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宪政大战 党媒抓狂?

【新唐人2013年8月14日讯】【热点互动】(1019)宪政大战 党媒抓狂?《人民日报》批宪文章所警告的对象是习李。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中共的媒体舆论场扑朔迷离,有些事情确实让人难以捉摸。在今年的5月曾经发生了一起反宪政的逆流,最后由于激烈的抵制而作罢,一度消停。但在8月份这场关于宪政的大战再次拉开,中共的喉舌媒体《人民日报》梅开三度,用三篇连续的文章再次批判宪政。而近日又是同样的党媒,却登载了截然相反的文章,转载了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的文章,称“如果不改革就会有革命”。这截然相反的矛盾和论调的背后,究竟说明了什么?是否代表着中共权斗的加剧?今天我们将围绕着相关话题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

今天我们讨论的题目是“宪政大战,党媒抓狂?”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95040-333-999,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的ID是RDHD2008。

今天在我们节目现场的是政论家陈破空先生。陈先生,这场关于宪政的大战一直在不同的阶段持续著,可以说从十八大之后就一直有这方面的讨论,有人支持、有的人反对。那么这场争论的背景究竟怎样,您如何解读?

陈破空:中共十八大之后,中共新的领导层习近平、李克强上台,上台之后,不管社会上的毛左派还是自由派,他们都想对习、李有一个政治影响,而且党内比较开明的成分和相对保守的成分也想对习、李这个领导层构成一些影响,因此当时就拉开一个讨论宪政的话题。

讨论宪政应该说是从民间开始的,就是中国要宪政还是不要宪政的这么一个问题。那么这个讨论在党内也在进行,像什么党校啊,什么《学习时报》啊,或者一些媒体也经常见到。从民间的表现来说是自由派在力推宪政,而在党内来说是习近平要进行新政,想试水温,想试一试。

这就使我们联想到1978年中共有一个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那么一个大讨论,当时是由胡耀邦主导的,而且得到了邓小平的背后支持。他们主要是跟华国锋做斗争,觉得华国锋思想上比较保守,代表毛泽东那一套,他们要搞经济改革。但是另一套也是权力斗争,邓小平想从华国锋手上拿走权力。

那么关于那个“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跟现在不同的是,当时胡耀邦他们这个改革派占了上风,所以是压倒性的,使那场大讨论对改革派有利。但是这一回关于宪政的讨论,由于党内权力斗争的扑朔迷离,党内保守派和左派的反扑,所以看上去反而是反宪政派略占上风。所以这跟当初的情况就很不一样。

主持人:您说的这个反宪政派,就在不久前、几天之前《人民日报》发布了“倒宪三部曲”,第一篇文章在8月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头版头条,引述了署名马钟成的文章,他这个文章叫“‘宪政’本质上是一种舆论战武器”,他说这种宪政是美国用来对付社会主义的一个武器,您怎么看待他这样一篇文章?

陈破空:这个马钟成虽然署名说他是什么社科院的,但是人家说这个人“查无其人”,应该说这个名字本身就表现了他马钟(忠)成就是忠于马克思主义的意思,这是个以马、列主义来为自己拉大旗、做虎皮掩护的这么一个人或者写作班子。但是这个人的理论本身就充满了矛盾,比如他开宗明义就把自己坚持的马克思主义陷入绝境,他号称他高举“马克思主义”大旗,但是在他的讨论中他说什么呢?文章中他说:多年以来关于宪政的讨论,是自由主义跟马克思主义的对立。但是我们都知道自由主义的对立面是极权主义,这样他就把马克思主义跟极权主义画了个等号,等于说他自己就承认马克思主义是极权主义。

当然他们奉行的、实践中的马克思主义是极权主义,因为他们把它变成了斯大林主义,那的确是一个政治上独裁和极权的主义,但是马克思本人可能不会承认他的马克思主义是所谓的极权主义,而这个世界上有些原教旨主义的人,包括共产党内有些真正学马、列的,他也不认为他是极权主义。那么这个马钟成反而把整个共产党扣上一个“极权主义”的帽子,所以他先把自己给钉死了。

然后他又说这个宪政是美国的一个武器,是资本主义的武器,他把宪政分成什么姓“资”、姓“社”。邓小平那么大牌都说了不问姓资姓社,这个人居然还去问姓资姓社,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他还姓马,然后他还去问姓资姓社,他比邓小平还大牌。另外,邓小平当时还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们搞了几十年社会主义,我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社会主义,他说我们都是摸著石头过河,他问周围的人懂不懂社会主义,大家都摇头。所以这个人号称比邓小平还懂社会主义,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乳臭未干的这么一个人。

他讨论来讨论去,最后他就非常矛盾,他把宪政说成是美国所谓信息心理战的一个舆论武器。他这一棍子就把他党内的全打了,打得跟民间没有关系。民间这些人就是在讨论而已;而党内很多人也在讨论这个宪政,包括他们党校的这些干部、各个地方主事的人。那么他这一耙打下去之后,那就是说在党内都有美国的间谍,站在他对立面的都是美国间谍。他这个帽子扣下去,美国的“麦卡锡主义”那么厉害,他比这个还厉害,他是当年康生那种手段,或者是贝利亚那种手段,意思就是党内谁敢提宪政,那你就是美国间谍。他这就是想吓得党内人人噤声,所以这个人恐怕也是来头不小,恐怕是来自于老人政治,甚至有可能是来自于江泽民的授意。

主持人:同样是“倒宪三部曲”,也是马钟成的第二篇文章,在《人民日报》发表的题为“美国宪政的名不副实”,这篇文章顾名思义主要是想阐述资本主义的美国宪政本身名不副实,并具体地作了一个论据。对他的第二篇文章,您有什么样的解读?

陈破空:对,他这个文章的要点可以说是逻辑混乱,论点是支离破碎的。他首先把宪政说成是资本主义宪政,而社会主义宪政是一个陷阱,没有社会主义宪政,要谈宪政的话只有资本主义宪政。但是他绕来绕去说美国的宪政不存在,说美国是资本主义社会,又说宪政属于资本主义,所以美国的宪政不存在。那美国的宪政不存在,你又再谈什么宪政,谈什么资本主义宪政呢?谈了等于白谈。他费了很大力气,鼓著腮帮子,谈了等于白谈。

另外他在里面谈什么呢?他用了很多马克思主义的什么生产资料,什么垄断寡头,什么剥削。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剥削不在美国而在中国,今天的所谓的垄断不在美国而在中国,而这个叫生产资料垄断的,那是中共的高官、红色后代在垄断这个资料,像江泽民的儿子,李鹏的家族这些在垄断资料。所以他骂美国骂了半天,实际上在骂他们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而且他这里面讲了很多,说美国的民主是假的,是资产阶级,说美国的政治是决定于金融寡头、经济寡头。如果照他这样讲的话,奥巴马永远当选不了,为什么呢?因为奥巴马这边的民主党恰恰是代表穷人、代表移民、代表弱势群体;共和党代表了一定的资产阶级或者是中产阶级或者是富人。如果像他说的美国政治是富人决定的,那就永远共和党执政,那就一党专政了,那就永远团结在以罗姆尼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就行了,那奥巴马还当什么总统,还连任什么呢?所以他这个话是用19世纪的语言来看21世纪的问题。

当时马克思分析的是19世纪的那些生产资料的关系,资本家跟农民的关系,但这些经过二百多年,在西方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哪怕是马克思从坟墓上坐起来,他也不认为今天这个现实符合他的分析。但是马克思那套分析放在今天的中国却很合适,红色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封建资本主义,恰恰是马克思论述的那一套,从头到脚滴著肮脏的血。在那里有垄断,在那里有剥削,那里的政权完全被垄断在金融寡头手上,权钱交易、官商一体。

所以这个马钟成骂了半天,稍微懂政治的人都知道,他就是骂现行的中国制度本身。

主持人:那么我们再来看看第三部曲,马钟成这个文章的题目叫做“在中国搞所谓的宪政只能是缘木求鱼”。这里边不仅仅是提第二篇的批驳资本主义的宪政,同时也提出一个概念就是“社会主义宪政”,而且他说这个理论具有更大的迷惑性,您怎么解读?

陈破空:他这个人走得很绝,不仅不能提宪政,而且宪政就是属于资本主义的。他说中国不能走资本主义,中国已经在走资本主义;他还说美国推广全球化,中国恰恰在全球化崛起的。那么他还说不能提社会主义宪政,社会主义宪政是个陷阱,谈社会主义宪政就意味着这个国家要脱离共产党的领导。他甚至把党的领导跟马克思主义嫁接起来。我想马克思一辈子都不懂什么叫党的领导,人家马克思只是分析了一个消灭剥削,要实行人类平等,要无产阶级翻身,从来没说过什么党的领导。马克思都不知道这个党变成这个样子了,戴着红帽子,喝着人民的鲜血,吃着人血馒头。

这里边他最后说什么呢?他的意思就是说社会主义宪政是个陷阱,苏联就是因为社会主义宪政垮台的。苏联不是因为宪政而垮的,苏联恰恰是因为极权专制而垮台的。我们等一下可以谈。他这里边谈了半天,实际上他警告的绝对不是一般的老百姓,因为一般老百姓根本不会谈社会主义宪政,是党内在谈,党内为了给自己的改革披一个嫁衣,披一个花衣裳、皇帝的新衣,就说什么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法治、社会主义宪政的外衣,党内的掌权派一般爱做这样的事。

所以他这个话是针对党内掌权派的改革,他意思是说不能让苏联出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这样的人,而这样的人不是来自于民间,来自于苏共高层。那就是说中共高层绝不能出现戈尔巴乔夫、叶利钦,也就是在警告习近平和李克强,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变天,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当什么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绝对不能谈社会主义宪政。所以这个人他警告的不是民间,而是党内;不是警告一般的平头百姓,而警告的是中共高层。所以这个人用心险恶,来头绝对是老人政治,根在老人政治上,就是从江泽民到刘云山到俞正声这一条线上来的论调,实际上就是对习、李的一个警告。

主持人:那么在党媒精神分裂的背后,究竟透露出了什么样的信息,这是否反映了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激烈化?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宪政大战,党媒抓狂?”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

陈先生,我们刚才谈到了党媒《人民日报》连续刊发三篇文章,可以说是反宪三部曲,反宪三部曲是在8月5日,其实在这之前的8月1日,《人民日报》已经刊发了一个署名王小石的文章,这篇文章叫作“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真的是这样吗?苏联当时的动荡又是怎样的?中国的动荡是他所讲的那样吗?您对这篇文章有什么样的解读?

陈破空:首先王小石这个文章,他举的那些数据完全是偷换概念,把中国老百姓当傻瓜在讲话,就相当于一个土匪拿着槌子到农村去吓农民。为什么?他这里面讲,比如他说1985年俄罗斯的经济产值多少,到后来下降了多少;1985年哪里是俄罗斯,是15个国家构成的苏联,那样的产值他把它沿用成俄罗斯的。好,他又说现在俄罗斯的产值多少,他这么一个对比,表示产值下降了,这简直是弥天大谎,内行一看就看出他在玩文字游戏。

另外他举各种各样的差距,什么生产总值、工业差距,一直说到1999年为止,比如1985年怎样,1999年怎样,甚至最多说到2001年;而我们现在的年代是2013年,从2001年算起已过去12年了,从1999年算已经过去了14年,他只字不提这14年俄罗斯发生什么,他老是只提1999年、2001年俄罗斯困难的那几年,就来比较,表示俄罗斯由于苏联的解体怎么怎么样。他完全不敢提最近的事,这14年实际上俄罗斯重新振兴,重新崛起,而且在工业化各方面都在起步。

另外俄罗斯的人均收入重新进入了世界高位,去年世界银行的统计是12,700美金,是高收入行列的国家,而中国在几千美金那里徘徊,所以差得很远。他这些只字不提,他就提到1999年为止,2001年为止,他以为中国老百姓是傻瓜,连数字都不会数,今年处在哪一年都搞不清楚,今夕是何年都搞不清楚。这是一个。

另外他在里面提到一些概念,比如他说俄国潜艇减少了1/3,这完全是大傻冒的话嘛。苏联15个国家,后来俄罗斯变成一个国家,有的潜艇就跟了别的国家了,你比如乌克兰有三大舰队,一个舰队就归了乌克兰,一个航空母舰也归了乌克兰,那个航空母舰还卖到中国来了,还成了中国的头号航空母舰辽宁号,这个稍微内行也知道,当然人家潜艇就减少了1/3嘛,他却表示好像人家是经济崩溃了似的,等等这类数字不少。

又说人家俄罗斯的监控能力减少了多少倍,不需要监控了嘛,原来在斯大林主义、苏联时代处处都监控,无孔不入的监控,那么现在人家不需要那么多监控,当然现在普京还搞克格勃,还要监控,但远不如苏联时代的监控。而且他引用什么普京的话、引用戈尔巴乔夫的话都是断章取义,说了前半句不说后半句。人家普京说苏联解体是一个灾难,下一句话他不说了,人家下一句话说对俄罗斯民主来说,因为是俄罗斯把另外14个国家吞并了,那么意思就是说对俄罗斯来说是个灾难,对另外14个民族是个解放;他不说,他就说是一个灾难,就到此为止。

所以这种通篇的偷梁换柱,想怎么说怎么说,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信口开河,什么都能说,为说而说,在里边没话找话说。王小石这么一个狂人,狂到这么一个程度,基本上就是我们今天的题目:“抓狂了”,可能就是个精神病患者。今天中共的理论家水平远不如过去,过去他们有康生、张春桥、姚文元、胡乔木、邓力群,这些人引用了马列主义的经典,他论述一下持续革命、继续革命,到列宁怎么说,马克思怎么说,最后为什么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人家还有个顺序。他现在连逻辑都不讲,顺序都不讲,最后讲到自己否定自己,读完文章就知道他们自己把自己给否定了,这根本不用批判。

主持人:王小石这个人对宪政的仇恨可以说是仇恨到骨子里,他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他说:你们如果想在中国通过掌控舆论,煽动乱局(他这里指的是推广宪政),就必须在我的身体上踩过去,我若有一口气,都要让你们功败垂成。我不知道您怎么理解他这个背后所蕴含的愤怒、歇斯底里和敌意的表现?

陈破空:这个王小石所谓的要让人家踩着他的身体过去,才能实现宪政,就表明什么呢?他在发誓,发毒誓,发恶誓,就是偏不让你们实行宪政,偏不让你们实行民主,那么他实际上就代表了既得利益集团。另外他听上去是发毒誓,其实还有一层就是他的巨大的危机感和恐惧感,他感觉到这个势力是挡不住了,他感觉到变革的力量是挡不住的,民众的呼声挡不住,所以他就发这个毒誓。

而不管是王小石还是马钟成,他们有个共同特点,把苏联解体说得好像人类的大灾难,有多大的灾难呢?难道比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还大吗?比中国的“六四”大屠杀还大吗?比中国的大跃进、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还大吗?难道比迫害法轮功,制造无数冤魂还大吗?苏联解体就是原先强行绑住了15个国家,被俄罗斯绑进来的,强占的15个国家,最后自愿的成了独立国家而已。毛泽东自己都说过,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所以人家也就是独立而已嘛!

他就说是个大灾难,不得了,那简直天大的灾难,好像世界上什么事都可以,受迫害也行,受大饥荒也行,饿死人也行,就是不能解体,就是要绑在一块过,永远不要实现民主自由,最好是饿殍遍野,血流成河,就是不要实现民主自由。因为一实现民主自由,他们的既得利益、共产党的既得利益就没有了。而且他们把苏联解体的原因完全说错了,说成是宪政民主化的结果。

苏联如果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像美国式的共和国,它是15个加盟国,美国是50个州组成的,一开始就是美国式的共和国,和一个民主选举,一个新闻自由,司法独立的机构,苏联根本不会解体,像美国两百多年都不会解体一样,别的国家想进来都还进不来呢,50个州没有人想出去的。现在苏联恰恰是因为它是走了错误的路线,结果70年的积累,灾难越积累越大,陷入了大崩溃、大灾难,所有的专制制度,不管是苏联还是东欧,还是埃及,还是突尼斯,还是利比亚、叙利亚,都是因为专制到了最后陷入大动乱。每一个专制政权到最后都是大动乱,中国也不会例外。

共产党中国虽然捆绑了六十多年,将来仍然是大动乱。如果说你实现了民主化,像现在的东欧安定了,俄罗斯也安定了,很多的国家都安定下来了,虽然经过了一定的动荡,但这个动荡是属于专制时期的末期,而不属于民主开创,民主开创承继了专制末期的阵痛而已。民主是要把它理顺,理顺之后一切都顺当了,包括美国在建国之初也受过一定的阵痛,有跟西班牙的战争,跟英国的战争,国内的战争等等,都受过很多的阵痛,但是后来就稳定了。所以民主是通向稳定,而专制是通向动乱,这个结论他是扳不倒的。

主持人:我们接一下观众的电话,天津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天津李先生:你好。首先非常敬佩陈破空先生的解释,但是我有一个想法,我觉得现在在中共这个体制统治下,谈什么宪政,谈什么民主,实际上都是一种很可笑的一厢情愿,最终能够解救中华民族的,就是共产党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我觉得这是一个根本问题。谢谢。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不知道陈先生您有什么要回应?

陈破空:那当然了,王小石等人怕的就是这个,就是怕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怕的是像苏联那样解体之后,苏联共产党非法,俄罗斯共产党非法,所以说他才在党内做警告,不仅不能提宪政,连社会主义宪政都不能提,因为这样一提之后,走向的结果就是中共解体,就是中共退出历史舞台。

主持人:王小石虽然不希望出现这种提法,但是看来中共的党媒自己本身却精神错乱,同样这个党媒,多家媒体在近日转载了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的文章,他的文章叫“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这里面也提到了“不改革就会有革命”,您怎么看待中共同样的党媒,发布了这样截然相反的论调?

陈破空:《旧制度与大革命》是一本法国的名著,是法国的一个思想家托克维尔写的法国大革命,王岐山当了政治局常委就推荐给这些干部来看,他当时的用意是说法国大革命发生在改革年代,越改革越容易发生革命,所以他推广的意思就暗示了最好不要改革,很多人都是这么理解的。但是现在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平显然做了跟他相反的解释,说恰恰相反,不改革就会发生革命,说你要是故步自封,民怨只会越积累,因为胡德平在文章中说,百年革命就是百年的那种愤怒和民怨积累的结果。

而且胡德平也说了,宪政就是讲宪法,而宪法是什么?中共开始还有宪法,而迫害彭德怀根本不讲任何的法律条文;刘少奇被迫害的时候,手上举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就是他这个国家主席和当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制订的,他举著宪法来反对红卫兵对他的批斗,照样被批斗,照样被污辱,最后被弄死在开封的地下室。这就是共产党高级领导人的下场。

从胡德平的文章也登上了党媒,而且他也加入了战团,这证明中共党内出现了权力斗争。同样是官方媒体,它刊登了不同的论调,一方是左派的东西,一方是自由派的东西,都进去了,就是背后有不同的势力。尤其在目前北戴河(会议)召开的情况下,北戴河可能就是有一些他们内部的权力争斗,包括政治老人、江泽民这些人也出来活动。这个时候各方都想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和放出空气球,或者放出一个信息,显示各方的路线。胡德平加入这个战团,而几家媒体不光是人民网,还有《经济日报》等很多家媒体转载,这就证明中共党内绝不是铁板一块,一定是出现了重大的分裂,重大的分歧,接下来绝对是有好戏看的。

主持人:不但党媒之间有精神分裂,有不同的观点在呈现,可以说是一场宪政的大战。那么针对这件事情民间也讨论得非常激烈,而且对于这种反宪政,网友也提出激烈的批评,您可否给大家做个简单的介绍。

陈破空:网友批评有两种,一个说是:“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说这种论调太不值一驳了;还有网友就用了几个词:“洋鬼子!假洋鬼子!鬼子!”什么意思呢?就说这个反宪政的人动不动搬出马克思来讲,搬出洋鬼子来说话,拿洋人来说话,自己在那里充当假洋鬼子,最后是鬼子,为什么?他是鬼子进村,偷偷摸摸地跟老百姓胡来,所以老百姓给他定义:这么一伙就是鬼。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北戴河会议正在召开,那么现在中共党媒出现这种抓狂的举动,是否代表了中共背后的势力角逐、权斗在升级,您怎么看?

陈破空:据说有一家多维媒体、多维网站原来在海外,后来卖给香港的一个商人,共产党背景,编辑部在北京。他发了个独家新闻,说周永康要在北戴河被拿下来,后来他这个新闻也被拆下来了,这个可能是一个观察点。那是不是围绕着北戴河有更大的斗争,比如说薄熙来被轻判是不是抛出了周永康,所以说薄熙来被轻判;那周永康会不会被清算,可能在北戴河是一场大戏,或者这一类的。反正可能有重大的权力斗争出台,才会在之前有这么大的舆论大战。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还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不能接听您电话,希望您下次早些打来,感谢您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