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村干部举报派出所长 举报半年照旧上班

【新唐人2013年10月19日讯】(新唐人记者张天宇综合报导)河北一派出所所长因被十多个行政村集体举报敲诈勒索,成为了当地村民们议论的焦点。虽然举报信列举了大量的人证、物证,但半年多过去了,该派出所所长仍然照旧上班,并否认了举报信上的一切指控。

据《京华时报》报导,今年4月,河北省曲阳县郎家庄乡所辖的17个行政村村干部集体盖章举报赵玉辉敲诈勒索、索贿受贿。据领头举报的郎家庄村村支书张世佩介绍,朗家庄乡多为山区,山上出产的铁矿虽然含铁量低且严禁开采,但村民仍然偷采成风。而当地派出所所长赵玉辉利用职务之便,充当偷采者保护伞,从中收受贿赂,三四年间,“仅敲诈勒索和索贿受贿金额已高达数百万元”。

参与举报的近10名矿主一致称,要想在郎家庄采矿,必须给赵玉辉送钱,一旦机器设备或人员遭扣押,花钱才能解决,且从来不给收据。以利用采矿中饱私囊为例,多个当事人自称送给赵玉辉的钱款共计超过25万元。

张世佩声称“全乡多少开矿的,每人至少5000起”。而矿老板们更是几千、数万乃至十几万的行贿。

朗家庄村民张士卿和张增春拿出了更有力的证据,他们保留了当初的账目——7张载明2011年间其本人及合作伙伴在不同时间共支付赵玉辉共47300元。

而张增春则保存了完整的账本,上面记录了其矿点3年来的各项支出,其中2011年5月2日、6月1日、6月25日3次给“派出所(赵玉辉)”共28000元。张说,后两次均是工人被抓,“他要我出3万才放人,好说歹说出了1万。”

账本中还记载,今年1月29日到2月19日之间又给赵1万元。张增春解释,当时是赵打电话给自己,“让我去加油站给他出油钱。”

除了敲诈矿主,赵玉辉还被举报借处理民事纠纷索贿,仁景树村村主任王位权称,赵玉辉的侄子在县城开手机店,今年春天村里一高中生抢去该店一部手机,便找赵玉辉居间协调。当时王位权和张世佩都在场,亲眼看到赵玉辉要求该村民赔偿其侄子5000元,再额外给自己2万元。

对于村民和村干部的指控,赵玉辉全部予以否认,大呼“冤枉”。赵玉辉强调,由于自己对盗采行为的强力打击,才招致地方势力的打击报复。他说全县公安多年来“治爆打非”。仅去年一年,郎家庄派出所就拘留了十几人。他说,在高压态势下,非法矿主们急于将自己“整走”。

但本月10号,郎家庄乡一位乡领导直言,赵玉辉“只认钱不认人”,民愤极大。该乡领导举例称,某次下乡他发现山上有人采矿,亲自打电话给赵玉辉要求处理。“电话撂下没5分钟,山上的机器就开走了。”

仁景树村、干河铺村、涧子村和干河沟村干部均称,他们对派出所的办事态度也很不满。他们说,赵玉辉办理村民户籍时多方刁难,例如村里60岁以上老人统一办理新户口始终落实不了,有的老人去世时仍无户口。而办理时每人均交了数百元费用,赵玉辉被指“嫌钱少”。

对于各村对赵玉辉的一系列举报,曲阳县纪检委也介入了调查,但据曲阳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私下声称,纪委调查的几个月中赵玉辉仍照常上班,说明其工作“获得认可”。

赵玉辉则用“强龙不压地头蛇”自嘲,“基层工作不好做,我早就想调走,这下被举报了,只能硬挺著。”

对于此事,其中真相到底如何?网友发表不同看法。

网友“老九一”说:这个国家不存在真相。

网友“闲庭信步as”感慨:公权力到哪里哪里受害,要你保护农民你却成了农民的心头大患,揪心的公权力。

而网友“鬼燃梦幻”则表示:中国政府已成了蛀虫,混蛋所领导之地。村长成了土皇帝,警察成了不讲理……山高皇帝远的外地究竟当地有多黑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