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全国人大代表河北房地产巨头魏少军血泪发家史

【新唐人2013年5月7日讯】河北省高碑店市东接天津,西通冀中,南近省会,北临首都,是津京冀交壤的中心枢纽地带,自2009年5月份,高碑店市为了响应河北省提出的“推进城镇化进程,三年大变样”精神,将位于市中心位置的闫家务村列入首批拆迁规划范围之列。

闫家务村位于高碑店市东大街以北,和平路以东,北至107国道,向南直达环岛,是高碑店市的中心地带。

2009年五月份起,闫家务村内四处悬挂起“城中村”改造的拆迁标语,街头巷尾传送起要拆迁的讯息,随即在六月份,村内出现了两台流动宣传车,以喇叭广播的形式向村民公布拆迁补偿标准:地皮价格为十五万/亩;房屋及地上附着物进行评估;无偿向村民提供安置房,按人头计算,每人三十平米,并要求村民将耕地交回,补偿另行商议。安置房未建成期间,由村民自行过渡,给予每人每月150元的安置费。协议甲方签字人为闫家务村民委员会,法定代表人:田增群,乙方为村民个人。

自补偿标准公布后,绝大部分村民反映,补偿标准不合理,同位于高碑店市的其他地段地皮价为五六十万/亩,我们位于市中心的位置,反而仅有十五万每亩,严重的显示公平;另外,房屋评估价格和市场价格差异太大,据有人探听得知,砖木结构的房子评估价格在1200——1500元/平米,而我村新建的混凝土结构的房屋,最高房屋评估价格仅八百多元每平米,大部分的房屋评估价格在300——600元/平米,更有甚者,竟有低于一百元/平米的标准,村民们愤称连材料费都不够!

为了动员村民早日拆迁,村支书,各包队干部率先签订了补偿协议,并将村委会办公场所及村内耗资三十多万元的自建戏台先行拆除。对于没有手续的违规建筑,房屋,以地皮价格不补偿,补偿地上附着物的方式补偿,后予以拆除。在强势的威慑作用下,地少人多的村户开始签字,并自行寻找住房过渡。随后,村支书联合高碑店市人民政府组成了动员小组,以村包队干部和政府下属部门结合分组的形式,向村民各家各户进行动员,要求签字。见没有成效,便动用手中职权,将在政府各个部门工作的村民派遣回家签字,以“不签字,不用来上班”的方式威胁这些人,为了生计,大部分的人都签了字。对于以摆摊卖东西为生活来源的人,由城管局出面,以妨碍市容为名,撤了他们的摊点。一些胆小怕事的村民,纷纷签字搬家。截至此时,列入拆迁范围内的还有三分之二的村民未达成协议。村民很疑惑,到底是谁主导著本次拆迁?到底是谁有如此的大的权力动用如此多的政府人员?到底是谁在隐瞒着本次拆迁的真相?到底是谁是本次拆迁的最终受益者?

针对本次拆迁,村民提出若干疑问:

一 此次拆迁到底是村庄改造,还是房地产开发,抑或是土地征收?

二 如果是村庄改造,是如何规划的,未组织村民会议,甚至没有包队干部向村民传达过拆迁的信息,大家对此毫不知情,该城中村改造项目是如何提上日程的?

三 如果是房地产开发,为什么没有开发商和我们商谈此事,村委会却成了拆迁主体,村民委员会有拆迁主体资格么?

四 如果是土地征收,为什么没有政府的批准文件,政府的各下属部门又是以何种身份来动员村民签字呢?

五 为何不公开本次拆迁征用土地的范围面积房户数量等信息?本次拆迁安置资金是多少,怎么进行的分配?补偿标准是如何确定的?依据是什么?

六 房屋的评估单位是谁,怎么评估的,评估单据在哪里?没有和村民协商过,如何得出的评估结果?为什么没有评估单原件?

七 耕地收回,村民靠什么吃饭?以后的生活如何解决?

村民向动员小组提出疑问,没人回答上述问题,声称这些不了解,让村民自己去房产局,村委会等部门去问,只问村民签不签字,随即走人。村民的疑问不给解决,现实问题不给答复,动员工作都成了走过场,摆样子。拆迁一事,也就此被迫陷入了僵局。

9月1日,在原属闫家务村土地范围内,口头承诺给村民建的的安置用房开盘了,但随即传来的消息是该批楼房已进行前期预售,和闫家务村民的安置房没有丝毫关系。这下,大家更疑惑了,在我们的土地上盖起了商品房,到底我们的房子在哪里?既然房子都出售了,那还算什么城中村改造?有人拿着我们的土地盖商品房赚钱,我们却被挤到了门外,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更有消息说,本次拆迁是高碑店市书记师政军一力支持的,村民的安置房筹建单位是高碑店市隆基泰和房产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魏少军。还有人说,我们村西部是魏少军开发,北部是田增群开发,这到底是房地产开发呢,还是政府行为呢?

又有消息传来,本次城中村改造项目规划占地报审800亩,实际占地1204.632亩,那400多亩地去哪里了呢?

10月初,动员小组又开始实施怀柔政策,说拆迁是为了村民的利益,是给村民造福,并要求填写就本次拆迁一事的调查表,当大家翘首以盼,希望政府能给予一个明确说法的时候,没有了消息。

11月6日,闫家务村头墙上贴出高碑店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即和平办事处)发出的《关于和平路东延项目的拆迁公告》,该项目和城中村改造项目重合,拆迁范围较城中村改造项目缩小了近三分之二,此时,本次拆迁规划范围内,剩余村户仅有五十户左右。11月18日,拆迁管理办公室向位于村头的两家下达了强制拆迁通知书。这两户村民和不同意拆迁的其他村民,一起向管理部门提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要求对本次强制拆迁给予解释,但管理部门称这是“群众集体闹事”,对此,不予理睬。

12月10日早上,高碑店市市长李子龙,闫家务村支书田增群,率大批公安警察,将闫家务村口拉起警戒线,全程戒严,将下达强制拆迁的两家村民强行抬上车,禁锢于车内。拦截其他村民进入警戒线内,将阻止拆迁的人,暴打一顿。很多闫家务村老人群体给市长下跪,要求给个说法,但市长没有给出答复。这两户住宅被强行拆除,并将所有东西直接清除干净。

难道我们要求公开占用我们土地的信息,是无理要求么?!难道要求举行村民会议,不是我们应有的权利么?!难道要求对我们的私有财产进行公平合理的赔偿是非分之举么?!难道要求市领导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是无理取闹么?!

如此拆迁,让我们不得不相信是“官商勾结”,让我们不得不相信这不是个讲理的地方,让我们不得不认为法治社会只是个空壳子,一到了现实,就变得面目全非!

我们也想低头算了,可如此一来,耕地收回了,房子没有了,我们以后靠什么生活呢?!我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我们没有社会保险,我们没有稳定收入,我们都有老人和孩子,他们都没有劳动能力,我们是不是要天天带着父母孩子去街上讨饭呢?会不会有一天,我们饿死街头,被人扔进乱葬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