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中国若动荡 正是缺少民主法治的结果

【新唐人2013年8月13日讯】近来,因一篇谈如果中国社会发生动荡会比苏联更惨的帖子像是背后有组织有预谋地挂在大陆各大门户网站论坛头条,引起“轰动效应”,如此一来,“动荡”二字注定要入选2013最抢眼词汇。不过,这里想借用作者前半句,改他后半句,题目就成了《中国若动荡,正是缺少民主法治的结果》。本人认为,对中国社会而言,这样的题目,或许更接近真实。

动荡一词本身没什么难理解的,意思就是来回波动,波澜起伏,甚至地覆天翻。一般说来,到了现代社会,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或人民,都不喜欢动荡,尤其是对于“宁作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的绝大多数炎黄子孙而言,更是如此。当然,中国大陆政府就更是忌讳社会动荡了。

可单是忌讳没用,关键是要研究一个社会为什么会动荡,而且一定要实事求是地研究,一定要勇于面对社会现实,不论这现实多么令人垂头丧气,令人胆颤心惊,也还是不能敷衍,不能自欺欺人。只有勇于面对,才好对症下药。

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恰恰不愿意这样做。政府总想掖着藏着甚至拖着,总不愿实事求是,公开承认导致中国社会动荡的根本原因,而把责任推给一些喜欢说真话的人们,甚至连自己都未必相信地把某个地方发生群体事件斥之为“国内外敌对势力的煽动”,而现在又责怪是“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制造社会负面新闻,营造一种中国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诋毁现有的社会主义体制,宣扬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

其实,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们都知道,别说“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了,就是十二分谨慎而又实事求是地说话,往往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弄不好还有牢狱之灾,甚至担心有一天会不会被“活埋”。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倒是觉得说天使导师公知们天天造谣传谣的人,更像是在胡说八道,更像在造谣。

别的不说,还说西方。估计连说天使导师公知们造谣传谣的人也不能不承认西方的言论自由尺度要比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大得多,既如此,为何西方政府就不怕这些人“造谣传谣”呢?一个社会是什么“景象”,是依靠造谣传谣就能做得到的吗?一种体制如果是先进的,又怎么会害怕别人“诋毁”呢?至于“欧美的资本主义宪政模式”是好是坏,是客观存在。如果不好,中国的天使导师公知们再宣扬也没用;如果好,在互联网发达的今天,就是不宣扬,广大网民也心领神会。

尤其让人想不明白的是,据说在西方,也有人整天宣扬我们这种“社会主义制度”,甚至喜欢中国,鼓吹中国,可西方政府一点都不担心,一点都不害怕,更不会像我们这样依靠所谓的“主流媒体”推波助澜“组织反击”,甚至说那些人是“造谣传谣”,是“营造一种即将崩溃的末世景象”。西方政府没有我们这么脆弱,也不会像我们有些人那么无耻。

一个社会的治理模式好不好,这个社会的人们感受最深,造谣传谣自然没用;同理,一个社会是否“即将崩溃”或现出“末世景象”,这个社会的人们也能感受得到,谁宣扬谁否认都不算。客观存在的东西,用不着大肆宣扬,想否认也难。

那么中国社会现在到底是一个什么“现状”呢?互联网上那篇文章既然把“动荡”提了出来,也就不能说是“空穴来风”,至少表明某些人内心有所触动。再说,现在每年发生一二十万起群体事件,似乎也在佐证著那作者的“动荡说”。大约那作者虽然并不承认中国社会大的动荡马上就会出现,但毕竟也还是有所担心。

基于防患于未然,我们不妨来分析一下一个社会之所以会发生动荡的根本原因。

古时候不用说,只说现代社会。就像龙永图最近在一家电视台做节目时所说,我们现在为什么强调食品安全,是因为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食品安全意识也跟着提高了。几十年前就没听说普通群众也像今天这样关注食品质量。

这就像中国两千多年专制制度,在二十世纪前,中国人几乎根本就不知道民主为何物,更不会要求统治者实行民主。现在不一样了。不民主,大家就会觉得难受,就要争民主。如果政府反对实行民主或无限期拖着,社会动荡也就在所难免。到了今天,一个社会,实不实行民主,是真民主还是假民主,民主是多是少,都直接关系到这个社会的稳定与否,弄不好,甚至就有可能导致出现某人所说的“末世景象”。

有人读到这里会说:光有民主是不行的,还要有法治。说得好。没有法治,不可能真正实行民主。但一定要强调,先有民主,才有法治。法治正是民主的产物。因为人们民主后,从生活实践中一定明白,如果没有法治的保护,民主的发展就只能是一句空话。这一点,中国文革给予了最残忍也是最彻底的诠释。

那么,中国社会现在又是一个什么状况呢?鉴于自己大半个世纪的亲身感受,加之耳濡目染,恕本人直言:中国仍缺少民主,缺少法治。或者说,中国的民主还非常不够,中国的法治也非常弱化。这些都不需要再专门举例,单凭允许公开报导出来的,就数不胜数,也就是说,即使用公开报导出来的事例即可证明中国社会缺少民主,缺少法治,甚至完全有理由说:即使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中国还不是一个法治国家。

这样一说,就不难明白,我们所生活的这个社会,不论是“即将崩溃”也好,还是现出“末世景象”也罢,都不可能是有人所说的天使、导师、公知们“营造”出来的。如果一定要说“营造”,也只能是政府部门包括我们这种制度下一些无良的官员和那些喜欢说假话的知识分子们有意无意间所营造的。

这两日从主流电视节目中又听到,中国的改革到了攻坚的时候,政府又号召人们要拿出极大的勇气勇于深化改革。可在一个缺少民主、缺少法治的社会,你要人们如何去攻坚、如何去深化呢?可以断言,不先解决或改变中国缺少民主、缺少法治的现状,改革必不能深入下去,也绝不会有什么人有勇气去“攻坚”。

如何解决呢?首先就要解决政府总想十三亿多中国人都相信政府的问题。政府不要幻想人民相信政府,更要适应人民对政府的不信任。政府官员同样。还在1789年,美利坚建国元老杰斐逊就说了这么一段直到今天对政府仍然有警示作用的话:“自由政府是在猜忌中建立起来的,而不是在信任中;是猜忌而不是信任规定着有限的宪法,以约束那些必须赋予其权力的那些人……在关于权力的问题上,不要再说对人的信任,而要由宪法来约束他的不端行为”。

要不怕人民不信任,就只有实行民主,要实行民主,就要紧跟着实行法治。人民服从法律,官员服从法律,整个国家都要服从法律。即使连西方某个著名社会主义法哲学家在其晚年的一部著作中也改变了其早期观点,并这样说道:“虽然民主无疑是一个值得称道的价值,但法治国家就像是每天必需的面包、我们所喝的水和所呼吸的空气;民主的最大价值就在于只有它能适合维护法治国家。”

而设在日内瓦的海牙国际法官委员会,1955年6月在雅典召开一个会议,会上通过了一个决定,庄严宣称:“1.国家要服从法律。2.政府应该尊重法律统治之下个人的权利,并且为权利的实施提供有效手段。3.法官判决要依据法律,无惧不偏地保护和执行判决,反对来自政府或政党对他们作为法官的独立性的侵犯。 4.世界上的律师都应该维护他们职业的独立性,维护法治之下个人的权利,坚持每个受指控的人应得到一次公平的审判。”

中国社会只要真正实行了民主,就有望做到上面这四点,而只要能做到上面这四点,那么中国社会的动荡也就庶几可免,至于什么“末世景象”、“即将崩溃”也都一定会跟着随风而散。不信,可以试试。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