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李克强去雅安 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新唐人2013年5月6日讯】四川雅安地震发生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及时赶到灾区第一线,如同2008年汶川地震时的温家宝一样,首先应当肯定他的勇敢与高效,但从东方宽频4月20日播出的节目看,却不尽如意,它的题目为“李克强抵达灾区反复确认废墟下是否有人”,似乎很客观和完整,但细心地将现场视频和文字实录比较,我发现宣传部门有意隐去总理最关键的一句话,其暴露了严重的问题,不知总理注意到了没有,有关方面似乎没有真正地吸取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一些教训,在物质准备上非常不足,其搜救结果可能令人堪忧。官媒报导说,国务院总理今天是在第一时间赶赴震区的,下面我们来看一下现场的画面。李克强问:什么时候到达的?官兵:今天早上。李克强问:你们抓紧救,你们抓紧干,下边有没有人估计?下面还有人吗?下面还有人了没有?没有人了吗?可以确认没有人吗?他一连追问了几次,没人正面肯定地回答,可见他很不放心,所以他又说,现在一没搜救犬,二没生命探测仪,但同时配发的文字却被记者变成了这样一段:你们现在第一任务是要救人,到现场以后就听有没有喊声,现在没搜救犬,你们就听有没有呼救的声音,有呼救的声音要抓紧救人,一刻不能停,现在是黄金抢救期间,你们抓紧干吧。

我认为这不是一般性的疏忽,而是断章取义,李克强的话语不仅流露出对生命的敬畏,

表现出抢救受难者的急迫心情,而且指出搜救物资亏乏的漏洞,无疑地,现场官员再能干,再不怕死也无济于事,面对余震不断的危局,必须带一批搜救犬和生命探测仪,否则没用。记得汶川地震时,全世界的许多人都捐了不少钱,政府也积累了应急的丰富经验,靠拼体力怎么可以知道废墟下面已没有人,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得全力救人,但李克强只是指出了搜救犬和探测仪的事,却没进一步质问:为什么不带现代化的工具?在电视画面上,李克强说,我们谢谢你们,向官兵问好,感谢大家,你们都放心,我们会帮助你们灾区重建,把新家盖起来,肯定比以前更好。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你们,县委县政府都可以帮你去建,他还对一个痛哭流涕的农民讲了一番宽心的话,他说,老人家别伤心,我们会想办法的,我们中央省市政府都会尽全力帮助你们。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一再强调中央,省市和县级政府,表明他自己非常清楚,包括抗震救灾在内的各项工作,不论习李讲得多么好,都得一层层的下属去一点点地落实,“肠梗阻”的情况非常普遍,也相当严重,不用讲别的,2008年的地震善款究竟用在点子上是多少?中间有无郭美美式的挥霍和浪费,有无地方官员的私吞,侵占和挪用?为什么不大量地豢养搜救犬,购置生命探测仪?谁应当承担责任?

我想,正因为这里面有黑洞,有贪腐,有猫腻,所以,受制于地方官的媒体,才在直播有关总理的电视画面时,冒天下之大不韪,硬著头皮,把全部的文字进行了剪裁,恰恰是减掉的一句话最重要,它戳到了各级官员的心窝疼处:为什么没有搜救犬和探测仪?李克强看出了问题,所以反复问了五遍:废墟下有没有人?但他没有批评设备不足的事,这说明为官再大,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也得有所隐,也得顾及地方官的感受,也不敢得罪的人太多,或许他回去召集干部会议时会私下说,也不一定,这大概就是他一再对灾民说“省市县政府会帮助你们”的主要原因吧。当雅安的废墟期待搜救犬的时候,地方官的子女有的可能早已远去欧美留学,家属可能已移民,衣食无忧,以致牵着狗溜街踏青,但不会顾及民众的痛苦,我向来不否认李克强的廉洁奉公,也不否认地方官也有好人,但光靠上级榜样作用和“洗澡照镜”式的说教,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废墟下也许有生命的迹象,地方官却偷懒耍滑,欺上瞒下,把老百姓当蝼蚁,治理这一问题的力举应是民主与法制,每一次地震或其它突发事件的降临,无一例外地都会出现中南海高官的身影,我并不一概认为是做秀,也不给廉价的掌声,我想真正地看到干部体制的历史性变革,李克强问了五遍:“废墟下有没有生命”,社会的回音不能仅限于此,救雅安的的黄金时间可能停留在这一刻,但救中国的大举却不在于一时一事,而在于政改。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