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海岗:比H7N9禽流感肆虐更可怕的

【新唐人2013年4月5日讯】十年前,萨斯病毒爆发,向全世界传播,成为人类的梦魇。如今,一种叫H7N9的禽流感病毒,开始悄悄地在动物之间传播,并开始感染人,如果防控不力,就很可能重演十年前的萨斯悲剧。

随着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病例的增多,开始有人恐惧往昔被当着美味佳肴吞进肚子里的鸡鸭鹅肉和猪肉。

其实,比H7N9病毒更可怕的,还是人心的大坏,道德的沦丧。H7N9病毒迟早会被人类降服,但人类奔腾狂躁的内心,却很难降服。

嘉兴等地的有关部门,竟然连为了回收死猪而发放给养猪户们的补贴款也敢贪污,贪污的后果就是,养猪户们按正规渠道处理死猪变成经济上不划算的事情,于是,在执法宽松的过去,他们将死猪通过暗黑的渠道,送上各地民众的餐桌;在执法严格的去年年底今年年初,他们干脆将死猪投进河道。

于是,现实版的“愤怒的小鸟”在中国上演,死猪死鸭死鸡被养殖户们的到处丢弃,持续污染著中国的大地和江河湖海。

那些贪污补贴款的官员们,会在意这种死猪死鸡死鸭到处漂流的后果吗?不在意,对他们来说,再昧良心的钱,只要捡在篮子里,就是自己的菜!那些到处丢弃死猪死鸡死鸭的养殖户们,也不考虑这种行为的严重后果,他们心里,充满着发泄对当地主管部门贪污渎职行为不满的快感。

与此同时,一些只知道赚钱,不知道保护环境的厂商,拼了命地向周边环境排污,环保部门只要能定期受到罚款,就对各地厂商的排污行为睁一只眼闭一眼,结果,中国土壤污染的调查结果就变成了国家机密。

对此,当地农民们也玩起了阴损毒辣的软抵抗。

曾经看过一档电视节目,里面的某地农民,面对记者的摄像机,坦然地承认自己种植的土地已经被纸厂的污水污染,被污染的土地种植出来的小麦,自己都不吃,都卖给城里人了,讲这种事情的时候,被采访农民笑得很开心很灿烂,完全不掩饰对社会相对强势群体施加报复的快感。

土地的增值效应,使得各地嗜利润之血的商人们,不断联合地方政府,侵犯农民的土地,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将农民从宅基地上赶走,收回农民的大部分土地,对这些商人来说,只要赚到利润就好,未来农村是否稳定,与他们无关。这些商人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们所征用的土地,会一直处在愤怒的农民包围之中。

今天是清明节,河南某地的人们发现,无处祭拜自己的先人,于是,他们重新隆起坟头。这种行为,等于再次羞辱了原来的“平坟运动”。那些拆别人坟的人们,总不能一天到晚一年365天都守在田间地头吧,这就给当地农民与无良官方的拉锯战提供了空间。

当不道德的官员碰到不道德的民众,两者的博弈就是最惨烈的双输博弈;当不道德的企业家碰到不道德的工人,前者的无良会导致后者无底线的软抵抗,结果是内部贪污和各种事故的增多;当不道德的官员碰到不道德的农民,结果就是所有人都难免吃到被污染被加料的农产品。

甚至,连动物们也学会了软抵抗。市场经济的发达,使得动物的生活失去了自由,他们被圈养被集体化生活,结果,他们开始释放威胁人类生存的病毒,H7N9禽流感病毒最有意思,基本不会使鸡鸭鹅猪们产生明显症状,对人类健康却构成致命威胁,好家伙,这种病毒好像是专门对付人类的。

H7N9禽流感病毒再可怕,也迟早会被人类制伏。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冷漠、相互仇恨,相互投毒、彼此报复才是最可怕的事情。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就是精英们无视弱势群体或明或暗的软抵抗,继续肆无忌惮得剥夺压榨弱势群体的利益,也许,真的要等到毛泽东历史上常用的战术被工人农民们普遍施用,他们才会如丧考妣吧!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