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富翁大卷逃 中国怎么了?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讯】【热点互动】(1051)富翁大卷逃 中国怎么了?中国资金疯狂外逃,如地震来前动物逃命。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中国正在发生新一轮的资金大卷逃,中国富豪纷纷逃离中国,欧美国家的银行也纷纷撤离中国,显示对于中国经济和政局的不看好。中国究竟怎么了?

那么中国富豪纷纷在欧美国家进行置业,抬高了当地的房价和物价。这种资金的重定向和转移,又会对欧美国家的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围绕着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背景短片。

目前中国富豪们的资金与欧美银行的资金,正在快速地逃离中国。据中共央行数据计算,在6月、7月这两个月间,有数千亿元的资金流出了中国,进入8月之后,资金以更快的速度外流。

日本《产经新闻》10月5日报导说:“中国富豪们的资金,与欧美银行的资金一起,像能预知大地震的动物一般逃离中国。”报导引述了未经证实的消息称,中纪委去年底通过相关机构通报,去年中国非法外流的资金,突破了一万亿美元,比2011年的6千亿美元近倍增长。今年预计会达到1.5万亿美元。

今年美国投资银行高盛以15亿美元出售所持的中国工商银行股;瑞士信贷银行和英国苏格兰皇家银行分别抛售了所持的所有中国银行股;美国银行上个月也决定全面出售中国建设银行股。欧美四大银行几乎已经从中国全面撤退,流出资金超过20亿万人民币,各地政府借贷将更加困难。

相关研究显示,中国富豪资金外逃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中共贪官和权贵家族转移不义之财;另一个是中国富豪和企业家对中国政治和社会腐败深度担忧,对中共的信心日渐薄弱,将子女送到海外或举家移民,从而将资金转移到国外。而子女到海外留学的目的地,也正是海外购房的主要所在地。房地产是富豪们海外投资的主要目标,随着资金大量逃出中国,中国的经济岌岌可危。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富豪大卷逃,中国怎么了?”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

今天在我们节目的现场还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我们来看一下最新一起中国资金大卷逃,这种资金的卷逃、向国外转移应该不是第一波了。那么最近一波究竟有什么样的特点,您怎么样看?因为我们看到报导中说,据中纪委统计数据,向国外转移资金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陈破空:就像你所说的,这不是第一波,是很多波,只不过这次又掀起了一次高潮,金额越来越大。实际上在过去20多年中,中国富豪一直在向国外转移资金。这个所谓富豪就是贪官和奸商,这两种人一直在转移,觉得中国不安全。但最近掀起了狂潮。

我们看这几年的数据对比,前年是6千亿美元转出,结果去年几乎又增加了一倍,就是一万亿美金的转出,今年预计会达到1.5万亿美元。而这个资金的转出是中纪委的统计,而且中纪委还加了个定义叫做“非法流出资金”。也就是还有一些资金是以合法的名义流出的,那就还没统计在内。国内的奸商特别是贪官,他可以用很多合法的投资名义,把资金流出来。

而且中纪委的资料应该是很保守的,如果把非法的、合法的算起来,按照真实的数据,那是非常惊人的,整个呈现海啸般的格局。日本媒体用了一个词叫做“就像能够预知大地震即将来临的动物一样往外逃。”大地震这个形容,也就形容中国经济似乎发生大地震,中国政治似乎发生大地震。

这一波汹涌外逃的情况跟中国目前表面上的稳定,形成了截然相反的对照,而且揭示了中国社会的一些深层危机。

主持人:刚才您讲到日本媒体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地震来之前的动物,在灾难之前仓皇而逃的景况。在仓皇而逃的情况下,又有什么样的迹象,而目前大卷逃的这些资金究竟又流向哪里?您有什么样的观察?

陈破空:我们都知道中共的官僚只要在位的时候,他们是骂美国、骂欧洲,坚决不引进西方的模式,绝不照搬西方模式,而且骂西方又是腐败、又是糜烂,又是什么堕落,都是他们在骂。《人民日报》、央视天天都在骂。但是当他们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遇到危机的时候却都往海外、往欧美国家转移资金。他们的资金并没有去那些他们歌颂的国家,朝鲜他们不去,越南他们也不去,非洲不去,中东他们认为很好的国家也不去,他们的资金都是去欧洲、去美国这些民主国家,他们认为“不耻”的民主国家,跟中国意识形态完全对立的国家。

所以我们上次谈到了,前外长李肇星在台上的时候,一天到晚骂美国、骂欧洲,下台之后说美国的好话了。那么现在这些贪官也是这样,他们不知道说过多少美国、欧洲的坏话,但现在资金全都是流向美国和欧洲。现在都说欧洲经济不景气,甚至美国政府还在关门,但是大量的中国富豪到美国来消费,增强美国的消费力,活跃美国的市场。

所以就跟中国形成一个相反的现象,我们看到在美国、欧洲、日本绝对没有任何时候出现过大量富豪的资金往外走,或者往中国走的情况,只有中国的富豪往欧美走,绝对没有欧美的富豪往中国走。所以这个情况一对比,就知道新旧制度两重天,哪个制度更优秀。

主持人:随着最近这一波大卷逃的趋势,我们看到香港富豪李嘉诚也加入了卷逃的行列,那么他最近都有哪些动作?

陈破空:李嘉诚是香港首富,其实他也是亚洲首富,年年评的。李嘉诚原来是亲中的,所谓亲中就是亲共,共产党用商人治港的方式的时候,首要团结的对象就是李嘉诚,但是现在李嘉诚翻脸不认人了。李嘉诚是最有预见力的,现在他把资金全面撤出中国。

他撤出了包括香港和中国内地在内的300多家超市,每家超市规模都很大,往外撤走。另外,他把上海和广州他的主要办公楼宇都卖掉、撤走了。他的资金也是流向欧美,主要是流向欧美,李嘉诚表面说的原因是他不满梁振英,他对梁振英的印象非常不好,他希望梁振英能够被换掉。但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

作为一个资深的富豪,他靠自己的奋斗,他不像中共那种贪官、奸商靠关系,他是靠在香港一点一滴的奋斗,成为一个富豪。这样的富豪他的经验和他的触觉是非常灵敏的,既然他过去在中国做过大量的投资,现在他要大量的出走欧美、撤出中国,一定有他的道理,他一定是看到了中国经济要出大问题,要发生大地震。

主持人:在资金的流向上,我们也注意到一点,中国有许多富豪在欧美国家的许多地区进行置业、买房子,所以也推高当地的房价和物价。目前这样的现象究竟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您有什么研判?

陈破空:过去二、三十年,我们知道中国的奸商和贪官、富豪都是在美国、北美、加拿大到处投资置业。那么今年的发展趋势,不仅是纽约、旧金山、洛杉矶这些传统的他们爱投资的地方,现在继续发展到波士顿、休士顿原来他们不太注意的地方,而且在北美、加拿大也大量的投资。比如很宜居的温哥华,温哥华去年豪宅销售增长了77%,几乎翻倍,而这些豪宅的增长,全部来自于中国的资金、非法资金,都是一些富豪或是奸商。

那么中国这些富豪或是奸商对欧美国家造成什么影响?总的来说,对欧美经济是个贡献。过去是中国吸引了各国的资金,等赚了,这个钱赚到哪了?没到老百姓的手上,都到了贪官和奸商的手上。贪官和奸商现在又把这个资金转移到海外,等于是回馈国际社会,等于是把中国掏空,剩下的就是那些没有钱的人留在中国。

所以总的来说,对欧美经济是个正面贡献。但是对欧美经济也带来困扰,欧美经济本来是一个非常协调的、稳定的经济模式,但是这些资金进来之后,这些赃款进来之后,一下把房价抬高了,像洛杉矶、纽约很多地方房价都高得不得了,很多当地人反而买不起了。

甚至澳大利那边也在抱怨,说当地人都买不起楼了;香港也是这样,中国的富豪去买了香港的楼,香港的楼价就高起。所以香港反感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把他们的楼价抬高了,当地人反而消费不起。也就是说,他把中国的穷人害了,他又过来害欧美相对的穷人;他在国内捞了中国人,他又到欧美祸害欧美的市场。所以对欧美有利有弊。

主持人:好的,我们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刚才我听到陈先生讲的,但是我好像看见最近有一个报导,是世界银行的一个报告,它讲2020年38%的外国投资要进入中国大陆,是中国人的钱回转到大陆。第一,这个消息我估计是正确的。第二,请问陈先生能不能澄清一下,这一点我感觉很重要的。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请陈先生回应一下。

陈破空:事实上,这个有不同的预测,据说到了2020年有多少资金要进入中国,中国人的资金要回转。除非有一个前提,如果中国按照正常的模式发展,你比如说像韩国、台湾这些“亚洲四小龙”,他们也是在一党之下经济起飞,经济起飞之后它们就来一个顺滑式──过渡到民主政治;过到民主政治之后,社会就安定,社会安定之后它的资金就回笼了。韩国、台湾、日本都出现这个情况。

但是中国现在的模式具有未知数,如果中国的模式现在是相反,它走韩国、台湾的道路,那么刚才这位先生所说的情况可能会发生。但是中国看起来在一党专制下,它经济起飞,但它还要继续巩固一党专制,甚至走逆向道路,反过来还要走回过去的毛时代、毛主席时代,这样的话,它只能带来经济阻塞或甚至于崩溃。所以那些相关的、个别的预测可能完全落空,因为那种预测是建立在正常的模式上。所以刚才这位先生所提的预测,我应该是没有看见,但是我觉得那是基于一般的预测,不足为信。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富翁大卷逃,中国怎么了?”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再来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洛杉矶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洛杉矶陈先生:我说不是富豪是官商,逃离的是官商,害中国人的也就是官商。而且我还要再提一个我很大怀疑的,中国现在连中石油这些国有企业都给他们挖空了。这是一个。第二个,李嘉诚走,他是看到欧洲那些银行走,李嘉诚走的话,意味着这一波连香港都要赔进去。民主资产阶级如果是你自己赚钱跑了,你不怕,以后中国好了他还会再回去的。但这些官商他跑出来也是说明他的自私,他以为跑到美国、跑到欧洲他就能够住得了,我想他自己要去研究一下这个历史,一待就完了,我告诉他们。

主持人:好的,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来接一下纽约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好。大陆如果它的制度不改变,大逃亡是必然的,为什么是必然的?不管是商人,不管是贪官,他们来的钱都禁不起考验。商人一定要跟共产党的官员有财务上的来往,如果你不送红包给他,如果你赚的钱不给他一部分,他根本就找你麻烦,所以商人赚的钱跟共产党官员也有关系。那么共产党官员贪污来的钱那更没有话讲了,它要么不办你,它要办你,它随时随地会把你搞得家破人亡,所以只有把大部分的钱往外逃,他们才会感到安全。

它制度不改,我以为习近平上台会改变制度,到现在没有改变制度,毛泽东的尸体还在天安门。

主持人:谢谢王先生。请陈破空先生回应一下。

陈破空:王先生讲大逃亡,我们看薄熙来被审,他在法国有一座别墅,我们就要问,薄熙来为什么不在中国买别墅?为什么他叫商人给他在法国买别墅?就是他预知不妙。结果果然不妙,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没收全部财产。

这就是中共这些贪官或者刚才那位陈先生说的官商的下场。他们都知道这个下场,所以都在往外跑,谁跑不动,谁就完蛋。你看徐明完蛋了嘛!徐明原来是个大胖子,一审判变成了个小瘦子坐在椅子上,为什么?全部资产没收了,肯定榨光了嘛!在监狱里吃牢饭,风光了一辈子,结果吃牢饭。所以他们就是这个样子。

另外,刚才提到李嘉诚走人,跟制度确实有关系。我们看到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到后来的路线,邓小平跟江泽民还有区别。邓小平时代他也是为了维护政权,但他是能改的就改,他是这么一个作风;到江泽民时代,他也是为了维护制度,他是能不改就不改。江泽民这个思路一直祸害到现在,实际上是目前中共的主流思路,他觉得中国经济也不错,中国政权谁也推不倒,我又有个庞大的维稳体系来维持,谁也推不倒,这样的情况下何必要改呢?改还更麻烦!

王岐山还推荐了一部书《旧制度与大革命》,意思是改革可能还招来革命,反而不改。为什么会导致现在这样?除了制度不改以外,习近平上台以后,政治上左倾,吓走了一些人。富豪逃跑都有个原因,就是他“反腐”。

反腐是个陷阱,现在的情况下,习近平不反腐不行,因为民众怨声载道,确实太腐败;但是反腐也不行,反腐之后餐馆也冷清了、饭店也空了、烟酒都卖不出去了、军队的酒也没有了。

现行制度下的反腐是假反腐,所以他必须改变制度,比如公布官员财产,就这么一条,由人民群众监督,网上反腐就行了。结果他要打击网上言论,所以陷入一个自相矛盾的陷阱之中,根本走不出困境。

主持人:我们看到报导,不但是涉及到中国富豪在进行资金的大卷逃,外国欧、美银行的资金也在进行全面的撤离。目前情况究竟进展到什么程度?您对此有什么观察?

陈破空:外国的银行都知道中国经济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就是外国的资金进入中国发展起来的。现在外国的资金撤出中国,很明显,就在一年之间,我们看到美国的高盛投资银行撤出了,瑞士信贷银行撤出了,英国的苏格兰皇家银行撤出了,美国银行刚刚宣布全面撤出。这些银行全面撤出,一下子就涉及大量资金,前财政部长项怀诚哀叹:一下子撤走了20万亿人民币(相当于3万到4万亿美金)。而且这还只是开始,只要欧、美银行一带头,别的国家的银行都会跑。

据说外资银行撤出的前提是对习近平政权失望了。就像刚才王先生讲的,本来以为习近平要改革,结果上台之后一看,习近平不仅没有改,政治上还在往左走。原来说是政左、经右,现在是政左经也左,经济上也左,国进民退,扶持国营企业,打击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上海自贸区就是个典型,本来说是要建立自由贸易区,结果出来是不自由贸易区,什么负面清单、限制18项,18个行业不能够投资,限制1万多个项目不能投资,种种限制让外商却步。连一个28平方公里的自贸区都建立不全,等于承认没有自由贸易。

没有自由贸易就没有市场经济。欧美国家一直批评中国没有市场经济,要求中国加速改革。它一直不承认,温家宝下台之前,他在欧洲就说了句话:执政10年两大遗憾。其中一个遗憾就是没有让欧盟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现在中国的做法就等于毁掉自己的市场经济,全面地向计划经济过渡。政左经也左,当然就吓走了外国资金,认为中国经济没有前途,已经失去了增长的动力,继续留在那里只会是个陷阱,损失、亏本。

主持人:刚才我们提到,富豪把资金转移到海外进行置业,抬高了当地物价。平时我们一直在说,中国的经济比较发达,从海外置业现象来看,中国的消费力都消费到国外去了;反观美国现在危机重重而且经济不振。您怎么观察这个现象?

陈破空:如果从报纸、从新闻来看,尤其是从中国的新闻来看,中国的经济好像蒸蒸日上,还在增长百分之七点几,高速公路四通八达,人民有多么的富足,都是这些宣传;美国是危机重重、失业率增加、企业又不景气,甚至美国政府都关了门;欧洲都陷入了债务危机,经济不景气。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中国的主要消费力不在中国国内。当时中国缺少的就是内需,内部消费是中国经济的软肋。

现在中国有消费力的那一部分人就是这些贪官、奸商,他们的消费都到了欧、美国家,实际上他们用钱在为欧、美经济作贡献。所以欧、美经济应该说再坏坏不到哪去;同样,反过来说,中国的经济再好好不到哪去。实际情况恐怕正好相反,中国的经济是节节走下坡,而欧、美的经济是温和上扬,它处于调整期,最后缓慢复苏或者温和复苏,情况应该是这样的。事实证明与中共所宣传的情况相反。

主持人:我们来关注一下整体这一波又一波的资金大卷逃,正像您所说的其实不只是一波,最近的一波究竟有多强烈?我们也注意到,中国富豪的撤离和海外欧、美银行双双撤资,您觉得对中国的经济又会产生什么影响?

陈破空:对,这是双重大撤离,一个是富豪大逃亡,一个是欧美的资金大逃亡,这双重撤离足以掏空中国。现在中国面临贷款困难的问题,小企业贷不到款,国进民退,政府是保国营企业,贷款只给国营企业,小企业自作主张,筹措短期资金,以至于民间的集资都遭到打击,在这个情况下,中国企业的融资难度更增加。这些迹象就表示中国的资金会短缺。

前不久,今年初就闹“钱荒”嘛!中国闹钱荒,现在中国的钱荒将会达到更深层次,这对中国的经济可以说是致命的。加上习近平又硬著头皮在反腐,它本身是腐败经济,靠腐败来消费,他在现行的制度下去反腐,他只会把这个制度更加掏空。目前是这个情况。

主持人:最近日本证券评论员增田悦佐在《东洋经济》中预测,认为中国泡沫经济的破裂,将令中共政权3年内崩溃。您如何评估他的预测?您对中国的未来如何分析?

陈破空:日本离中国很近,他们消息也非常灵通,情报一般都很准。日本这一次对中国作近距离预测,他预测得比较大胆,认为中国的泡沫经济,房地产的泡沫、股市泡沫、资金泡沫等等,可能在3年内崩溃。有一定的道理。

我们看明代最后一任的崇祯皇帝,他的作风跟习近平特别相像。崇祯皇帝上任以来,觉得明朝经济不错,而且郑和也下过西洋,在世界上有贸易。明朝官员腐败,他就决心要整治腐败,决心要扩大经济,以为明朝能巩固,他叫“中兴”,而且他打腐败打得非常厉害,连他的亲属、连他的弟子都不放过。崇祯是一个以要中兴、有抱负的皇帝而著称,但是崇祯的悲剧就在于他没有前瞻性的思维,不知道中国向哪里去,在那个时候,他只能重复王朝的命运,而他的王朝两百多年就已经到了末期了。

今天习近平所做的,他在现行制度下不反腐不妥,反腐也不妥,两头为难,跟当年的崇祯皇帝一模一样。他现在走的是对内强硬,强硬的原因是他想树立权威,他举毛旗、唱毛歌,搞这些;对外他强硬,他要去跟周围国家争领海、领土等等,把周围的关系也搞得非常紧张。他的作为基本上跟崇祯皇帝非常相像,好像是很有雄才大略、很想振兴。

前不久,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封面,刊登习近平穿着龙袍的相片,龙袍加身的习近平。英国的杂志已经预见了习近平内心想当皇帝,但恐怕是一个末代皇帝。他跟整个中国和世界发展的趋势完全相反,习近平上任以后,应该在过去胡、温经济改革不得力、政治改革不到位的基础上向前推进一把,他不是,他反而嫌胡、温太软弱,他要往回走,走到所谓的“毛时代”、“邓时代”,一毛、一邓,实际上是回归到了江泽民那条路线,最好什么都不改。

现在外国就看死了中国共产党什么都不想改。一个什么都不想改的政权、什么都不想改的国家,还有什么前途可言呢?在这种情况下,资金的撤离就是顺理成章的,而这些资金撤离之后,如果整个世界唱衰中国,中国的经济崩溃也是指日可待。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究竟是否真的有如日本评论员增田悦佐所说,中国的经济崩溃在即?我们也将拭目以待,继续观察。非常感谢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