩国和朝鲜,在东德和西德,在世界上绝大多数信奉这两种价值观的国家里,都几乎原封不动一模一样地在上演。

别的不说,就说在国内造成动辄死亡成百万,甚至上千万人道悲剧、惨剧的这一件事情上看吧,信奉普世价值的这些国家,几乎没有一个,发生过,本国国民,动辄有几千万被饿死、处死、迫害死、冤枉死的。而我们这些信奉马列的国家呢,却几乎都要程度不同地发生过。自己国家我就不说了,在前苏联过,发生过几千万本国国民,因为政治或其他的原因,而被处死或被迫害而死的惨剧,而在柬埔寨,更发生过,四分之一本国国民,被无辜杀害的人间惨剧。

如果只是极少数几个国家发生过类似的事,我们还可以说,这是偶然的,这是一种失误,而实际上,在朝鲜、在罗马尼亚、世界上几乎所有信奉我们这套价值观的国家,类似的悲剧,都程度不同地上演过。难道我们还不能因此得出一些关于共性的认识?而这70年来,你们可以举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他们可以、可能,那样大规模地制造类似于苏联的大迫害、柬埔寨的大屠杀、我们国家那样的大饥饿吗?

再说一点。如今人类进入了二十一世纪,人们尽情地享受着现代化的科技成果,使用手机、电脑、电视、飞机、高速火车。是这些现代化的科技成果,带给人类以幸福便捷。然而我们可曾有人想过,这些东西的发明与创造,几乎没有一个,来自我们这些信奉马列主义的国家,而几乎所有的发明,都是来自于那些信奉反动价值观的国家。难道这里头就没有一点的因果关系?因为他们信奉并实行着普世价值,所以,人家的国家,繁荣富强,信奉、依附者众。不仅仅是某一个个体的国家,其实,全世界都在共用着这些成果,包括我们自己,虽然我们这么巨无霸的国家,有着这么悠久的历史,但是近代重大的科技与发明,几乎没有一项是我们的成果。但我们还是在腆不知耻、心安理得地享受、享用着。

如今有一种说法,叫用脚来投票。如今世界上那些令人向往,人人趋之若鹜的国家,几乎个个都是信奉并实践著这种反动思潮的国家,相反,我们这样坚持马列的仅有的几个,朝鲜、古巴,却几乎个个避之犹恐不及。你就算是让这位书记大人的亲友后人选择移民地,他也绝对不会选择古巴、朝鲜这样的马列国家,而只会选择那些信奉著反动思潮的国家。而竟然有这样的一些人一种人,把这样给全世界人民带来无数阳光雨露的价值观,把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在信奉并实践著的理论,硬说成是“反动”价值,你说这样的人,到底是疯了,还是因为得了其他的什么毛病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