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3方案制定者拒采访 称方案被误读压力巨大

【新唐人2013年11月11日讯】(新唐人记者陈洁综合报导)10月底,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向社会发表了其向三中全会提交的“383”改革方案总报告全文,方案所提改革力度远较预期为大,引发国内外舆论关注和无数遐想。但与此同时,“383”方案的一位主笔却坚决拒绝了《齐鲁晚报》的采访,内部人士透露,他们的压力巨大。

据《齐鲁晚报》报导,其他智囊机构人员也表示,正式改革方案出台之前“不好多说”,国研中心整体上也非常低调,甚至连出版“383”方案的出版社也保持了沉默。一位内部人士透露,“383”方案公布后引起了各种解读,甚至出现误读,他们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383方案冲击江派太子党和地方政府利益

据了解,“383”方案涉及行政审批制度、反腐倡廉制度、土地制度改革、财税体制改革、国企改革等内容,不少提法较一般舆论预期的改革步伐迈得更大。

李克强曾公开点名批评国企五巨头: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电信、中移动,说他们搞“家属业务”。此五巨头中,中石油和中石化是周永康的老巢,中海油是曾庆红家族利益所在,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则被称是“电信大王”。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对香港《苹果日报》表示,改革方案最可能在三中全会引起激辩的,相信是国企、司法、行政和土地改革。“国企改革阻力非常大,因国企领导人多是太子党担任,他们握有重权,家族影响力大,涉及庞大既得利益,要改革等于从他们手中抢蛋糕。”

此外,根据改革方案,中国各地法院、检察院将脱离出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直接接受中央领导。拨款、人事都由最高法院决定。胡星斗认为,地方政府肯定不满,因再不能把司法当作地方行政帮凶。

香港《经济日报》报导称,一旦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放开流转,就可以不经政府征地转为国有土地,直接入市交易,土地市场的高度垄断从而被打破,这恰恰触动了地方政府的“乳酪”,导致各地政府激烈反对。

时政观察人士唐靖远指出,纵观中共三中全会改革方案核心,基本就是“收权、收钱”。收权是巩固中共体制,注定引发内斗分崩,收钱是经改,注定引发地方强烈反弹。

唐靖远:“中共艰难维持至今,实际全靠放任官员贪腐才能勉强笼络住这帮人,否则早垮了,这些官员对此亦心知肚明。习李要动真格收钱,对这些指著这个体制搂钱的官员来说,等于收他的命。”

383方案未必得到落实

《经济日报》称,这份改革建议虽说是由中央智囊提交三中全会,但仍仅是一份研究报告,肯定大部分未必即时能得到落实。

《法广》称,不少专家都表示没有看过“383”方案,并称“383”方案只是一家之言,“可能会被采纳一部分,但与最后出台的正式改革方案应该有差距”。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也在微博上指出,种种猜测说明了市场的渴望和对改革的热烈期待,“所谓‘383’改革建议书,由于课题牵头人身份特殊,竟引来市场众多遐想。一方面说明市场渴望,对改革有很强期待;另一方面说明市场浮躁,对中国政情不了解。固然,文中有些建议反映了人们某些期待,但了解中国政情的人,都很清楚,它只不过是研究报告,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更不可能是中央精神。”

网友川人表示,其实这也是最近十几年来中国舆情的一大特点:那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过度解读政策,实际上不过是在徒劳地表达自己对改革的热望而已。回顾历史,十六大之前、十七大之前、十八大之前……无一例外,你每次都会听到什么“这次会议是最关键的,改革已到深水区,形势非常严峻,不改不行”这样的鬼话。每次开完会结果出来之后,你都有一种“被忽悠”了的感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