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见:薄熙来案之特殊

【新唐人2013年9月19日讯】 接连五天,薄熙来案的审理,可谓有声有色。

突破“中国特色”还是网开一面

就此案本身而言,审薄熙来与审其他人有很大不同,原在人们意料之中,然而,薄熙来在法庭上否认了对他的三项指控,而且他的否认通过所谓“微博直播”公之于众,与中共治下的司法审判模式大为不同,出乎人们意料之外。

司法的“中国特色”之一,是限制被告的权利,约束辩护律师手脚。尽管“无罪推定”已被遵为原则,但犯罪嫌疑人在法庭上不能与辩护律师坐 在一起,往往还要穿囚衣、剃光头。然而,对失势的党国要人,如陈希同陈良宇,如薄谷开来王立军,待遇就好得多,对桀骜不驯的“太子党”薄熙来,更是格外照顾。法庭上,法官对薄熙来温和有礼,允许他充分发表意见,允许他直接盘问、质问证人,公诉人对他的自相矛盾也往往听之任之,不会抓住不放。

另一个“中国特色”,是证人一般不出庭,多为出示作为证据的文字证言,辩护律师难以对其质证,提出异议则一般都被法庭所忽视,而这样的 法庭争议,一般也不为外界所知。薄熙来案则不同,不仅出示文字证言和视频证言,而且几位重要证人先后出庭,而被告方,薄熙来直接反驳或质疑证人证言,且经 由“微博直播”让人觉得他不无道理,证人的回应则显得很微弱,文字证言和视频证言更没有还手之力,暴露出证人不出庭的弊端。

“转播”暴露庭审记录随意删改

薄熙来案审理中,被告及其律师的权利在相当程度上得到保证,其中不足,在于辩方没有证人出庭,也没有出示辩方证据,其权利似乎受到限制。不过,薄熙来虽然表现强势,其辩护权、质证权和最后陈述权都得到保证,但他的质证与自辩都未能提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只能含糊其辞,以咄咄逼人的气势 遮掩自己的弱点。例如,他否认拳打王立军,理由居然是,似乎只有“练过拳术”的人才能用拳头打人。

所谓“微博直播”,为此次薄案审理的一大特点,尤其是首日的直播,得到不少好评。但是,马脚随后就逐渐露了出来,不仅“直播”变为涓涓 细流,到最后一天才又恢复首日的态势,而且有删除和修改的疑云也愈益浓烈,话语对比中显示出删改的痕迹,在场旁听者也屡屡传出“微博直播”中有张冠李戴之 处。例如,据说薄熙来当庭承认他曾有外遇,但有现场人士指出,他其实说的是“谷开来怀疑我有外遇”,微博公布的记录删除了“谷开来怀疑”,意思就完全变 了。又如,薄熙来否定谷开来杀人之事,但又据说他供称谷开来曾说她杀人时有“荆轲刺秦王的豪迈”,出现一大漏洞,却有现场人士指出,此话其实是出自别人之口。庭审记录可以如此随意删改,露出了此次薄案审理的作秀表演的本色。

中共以其对薄熙来案的特殊处理而夸耀它的“法治”,特别因为薄熙来在法庭上表现的空间,似乎它真的有其道理,但是,被告及其律师的权利 之得到保证,究竟是薄案的特殊待遇,还是能够普及于中国司法实践,真正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尚有待观察证实。特别是,如刘晓波,如许志永,他们的案件审 理若能与薄案媲美,才可以证明中国法治真有进步。

薄熙来案的特殊,究竟特殊在哪里?

薄熙来桀骜不驯,但是他很有分寸。他在法庭上吐露了对中纪委逼供的怨气,但他不说那是政治迫害,也丝毫没有东拉西扯攀比党内政治对手。 他就案件说指控,承认过失而否认犯罪,将犯罪指控全都挡了回去,或推到别人身上,但求自己能够脱身。他不怕承认自己有钱,家里保险箱就有好几个,也不怕触及外遇话题,甚至到最后爆出自己妻子与下属关系“如胶似漆”的苦楚,勾勒出一个忍辱负重的男人形象,争取同情。

薄粉的尴尬与中共的尴尬

中共既然敢于开放薄案审理的“微博直播”,显然它对薄熙来的法庭表现已有心理准备。即使薄熙来的表现出乎其意料之外,但只要薄熙来仅限于就案件说指控,而中共已将薄熙来案与中共的政治运行切割开来,那么,薄熙来的配合,其实本来就有相当的表现空间。

从陈希同、陈良宇,到薄熙来,中共的三位中央政治局委员,他们都有自己的政治抱负,也都还算不上是太贪的人。然而,中共领导干部的集体 腐败已成现实,他们身陷于这样的大染缸,沾上了污泥浊水而连累了他们的政治生涯,也并不奇怪。人们比较关注陈希同,实乃因为他在“六四”镇压中很卖力气,现在,人们特别关注薄熙来,则因为他在重庆为“中国模式”提供了一个鲜活的样板。

很可能,人们在薄熙来的重庆岁月中找不出他贪腐的把柄,而他治理重庆之时,以“打黑”的名义,大规模掠夺被罗织罪名的企业及个人的财 富,大规模践踏被罗织罪名的人们及其律师的权利,以及大规模清洗党政机构,才真正是薄熙来案应该追究的罪行和问题。然而,他这些行为,实际体现著“中国模 式”的特色。中共因其内部权力斗争而打倒了薄熙来,但是,对这一权力斗争不能碰,对薄熙来体现“中国模式”特色的实践也不能碰,那么,就必须在这个还算“清廉”的中共高官身上找到能够将其打倒的贪腐之罪。

于是,那些视薄熙来为精神领袖的“左派”,只好自甘堕落,尴尬地赞扬薄熙来身为高官而贪得还不算多,仍是他们心中的“英雄”。而中共的 尴尬则在于,即使权力斗争、政治实践切割出去,要追究薄熙来的贪腐,它体内正在疯长的贪腐毒瘤就会被人们看得更清楚,且不论薄熙来多么“清廉”,也还是映照出这个毒瘤已经大得实在可怕。

文章来源:动向 2013年9月号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